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七 胜负

卷五 章七 胜负

  神之视角、如影随形、死亡呼吸——这就是这一个月以来,杜兰德在半位面中一个人潜心修炼的成果了。

  虽然目前还在血脉境,离归一境还有一段距离,但对自身修为的梳理已经要开始了。

  神之视角,是对战斗法师的基础能力之一洞察之眼的一次总结与精简,将洞察之力、超距视觉、视野拓展、透视等能力化归一体,即“神之视角”,这是拥有杜兰德个人风格的绝招。

  如影随形则是对战斗法师的另一大重要基础能力——战斗体术的总结与再造,形成了一套威力强大,也更符合杜兰德目前心境的体术。

  与神之视角与如影随形相比,死亡呼吸,其实才是对杜兰德战力提升最大的。

  这是杜兰德对自己学过的种种战斗法术的一次汇总,以冰火拟龙吐息为载体,层层附魔效果嵌套,死亡呼吸不比拟龙吐息声势惊人,论攻击力与杀伤力却高了一两个档次!

  随着杜兰德对指尖火苗轻轻吹出一口气,小巧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的火苗,居然真地被吹走了,它顺着杜兰德的呼吸,化为一条幼细的丝线,轻飘飘地掠向对面的皇后。

  杜兰德脸上掠过苍白之色。

  看似简单的一招,实际消耗却是巨大。

  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将腰杆挺得更加笔直,丝毫不肯示弱,因为对面的皇后也在自己吹出死亡呼吸的同时,射出了手中的弓弦与箭矢。

  嗡——!

  一声颤巍巍的弓弦弹响!

  那弓弦分明是能量凝聚,却犹如实质般颤鸣不休。

  “这……好诡异的声音!”

  杜兰德眼前猛地一花,这颤响声配合着皇后此刻妖媚的脸庞,对杜兰德的影响立刻大了好几倍,即使以战斗法师的灵魂稳固程度,也不由一阵动摇。

  这一瞬间的动摇。直接反映在那一缕死亡呼吸上,吹出的双色火线摇晃了一下,最完美的状态被破坏。然后……就和迎面而来的紫色能量箭矢凶狠相撞!

  紫色箭矢长达五米,箭身修长。大约有拇指粗细。

  死亡呼吸长度不及箭矢,细小得几乎看不出来,就像一根绷得笔直的头发丝,与箭头一点接触的瞬间微微一顿,然后竟势如破竹地破开箭矢,以既定轨迹继续向前。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如果有旁人观战,就会看到箭矢被火线破开之后。骤然散乱,然后化为了一场剧烈的爆炸,无数紫色光焰在杜兰德与皇后之间炸开,四下席卷。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就将杜兰德的身形吞没了。

  “以为我的箭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破开的吗?”皇后冷笑。

  但话还没完全说完,她就变了脸色,连续闪退了三次,每一次闪退都在转换方向。

  ——细如发丝的死亡呼吸破开紫色光焰,紧追皇后而去。皇后的身形闪烁了三次,死亡呼吸也跟着闪烁了三次,甩都甩不开!

  杜兰德的声音从翻涌不定的紫色光焰中淡淡传递出来:“您才是,以为我的死亡呼吸是单靠躲就能轻易躲开的吗?”

  话音落下,双色火线轻盈地掠过了皇后的脸颊。让她身子骤然一僵,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光焰渐渐消散,爆炸余波则传出老远。

  杜兰德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

  “咳咳……”杜兰德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衣袍破损了不少,灰头土脸的,刚才的爆炸威力之强劲,还要在杜兰德预料之上,而且皇后的力量性质很奇怪,即便杜兰德拥有血脉能力“高速再生”,爆炸造成的伤口都无法快速愈合。

  虽然看着狼狈,杜兰德脸上却挂着笑容。

  他安静地看着对面的皇后。

  表面看起来,皇后一切如常,甚至没有受伤。她有些僵硬地站在那儿,光洁饱满的脸蛋上忽然浮现出一道细长的红线,那是一道血痕,很浅,却很长,伤口无声渗出血来,将她的脸庞衬托得更加妖异。

  这道血线,就是死亡呼吸给皇后造成的伤口了。

  “呼。”皇后轻轻呼出一口气,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这种伤口对她这个级别的强者而言根本不算是伤,但她却有些沉重地叹息说道,“这……应该算是我输了。”

  杜兰德微微一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一说法。

  刚才杜兰德其实是控制火线在最后关头偏离了少许,否则的话,皇后就不会只被擦过脸蛋,而是被直接洞穿脑门了。

  “死亡呼吸……死亡呼吸,这就是这一招的名字?”皇后脸色不大好看,反复念叨着死亡呼吸这个名字。

  回想起刚才那电光石火之间,皇后本以为自己三次闪掠之后已经摆脱了火线的追踪,却没想到火线竟然在不可能继续加速的情况下再次加速,洞穿速度暴涨了两三倍不止!打了皇后一个措手不及,也将这一招的威力进一步提升,足以威胁到皇后的性命。

  “瞬息的松懈,就会导致死亡,这才是你这招死亡呼吸的真意吧?”皇后看着杜兰德,忍不住问道,“最后的大幅提速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是所有嵌套进去的附魔效果的一次性爆发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然后微笑着问,“我们,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

  皇后神情复杂地盯着杜兰德的脸看了一会儿,似乎要从这张挂着从容笑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好半晌,她渐渐平复下来,再也看不到沮丧和挫败,平静地说:“现在不打了。”

  她脸上的伤口悄然愈合,论速度,丝毫不比杜兰德的高速再生差,甚至还要更快一筹。

  杜兰德见状目光微闪道:“现在不打?这么说以后还有可能再打?”

  皇后也不避讳,干脆地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对你那两柄可以合二为一的刀很感兴趣,所以,只要我有把握逼你用刀。就会立刻找你打架。现在没这个把握,所以暂时不打了。就是这样。”

  杜兰德被皇后这番理直气壮的无赖言论弄得有些没脾气。他深深看了皇后一眼,肃然点了点头,平淡地说:“正好我也对您的手段实力很感兴趣,不过您大概是不会告诉我的,所以……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奉陪!”

  这番话说得很认真,因为杜兰德总有一种感觉:皇后一定还隐藏着一部分实力。哪怕刚才两人都打出了真火,皇后依然没有用尽全力。

  是在隐藏着什么吗?

  杜兰德默默在心中想到。

  到目前为止,对于自己这位岳母大人,杜兰德始终看不透彻。他越是想要看清,就越是看不清楚对方的真面目,观察之后反而引出了不少新的疑惑。

  比如皇后的血脉、种族、能力、具体境界……等等。

  杜兰德甚至对皇后的来历产生了怀疑。

  还有之前皇后曾说明过的当年招杜兰德为牧城暗车的理由,杜兰德也没有全信。皇后之前给的理由是:看中了杜兰德以自我压制的方式锤炼修为,判定杜兰德将来铁定成为半神。所以才提前拉拢他。老实说,这种说法并不是特别站得住脚。

  两人都怀着各自的心思,好在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了。片刻之后,纯白圣塔地下的传送门一阵闪烁,杜兰德和皇后几乎肩并着肩。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啊啊——!”呼吸着次级位面的空气,杜兰德竟然生出一丝莫名的喜悦,他用力伸了一个懒腰说,“既然暂时不打架了,您就请便吧,我还有事,先走啦。”

  “啊?什么?不,等、你等一下!”皇后愕然,见杜兰德竟然一副马上要走的架势,连忙叫道。

  “怎么?您还想换个地方继续打?”

  “怎么会……”

  皇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是想问,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半年前你趁我沉睡疗伤之际,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硬是把永辉骑士之域打得半残,如今圣骑士大骑士梅林还有一大票的永辉高层都关着呢,本森也是,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城主事务需要处理,你就不打算好好收拾一下这个烂摊子?”

  杜兰德这才想起来,自己消失半年之久,打完仗的一大堆战斗事务都是皇后在代为处理。

  说起来,半年前那一战的战果颇为丰厚,永辉高层几乎被一网打尽,死的死,抓的抓——圣骑士奥古斯都,大骑士米兰德,大骑士亚瑟,天国术士团团长梅林,还有大半个天国术士团的成员,以及大量永辉骑士,全部成了牧者之城的俘虏。

  神器永辉十字枪也落到了牧城手中。

  至于永辉十字枪孕育出的四柄子神器,除了被杜兰德亲手斩断的西辉十字之外,其他三柄十字枪也都成了杜兰德的囊中之物。

  “本森和巨龙领主的尸体呢?”杜兰德问,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

  “本森关着呢,巨龙领主的尸体腐烂得太严重了,臭也臭死了,上面的死亡气息又那么浓重,所以我亲手将它封存起来了。”皇后大致说明了一番。

  “哦,原来如此。”

  杜兰德应了一声,想了想后做出了决定:“本来是有打算好好处理一下各项战后事务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反正有您在,而且牧城之主的位置本来就是您的,我就不多插手啦。”

  “……什么?!!”皇后闻言气得脸皮都在发颤,怒声质问道:“你打仗打过瘾了,然后就想做甩手掌柜了?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还有事。”杜兰德认真地说。

  “你能有什么事?”皇后差点忍不住加上一句tmd。

  杜兰德微微一笑,悠然说出一句让皇后大感愕然的话:“我准备到大陆各处逛逛,唔,顺便也去海外转悠两圈,您觉得怎么样?”

  ps:

  鞠躬感谢“霸刀先生”的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