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十二 大叔是个笨蛋!

卷五 章十二 大叔是个笨蛋!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小镇中的一家旅店中,杜兰德认真看着薇薇安,微蹙着眉头问,“这半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薇薇安咬了咬嘴唇,摇头不语

  杜兰德失笑道:“摇头是什么意思?不愿意告诉我?还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的状况显然不对劲,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女孩有些赌气地别过头故意不看杜兰德:“我没什么好说的……大叔呢?你消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不见踪影,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特地来找你的啊”杜兰德厚颜无耻地说道

  实际上他是为了塔夏山脉中的一样东西而来,那件东西对他进一步突破到归一境界的意义重大,所以他才会横穿大陆,来到塔夏山脉外围的这个小镇,然后恰巧遇到薇薇安

  薇薇安嘟着小嘴,哼了一声:“骗人……”

  也不知道是识破了杜兰德的瞎扯淡,还是纯粹恕性子

  “你真不打算告诉我你在闹什么别扭?”杜兰德肃然了些,目光灼灼地盯着女孩

  “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哦,是吗?”杜兰德耸了耸肩,出乎意料地没有继续追问,反而话锋一转,“既然如此,那就先乖乖住下来不要乱跑,然后把之前那一战输掉的原因好好总结一下,然后报告给我听另外,这段期间没有我的同意,哪里也不准去,知道了吗?”

  杜兰德故意摆出一副严厉的态度,一番安排之后,根本不给女孩发表抗议的时间,就自顾自转身走到屋外的后花园然后比比划划地开始修炼起来!

  “呃,那个……我其实……”女孩被杜兰德这一手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心中自然是藏了事情的,不然也不会心情苦闷地跑到大陆东南的这个小镇里,还未成年却学会了喝酒,而且是成年壮汉都难以消受的塔夏之血

  薇薇安虽然早熟,但心智上其实还是个十足的孩子

  杜兰德主动问她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会因为叛逆而下意识地抗拒,但杜兰德忽然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反而让她心中空荡荡的继而竟感到有些委屈

  再回想起这半年以来的种种经历,不由眼眶微微一红,气哼哼地转过头去,不愿让杜兰德看到她脆弱可怜的小涅

  不过薇薇安到底是孩子心性,过了好一会儿,见杜兰德始终在后花园中没有回屋,又不禁好奇起来

  她推开小旅馆的窗户,就看到杜兰德正站在院子里的一片草坪上,正比比划划地演练着什么

  “大叔这是……在修炼??”

  美少女看着看着小脸上渐渐浮现出困惑的表情

  她大致看出杜兰德这是在以掌代刀,练习某种刀术,问题是那绝不是橘焰鬼斩的路子,又和琥珀之刃的刀术不太一样是薇薇安从来没有见杜兰德演练过的一种刀术

  虽然看不太懂,但薇薇安本能地意识到:杜兰德如今演练着的刀术,也许比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更加强劲!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雨点打在杜兰德的头上脸上,身上掌上表面看起来,他所演练的刀法没有半点威力,就连阻隔雨滴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不过他练习得无比专注甚至暂时忘记了薇薇安的存在,因为这是他专门为双刀合一之后的紫色战刀而准备的刀术

  不是橘焰鬼斩的路子,也不是琥珀之刃的路子,而是一种全新的专属于杜兰德的刀术!

  杜兰德这一练,就从白天练到了深夜

  雨早已经退,南方的气候温暖又湿润,到处充满勃勃生机,无论白天黑夜,虫鸣鸟叫声都不绝于耳,杜兰德十分享受这样的修炼环境

  当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渐渐从修炼环境中退出来时,薇薇安正站在一旁,脸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杜兰德

  “怎么,总结好了吗?为什么白天那一战会输?”杜兰德问

  女孩低声说:“……因为心境不稳,直接影响到了战斗”

  杜兰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还不错,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还有救”

  他走到薇薇安面前,温和地看着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徒弟,微微一笑:“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认识的薇薇安,可不是这么容易陷入纠结的女孩啊”

  薇薇安沉默好一会儿,脸色变幻了数次,最后终于做出决定,开始低声诉说

  说起来其实并不复杂——半年前杜兰德进攻中央圣城的那一战中,薇薇安听到了本森的声音,然后瞬间就凭借声音认出了本森的身份

  那是她的爷爷

  本以为已经死于永辉十字审判的爷爷,当代大学者,本森.坎贝尔

  发现这一点的薇薇安陷入了深深的不解,她不明白既然爷爷没有在那一场针对学者的清洗中死去,似乎反而加入了永辉,那他为什么从未联系过她?

  战后本森被关押,虽然他的所作所为一直作为机密消息被封锁,但薇薇安身为杜兰德的唯一徒弟,还是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本森这些年来都做了些什么

  老实说,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些听上去令人发指的事情,竟然都是自己最尊敬的那个爷爷亲手所为

  但现实却由不得她不相信

  她可是亲眼看到了杜兰德与本森战斗的一部分过程,本森在战斗中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与印象中那个和气的学者爷爷简直判若两人

  曾经辉煌的永辉圣城一度变为蔓延着死亡气息的绝域,也是本森一手造成的

  “我……打听到了很多事情,安德丽雅姐姐也告诉了我一些秘密”薇薇安紧紧咬着嘴唇,“我发现一下子知道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我知道了爷爷没死,按理来说我应该高兴才对,但他好像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爷爷了”

  她抬眼看着杜兰德继续说着:“曾经最尊敬的爷爷和老师您生死搏杀,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爷爷输了,也知道他现在正被关押着,我甚至曾经动过偷偷把他放出来的念头,但不知为什么,我最后没有那样做最让我不能接受的,其实还是爷爷明明没有死,却对我不闻不问……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杜兰德闻言默然不语,有关薇薇安和本森的关系,其实他也猜到了

  早在本森说自己的姓氏是“坎贝尔”的时候杜兰德就应该想到的,因为薇薇安的姓氏也是“坎贝尔”,而且她也说过自己的爷爷是一位精通位面学说的学者只是当时杜兰德一心一意只想着探究九十九年战争的秘密,所以才忽略了这一节,直到前不久才反应过来

  “所以,你其实最接受不了的,还是你爷爷明明没有死,却没有让你知道,反而对你全然不管不顾没错吧?”杜兰德叹道

  薇薇安点了点头

  杜兰德没有接话,只是无可奈何地又叹了一口气

  像本森那种学术疯子,已经钻进了一条死胡同里,为了满足过分强大的好奇心而走上歧途为了支配过分强大的力量而把自己搞得一身腐臭

  那家伙,恐怕早已没有属于人类的情感了,他满脑子只有完成他的宏伟计划和学者野心,怎么还会想得起来薇薇安这个孙女?

  这时薇薇安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掠过一丝苍白,声音微颤地问:“大叔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爷爷?”

  杜兰德眉头一扬,然后以平静而坚定的口吻说:“本森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抱歉我无法放他走,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杀他,至少短期之内不会,但他绝不会有自由,这一点,无论你乐意或是不乐意,都不会改变”

  这番话说得平淡,却是斩钉截铁,容不得半点商榷的余地

  一个疯子并不可怕,但一个天才学者型的疯子就让人很头疼了,杜兰德不可能因为本森是薇薇安的爷爷就网开一面

  万一真把本森放出来,还他自由,弄不好那老家伙又会折腾出什么可怕的大事!

  听了杜兰德的话,薇薇安认真想了一下,不知为何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虽然杜兰德不打算放了本森,但至少保证不会杀他

  其实薇薇安逃避了整整半年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害怕自己的爷爷死在自己老师手里,那样的话,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

  既然爷爷性命无忧,薇薇安内心深处的一个重担便悄然放了下来,一瞬间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杜兰德将美少女的种种细微变化都看在眼里,轻轻拍了拍小徒弟的肩膀说:“早点睡吧,过两天跟我一起去一趟多恩家族,唔,我记得他们的家族城堡就在塔夏山脉的东麓吧”

  “大叔是要去找多恩家族的麻烦?”薇薇安回想起白天与米纳斯的一战,脸上闪过一丝冷意,在她看来,杜兰德去多恩家族显然是为了替她出头

  没想到杜兰德缓缓摇了摇头:“我可没说要去找他们的麻烦,再说了,以我的身份实力,要教训多恩家族还需要亲自上门?”

  “可是——可是我今天差点就被硬抢了啊”薇薇安叫了起来,“我可是差点被占了便宜,你这个当老师的,就一点也不生气吗?”

  “唔……”

  杜兰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自语起来,“……说起来,那个叫米纳斯的小子虽然自以为是了点,不过天赋不差,也够勤奋……年龄嘛,似乎也不算太大……”

  “大叔你什么意思?”薇薇安立刻警惕地看着杜兰德

  杜兰德呵呵一笑说:“我觉得你要是不太讨厌他的话,其实也可以考虑考虑……咦——你干嘛?”

  他本来只是打算调侃一番,毕竟薇薇安这半年来心情不好,虽然刚才杜兰德做出了不杀本森的保证,让她心情轻松了些,但毕竟自己的爷爷被自己的老师关押着,心里难免有疙瘩,所以杜兰德只是随口开几句玩笑,想要逗这小妮子开心

  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薇薇安脸色竟沉了下来,一对小眉毛完全凑到了一起,小巧的唇瓣更是紧紧绷成了锋利的直线

  老实说,杜兰德还从未看到过这种表情出现在薇薇安的脸上

  女孩紧紧绷着的小脸蛋让杜兰德有些心虚,而她眼神里的某些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更是让杜兰德心头为之一跳!

  薇薇安盯着杜兰德看了许久,最后低声说道:“大叔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不太喜欢这种玩笑”

  “艾那个,哈哈,我也就那么一说,别当真啊”杜兰德略显狼狈地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薇薇安面前感到有些不自在

  好在薇薇安充满杀气的小眼神没有持续太久,她横了杜兰德一眼,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大叔是个笨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留下杜兰德一个人愣愣站在原地

  良久之后,杜兰德自嘲地摸了摸鼻子,嘟哝道:“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点吧?!唉,果然女孩越长大就越不可爱了,唉唉……”

  ……

  ……

  在多恩家族的家族城堡中,米纳斯正恭敬地站在一位面貌威严的老者面前

  老者以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米纳斯,这次的事,你让我很失望多恩家族的第一继承人,竟然屈尊前往一个下三滥的小酒馆里抢女人,这已经够丢脸的了,结果你居然还没有抢到手?简直混帐!”

  米纳斯一改在外面的傲慢,把头垂得很低:“抱歉,父亲大人,不过那个戴帽子的家伙确实很强,我不认为当时跟他正面冲突会占到便宜”

  老人冷哼一声说:“听你的描述,他大概是某个独行的冒险者,就算有点实力,难道是我整个多恩家族的对手吗?简直笑话!要知道永辉覆灭之后,如今大陆的格局已经彻底变了,这种时候正是大力发展家族势力并树立威信的时候!你身为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居然在外面被一个连脸都没露的家伙给弧了?!”

  老人越说越大声,难掩怒气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米纳斯问

  老人淡淡说道:“那人说过两天会亲自上门,没错吧?既然他肯主动送上门来,也少了我们发动人力去找他的麻烦”

  米纳斯身子一震,然后深吸一口气,垂首道:“……明白了”未完待续

  ps:四千字送上~~

  &gt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