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十五 七古墓传说 一

卷五 章十五 七古墓传说 一

  杜兰德挥手之间,就将多恩家族近三分之一的核心精锐力量放倒,一众家族高层也统统被横扫,这样的实力已经不能单单用恐怖来形容了。

  雷泽格死死盯着杜兰德,嗓音嘶哑:“你是……圣者?”

  九级职业者绝对不可能做到这般摧枯拉朽,圣者!只有圣者才能办到!

  “圣者?”

  杜兰德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雷泽格原地滴溜溜转了两圈,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杜兰德这一巴掌没怎么用力,却也让雷泽格半边脸颊直接肿成了馒头。

  “我说了,现在我问问题,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谁让你随便提问了?”

  杜兰德走到雷泽格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第一个问题,我需要知道塔夏山脉中心那个大火山的活动周期,你手上有没有相关资料?”

  雷泽格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儿子米纳斯,眼中厉色一闪,脸色却迅速恢复了镇定,低声说道:“有的,我这就派人拿来。”

  雷泽格一边说,一边拼命地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对方看起来没有立刻大开杀戒的意思,而这里是多恩家族的核心重地,刚才杜兰德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绝对早已经惊动了附近的其他武装力量。

  五分钟,只要能拖延五分钟的时间,更多的家族部队就能赶到,雷泽格对家族部队的效率非常自信,到时候,说不定就能逆转局势!

  “哼,这老家伙居然还想着翻盘?”杜兰德将雷泽格细微的脸色变化都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冷笑。

  这老家伙大概还不知道,此刻整个广场都在一层薄薄的冰火光罩的笼罩之下。冰火光罩阻隔了声音,也扭曲了光线,所以广场外的人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一份详尽的火山活动周期记录就递到了杜兰德手中,他大致翻看了一遍,然后点头说道:“还算不错,那么,第二个问题……”

  杜兰德晃悠了一下手中的蓝色皮袄,认真地问:“这东西是哪里来的?还有你儿子的那套能够引动浪潮之声的拳法,是谁教的?别告诉我那是你儿子自己研究出来的拳法。”

  雷泽格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已经过了三分钟了,他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杜兰德叹了口气,二话不说,又是狠狠一耳光招呼上去!

  这下雷泽格两边脸颊都高高肿起。

  他眼中闪过无比怨毒的神色,咬牙说道:“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折辱我多恩家族,就不怕牧者之城事后追究吗?!”

  这番话说得声色俱厉,然而话音刚落。又是一记沉重的耳光声响起!

  这一次杜兰德加重了几分力道,雷泽格直接横飞出去,一头撞在地上,被扇得头晕眼花。

  “三番四次拿牧者之城来威胁我……牧者之城什么时候成为你家的靠山了?你也配?!”

  杜兰德走到雷泽格面前。蹲下,然后拎起他的头发,让对方近距离看着自己,说:“听好了。我的名字是杜兰德,杜兰德.森德罗特。”

  雷泽格闻言骤然愣住。

  他的喉结剧烈滚动了几下,嗓子干涸得好像沙漠。两只被肿胀的脸挤成一条缝的眼睛渐渐瞪得滚圆,眼白迅速充血,到最后两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听到“杜兰德”的名字时,雷泽格只觉眼前一黑,大脑一片空白,思维由于太过震惊而变得无比迟钝。

  杜兰德.森德罗特……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那个颠覆了永辉时代的男人的名字,但他不是在战后就消失了吗?如今牧城的主人应该是皇后才对啊。

  “没错,就是这个表情。”

  杜兰德冷漠地看着惊骇欲绝说不出话来的雷泽格:“恐惧,这才是你应该露出的表情。你和你那个傻冒儿子正是因为不知敬畏,才会招惹上我。”

  雷泽格忽然疯狂挣扎起来,尖声嘶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杜兰德?你竟然敢冒充牧城之主,你你……你完蛋了!!”

  雷泽格毫无形象地挣扎尖叫着,他依然嘴硬,眼神却透出绝望,对他来说,整个世界都在轰然崩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说之前他还抱有一线希望,那么现在,这个统治多恩家族已经六十多年的老人终于彻底明白:大势已去。

  杜兰德耐心地等到对方挣扎不动了,才沉缓地问:“现在,我再问最后一遍,你和你的家族,与海外的某个势力到底有什么关系?”

  雷泽格沉默许久,然后近乎木然地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杜兰德认真听着,眉头渐渐皱起,就像猜测的那样,皮袄和拳法都不是多恩家族自己的东西,而是某一个海外势力给予多恩家族的好处,用以交换大陆各地的机密情报。

  但那个势力行事很谨慎,并没有给雷泽格留下任何主动联系他们的方式,所以雷泽格既不知道那个势力的真面目,也不知道该如何联系他们。

  “除了提供情报之外,那个势力没有让你做其他事情吗?”。

  “没有,就算有,我也不敢轻易做。”

  雷泽格好像一下苍老的二十多岁,脸色灰败地说,“虽然与他们的接触不多,不过我能感觉到那个势力的庞大!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来历,这种情况下,我怎么敢和他们有过多的牵扯?”

  停顿了一下,这个老人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其实我心里很清楚,那个势力只是把我多恩家族当作渗透大陆的途径之一,也许在他们眼里,我和我的家族根本什么都不是。”

  杜兰德嗯了一声,默默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

  能问出来的已经基本都问出来了,雷泽格根本提供不了任何关键性的情报,但杜兰德至少确认了一个事实:海外的某个实力的确在悄无声息地渗透着大陆。

  杜兰德由此回想起了很多事情。

  他想到了偷盗北辉十字后又跑来送情报的那两个圣者小偷,他想到了与自己对峙的海洋中的神秘半神,他想到了白袍人库拉,还想到了自己与本森最后一战之时,躲在暗处偷窥的那些家伙。

  “这么说来,海外果然不简单啊。”杜兰德喃喃自语道。

  坐拥大海中的巨量资源,行踪诡秘,目的尚不明朗,而且目前来看,至少有一名半神强者和两名圣者级别的强者——那个不知名的海外势力之强大,恐怕还要超出杜兰德的预想。

  而且他们的手段也不可轻视。

  策反白袍人,渗透永辉,渗透大陆各处,于悄然之间搅动风云,自己却始终躲在幕布之后,杜兰德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家伙!(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