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十九 敌对职业

卷五 章十九 敌对职业

  双刀分身是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存在,别说外人了,哪怕对于杜兰德这个拥有者来说,双刀分身都让人捉摸不透。

  它是杜兰德血脉能力,也是继承了杜兰德全部知识和记忆的两个分身,更是血脉具象化而成的两柄威能巨大的武器。

  杜兰德仰头看着天空中那个与自己相貌一模一样的红袍杜兰德,有些困惑地想到:一个分身,一柄武器,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装备吗?

  红袍杜兰德显然已经进化到半神级了,但他此刻穿戴装备的姿态,却大大出乎了杜兰德的预料。

  红袍杜兰德头顶上的王冠造型十分狰狞,王冠前方正中镶嵌着一枚硕大的暗红色菱形宝石,乍一眼看去,就像多了一只竖立的眼瞳。

  红色战袍加身,令红袍杜兰德看起来无比英武雄壮,配合上样式古朴的胸甲,和布满短刺的肩甲,为红袍杜兰德平添了不少霸道之气。

  相比起来,分身手上的锁链手套很不起眼,然而杜兰德本能地感觉到,那双殷红如血的锁链手套,才是几件装备中最强大的一件!

  而且隐约之间,杜兰德捕捉到了红袍杜兰德的一个隐秘的小动作——他缩了一下双手,看上去就好像想把双手缩入袖中,不希望杜兰德看到这双手套一样。

  这让杜兰德心中生出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安。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立身不动,双手依然背负,认真看着天空中的红袍杜兰德问道:“还顺利吗?晋级的过程?”

  这话说得平平淡淡,一旁的薇薇安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冷意。

  她看了看站在身旁的杜兰德,又略显迷茫地看向天空中那个和杜兰德长相完全一致的红袍家伙,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红袍没有动。

  他站在通天彻地的红色光柱之中,宛若浴火而生的火焰神袛。炙热火意和凛冽刀气相互交织,单以气势而论,红袍比一般初入半神境界的强者更胜一筹!

  红袍低下头,俯视着杜兰德,面无表情。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点头说:“很顺利。如您所见,我现在已经成功突破到半神级别了,以战力而论,一般半神不会是我的对手。”

  杜兰德眉头微挑,旋即嘴角慢慢勾起一个散漫的弧度。淡淡地说:“既然晋级结束了,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回来!”

  这一次,红袍沉默了更久。

  他盯着站在火山口的本尊,眼神中隐约闪过一丝凌厉,但最后他没有多说什么,一步跨出,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便是杜兰德的面前。

  红袍欠身行了一礼:“本尊。”

  见到红袍行礼,杜兰德神色稍缓。又看了看红袍头顶的王冠、身上的战袍铠甲,眉头微皱:“这些……算是你晋升的某种标志?还是具备实际威能的装备?”

  红袍把头埋得更低了,一板一眼地说:“这些都是进化过程中的产物。它们既是标志,也是装备。”

  “我能用吗?”杜兰德直接问道。

  “抱歉。它们某种意义上与我是一体的,您无法直接使用它们,但您可以驱使我。”

  “哦!是吗?”杜兰德深深看着红袍,目光瞥向对方笼罩袖中的双手。微微一笑说:“手套很不错,我很期待你今后的表现。”

  红袍身子微震,没有说话。

  这时。从火山口直冲上天际的橘红色光柱终于缓缓消散了,红袍也一点点收敛了气息,不再像刚刚出现时那般气势迫人。

  杜兰德伸手一招,红袍杜兰德立刻化作一缕橘红色的气流飞入杜兰德掌中,一阵扭曲后,重新凝聚成橘焰长刀的模样。

  整个过程非常顺畅,红袍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杜兰德这才放下心来。老实说刚才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感到红袍有攻击自己的意思。

  但这怎么可能?

  双刀分身作为本尊的血脉能力,其实算是杜兰德的一部分,然后单独分化出来。

  分身与杜兰德根本上来说是一体的,而且应该只有继承自本尊的知识记忆、基本的逻辑判断、以及服从命令的本能,怎么可能生出攻击本尊的心思?

  杜兰德低头看着更轻、更薄、气息更加晦涩难明的橘焰长刀,沉吟不语。

  薇薇安看看杜兰德,又看看他手里的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为何,薇薇安觉得刚才杜兰德与分身之间的对话有些诡异。

  “那个,大叔……”

  薇薇安见杜兰德始终站着不动,低头凝视长刀,她终于按耐不住,小心翼翼地问,“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刚才的动静太大,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不少胆子大的冒险者和佣兵赶过来……”

  之前的橘红色光柱贯通天地,整个塔夏山脉范围内的冒险者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这种异象也许会吓跑相当一部分人,却更可能引来更多胆大好奇的人。

  “嗯,那这里的确不能久呆了。”杜兰德的目光终于从橘焰长刀的刀身上离开,看向薇薇安,展颜一笑,“我们走吧。”

  薇薇安心里松了口气,老实说她还想着之前听到过的那个诡异的声音,这地方透着诡异,薇薇安本能地不愿多呆。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走哪个方向?”薇薇安问。

  杜兰德给出了一个古怪的答案:“往下走。”

  说完他一拉薇薇安的手,轻轻一跃,笔直坠向火山口深处的岩浆湖中!

  薇薇安根本来不及反应,杜兰德已然撑起冰火能量护罩。护罩形成的瞬间,两人一同落入岩浆湖中,然后不断深入,再深入!

  很快,两人已经深入到地下极深处,周围尽是粘稠无比的熔岩,不仅温度奇高,压力更是巨大!

  若非有杜兰德的冰火护罩顶着。薇薇安估计自己连一秒也撑不住。

  “我们来这里干嘛?”薇薇安很快定下心神。

  “你不是之前一直在说七古墓的传说,还听到了奇怪的召唤之声吗?”杜兰德渐渐放缓了下沉的速度,一手拉着薇薇安一手握着全新的橘焰长刀,微笑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个召唤之声的源头在哪里吗?”

  回想起之前那个让自己瞬间心神失守的声音,薇薇安不禁打了个寒战,狐疑地向四周看了看:“声音的源头?该不会在这种地方吧?”

  这里可是地下近千米的深处,周围除了熔岩还是熔岩,哪来的声音源头?

  这时。冰火光罩终于停了下来,杜兰德脸色一肃,认真看着薇薇安说道:“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我并不是这个位面的原住民,而是异位面来客的事。”

  这还是杜兰德第一次主动挑起这个话题,薇薇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件事,但还是乖巧地点了一下头:“嗯,我听安德丽雅姐姐说过。”

  “那你知道我的真正职业吗?”不等薇薇安回答,杜兰德便轻声说了下去,“我是一名战斗法师。我的家乡是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主位面——森德洛。”

  “……主位面?”

  薇薇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脸色变得十分茫然,本森当年给她灌输了不少有关异位面的知识,但本森虽然深信异位面的存在。却对异位面的真实情况不甚了解,薇薇安自然没听说过“主位面”的概念。

  杜兰德想了一下,简要地解释了两句:“所谓主位面,简单来说就是拥有至少一个神火的位面。有了神火,就能诞生神袛。而有神袛坐镇的位面,就是主位面。当然。这不是最精确的定义,你只要知道主位面是亿万位面中位于最顶峰的一批位面的统称,就可以了。”

  “哦。”女孩虽然不太明白,不过还是牢牢记住了杜兰德的话,“不过这跟我们来这里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杜兰德笑了笑说,“这个世界上的主位面可不止一个,森德洛是战斗法师的家乡,战斗法师是一个崇尚战斗的民族,比如我,尤其擅长物质攻击。在诸多主位面中,森德洛也许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批。”

  薇薇安听着新奇,杜兰德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奇异的口吻说道:“我的家乡很强大,非常强大!但森德洛也是有敌对位面的,而且数量不少……其中有一个被称为‘里尔多森’的主位面,就是我森德洛的生死大敌!”

  “里尔多森?”

  薇薇安听得渐渐入神,睁着可爱的大眼睛,“大叔你这么强,战斗法师应该也都是些实力强悍的家伙吧?这个里尔多森能与森德洛相提并论,想必很不简单?”

  杜兰德颔首说道:“岂止‘不简单’就能形容得了,里尔多森……就好像我们森德洛的另一面,森德洛诞生战斗法师,而战斗法师擅长物质攻击与物质防御,绝大多数战斗手段都与灵魂无关,比如我在灵魂方面的造诣就差劲得很。

  但里尔多森恰好相反。

  那里所诞生的一种职业,在物质方面跟战斗法师完全没法比,却无比擅长灵魂手段!——应该算是最精通灵魂攻击的职业之一。

  他们与我们战斗法师走的是完全相反的两条道路,相互弥补,也相互克制。

  从非常久远的过去至今,森德洛和里尔多森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交战。那种两个主位面之间的战争,就连我当年也只见识过一次而已!”

  薇薇安听得心驰神往,不禁屏住了呼吸。

  “大叔的家乡,森德洛,是战斗法师的天下,没错吧?那对方呢?那个叫里尔多森的主位面里的职业,又叫什么?”

  杜兰德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悠然说道:“那个职业啊,呵呵,那是一个非常令人讨厌的职业,而且有很多奇怪的风俗,比如说……那些家伙总喜欢在死前为自己建造墓穴,数量为七,六假一真。”

  薇薇安闻言一愣,旋即立刻想到了什么,低呼一声:“啊……这……难道——”

  杜兰德接着说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那个诞生于里尔多森的职业确实很擅长灵魂方面的各类手段,其中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被称为‘亡者召唤’,那是一种强行召唤生者为亡者守墓的灵魂秘术。”

  听到这儿,薇薇安哪里还会不知道杜兰德要说什么?

  她绷着小脸蛋,听得心神摇曳。

  “其实之前你说到七古墓传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怀疑了。亡者召唤的威力你应该也感受过了。”杜兰德叹了口气,语气转为沉缓,“亡者召唤的源头,正是七个古墓中的真墓。而古墓的入口,应该就隐藏在这地底深处的火山熔岩之中!”

  薇薇安沉默了许久,才将信息大致消化,她抿着嘴,轻声问道:“那个诞生于里尔多森的职业……到底叫什么?”

  杜兰德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吐出那个让无数战斗法师都深恶痛绝的名字:“圣、灵、术、士!!”(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