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二十 古墓空间

卷五 章二十 古墓空间

  就像战斗法师只会诞生于森德洛,圣灵术士也只会在主位面“里尔多森”中被孕育而生。

  以整体实力而论,森德洛无疑凌驾于里尔多森之上,但森德洛却从未在对里尔多森的战争中占到过什么便宜。

  圣灵术士精通灵魂攻击,而战斗法师的灵魂天生深藏于元素水晶,几乎可以无视任何职业的灵魂攻击,却不包括圣灵术士。

  出于一些至今都没有具体定论的原因,圣灵术士的灵魂攻击,具备穿透元素水晶直接攻击战斗法师灵魂的特性!

  也就是说,战斗法师引以为傲的灵魂防御,在圣灵术士面前完全丧失了优势,虽然不会到不堪一击的程度,但与圣灵术士的战斗,的确比与其他职业者交手更加凶险!

  战斗法师被圣灵术士克制着,也同时利用层出不穷的战斗手段,以及凌厉高效的物质攻击,反克着圣灵术士。

  这么多年来,双方始终维持着均势,谁也没能真正压倒对方。

  战斗法师主修物质,圣灵术士专攻灵魂,双方相互克制,同时也高度互补。

  曾有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森德洛与里尔多森不再战斗,学会彼此联手,那么,没有任何一个主位面,能够抵挡战斗法师与圣灵术士的携手之势!

  这一说法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只可惜这种可能性,只存在于其他位面之人的臆想之中,历史上,森德洛与里尔多森的关系从未缓和过,一次都没有!

  老实说,杜兰德对圣灵术士的了解不算太多,毕竟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流落到这个位面了,没有太多与圣灵术士交手的机会。

  之前在小山上听到亡者召唤的时候。杜兰德只是觉得似曾相识,回到营地,听薇薇安说到七个古墓六假一真的传说时,才联想到了里尔多森和圣灵术士。

  在杜兰德的印象中,也只有圣灵术士才有这种古怪的习俗。

  而在等待火刃进化的这几天里,杜兰德悄然运转神之视角,终于找到了亡者召唤的源头——召唤源于古墓,而古墓的入口,竟然深藏在火山岩浆的最深处!

  “……所以七古墓传说,根本不是谣传胡扯。而是真的?”

  薇薇安低声喃喃着,她四下看了看,透过冰火护罩,可以看到外面尽是滚滚岩浆,什么陵墓的入口会在这种见鬼的地方?!

  “你在奇怪陵墓入口到底在哪?”杜兰德看穿了女孩的心思。

  薇薇安轻轻点头。

  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在此,恐怕都会是薇薇安此刻的反应。若非杜兰德对圣灵术士有些了解,他大概也不会相信,有人能把陵墓修建在一个大火山的内部。

  杜兰德微微一笑,也不解释。直接挥动手中的橘焰长刀,闪电般向正前方斩出一刀!

  前所未有的凝练刀光从刀尖一点电射而出,橘焰长刀进化之后,无需操纵。就能够自行爆发出半神级别的威力,此时杜兰德又灌注了大量火之力涌入刀身,进一步增强威能,简简单单一刀斩击。已经不是一般的半神能够接下来的了。

  皇后还不好说,若是换了圣骑士奥古斯都在此,这简简单单的一记刀光。就足够他手忙脚乱的!

  刀光穿过了冰火护罩,破开了滚滚岩浆,然后轰然炸裂开来!爆炸直接湮灭了周围十米之内的全部岩浆,形成一个球形的真空地带。

  薇薇安透过半透明的护罩,看向护罩外的真空地带。

  原本平平无奇的空间正在发生剧烈的扭曲,刀光炸开之后,似乎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屏蔽,虚空好像波浪,呈现出细密的涟漪。

  片刻之后,当所有的涟漪都慢慢消散,薇薇安眼前已经多出一道半透明的光门,安静地悬浮在岩浆中的真空地带。

  “这、这是什么啊?”薇薇安一脸惊愕。

  “这就是古墓的入口啊。”杜兰德微微一笑,难得地流露出了些许钦佩,说道:“我虽然不喜欢圣灵术士,但也不得不承认那些家伙确实了不起,他们在灵魂方面的恐怖手段就不用说了,除了灵魂之外,他们还在一个特殊领域上有着惊人的天赋,那就是‘空间’。”

  “空间?”

  薇薇安念叨着这个词,杜兰德此时所说的这些概念对她而言十分陌生,同时又非常新奇,薇薇安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所在的位面之外还有那般精彩而广阔的世界。

  杜兰德接着解释道:“实力强大的圣灵术士习惯在死前为自己修建陵墓,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陵墓,他们不会简单地把陵墓建造在某个地方,而是会塑造一个小型次元空间——你可以想象成一个比我们所在的位面缩小了许多倍的微型位面,而陵墓,就建立在次元空间之中。”

  “……这也可以?!”薇薇安听得直瞪眼。

  凭空塑造出一个次元空间?这种能力太逆天了吧!

  杜兰德却摇摇头说:“首先,只有实力强悍的圣灵术士才能这么干!而且塑造这么一个承载陵墓的空间,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所以只有知道自己快要死去的圣灵术士才会这么做。

  由于次元空间并不能够脱离我们所在的世界而单独存在,所以每一个次元空间都与我们所在的世界有一个连接点。

  找到这个连接点,自然就能进入次元空间,再找到位于其中的七个古墓。”

  薇薇安满脸懵懂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没有真正理解,杜兰德所说的“次元空间”和“链接点”到底是什么。

  杜兰德耸了耸肩,没所谓地说:“别这么看着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反正当年在森德洛的时候,书上就是这么教的。”

  随后他一拉薇薇安,大踏步走向那扇半透明光门:“眼见为实,走吧,我们去瞧瞧究竟是什么情况。”

  “啊。那个……等一下!”

  薇薇安本想说自己还没准备好,却被杜兰德不由分说地拉着走进了那道光门。

  光质门户波动了两下,杜兰德和薇薇安的身影没入门里,然后消失不见。

  光门依然安静地悬浮在那儿,悬浮在这片周围尽是赤红色岩浆的世界里。

  ……

  ……

  对于塔夏山脉中的冒险者们来说,这两天过得很是辛苦。

  红袍杜兰德临世之时的动静太大,将不少自持实力一流的冒险者小队吸引到山脉中央,然而冒险者们冒着生命危险,在恶劣的环境下搜索了好几天,却是一无所获。

  完全没找到之前那道通天彻地的橘红色光柱的源头在何处啊!

  这期间。还有一个倒霉蛋被地缝中喷出的滚热蒸汽烫得半死,不过冒险者们的热情并没有被消减,他们开始向大火山进发,并在付出了损失十几人的代价之后,最终抵达大火山之巅。

  一个冒险者站在杜兰德和薇薇安曾经站过的地方,低头看去,一脸不可思议地大叫起来:“火山湖的水位,怎么会下降了这么多?!”

  旋即他立刻兴奋起来:“一定就是这里了,之前那道光柱一定和火山有关!宝藏。哈哈,这里一定有宝藏!”

  然而身旁一位年纪较长的冒险者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就算有宝藏,我们也没办法进入岩浆去探索吧,还有。这里太热了,大伙儿已经顶不住了,今天就到这里,先撤退吧。”

  较年轻的冒险者一脸不甘。这时他忽然看到了什么,瞬间瞪圆了眼睛,指着下面惊叫起来:“有人!有人从火山湖里出来了!!”

  只见火山湖上鼓起了一个岩浆泡。啵的一声,破裂开来,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从中出现,然后一点点缓缓升空。

  那个女人生得很美,比年轻冒险者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更美,她穿着红色的女武士劲装,一头淡红色的头发扎成高马尾。

  女人的手被那个男人牵着,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些不对劲,脸色明显十分苍白,眼神中则写满了疲惫,隐约还有些痛楚。

  出现在一众冒险者面前的,自然是杜兰德和薇薇安了。

  他们刚才古墓空间中出来。

  “大叔,你还好吧,感觉怎么样?”薇薇安有些担心地看着杜兰德。

  她的状态还算良好,然而回想起刚才在古墓中所见到的一切,女孩的脸色变得不太自然,那是一个完全超乎她想象的可怕地方!

  杜兰德摇摇头,低声说:“我们先走吧,回去再说。”

  薇薇安这才看到火山口的边沿上站着不少冒险者,杜兰德却是连看都没看那些家伙一眼,带着薇薇安,直接破开飞走,瞬间远去。

  “你们看到了吗?刚才那两个人是从岩浆里出来的,宝藏!宝藏果然就在那里!!”年轻冒险者疯狂大叫起来。

  从此以后,塔夏山脉最深处有大宝藏的消息飞快地传播开来,这个被人们视作生命禁区的地方,一下热闹了起来……

  当然,这些跟杜兰德没什么关系。

  就算冒险者们想办法进入岩浆深处,也不可能找到七个古墓所在的空间。

  就算真有人找到了次元空间的入口,成功地进入其中,也绝对得不到任何东西,那个七个古墓……实在有些超出杜兰德的想象!

  “你还记得刚才发古墓中发生的事情吗?”。杜兰德问身旁的薇薇安。

  女孩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了,沉默片刻后道:“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及不太清了,就好像做了个梦,却记不住细节……”(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