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二十九 森罗,森罗!

卷五 章二十九 森罗,森罗!

  库尔斯克放弃其他几件兵器不用,只以一杆破烂短戟作为拼命的武器,本就让皇后感到不同寻常,再联想到之前与库尔斯克交手时遭受到的强劲反震巨力,皇后几乎可以肯定那杆短戟绝不像它表面看起来破旧又不起眼,那绝对是一杆了不得的兵器!

  一名半神,拿着一柄属性尚不明的强力兵器,做拼死一击。这种情况下杜兰德再怎么托大,也至少应该以单刀迎敌,而不该赤手空地硬碰硬啊!

  也不知道杜兰德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仗着自己有高速再生这一血脉能力,他无视了皇后的厉声警告,直接挥舞拳头,针锋相对地轰击在那支短戟的戟锋之上!

  “这个混小子!”皇后气得咬牙,顾不得许多,以最快的速度调动起体内力量准备加入战局。

  只可惜已经有些晚了,杜兰德的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戟锋上,拳头与短戟交击的地方似乎化为了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一切空气水汽全部吞吸进去,压缩至极限后骤然爆炸!

  爆炸比皇后预想得更加剧烈,余波直接击溃了蓝袍杜兰德布下的光罩结界,而爆炸中心已是一片混沌不堪,交战双方的力量相互碰撞摩擦,根本看不清情况如何。

  一样物事忽然高高飞了出来。

  那是本应在库尔斯克手中的短戟,由于激烈的碰撞脱手而出,短戟急速飞旋着升高,划破空气时发出沉闷的呼啸风声,只听声音就知道这戟一定分量不轻,此刻竟飞得这么高,可见刚才那一次碰撞有多么剧烈。

  片刻之后,烟消云散,杜兰德和库尔斯克的身影重新显现。

  库尔斯克已经倒下了。双眼紧闭,看起来是昏迷了过去。他的伤势非常沉重,若非胸膛还在隐约起伏的话,旁人恐怕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获胜的杜兰德静静站在库尔斯克面前,脸色苍白,唇角还挂着殷红血迹,两条胳膊不正常地扭曲着。

  他的脸色很平静,抿了抿嘴,偏头吐出一口血沫,咧嘴大笑起来:“过瘾!”

  “你这小子是不是疯了!”皇后直接出现在杜兰德身边。挥出一片紫色光芒将他笼罩,迷茫的紫色光晕笼罩下,杜兰德的双臂开始加速恢复,配合高速再生,应该很快就能复原。杜兰德从紫色光芒中感受到了浓郁的生命气息,让人感觉很舒服,由于刚才的碰撞而造成的体内暗伤也在迅速愈合。

  “谢谢,不过不用担心,我没事。”杜兰德左右扭了两下脖子。随意说道。

  皇后的脸色有些难看,盯着杜兰德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来自主位面不假,手段超卓实力一流不假。但战斗中有太多变数,你这样随意对待战斗的态度,让我怎么把女儿放心交给你?”

  “我说了,不用担心。我是一名战斗法师,战斗是我的天职,我从来不会马虎对待。”杜兰德露出从容的笑容。“我只是为了用我的这双拳头,亲手确认一些事情。”

  说着杜兰德伸手一招,坠入海中的短戟被一缕凭空生出的冰火力量缠住,然后被拉扯着飞出海面,在空中几个飞旋,轻轻巧巧地落入杜兰德手中。

  “这戟很强——我很清楚这一点。”杜兰德手持短戟,巨大而沉重的战戟被他单手托着,不费半点力气。

  “那你还用拳头去硬碰?”皇后嘴上依然不依不饶,目光却已经被短戟吸引过去,她知道杜兰德也许看出了些什么。

  只见杜兰德左手持戟,右手慢条斯理地从怀里掏摸出一个小巧的物事。

  那是一截很小的碎片,光泽暗淡毫不起眼,形状没有规则可言,看上去就像从某些更大的东西上脱落下来的一块碎片。

  “这是什么东西?”皇后不明所以。

  这枚碎片,正是杜兰德从黑德森体内取出的那块打不碎、斩不断、而且直接触碰的时候会引来位面压制之力的碎片。

  当然,突破到血脉境界之后,杜兰德已经不再畏惧位面压制,元素抗性这一血脉能力可以抵消绝大部分的压制之力,剩余的则可以忽略不计。

  这枚碎片,一直被杜兰德贴身收藏着,他的刀可以斩断子神器,一刀破碎西辉十字,却切不开这一枚不起眼的碎片,单冲着这一点,这枚碎片就绝不简单。

  此刻,这枚碎片正在杜兰德手掌中剧烈地震颤着,与此同时,另一手中的短戟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发出低沉的嗡鸣。

  杜兰德松开握紧的五指,失去束缚的碎片竟然从掌心弹射出来,贴上短戟,黏合在了上面。

  看到这一幕的皇后哪里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眉头微蹙问道:“这碎片原本是这战戟的一部分?”

  “应该是了。”杜兰德叹了口气,伸手将粘附在战戟上的碎片重新取下来,语气古怪地说道,“这枚碎片看着不起眼,硬度却极强,我全力一击都无法破坏它。所以,我曾猜测它是从神器上脱落下来的一枚碎片。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杜兰德轻轻抛了抛手中战戟,用一种异乎寻常的平静口吻说:“这戟,是神器。”

  皇后:“!!”

  ……

  ……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纳迦一族引起的动荡很快就被平复下去,牧者之城的绝大部分人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就连皇后和杜兰德这两名牧城的主人都抱着一肚子的疑惑。

  库尔斯克手握疑似神器的短戟……

  两名圣者中的一名有着明显的巨人血脉……

  两名圣者偷偷潜入城中的意图也需要调查……

  还有,杜兰德对纳迦族一直以来的种种举动到底有什么目的也感到不解,这些家伙的触角已经渗透到大陆各处,也知道究竟埋了多少暗线,只是他们一直不愿意暴露身份这一点,又让杜兰德觉得很值得深究。

  杜兰德不是一个容易产生好奇心的人,但一旦有了好奇心,就必须想办法得到满足。

  所以他花了三天的时间。对库尔斯克和那两名圣者——也就是库尔斯克的一对儿女进行了细致的审问,逐渐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三天后的清晨,杜兰德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桌上垒砌着各式各样的图书,大多数都是有关位面历史的,杜兰德埋首书海之中,似乎在寻找验证着什么,许久之后他从浩如烟海的书页中抬起头来,揉了揉微微充血的双眼,自言自语道:“看来。那个库尔斯克没有骗我。”

  库尔斯克交代了不少事情,甚至包括了当年纳迦一族远走海外的事。

  大陆的第一个大时代,是巨人时代,而在巨人时代之后,取代上古巨人们占据大陆霸主宝座的,是一支以“森罗”为名的族群。

  森罗,纷然罗列之意,森罗一族并非单独的一支种族,而是由当时大陆上诸多强大种族彼此联盟。所形成的混合族群,比如太阳精灵、海洋精灵、月精灵、暗夜精灵等诸多精灵分支,白鹿领主、树妖、战争古树、森林射手这些如今被称为“森林族”的种族,当年也都是森罗的一员。

  森罗一族中。也包括了纳迦。

  而那个百族林立繁花似锦的大时代,就被称为——森罗时代。

  森罗时代持续了相当长久的一段时间,森罗一族越来越强大,到最后发展到了顶峰。发展到无可继续发展的时候,这支强盛无匹的种族……四分五裂了。

  组成森罗一族的诸多分支有着各自的信仰,他们开始强迫他族信奉本族的理念。原本良性的相互竞争转化为恶意的彼此践踏,精灵族首先宣布脱离森罗一族,紧随其后,强大的白鹿领主们也率领众多战争古树和成群的森林射手宣布自立门户,自称为森林一族。事情愈演愈烈,精灵族脱离出来之后,由于不同精灵之间的理念不同,竟然再度分成太阳精灵、月精灵、夜精灵等多个分支,开始彼此征讨。森罗时代从那时开始,走向了混乱。

  混乱持续了很长的一段岁月,谁都想做老大,谁都不服起他族,结果就是永不停歇的混战。

  在那段时期,森罗一族的镇族古树——森罗古树,都难以幸免,在一次巨大的纷争中被毁,留下的种子虽然再度生根发芽,却难以重现森罗古树的全貌,退化成如今森林族中的“森之古树”。

  森罗,森之,表面上看仅仅一字之差,实际上却是天壤之别!

  唯一的一株森罗古树毁灭之后,对永无休止的争斗感到厌倦的纳迦一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们聚集起大陆各处的所有族人,离开了陆地,悄然前往广袤无垠的大海。

  在这之后没多久,太阳精灵一族终于取得了纷争的最终胜利,建立太阳王朝。

  太阳时代,正式开启。

  不过这时纳迦们已经抵达海洋的极深处,就此在陆地上销声匿迹,并逐渐被人们遗忘。他们在大海中生活得很好,纳迦们天生与水亲近,很适应海洋环境,而且海洋里的智慧种族不多,没有太多纷争,所以纳迦们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

  这样与天空为伴、与大海为友的日子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总之,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一群意外来客,打破了海外纳迦们的宁静生活。

  ——一群困顿不堪的巨人。(未完待续……)

  ps:卡文严重,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天恢复两更,望诸位多多体谅,多多包涵!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