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三十二 森德罗特

卷五 章三十二 森德罗特

  “我刚才说了,上古巨人一族的神器一共有三件,是成套的,必须合在一起使用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库尔斯克介绍道,“神器断风已经在九十九年战争中彻底毁灭了,三神器套装早已成为过去,不过,剩下的碎骨和磐石之间,依然存有无比紧密的联系。”

  “紧密的联系?”杜兰德瞬间想到了神器永辉十字枪和它的四柄子神器,它们之间存在着一种常人看不见的“联系之丝线”,只可惜已经被杜兰德斩断了。

  库尔斯克接着说:“磐石在那个神秘强者的手上,为了防止他凭借神器之间的联系与感应找到我,我特地在碎骨上加持了特殊封印,我以降低神器的部分威能为代价,蒙蔽碎骨与磐石之间的感应。杜兰德,你若是真不相信我的话,大可以将碎骨拿来,解开我的封印,到时候,一切自然明了。”

  杜兰德将信将疑,不过还是将碎骨取来。

  这柄短戟在巨人或库尔斯克手中长达十米,毕竟他们的庞大体型摆在那里。得到碎骨之后,杜兰德已经将其缩小到适合人类持握的尺寸,这倒不是很难,毕竟神器有灵,缩放尺寸并不是什么高端属性。

  单手抓着短戟碎骨,杜兰德也不避讳库尔斯克,直接当着对方的面运转起神之视角。

  他的瞳孔倏然点亮,七色视野中,短戟上浮现出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各式封印。

  看着这些封印,杜兰德一阵默然。

  事实上,此时杜兰德已经基本上相信库尔斯克的话了,那个奴役纳迦一族的神秘强者恐怕的确存在,否则的话,库尔斯克何必在神器上附加这么多封印?

  接着,杜兰德开始一重重破开这些封印,直到还剩下最后一重封印的时候。库尔斯克叫住了杜兰德:“稍等一下,杜兰德,你最好有所准备,因为碎骨与磐石之间的感应是即时性的,你彻底解开封印的刹那,磐石的拥有者会立刻感受到你,你也会感受到他。这等若暴露了碎骨的存在,还有你所在的位置。说不定对方还能藉由神器间的联系,直接发动攻击。你最好小心一点!”

  杜兰德淡淡一笑,也不答话。轻轻一挥手,轻描淡写地解开了最后一重封印。

  嗡——!

  短戟在杜兰德手中震荡起来,振幅很小,频率却高得吓人,几乎在解开封印的刹那,一股阴冷、坚硬、尖锐得好像冰锥的力量凭空涌现,顺着短戟涌入杜兰德体内,想要对他的身体进行破坏!

  伴随着这道无形之力,还有一道猖狂邪恶的声音隔空传递了过来。

  声音就好像毒蛇吐信般。在耳边嘶嘶作响,听得人头皮发麻:“哈哈,库尔斯克小鬼,我终于找到你啦!——咦?等等。你……你是谁?”

  这一刻,杜兰德站得很稳。

  他体内的七色心脏急速跳动着,一道冰火力量悄然生出,凝成长刀。与对方那道钢锥似的力量对撞在一起。

  仅仅一次对撞,就让杜兰德体内响起一声轻微的爆鸣声。

  杜兰德眉头一挑,对方的实力看来很不一般啊。透过神器传递过来的一道力量,居然都有着如此强大的攻击力,杜兰德立刻明白这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家伙。

  “见鬼的!你是谁?你是谁?库尔斯克那个卑贱的小鬼去哪里了?是不是你杀了他?该死,你竟然抢在我前面杀了我想杀的人!?”那个声音的音调不断拔升,震得小小的牢房都在剧烈颤抖。

  库尔斯克脸色开始发白,紧咬着牙齿一言不发。

  “神器碎骨已经换主人了。”杜兰德依然站得很稳,不过脸色已经凝重起来,双眼一点点眯成了两条缝,他平静地问,“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你又是谁?该死,你竟敢抢在我前面问我是谁?你这个卑贱的爬虫,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那个声音愤怒地尖叫着,“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杜兰德:“……”

  刚才还以为是个绝世大魔王,怎么瞬间就变得如此……呃,怎么说呢,应该用“幼稚”一词来形容吗?询问对方是谁这种事情,居然也要争个你先我后?

  “爬虫,回答我!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资格保持沉默!回答我!”对方依然废话连篇。

  杜兰德无奈转头看向库尔斯克:“这就是你所说的神秘强者,你……确定?”

  库尔斯克脸色很认真、很肃穆地点了点头:“我非常、非常地确定!”

  “好吧……”杜兰德脸色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老子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我是杜兰德,杜兰德.森德罗特。”

  “什么?!”那人似乎很震惊。

  “怎么,你难道听说过我?”杜兰德皱起了眉头,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倏然转头看向库尔斯克,眼中开始溢出森森杀气。

  库尔斯克刚才说过,那个奴役纳迦的神秘强者对陆地似乎没有兴趣,一心一意在海洋中作威作福,按理来说应该不认识杜兰德才对。

  然而对方一副好像认识自己的口吻,让杜兰德瞬间想到了很多。

  难道那人是通过库尔斯克知道自己的?如果是的话,库尔斯克很可能打的是借刀杀人的主意,比如想办法促使那位神秘强者来找杜兰德的麻烦,然后借杜兰德之手,除掉那个神秘强者。

  杜兰德脸色转寒,目光扫向库尔斯克,却发现对方眼中有着不似作伪的茫然与错愕,似乎也很吃惊于那个神秘强者竟然认识杜兰德。

  “呃,难道不是这老家伙透露的?”杜兰德有些摸不准了。

  就在这时,短戟中再次涌现出一道大力,如潮般扑向杜兰德,想要将他淹没。杜兰德立刻调动起力量将其化解。然而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杜兰德刚刚化解了一道力量,又是一道力量接踵而来,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六七八道……

  对方之前废话连篇,现在却好像变成了哑巴,闷头一个劲地狂攻不休。

  而且不得不说这个神秘强者相当厉害!不仅力量集中,而且瞬间爆发力非常强劲,论攻击力与点杀伤力,绝对不亚于杜兰德!

  杜兰德猝不及防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得不全力调动冰火力量化解无休无止的攻击,一时间,竟连开口说话的余力都没有了。

  站在库尔斯克的角度看去,杜兰德的身体正在微微抖颤着,脸色开始变红,没过多久,他的额头上脸颊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看起来已经用上了全力!

  就这样僵持较力了足足十多分钟,杜兰德体内的冰火力量已经消耗过半,对方终于停了下来,如浪潮般一波接着一波的连绵攻势缓缓退去。

  杜兰德脸色难看,刚才他主守,对方主攻,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自己占了便宜,因为对方可是将力量隔空传输过来,势必不及杜兰德随时调动体内的冰火力量来得迅速方便。

  “见鬼的!”

  杜兰德脸上的红潮退去,渐渐变得铁青,这种被人硬生生压着打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平生第一次,杜兰德差一点就在正面对攻中落败了!

  这一刻,杜兰德心中的愤怒和杀机已经浓郁得难以言喻!

  “你是谁?报上名来!!”杜兰德又问了一遍,不过这一遍话中的意义,已经与之前的那次场面话完全不同了,那冰寒的语气听得库尔斯克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对方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声音显得比杜兰德还要疲惫,口吻却充满了浓浓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果然……果然没错!你是杜兰德.森德罗特!你是一名森德罗特!!确实是森德罗特的力量没错!!啊,啊!这个位面怎么会出现森德罗特!”

  对方就好像疯了一样,反反复复地念叨着杜兰德的姓氏。

  杜兰德.森德罗特。

  ——当年杜兰德还是暗车的时候,在广场上面对红鹰等牧城之车的时候,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他第一次见到皇后时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五大连堡一战,杜兰德独斗圣骑士奥古斯都,依然是这般介绍自己的。在这个位面中,杜兰德每一次自报姓名,都用的是“森德罗特”这个姓氏。

  而事实上,“森德罗特”并非杜兰德的家族姓氏,而是每一位战斗法师在异位面征战的时候通用的姓氏,代表着战斗法师的身份,这也算是森德洛在位面战争中的一项传统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杜兰德听对方仍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没边没际的话,不由断喝一声。

  那人的声音瞬间停止,片刻之后,他换上了一种冷静的、自言自语的、神经质般的腔调,说道:“呵呵,嘻嘻嘻……嘿嘿嘿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所有森德罗特都是这么的傲慢无礼,所有森德罗特都是这么的令人讨厌!我……讨厌森德罗特!!”

  那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换上了另一种对杜兰德来说非常熟悉的语言:“……我讨厌你!你这个傲慢的、无礼的、令人厌恶的,战斗法师!”(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