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三十三 海外之行

卷五 章三十三 海外之行

  杜兰德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在这个次级位面中,再次听到主位面的通用语,然而此刻对方所说的,确确实实,正是在各大主位面之间的通用语言!

  杜兰德张了张嘴,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个变化实在太突然了,以杜兰德的镇定功夫都不由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且,刚才对方叫自己什么……?

  战斗法师?!

  他竟然认出了自己的职业是战斗法师!!

  “你刚才说……什么?”

  杜兰德喉咙开始感到干涩,声音变得沙哑,不由自主地也用上了主位面间的通用语。

  “你是战斗法师!没错,你是!我不会看走眼的,你们这些该死的森德罗特……森罗洛所有的战斗法师都应该拉出去砍了!”那人似乎对战斗法师抱有极大成见,恶毒地咒骂着,无论发音,还是强调,都是非常标准的主位面通用语!

  库尔斯克在旁边听得莫名其妙,从刚才开始,两人就在用一种库尔斯克从未听过的奇怪语言彼此交流着,听得库尔斯克一头雾水。

  杜兰德用力呼吸了几次,将躁动不安的心情平复少许,沉着嗓子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战斗法师?你难道——也来自某个主位面?”

  刚才双方以神器为渠道,算是交过手,不过对方的力量特征并不明显,杜兰德暂时判断不出对方究竟是什么职业、什么种族。

  那人无比癫狂地笑了一会儿,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嗯?卑贱的战斗法师,龌龊的战斗法师,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我要将你撕成碎片!”

  杜兰德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没有任何一名战斗法师能够容忍这样的咒骂。

  目光渐渐凝定,杜兰德大致感应了一下,然后说:“不用你来找我,我已经感应到你的方位了。等着吧,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混帐!谁允许你来挑战我了?要打,也应该是我去把你撕碎,轮不到——”

  那人又开始了幼稚的喋喋不休,杜兰德则直接切断了神器间的联系。

  昏暗的牢房中恢复了安静。库尔斯克愣了好半天,呆呆地问:“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杜兰德没有看他。沉默着,转身大步走出了牢房,手中短戟倒拖在粗糙的地面上,戟锋划拉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坚硬的地板根本扛不住神器的切割。

  刺啦刺啦,地面尖利的惨叫着。与杜兰德的沉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等!”

  库尔斯克疯狂地扑到了监牢栏杆上,吼道:“杜兰德,等一下!你这到底什么意思!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刚才和他都说了些什么!?”

  杜兰德没理会库尔斯克,他走到牢房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库尔斯克见状,眼里终于渐渐透出了绝望。

  吱呀——

  牢门慢慢关上。在彻底合上之前,杜兰德的声音轻轻传了回来:“给你三天的时间,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方法,给我把伤养好。我需要用到你。”

  最后一丝话音落下,牢门终于彻底合拢,随后是杜兰德远去的脚步声,还有短戟戟锋一路划过地面的刺耳摩擦之声。

  库尔斯克身子僵硬了片刻,然后一下瘫软下去,开始重重地喘息起来,不知不觉间已是汗流浃背。就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目光变得愈发坚定,因为他知道,杜兰德已经决定要去对付那人了。虽然不知道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如此决定,不过这些对库尔斯克而言都不重要了。只要能杀了那人。库尔斯克甚至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

  ……

  ……

  三天之后,在牧者之城北方的大海边,皇后一脸严肃地盯着眼前的杜兰德,一字一顿地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杜兰德笑了笑。

  “别跟我装傻!”皇后眉头皱得很紧,目光扫了一眼杜兰德身后的库尔斯克,还有库尔斯克的一对儿女,问道,“为什么突然决定出海?还要带上他们三个!”

  “哦,没什么……好奇罢了。”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至于他们,唔,他们是我的向导。”

  皇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口吻中已带上一丝不善:“杜兰德,你这小子……该不会以为能用这么蹩脚的理由,随随便便地把我搪塞过去吧?!”

  杜兰德笑了笑,却没说话。

  他必须出海,必须去会一会那个认出自己是战斗法师的家伙。

  能够认出战斗法师的人也许不一定来自主位面,但一个熟知战斗法师而且操着一口流利标准的主位面通用语的家伙,必然是主位面的人无疑!杜兰德只是暂时不知道来自于哪个主位面罢了。

  杜兰德自己就来自于主位面,森德洛。

  那个奴役纳迦的神秘强者同样来自主位面。

  之前杜兰德在塔夏山脉中心的大火山中找到的七个古墓的主人,则是一名圣灵术士,来自森德洛的敌对位面——里尔多森,又是一个强大的主位面。

  整整三个主位面之人,竟然出现在了同一个次级位面之中!

  如果说是整个位面体系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海,主位面是海面上的大陆,那么次级位面就是海底的沙子。

  而杜兰德所在的这个次级位面从未经过主位面的开发,根本就是那种无人问津的深海沟壑中的最不起眼的沙子!

  这种沙子根本不应该与海面上的陆地产生交集,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而且海中的沙子根本数之不尽,杜兰德意外流落到这里已经算是无数巧合连锁作用的结果,概率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在加上古墓中埋葬的圣灵术士,还有奴役纳迦一族的神秘强者,这个小小的次级位面中,出现主位面之人的概率,就太高太高了。简直高得让杜兰德无法理解,甚至难以接受。

  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是被时空乱流卷到这里的?

  还是说,他们是通过其他方式意外来到这里的?

  杜兰德不知道,但他会想办法将这一切都搞清楚,预言者梭罗曾说过命运早已注定杜兰德会离开这个位面,回归森德洛。

  而杜兰德认为:眼前就是一个契机。

  他看着皇后。平静地说:“您不用多问了,此次我势在必行,有着不得不前往海外的理由。”

  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寸步不让:“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呢,你势在必行的理由?否则的话,今天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离开。不管使用何种方式!”

  杜兰德再次沉默。

  他认真地盯着皇后看了许久、许久,忽然展颜一笑问道:“您真想知道?”

  “废话!”

  “那好。”杜兰德深深看着皇后紫色的眼眸,说:“因为海外有一个人,那个人认出了我的职业,我的身份,还有我的来历。”

  “什么?!”皇后眼神骤然一凝:“你的意思是——?”

  “是啊……”杜兰德微微一笑:“他可是,除了您之外。第二个认出我是战斗法师的人啊。”

  “——哈?”

  皇后面现错愕,愣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你、你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杜兰德却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多说了,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挥了挥手,率先腾空而起,向大海中飞去。库尔斯克向皇后点了点头,也带着自己的儿女紧跟上去。

  皇后似乎想要阻拦杜兰德,却不知为何没有真正出手。

  海风轻轻地吹着,吹拂着皇后的长袍和紫发。她默然站在海滩上,直到杜兰德已经消失在视野之中,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恨恨低骂了一声:“混帐小子!试探我!”

  ……

  海上晴空万里。

  杜兰德飞得不紧不慢,不过对他来说适中的速度,对库尔斯克而言就算相当快了。至于库尔斯克的两个圣者级别的孩子,就必须全力飞行才能勉强跟上,有时候还需要库尔斯克稍微帮上一把。

  “杜兰德先生。”库尔斯克飞到杜兰德身边,并刻意落后了半个身位,以示尊重。

  他诚恳地说:“感谢您,感谢您愿意为我纳迦一族出手。”

  “免了。”杜兰德淡淡地说:“我有我自己的理由,跟你们纳迦一族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你大可不必感激我。而且对方很强,真正交手之前,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也是我带上你的理由。关键时刻,我也许会需要你的帮忙,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库尔斯克微微一笑,平静地说:“只要能干掉那个家伙,即使让我付出生命也没关系。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您不必担心。”

  “这样最好。”杜兰德说。

  库尔斯克看了一眼杜兰德的侧脸,总觉得杜兰德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变得沉默,变得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变得喜怒不形于色……

  这些都是杜兰德真正认真起来的表现。

  就这样飞行了一天一夜,一行四人已经飞离陆地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了,持续的高速飞行对半神而言不难,两名圣者却有点撑不住了,于是他们不得不降落到海洋中,借助大海的力量前行。对于纳迦一族而言,游,可比飞要快出不少。

  海水已是一片深蓝,这里是真正的深海地带,智慧生命鲜有到来。这里充满着种种不可知的危险,比如一些智慧不高却实力强劲无比的巨型海兽,当然,还有变幻莫测的恶劣天气。

  第二天正午的时候,前方忽然浮现出大片大片的雷云,隆隆轰鸣之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到,迎面吹来的风也渐渐变得劲急起来!

  库尔斯克脸色微变,杜兰德却用十分平稳的语调淡淡说道:“继续前进,无需绕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第二更到来,大家就不要吝惜手中的票票啦,用票,狠狠地砸向偶吧!9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