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三十八 黎明前的战斗

卷五 章三十八 黎明前的战斗

  快天亮了。[******请到看最新章节******]

  黎明前的一刻,是夜最黑暗的一刻,海上所有的光亮似乎都在此刻消失了,似乎被某种不知名的存在吞噬了一样,没有星光,没有月光,就连那些夜间发出微弱荧光的奇异动植物都暂时隐藏了自己的光芒,小心翼翼地隐入了黑暗之中。

  也正是在这一刻,静静盘坐在岛上树下的杜兰德倏然睁开双眼,看向北方。

  海风骤然变大了,变得更加剧烈,也更加紊乱。

  风中捎来的气味也变了,不再是那种混杂着海水水汽的咸咸的味道,逐渐变得充满浓郁的血腥气,还有森寒刺骨的杀戮之气!

  “来了啊。”杜兰德悄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群岛北缘的一块巨大礁石上,目光投向腥风吹来的北方。

  “比预想得更快。”杜兰德喃喃道,真么看来,对方甚至比自己更加急不可耐地期盼着这一场战斗,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唰!库尔斯克、弗埃和弗里出现在杜兰德身后。

  他们都没有说话,神情凝重地与杜兰德看着同样的方向,库尔斯克还算镇定,弗埃和弗里却难以掩饰地感到紧张,这是面对生死之战的紧张。

  夜是纯黑的。

  就在这时,远方的天际亮起一点殷红的血色光点,随后急速放大。片刻之后,隆隆轰鸣之声姗姗而来,那是血光中的身影急速飞行时撞碎空气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沉闷的雷霆!

  “杜兰德!!”那个急速飞掠而来的身影尖声吼道。

  “……甲中恶魔。”杜兰德很平静地应了一声。

  他眼中悄然亮起七彩色的光芒,漆黑的视野瞬间蒙上了一层七彩色泽,神之视角下,对方的身影也清晰地浮现在杜兰德脑海之中。

  那全副铠甲武装的模样没有让杜兰德感到太过惊讶。

  杜兰德只是奇怪地没有在磐石战甲的横条式眼孔中看到对方的眼睛,但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看到对方的瞬间,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没有开场白,没有虚实试探。也没有挑衅,甲中恶魔在看到杜兰德的瞬间,速度竟再次暴涨了一大截,加速飞掠而来!

  那霸道嚣狂到了极点的气势扑面而来,一瞬间竟压得半神境界的库尔斯克都不禁屏息,忍不住狂吼了一声:“动手!”

  话音未落,库尔斯克已显出纯血纳迦的巨大本体,在他身后,弗埃和弗里被甲中恶魔的气势所激,更早一步就现出本体。两人一言不发地伸手搭在父亲肩上,体内力量不要命地灌输向库尔斯克。

  库尔斯克张开手臂,张大嘴巴,做了一个张臂呐喊的动作。

  这片海域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全部声音,只剩下一种高亢到极致的尖鸣声充斥了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

  无数生灵在尖鸣声中直接爆开,炸成大片血雾。

  尖鸣声以库尔斯克为源头,呈扇形向前方迅速扩散,推进一段距离之后,又转而急速收缩。最终聚拢成一线,狠狠刺向甲中恶魔!

  这一招,是库尔斯克与弗埃弗里演练已久的招式,是压箱底的最强攻击招式!

  然而这一招攻到甲中恶魔面前。他的反应竟然是抬起手,直接拍了上去!

  “杂鱼统统给我滚开!我要找的是杜兰德!”

  库尔斯克的音波攻击被甲中恶魔直接拍得粉碎,甲中恶魔周围的空气变得一片狂暴紊乱,却根本撼动不了磐石战甲这件以防御力著称的巨人神器。

  仅仅一拍。库尔斯克三人的联手攻势就被瓦解,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挥手之威就如此巨大吗?

  杜兰德心中默默想到,看起来自己依然有些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这等手段,让杜兰德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心中暗自警惕的同时,体内属于战斗的热血开始熊熊燃烧!

  “杜!兰!德!!”

  甲中恶魔发出了第二声爆吼,叫的依然是杜兰德的名字。

  他的飞行速度很快,当他与杜兰德之间的距离拉近到千米之内时,甲中恶魔抬起手臂,狂吼着掷出了手中的巨鲸黑角。

  这一掷的力道太大了!直接导致甲中恶魔面前的空气急剧压缩,然后轰然爆炸!又尖又长的黑角则化为一道若有若无的阴影飞射而来,落点直至杜兰德的心口。

  这一击,依然简单,却更加粗暴。

  看着那飞速接近的黑角,杜兰德似乎笑了笑,他没有立刻动用背负身后的双刀分身,而是单手一抓,掌间橘色火焰涌现,化作修长轻薄的妖异长刀。

  刀身随腕而动,刹那间密密麻麻的刀影浮现出来,杜兰德在短短的一瞬间内已经不知道斩出了多少刀!

  无数刀光腾空而起,刹那间的芳华点亮了漆黑的夜空,也映红了墨色的大海。

  刀光汇聚到一起,形成一尊生满刀状利齿的鬼脸,这是橘焰鬼斩的终极形态,虽然杜兰德此刻使用的不是双刀分身中的火刃来施展,这招的威力却半点不弱。

  鬼脸张开血盆大口,口腔深处一片黑漆漆的,好像能够通往虚空的最深处,迎着飞射而来的黑角,一口将之吞进嘴里!

  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射来的黑角,竟然被一口吞掉了!

  然而仅仅片刻之后,鬼脸内部传递出连绵的爆炸声,鬼脸开始形变,开始扭曲,本就恐怖的面貌由于严重变形而显得有些可笑,它就好像一个被吹了太多气的气球,承受不住内部巨大的压强,在天空中炸成无数绚烂的橘红色光焰,向四面八方飞散。

  鬼脸炸了,连带着黑角一起。

  从这一次交锋而言,双方可谓不分胜负。

  “哈哈!杜兰德!!”甲中恶魔第三次叫出了杜兰德的名字,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声音中多了许多愉快、兴奋、还有迫不及待。

  就像一个期盼着畸形高/潮的变态。

  天空中绚烂的光焰映在杜兰德漆黑的瞳孔中,却没能激起半点涟漪,杜兰德的眼神一点点平淡下去,变得静若止水。

  自我意志被压制下去,所有情绪都在杜兰德眼中消失了,与此同时,身体各处,每一个细胞中的战斗本能开始全面觉醒。

  杜兰德已经悄然进入了无我之境。

  在库尔斯克三人的感受中,杜兰德的气息变了,他身上属于活人的气息正在迅速消退,似乎变成了一尊专门为战斗而生的机械——精准、冰冷、而且高效。

  “啊哈!我认得,你这是无我境界!”甲中恶魔大笑了一声,他看起来对战斗法师了解不少,一眼就看出了杜兰德此刻的状态,直接叫出了“无我境界”这个概念。

  这时他距离杜兰德只有三百米不到的距离了,这对半神而言,这根本就不算距离!

  杜兰德动了。

  他手持火焰凝成的橘色长刀,微微屏息,然后抬臂、拧婉、前刺,一气呵成!

  刀尖一点率先没入虚空,接着是刀身。

  直到整截刀锋都穿入虚空之中,杜兰德居然还没有收手的意思,他继续做着前刺的动作,直到将整柄刀连带刀柄都“塞”入了虚空之中。

  平刺的长刀消失在杜兰德面前,下一刻出现在磐石战甲的背后。穿梭虚空之后,长刀已经由平刺转为下扎,落点则是磐石战甲背心的部位。

  刺出这一记橘焰鬼斩之后,已经进入无我境界的杜兰德也不理会攻击有没有奏效,一手握紧了短戟碎骨,另一手扶上背负身后的橘焰长刀,然后向前跨出一步,消失在原地的同时浮现在甲中恶魔身侧,几乎是紧贴着磐石战甲现身形的。

  他所展现出的速度太快了,在他已经完成近身之后,之前刺出的那一记橘焰鬼斩,才真正落在磐石战甲上。

  火焰凝成的刀锋剧烈摩擦着战甲,并且正如杜兰德所预料的那样——没能破开战甲的防御。

  甲中恶魔没有反击,似乎是想要炫耀磐石战甲的惊人防御力,他没有做出任何规避、防御、或反击的动作,生受了第一记橘焰鬼斩。

  杜兰德脸色不变,维持着晋入无我境界时所特有的平淡冷漠。

  手中短戟横斩,戟锋斜斜拉过磐石战甲的胸甲部位,却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虽然比前一击好点,却依然破不了战甲防御。

  甲中恶魔似乎因此而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于是当杜兰德真正拔出背后刀鞘中的实体橘焰长刀时,甲中恶魔依然选择相信身上铠甲的防御力,对杜兰德的攻击不阻不挡。

  “杜兰德.森德罗特,你好弱。”他嘲弄地说。

  可他没有注意到:原本坚如亘古磐石的铠甲在刀锋面前……竟然悄然软化了,旋即被刀锋轻而易举地破开甲叶,长驱直入,直至没柄!

  “呃——!”

  高大的磐石战甲一下定格在了空中。

  相比起三十多米高的磐石战甲,杜兰德的身影显得十分渺小,他仿佛正依附在胸甲前,手中长刀完全消失在铠甲之中。

  还在站在岸上的库尔斯克三人看得目瞪口呆。战斗以他们预想不到的激烈方式,轰然打响,此刻似乎又要以他们更加预想不到的方式戛然截止了?!(未完待续。。)l3l4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