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三十九 甲中的主位面来客

卷五 章三十九 甲中的主位面来客

  库尔斯克没想到战斗一上来就如此激烈,甲中恶魔嚣狂无忌,反观杜兰德虽然沉默,但静默无言中发动的连番攻杀,甚至比对手更加强势!

  杜兰德先以普通能量凝成的橘焰长刀发动攻击,让对方误以为自己的攻击无法轻易破开磐石战甲的防御,这是第一次误导。*[*****请到看最新章节*****]

  接着,他又以短戟“碎骨”发动了第二击,虽然在战甲上留下了一道浅痕,却依然没能破防,这是第二次刻意误导。

  两次攻击的无效,麻痹了本就狂傲的甲中恶魔,于是当杜兰德手持双刀分身中的火刃,刺向甲中恶魔时,甲中恶魔错误地选择了以甲硬扛。

  可他不知道的是:突破到半神级别的火刃,可是能大幅削弱目标防御力的啊!

  原本坚不可摧的磐石战甲的防御力直接被削弱了好几个档次,再也无法阻挡杜兰德的全力一刺,被一刀刺入胸甲部位,长长的火刃没柄而入。

  “不会吧,这就结束了?!”

  库尔斯克看着天空中僵硬不动的磐石战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杜兰德刚才那一套连招攻杀实在犀利!铠甲也的确被攻破了,这么看来,躲在战甲中的那个家伙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库尔斯克是这么认为的,弗埃和弗里也一样,只有杜兰德是例外,因为刀锋刺入战甲之后,他根本没有接收到任何刺入身体之感。

  也就是说,刀锋仅仅穿刺了战甲。却没有刺中藏在里面的人!

  无我之境中的反应能力是无比强大的,大脑还未转动。身体已经在瞬间做出了判断,杜兰德毫不恋战,抽刀后退,他的身体刚刚离开战甲,一只拳头就落在了他原本所处的位置,甲中恶魔根本没有受创,刚才的骤停也是为了反过来麻痹杜兰德,等到杜兰德的刀全部刺入。才操纵人形战甲,挥动拳头进行反击。

  杜兰德躲过一拳,以小碎步急退数十步之后,毫无征兆地骤然停住,身形左右一晃,以假动作令对手迟疑了瞬间,旋即他的身体骤然沉落数米。再次险而又险地躲过一拳,这才由下落急转为横移,最终与甲中恶魔相隔三十米左右站定。

  这一连串闪转腾挪并不算很快,然而转折之间毫无征兆且全无阻滞,时机把握更是妙到巅绝,不仅骗过了甲中恶魔。让他连续两拳落空,更让库尔斯克看得一阵眼花缭乱。

  至于弗埃和弗里,他们只觉眼前一花,杜兰德的身影似乎拉扯出了无数曲折的残影,再次清晰浮现时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哦?”

  甲中恶魔转过身来。面对杜兰德,态度和语气一改之前的癫狂变态。变得冷酷,口吻隐约透着一丝惊异:“攻得凌厉,闪得滑溜,虽然我讨厌战斗法师,但也不得不承认战斗法师很会打架,很能打架!杜兰德,你……跟我见过的战斗法师有些不同啊。”

  杜兰德悄然从无我境界中退出,皱眉看着套在甲中的不知名对手。

  虽然刚才那一番交手没占到什么便宜,但至少没吃亏。

  眼前这个敌人跟自己预想的一样强悍。在表面的嚣狂无忌之下,还隐藏着预料之上的狡猾、阴险、以及丰富的战斗经验。

  毫无疑问,这是杜兰德目前遇到过最强劲的对手!稍有不慎,就可能落败,甚至身亡。

  “你是什么人?”杜兰德用主位面通用语问道。

  库尔斯克目光一闪,他在牢房中听杜兰德以这种语言和甲中恶魔交流过一次,没听到过的弗埃和弗里则是愣了愣,他们还没从刚才目睹的惊险交锋中回过神来,此刻忽然听到杜兰德说起了一种完全不认识的语言,不由面露茫然之色。

  “你问我是谁?”甲中恶魔大笑起来,声音穿透铠甲传递出来,令整套战甲都隐隐发颤。

  他反问道:“你认为我是什么人?”

  “从刚才你使用的力量性质来看,我只能说,”杜兰德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你应该,不是人类。”

  其实杜兰德心中已经有几个对对方种族与职业的猜想了,都是主位面中比较有名的非人类强大异族,但他不确定到底是哪一个。

  “古鲁鲁龙人?斯内蛇人?还是幽鳞一族?”这就是杜兰德认为最有可能的三个选项了,反正都是主位面特有的生灵。

  接下来再过几招的话,说不定就能彻底洞悉对方的种族了。

  对于杜兰德的猜测,甲中恶魔不置可否,他发出一连串嘿嘿低笑,指着杜兰德的双眼说:“这双眼睛,战斗法师们引以为傲的双眼,似乎也不怎么样啊,连敌人是什么种族都分不清!”

  杜兰德不为所动,平和地笑了笑:“毕竟不是每一个种族和职业都像我们战斗法师一样特点鲜明,你知道,主位面有不少,次级位面更是无穷无尽,位面多了,什么样的杂鱼种族职业不都有了吗?”

  甲中恶魔沉默了一下,冷冷地说:“我讨厌你,也更讨厌战斗法师了。”

  杜兰德竖起刀锋,曲指在上面轻弹两下,说:“讨不讨厌随便你,你既然不愿意告诉我你的种族,那我就先假设你的确来自某个主位面了。”

  微微一顿,杜兰德深吸了一口气,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既然是主位面的来客,那么……告诉我!你是怎么来的?”

  “啊——哈!!”

  甲中恶魔无比夸张地狂笑一声:“杜兰德,讨厌的杜兰德,你为什么要明知故问?我能怎么来?我tm的还能怎么来!!难道是通过位面传送门而来的吗?啊?!”

  他忽然又变得激动愤怒起来:“如果有传送门那种东西存在的话,我还用得着在这里待到现在?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位面里?!!”

  杜兰德眯着眼睛。细细判断对方话语中的真假虚实,却发现有些困难。

  毕竟想要分清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家伙说的是真话疯话还是假话。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对方躲在乌龟壳里不露面的情况下。

  “……不是通过传送门而来的吗?”杜兰德脸色微微一黯,皱眉问道,“这么说来,你也是意外流落至此的……?”

  甲中恶魔重重哼了一声,似乎完全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不愿意回答吗?”杜兰德脸上厉色一闪,晃悠了一下手中长刀,森然说道。“你的甲防不住我的刀,我会拆掉你的乌龟壳,把你的嘴巴彻底撬开!”

  “你刚才刺破了我的铠甲,这我也承认,但不是根本没伤到我吗?”甲中恶魔针锋相对:“而且,在你拆掉我的铠甲之前,我会先杀了你。然后就像我对上一个被我杀死的战斗法师一样……吃了你!”

  杜兰德闻言骤然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对方。

  库尔斯克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哆嗦,他是听不懂空中对峙的两人在说些什么鸟语,不过刚才甲中恶魔说了某些话之后,杜兰德就沉默下去。

  渐渐的,周围的空气变得越发冰寒刺骨起来。

  杜兰德眼中一点点迸射出前所未有的浓烈杀气。压着嗓子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要杀了你,怎么了?没听清楚吗?”

  “你说,你对前一个被你杀死的战斗法师……做了什么?”杜兰德完全是从牙齿缝里迸出这句话的!

  “……”甲中恶魔沉默了一下,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拖了一个长长的“啊”音,狞声说道:“我想起来了。你们战斗法师很重视所谓的‘死法’,没错吧?哈哈,哈哈哈,太好了!你觉得‘被我吃掉’,难道不是一种非常棒的死法吗?啊啊……单单回想起那滋味,我就有点馋得忍不住了啊。”

  这一刻,杜兰德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把满嘴牙齿都咬成碎渣了!

  战斗法师可以战死沙场,甚至可以埋骨他乡,但战死之后还要成为不知道是小龙人还是小蛇人的果腹之物,这是对战斗法师的最大侮辱!

  甲中恶魔似乎抓住了这点可以激怒杜兰德,有些上瘾了,喋喋不休地开始唠叨:“怎么了?你生气了?愤怒了?还是想杀我了?”

  “但是……很奇怪啊!你们人类不进食吗?你们吃的,难道不是其他种族的生灵吗?”

  “哎呀,一不小心说出了‘你们人类’,这貌似变相承认了我不是人类啊……”

  “不过没所谓了!我的确不是人类,应该说我很庆幸我不是人类,这样才不会有机会成为我最讨厌的战斗法师啊!”

  “杜兰德,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嗯?看着我干嘛?不是人类的我吃掉一个与我并非同族的家伙,难道是很过分的事吗??”

  “哦,对了……”

  磐石战甲上前一步,上半身微微前倾,抬手在嘴边做了一个说悄悄话的手势,却故意用很大声、很愉快的腔调说:“杜兰德,特别跟你分享我的一个小秘密吧!我还在主位面时吃过的那个战斗法师,是、女、哒!而且出奇地很好吃哇!”

  杜兰德闻言浑身猛地一震!好似过电!

  如果说之前还停留在震怒阶段,那么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愤怒了,因为眼前这人已经被杜兰德划入了必杀——而且是“必虐杀”的名单之中!

  “说够了吗?”

  杜兰德裂开嘴,露出一个极少极少出现在他脸上的狰狞笑容,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说话,拆掉你的龟壳之后,我会满足你的。”

  “另外,撬开你的嘴之后,我会让你求着我,杀了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3l4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