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十 灵魂制式兵刃再现!

卷五 章四十 灵魂制式兵刃再现!

  甲中恶魔不为所动,反而兴奋得大笑起来:“很好,我喜欢跟有斗志的敌人战斗,当年有一个自称第九代神圣骑士的老头子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说什么要让我求着他杀了我,最后还不是颠倒了过来,被我抓住之后折磨了一个多月,最后受不了自杀了?”

  “第九代圣骑士?”杜兰德微微一愣,这才回想起永辉的第九代圣骑士前往海外游历时莫名被杀,原来竟是死在了甲中恶魔手里?

  第九代圣骑士在历代圣骑士中实力不弱,不过和杜兰德对付起来都颇感吃力的甲中恶魔相比,显然不是对手。

  九十九年战争之后,第一代圣骑士在战斗法师们留下的位面传送门之上建立了纯白圣塔和永辉圣城,位面传送门的存在一向是永辉的最高机密,由历代圣骑士掌握,然而第九代圣骑士莫名死于海外,没能将传说门的事告诉下一代,以至于后世的圣骑士全都不知道传送门的事。

  直到本森秘密搜罗了历代圣骑士留下的笔记,才重新找到位于纯白圣塔地下深处的传送门,才让杜兰德有机会进入战斗法师们留下的半位面,与预言者梭罗留下的投影分身交谈,得知当年发生的种种。

  “你杀了第九代圣骑士又能说明得了什么?”杜兰德渐渐平复下来,面无表情地说,“我和区区九代圣骑士,是不一样的。”

  作为第十四代圣骑士的奥古斯都实力稳压第九代,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呆在牧者之城的牢房中,成为了杜兰德的俘虏?

  说完杜兰德不再废话,他已经动了真怒,起了必杀之心,那就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直接以雷霆手段放倒对方,然后再谈起来。

  于是大战再起!

  “红袍!”

  杜兰德沉喝一声。将手中火刃抛出,长刀光芒大盛,化为红袍杜兰德,头戴一尊王冠,身披战袍铠甲,手戴锁链手套,半神气机毫不掩饰地肆意散发出来。

  “蓝袍!”杜兰德再次断喝,背后还插在刀鞘中的琥珀之刃自行出鞘,在空中几个盘旋后落在红袍身旁,也化为了人形。

  红袍杜兰德与蓝袍杜兰德并肩而立。体型容貌无不一模一样,只是蓝袍杜兰德身上还没有王冠战袍之类的半神级装备。

  “这——这是什么?”甲中恶魔第一次表现出了浓浓的惊讶:“分身类能力吗?很少见啊,战斗法师会有这样的能力!能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有趣的能力吗?”。

  杜兰德却不理会甲中恶魔,只对双刀分身说了一句:“拖住敌人。”

  红袍与蓝袍立刻化为两道流光,扑向甲中恶魔,蓝袍杜兰德一挥手,一圈圈蓝色光芒从他掌中发散开来,蓝光覆盖的范围中。时光流速开始变慢,甲中恶魔一下定格在了原地,只有红袍杜兰德全然不受影响,一连加速了三次。然后凶狠地撞击在磐石战甲的胸甲正中!

  甲中恶魔被撞得一个踉跄,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怒吼着挥动起拳头,震开周围的蓝色琥珀之光。然后一拳拳轰向红袍杜兰德。

  红袍一刻不停地高速运动着,绝不硬接对方的拳头,绕着高大的磐石战甲急速飞行。寻找攻击时机。

  蓝袍则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他毕竟还没有突破到半神境界,不敢轻易上前参加近身战。

  天空中,双刀分身已经和甲中恶魔激烈地站在一起,下方岛屿上的库尔斯克目光连连闪烁,随后坚定地对弗埃和弗里说道:“我们也上!杜兰德先生似乎要准备某些杀招,我们一定要竭尽所能,协助拖住甲中恶魔!”

  说着他扫了一眼静立半空中的杜兰德本尊。

  杜兰德脸上平平淡淡的,他已经再度进入无我境界之中,手腕微微一抖,袖口松开,一截巴掌长短的小巧物事掉落下来,落入杜兰德掌中。

  这是一柄匕首似的短刀,呈现出半透明状,刀锋很薄,看起来一点威力都没有,反而像精致的艺术品,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这玩意儿一碰就碎”的感觉。

  这是灵魂制式兵刃。

  由于这只是简易版本的灵魂制式兵刃,兵刃自身的威力上不算什么,却是杜兰德目前所掌握的最强“杀器”。

  五指旋动,带动短刀在掌中转了半圈,变为反握在手中。

  杜兰德以刀锋对准了自己的心脏,然后一点一点,将灵魂制式兵刃刺入自己的胸膛,薄薄的刀锋破入心脏,一瞬间,深藏于七色心脏中的灵魂力量沿着刀锋喷涌而出,席卷全身!

  灵魂制式兵刃不仅能引导出灵魂力量,令平时不擅长灵魂手段的战斗法师立刻拥有强劲的灵魂攻击能力,更能让战斗法师提前感受到能体境的一丝玄奥。

  灵魂力量、冰火力量、还有杜兰德的身体——这三者渐渐生出一丝融为一体的趋势,这一刻,杜兰德全身上下都充盈着澎湃之极的力量感。

  恐怖的气势冲天而起,将黑夜狠狠撕裂,东方海天交际之处恰在此刻亮起一线红光,将杜兰德映亮。

  “咦?这是怎么回事?”

  正与双刀分身,还有纳迦族的三大强者激战的甲中恶魔愕然看向杜兰德,感受着此刻杜兰德散发出的强劲气息,再看到他心口插着的半透明短刀刀柄,甲中恶魔微微一愣,旋即回想起了什么,惊得大声尖叫起来:“灵魂制式兵刃?!你居然还藏着这种东西!”

  甲中恶魔的声音中透着强烈的震惊,隐约还参杂着一丝惊慌。

  “该死的,不是据说战斗法师自刺心脏会疼到死吗?杜兰德你这疯子,这就想跟我拼命了?!”甲中恶魔气急败坏地吼着,双拳连环,试图将缠着他的红袍、蓝帕、还有库尔斯克击退,然而双刀分身全都力战不退,库尔斯克更是状若疯狂,只攻不守,一副豁出性命也要拖住甲中恶魔的玩命架势!

  杜兰德本尊依然站在远处未动。

  上一次自刺心脏。是圣城最后一战对付本森之时,那一次杜兰德大获全胜,本森驾驭巨龙领主的无头尸体,都未能扭转败局。

  这一次,杜兰德自刺心脏引导出灵魂力量,同时进入了无我境界。伴随着自刺心脏的强烈痛楚,杜兰德所有的力量都凝为一体,气势则节节攀升,很快就拔升到让甲中恶魔感到恐慌的地步!

  “不能再等了。”甲中恶魔倏然后退了两步,避开红袍杜兰德的一击。旋即双拳一动,顿时无数拳影腾空,拳拳似劲急箭矢,以磐石战甲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飙射!

  红袍闷哼一声,被逼得退出百米之外,蓝袍本就站得比较远,反倒没那么狼狈。

  库尔斯克为了护住弗埃和弗里,不得不以背脊挨了一记拳影,他脸色狂变了一下。一口鲜血立刻狂喷而出!

  一举逼退了所有杂鱼,甲中恶魔双拳一收,愕然发现眼前已多了一支灰扑扑的短戟。

  就在刚才,杜兰德轻轻一甩手。将手中神器“碎骨”掷了出来,看似平平淡淡的一丝甩掷,力道和速度却相当惊人。

  短戟直接消失在杜兰德面前,再次出现时已在甲中恶魔眼前。

  甲中恶魔尖嘶着再次挥拳砸开短戟。戟锋与战甲的手套部分急剧摩擦,亮起大片明亮到刺眼的火光,甲中恶魔虽然砸飞了短戟。自己却也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撞得飞退出百米远!

  “见鬼的……杜兰德!!”甲中恶魔低吼一声,愤怒地看向杜兰德,却只捕捉到了一缕渐渐消散中的残影。

  不知不觉中,杜兰德的身影悄然浮现在甲中恶魔身后。

  他脸上淡淡的,什么表情都没有。

  拳头一拧,简简单单一记勾拳轰出,正中磐石战甲的背心部位。

  轰隆隆隆!!

  这一拳直接轰爆了方圆数千米内的空气!一片混杂之中,库尔斯克等人不得不退到更远的地方,避免被波及,随后就看到磐石战甲狼狈翻滚着,破开乱成一团的空气,被杜兰德的拳头轰上了天!

  而杜兰德,他的身影再度悄然浮现于甲中恶魔上升的轨迹上,单腿高举过顶,然后狠狠一记下劈,又将磐石战甲踢得向下飞去。

  三十多米高的战甲狼狈地砸在下方的岛屿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令整座小岛轰然破碎,大量生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死于非命,周围的海水则疯涌着灌了进来,填补岛屿破碎之后的空缺。

  “这……这!”

  库尔斯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中的杜兰德,再看看下方被大量海水淹没的甲中恶魔,瞠目结舌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震撼。

  赢了吗?

  库尔斯克心中想着,不过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想法,甲中恶魔不会这么容易战胜的。

  果然,只见下方海水骤然炸开,甲中恶魔操纵着磐石战甲,急速冲上高空,以战甲的头盔部位狠撞在杜兰德身上。

  杜兰德闷哼一声,口鼻溢出丝丝殷红的鲜血,不过他一步未退,反手就是一拳抽打在战甲上。这一拳依然破不开神器的防御,却在战甲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

  震荡之力席卷了磐石战甲,透过战甲轰击在甲中恶魔身上,只听战甲中传出一声包含痛苦的惨哼,显然杜兰德这一拳也让甲中恶魔相当不好受,毕竟拳劲不止蕴含物质攻击,还包含了强大的灵魂杀伤力,而磐石战甲对灵魂攻击的防御力并不算很强。

  库尔斯克身后的弗埃和弗里已经完全看傻了。

  圣城一战中,他们借助秘术远远窥探过杜兰德大战本森的场景,但间接窥探和直面战况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如今亲眼目睹了杜兰德的实力,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半神强者之间的巨大鸿沟。

  “父亲,我们……我们……”弗里连续说了几个“我们”,却说不出后面的话,打到这种地步,他们已经插不进去手了。

  “我们安静看着,等待时机。”库尔斯克冷静地说道,“而且,杜兰德先生应该还留着一招没用呢。”

  话音未落,只见一红一篮两道流光飞入杜兰德掌中,红袍与蓝袍杜兰德重新恢复成刀的形态。

  杜兰德一手虚空,一手时光,安然面对甲中恶魔,低吟道:“橘焰琥珀,虚空时光……合一!”(未完待续……)

  ps:今天还有一更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