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十二 骗人的位面

卷五 章四十二 骗人的位面

  “什么?!回归主位面的道路!那种东西……真、真的有吗?”这一刻,杜兰德感到自己的心脏快要冲破胸膛了,不由一把抓住小龙人的胳膊,急切地问,“真的有回归的途径?真的有吗?”

  小龙人低沉地笑了笑,说:“求我。”

  “……什么?”

  “听不懂吗?我说,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小龙人笑得无比愉快,就好像赢得刚才那一战胜利的是他,而不是杜兰德。

  杜兰德的脸色凝固了。

  求?

  无论是出于战斗法师的骄傲,还是一个半神强者的骄傲,抑或是一个男人的骄傲,他都做不到卑微地对一个手下败将发出恳求。

  但这可是事关能否回归森德洛啊!

  杜兰德张了张嘴,似乎就要说出恳求对方的话,却不知为何又憋了回去,脸皮隐隐抽搐着,陷入了巨大的纠结之中。

  小龙人笑得更加恶毒了,他也知道自己肯定活不成了,于是变得越发无所顾忌,越发变态猖狂。

  他用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看着杜兰德说:“怎么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来历吗?你不是好奇我怎么来到这个位面的吗?你不是想知道怎么回去吗?求我啊!很难吗?”

  杜兰德脸色渐白,死死咬着牙齿一声不吭。

  他平生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攻击力太强,如果双刀合一的威能不是那么强劲,那么现在小龙人应该不会重伤濒死。那么杜兰德将会有充分的时间施展手段,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可如今的状况是小龙人只剩下半口气了,杜兰德稍微折磨一下,也许不会问出有用的消息,反而会直接把对手搞死!

  杜兰德已经纠结到了极点,小龙人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回主位面吧!你知道我的存在之后这么急着前来找我开战。这么急着来询问我的来历,不就是想回森德洛吗?”

  “那你就你求我啊!”

  “求我,真的很简单的!”

  “不用打生打死,也不用浪费什么力气,只要你求我,动动嘴皮子,我就告诉你回去的方法。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难吧,不是吗?”

  杜兰德把牙齿咬得嘎嘣嘎嘣不断作响,战斗法师的尊严和骄傲与想要回家的迫切与渴望在心中不断拉锯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秒钟对杜兰德而言都好像几个世纪般漫长而难熬。

  就这样,僵持了许久,久到小龙人真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杜兰德依然没有开口。

  他死死攥紧了拳头。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绷得紧紧的,脸蛋已经苍白到没有半点血色了,却始终没有开口说哪怕半个词。

  “骗你的。”小龙人忽然开口了,口吻中带着浓浓的恶意和快意:“哈哈,骗你的!你这白痴居然真的相信了?哈哈……咳咳!咳!杜兰德,真应该让你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我……我赢了。赢了!我才是胜利者!杜兰德,那就猜吧,永无止境地猜测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渐渐低落,小龙人的身体已经一片冰凉。他一边口吐血沫,一边神志不清地喃喃自语着:“我讨厌……战斗法师。讨厌这个……这个位面,这个骗人的位面!骗……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一连说了三遍骗人的,小龙人终于头一歪,气绝身亡。

  “……喂。”杜兰德呆呆看着一动不动的小龙人,叫了一声。

  “你别死啊,谁允许你现在就死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杜兰德有些神经质地直勾勾地盯着小龙人的尸体说道。

  “到底有没有回家的路?你们龙人一族难道就喜欢把话只说一半吗?”

  “你倒是说话啊!有没有回家的路?!有,还是没有?!这个问题难道很难回答吗!”

  “没骗我吧?刚才说有回归的路,应该没骗我吧?”

  “你倒是说话啊!!”

  杜兰德就好像一个精神病患者,对着已经死去的小龙人继续问着,一边问,一边抽打着小龙人的脑袋。

  只听啪的一声,小龙人身上掉下一个小巧的物事。

  杜兰德伸手捡起,低头看去,只见手中静静躺着一块淡绿色的怀表。

  表盖已经破烂了大半,露出底下的表盘,上面有刻度和指针,指针有条不紊地在白色表盘上旋转着,不快,也不慢。

  看表盘显示的时间,此时正是下午三点半。

  黎明的太阳渐渐升起,与怀表显示的时间截然不同,可杜兰德知道这并不意味着怀表是坏的,因为他认得这种怀表。

  这是只有主位面之人才会使用的东西,为了避免在异位面征战或在时光乱流中穿梭时,对时间的概念产生模糊,主位面之人一般都会携带一块怀表,上面记录着诸多主位面统一使用的世界时间。

  杜兰德本来也有一块记录世界时间的怀表,只可惜在时空乱流中彻底破损了。

  杜兰德呆呆看着自己唯一的战利品,一块表,目光空洞地又转头看了看再无动静的小龙人,心中猛然涌起一种巨大的滑稽与荒谬!

  为什么?

  为什么命运总要给自己带来一丝希望,又在已经快要抓住那一缕希望之光的时候,把光明狠狠摁灭?!

  很有趣吗?

  这么玩弄我很他//妈的有趣吗?!!

  杜兰德仰头看向天空,初升的旭日照亮了天空,映红了海洋,整个世界都是红彤彤的一片。杜兰德也沐浴在充满朝气的晨光中,可他却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温暖。

  “哈哈……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兰德忽然狂笑起来,他笑得非常用力,甚至笑出了眼泪,笑得弯着腰去,却依然笑个不停。

  笑着笑着,杜兰德忽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沙滩上,失去了意识。

  ……

  ……

  库尔斯克打捞起海中的磐石战甲和短戟碎骨,重新回到沙滩上,抬眼就看到杜兰德人事不知地栽倒在沙滩上。

  “啊!杜兰德先生?”

  库尔斯克惊叫一声,立刻走上前去,一番检查后发现杜兰德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伤势,心率和气息却极其不稳定。

  刚才杜兰德连斩小龙人三刀的同时,也中了对方的一记重拳轰击。那一拳沉重无比,是小龙人发狠之下的全力一击,杜兰德正面吃了一拳。伤得其实比想象中更加沉重。

  弗里盯着双眼紧闭的杜兰德。眼中杀气一闪,片刻后走上前来,开口说道:“父亲,您还愣着干什么?这可是天赐良机!要不我们——”

  “不要说了!!”

  库尔斯克冷冷打断了弗里,咬牙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别说出口。我没兴趣听,给我把嘴巴牢牢闭上,听到了吗!”

  “父亲!”

  “我让你住!口!!!!”库尔斯克骤然怒吼一声,声音震得小岛都震了两下,他不再理会弗里。回过头来,十分坚定地对女儿弗埃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杜兰德先生需要一个合适的地方静养恢复。”

  “啊?哦……哦!”弗埃应了一声,连忙走上前去,帮助父亲把杜兰德扛起。

  ……

  ……

  杜兰德重新睁开双眼,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昏迷之中,他做了一个感觉上无比漫长的梦。

  梦中,家乡森德洛完全变了一个样,不再是印象中朝气蓬勃的样子,而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熊熊火焰在燃烧,灼烧着整个位面。

  曾经的那些亲人、朋友、教官、师长、恋人、还有对手们一个个出现在杜兰德眼前。

  他们浑身都是鲜血,他们都看着杜兰德,然后问他:“你为什么还不回来?你凭什么还不回来?你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还不回来?”

  杜兰德张大嘴巴想要告诉他们自己一直在努力找寻回去的方法,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来。

  预言者梭罗忽然浮现出来,杜兰德愣了一下,然后愤怒地问他:为什么命运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平?不是说命运注定自己能够回归森德洛吗?那为什么自己总是找不到回归之路?

  梭罗微笑着,似乎说了些什么,不过杜兰德没听清楚。

  接着就忽然看到梭罗满头满脸都淌出殷红的鲜血,身上裂开无数口子,凄惨无比,最后他的双眼也流出两道鲜血,身体被大片大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烈火点成一支火炬。

  杜兰德伸手想要抓住梭罗,然而一把抓去,却发现自己抓住的不是梭罗,而是一个小龙人和一个躺在古棺里的已死的圣灵术士。

  小龙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杜兰德疯狂地笑。

  那个死去的圣灵术士则忽然睁开双眼,指了指小龙人,又指了指自己,对杜兰德说:“等着吧,你会和我们一样客死他乡的,等着吧,等着吧……等着吧!”

  等着吧!!!

  “啊!”杜兰德大叫一声,骤然睁开双眼,剧烈喘息着,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得湿透了。

  “杜兰德先生,你终于醒了啊!”一个沙哑的女声响起。

  杜兰德看了过去,大脑还有些运转不过来:“啊……那个……你,你是弗埃吧?”目光扫过周围的环境,杜兰德有些茫然地问道:“这里……是哪里?”

  “您都昏迷半个月啦,太好了,终于醒来了!来,喝点水吧,我马上去通知父亲!”弗埃笑着端来一杯水,递到杜兰德嘴边,说:“至于这里嘛,当然是我们纳迦一族的地盘喽!”

  ps:

  这段情节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快……所以今天只会有一更,明天努力两更,感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