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十七 消失的灵魂兵刃

卷五 章四十七 消失的灵魂兵刃

  这一刀躲不掉——杜兰德之所以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并不只是因为自己从身体到灵魂都被冻结住,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杜兰德看到那一抹紫色刀光斩杀而出的刹那,就自然而然地知道这一刀绝对躲不掉。

  就算自己没有被冻结住,就算自己能够全力闪转腾挪,也绝对无法避开刀光的刺杀!

  “见鬼的,我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感觉?这刀究竟拥有怎样的能力?!”

  杜兰德全身每一寸肌肉都紧紧绷着,全力想要挣脱被冻结、被锁定的被动境地,否则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一途,再没有其他可能性。

  直到现在,杜兰德才理解刚才蓝袍所说的那句——我们,可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

  紫色刀光已经接近了。

  它并没有刻意沿着直线前行,也没有着意瞄准杜兰德身体的某个具体部位,它只是不紧不慢地朝杜兰德飞了过来,刀光上紫意盎然,隐约有无数莫名符文浮沉隐现,杜兰德竭尽全力才勉强挣脱开刀光的冻结之力,然而他抬起手,却愕然发现自己的手掌酥软得好像果冻!

  不只是手,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包括身上的衣服,也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松散,变得软绵,变得……脆弱!

  “这是……降低防御?”杜兰德眼中终于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有了一丝能体境的玄妙,竟然都抵挡不住双刀合一后的减防之力吗?!

  “没人能完全抵抗住我们的减防作用!”一个声音从那抹紫色刀光中传递出来:“这是‘绝对’的能力!不会因人而异!”

  刀光已经近在咫尺了。

  杜兰德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绝望,双刀分身是他自己觉醒而生的血脉能力,但是这个能力的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杜兰德本人的想象。

  刀光已经近在眼前了。而杜兰德依然摆脱不了冻结之力,无论如何都无法躲闪的诡异感觉也依然挥之不去,而且杜兰德的身体已经脆弱到了极点。这种时候别说是威力无匹的紫色刀光,哪怕一个圣者或九级职业者的攻击。都有可能要了杜兰德的命!

  到了这种境地,还能如何抵挡?

  “不管了,只能再拼一次了!”最后关头,杜兰德用尽自己可以动用的那点可怜的力量,强行进入到无我境界之中。

  隐藏于身体每一个角落的强烈战斗本能开始觉醒!

  “没用的!无我境界虽然玄妙,但也不可能逆转战局!你……咦?”

  此刻刀光距离杜兰德的心脏要害,只有不到一掌的距离了。杜兰德的身体却忽然间停止了用力挣扎,转为平静。

  紧接着,杜兰德的七色心脏开始蠕动起来,心脏本来被灵魂制式兵刃破开了一条口子。刀锋部位插在心脏中,刀柄则留在体外。

  七色心脏奋力蠕动着,竟然主动将整柄灵魂制式兵刃,连刃带柄地吞了进去!

  碰嗵——!

  一声沉缓而强劲的心跳声响起,本来已经要刺入杜兰德胸口的紫色刀光竟然为之一滞!

  碰嗵——!

  第二声心跳声响起。冰火力量糅合着深藏于七色心脏的灵魂力量,瞬间传遍了杜兰德的全身上下,双刀分身吃惊地发现:原本脆弱得好像果冻的杜兰德的身体,居然开始重新固化!一眨眼的功夫,杜兰德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强健。较之之前更加澎湃的力量波动散发出来,紫色刀光迎面撞上这股力量,竟被一点点推拒着向后退去!

  碰嗵——!!

  第三声心跳响起。

  就好像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声脉动,心跳声中蕴含着不可思议的伟力,不仅刀光被撞得直接翻飞出去,就连周围的紫色世界都被一下撕裂开来!

  蓝天与大海重新浮现出来,紫色世界被无形之力撕扯得千疮百孔,再也难以维系。

  三声心跳过后,杜兰德动了。

  他一步跨出,人已消失在远处,下一刻凭空出现在紫色刀光前,大手探出,赤手向刀光抓拍过去,霸气得难以言喻!

  呜哇!!

  一记狠狠抓拍,肉掌与刀光对撞,禁受不住的不是杜兰德的掌,反倒是紫色刀光!

  刀光再次不受控制地翻飞出去,途中骤然向两侧一分,再也无法维持双刀合一的状态,重新化为红袍杜兰德与蓝袍杜兰德。

  “怎么……怎么会!”红袍看着本尊,不愿相信自己和蓝袍就这么败了。

  蓝袍也失去了之前的优雅从容,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脸色难看地说:“他的心脏吞掉灵魂制式兵刃后,似乎提前进入了更深一个层次的能体之境!该死的,能体境界真的是那么强大的境界吗?如果我们……如果我们也……”

  蓝袍没能说下去,因为杜兰德已经再次攻了上来。

  蓝袍只觉眼前一花,瞬间失去了对杜兰德的锁定,他心中大惊,想也不想地向四面八方挥洒出大片蓝色光芒,蓝光覆盖范围内,时间流速急剧变慢,近乎凝滞。

  这样一来,无论杜兰德从哪个方向攻击,都被会蓝色光芒阻挡。

  蓝袍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他还是错估了杜兰德的速度——在他挥洒出蓝光的前一刻,杜兰德已经悄然出现在他身后,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砸在蓝袍背后!

  只听砰的一声,好像高高抡起的巨锤砸在铁块上的声音!

  蓝袍挨了一记重拳,哼都没哼一声,一头向下方栽去。

  杜兰德的身形再次消失,再次浮现时已经在红袍身侧,然后如法炮制地放倒了红袍。双刀分身合体的情况下都打不过此时的杜兰德,更别说分开之后了。杜兰德的七色心脏吞掉灵魂制式兵刃之后,实力暴涨了不止一星半点,如今展现出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血脉境界了。

  “呼……”杜兰德这才从无我境界中退出来。感觉自己虚弱到了快要无法维持飞行的程度。

  与紫色刀光的碰撞并非全无代价,杜兰德击败双刀分身的同时,自己其实也遭受了沉重的反击之力。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栽落到下方树冠中的蓝袍和红袍。又认真感受了一番自己现在的状态,旋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杜兰德摸了摸心口。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虽然赢了战斗很开心,不过我怎么感觉,灵魂制式兵刃……好像……没了?”

  他忽然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库尔斯克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已经被颠覆了。

  他正坐在一件小木屋中,屋里摆放着三张一模一样的床榻,三张床上,躺着三个从身形到样貌都完全一模一样的杜兰德。

  见鬼的!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库尔斯克隐约知道杜兰德有两个分身。但他可从来没见过本尊和分身打架的事情。

  弗埃站在库尔斯克的身边,她也一脸诡异地看看这个杜兰德,又看看那个杜兰德,最后抓狂似的狠狠甩甩脑袋。低声问道:“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库尔斯克满脸苦笑:“我也想知道怎么办啊!杜兰德先生对吾族有恩,但眼前有三个杜兰德,他们又好像有点矛盾,我们该帮哪边?”

  弗埃无言以对。

  “算了。等他们醒来再说吧。”库尔斯克叹了口气,起身拉着女儿离开了房间,离开房间之前,库尔斯克回头又看了杜兰德一眼,脸色略显困惑。

  怎么感觉……杜兰德先生跟之前的他有些不同了呢?

  库尔斯克仔细想了想。却没有想出任何答案,无奈把这个问题放下,轻轻合上房门离开了。

  ……

  ……

  这一次,杜兰德只昏迷了半天的时间,就苏醒过来。

  而红袍和蓝袍依然没醒,他们挨了杜兰德的拳头,身体与灵魂尽皆受创,而且他们没有杜兰德的“高速再生”之力,自然没有杜兰德恢复得快。

  杜兰德想了一下,起身看了看双刀分身的状况,确认两人的恢复状况良好,这才放下心来。万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分身打残了,那可就是天大的悲剧了。

  然后杜兰德重新坐下来,开始认真检视自己的身体。

  灵魂制式兵刃被七色心脏吞掉之后,似乎融化在了心脏之中,这完全不在杜兰德的预料之中,甚至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

  灵魂制式兵刃本是用来引出灵魂之力的,此刻彻底融化在了七色心脏中,七色心脏随之产生了一些杜兰德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变化。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杜兰德眉头紧紧凑到了一起。

  本来只是想着收服双刀分身,没想到一场生死大战下来,竟然造成了这样的诡异结果,杜兰德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至少在森德洛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类似事件,所以杜兰德其实有点慌,不知道新的变化会不会对自己产生某些不良后果。

  他忽然提起拳头,向前方轻轻打出一拳。

  一道迷蒙的拳影飞射出去,轰击在小木屋的地板上,咔嚓一声,地板直接被打出了一个大洞。

  杜兰德低头盯着自己的拳头,眼神越来越奇异,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并不大,杜兰德之所以打出那一拳,并不是为了测试威力,而是为了确认某些事情。

  “果然……”杜兰德脸色复杂地喃喃自语起来:“我现在随手一拳,竟然都附带着灵魂杀伤力?”

  “难道说……吞掉灵魂制式兵刃之后,我再也不需要自刺心脏,可以随时随地动用灵魂力量了?!”

  ps:

  中午第一更!感谢星星的月票和泰妍之爱的评价票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