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十八 永辉凝视再现

卷五 章四十八 永辉凝视再现

  灵魂制式兵刃的正统用途,是赋予不善灵魂手段的战斗法师们灵魂攻击的能力。只有少数战斗法师——比如杜兰德,才会以之自刺心脏,引出灵魂力量,令实力大增。

  灵魂力量被引导出来后,与冰火力量和肉身相互结合,三者力量化归一体,即为能体之境的雏形。

  在这种状态下,举手投足都兼具物质与灵魂双重威能。速度、力量、爆发力、力量储备……等等各方面的素质都会大幅提高。

  强大的实力增幅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剧烈的痛苦。

  只要灵魂制式兵刃还扎在心脏上,强烈的痛苦就会不断席卷全身,这也是许多战斗法师尝试过一次这种秘法后,就不愿意尝试第二次的原因。

  而如今,灵魂制式兵刃被七色心脏主动吞噬并消化,杜兰德似乎稳定地保持在了自刺心脏后的状态,而且没有任何附带的痛苦!

  他现在每一拳每一脚,威能都比正常状态下大很多,而且每一击都自然而然地附带了物质攻击和灵魂攻击,这分明就是能体之境的表现!

  虽然还远远不如真正的能体境强大,但要知道,杜兰德现在只是血脉境的战斗法师啊,按照正常修炼次序,应该先修炼到归一境,然后再试图冲击能体境。

  七色心脏融合了灵魂兵刃之后,杜兰德以一种类似作弊的方式,直接跳过归一境,半只脚跨入了能体境的大门!

  “所以我现在算是什么境界呢?”杜兰德苦笑着想到。

  说是血脉境吧,论实力却已经完全堪比归一境了,但自己的确还没有真正破入归一境,而且如今自己的这种状态,顶多算是具备了能体境的雏形,杜兰德知道自己相比起真正的能体境。还有着某些本质上的区别。

  据说达到能体境界之后,战斗法师的生命层次会变得彻底不同,可以说脱离了上位职业的范畴。开始向更高的生命层次进发。

  杜兰德记得家族中的那位半神老祖说过:能体境一旦大成,战斗法师在生命层次上。应该是不逊于巨龙领主、位面蜉蝣、远古力泰坦这些站在世界顶端的生灵的。

  这种级别的战斗法师,已经和绝大多数战斗法师不在一个次元了,所有战斗法师的弱点和缺陷都不复存在——恢复能力、能量储备、持续战斗力、灵魂杀伤力、速度与加速度、绝对力量、爆发力、以及寿元长度……全都强大无比!

  可以说,能体境界的战斗法师,是完美的战斗法师,不是杜兰德如今的状态可以比拟的。

  思考许久之后,杜兰德决定给自己目前的境界起一个名字:小能体境。即肉身、冰火力量和灵魂力量这三者的“结合”。

  而真正的能体境,是三者彻底“融合”后的完美境界。

  ……

  入夜。

  杜兰德盘膝坐在房中,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眸较之以前变得更加深邃。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杜兰德脸上写满了欣喜,意外达到小能体境之后,“高速再生”的恢复能力再度加强,杜兰德本以为需要至少三天才能彻底恢复伤势,没想到短短半天不到就基本痊愈了!

  “哈哈。看来梭罗大人说得没错啊,我果然不是一般人!”

  心情大好的杜兰德不禁有些得意:“小能体境啊,有哪个战斗法师能有这等机缘?哼哼……”

  轻快地跳下床,杜兰德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既然已经可以随时动用灵魂力量,那么。是不是可以修炼那些以前学不会、或无法完全施展的灵魂秘术了呢?

  别的不说,单单一招灵魂探知,从前的杜兰德就不会,好在他的神之视角比起灵魂探知只强不弱。

  至于那些灵魂操纵、灵魂侵袭、灵魂颤鸣……等等精微奥妙的灵魂手段,从前的杜兰德是绝对无法修习的,哪怕拥有半神火种的复制之力,也模拟不出来。

  杜兰德忽然闭上了眼睛。

  他开始回忆,回忆曾经与自己交过手的人,回忆自己的对手们曾经施展过的各类灵魂手段,脑海中无数画面飞速闪过,最终定格在一张满是大雪的画面上。

  脚下是湖水,漫天风与雪,远方隐约矗立着一堵高大的城墙,一道身影静静立于漫天雪幕之中,与杜兰德对视着,一个几乎被杜兰德淡忘的名字重新浮现出来:塞勒斯。

  那个只有九级实力、却在牧场中给自己带来了无尽麻烦的神圣永辉术士。

  那个自称永辉实力第三、地位第二、天赋第一的自恋家伙。

  那个“永辉凝视”的使用者!

  塞勒斯.伊特纳蒂!

  杜兰德脸上浮现出愉快的笑容,他没有睁眼,安安静静地闭目静立,额头正中却渐渐浮现出一只由能量凝聚而成的竖眼。

  竖眼悄然睁开,其中空空洞洞的,竟是一只没有瞳孔的无瞳之眼!

  这只眼睛曾经将杜兰德困于幻境之中,强迫他重新见到了森德洛的一切,见到了自己在森德洛深爱的那个恋人,也因此触犯了杜兰德不容触碰的底线,令他对空之眼的使用者——塞勒斯生出滔天怒火和必杀之心!

  而这一招,此刻竟然在杜兰德额间重现。

  小能体境的杜兰德已经可以随意动用灵魂力量了,自然而然地以复制之力模拟出了自己见过的最强灵魂手段——塞勒斯的永辉凝视。

  这可是被历代永辉圣骑士和圣术士所公认的禁忌之术!集攻击、防御、奴役、幻术、困敌……等诸多灵魂手段于一眼!

  “小能体境!哈哈,我爱死小能体境了!”杜兰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一来,自己的战斗手段变得更加丰富多元了,永辉凝视不止正面战斗力很强,各种阴损的小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否则的话,当初杜兰德也不会在牧场中陷入长久的被动,最终不得不解开自我封印,展现出圣者力量,才将塞勒斯斩杀。

  杜兰德索性原地坐下,反复回想当年与塞勒斯战斗时的种种,体会永辉凝视的用途用法。

  ……

  ……

  当杜兰德修炼永辉凝视,睁开额头竖眼的一刻,库尔斯克隐约感受到了什么,狐疑地四下看了看,却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怎么了?”一个苍老悠远的声音问道。

  “没、没什么……大概是错觉。”库尔斯克摇摇头。

  他正面对着森之古树,这棵古树从森罗时代末期一直存活至今,可说是名副其实的“古树”了,它是海外纳迦一族历史的见证者,也是守护者。

  “小库尔斯克,我看你这些天心神不宁的,是为了什么?”古树轻轻摇曳着,浑厚的声音在库尔斯克脑海中响起,“如今甲中恶魔已死,纳迦一族重获自由与和平,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是因为那个人类吗?”

  “不,不是因为杜兰德先生。”库尔斯克眉头紧蹙,斟酌着措辞说道,“杜兰德先生虽然藏着很多秘密,来历也很让人好奇,但他不是会乱来的人,行事虽然有时散漫不羁,但在关键问题上一向非常慎密,对我们纳迦一族也没有什么恶意,当然,也没有太多兴趣……我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让我猜猜……子女问题?”

  “您的智慧令人钦佩。”库尔斯克叹了口气道,“我的孩子,弗里,您知道的吧?唉,他的天赋、手段和实力都属一流,只可惜心态太差,对杜兰德先生的恨意不仅全无道理,而且越来越深。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你不是还有弗埃吗?”

  库尔斯克想了一下,还是摇头道:“弗埃毕竟是女孩儿,手段不够狠辣,心思太细太小,将来若将纳迦一族交给她,我不放心。”

  “呵呵。”古树的声音带着笑意,“所以你让那孩子天天跟那个人类在一起,意图也太明显了吧。”

  库尔斯克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我这是为了纳迦一族的未来考虑,也是为了弗埃的未来考虑。至于弗里,昨天他说他想出去散散心,现在已经离开族中了,说是打算去混乱海域闯荡一番。”

  “混乱海域?!”古树显得很吃惊:“那种危险的地方,你放心让弗里一个人去?那里已经靠近位面边缘了,能量很混乱,环境也不够稳定,九级强者前去都有一定的危险性啊。”

  “弗里不已经是圣者了吗?”

  库尔斯克微笑着说,“以前我太惯他宠他,才会让他的气度那般狭窄,这次让他一个人出去吃吃苦也不错,混乱海域虽然环境恶劣,但对圣者的威胁还是比较小的,不必担心。”

  “嗯,也好。”古树见库尔斯克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多说。

  不过它内心却悄然蒙上了一层阴影,不少尘封已久的回忆涌上心头。

  混乱海域,一个让人极不愉快的名字,在古树的印象中,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纳迦族人前往那片海域便一去不复返。

  那曾经是纳迦一族年轻一辈的试炼之地,直到甲中恶魔的到来才终止。

  “如果没记错的话……”古树默默想着,“当年的甲中恶魔,似乎就是从混乱海域的方向而来啊……”

  ps:

  欢迎订阅官方正版,你的订阅,就是俺的饭碗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