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十九 双刀之名

卷五 章四十九 双刀之名

  红袍杜兰德缓缓睁开双眼,猛地感到一阵心悸,倏然坐起,只见杜兰德本尊正坐在面前,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红袍敏锐地注意到杜兰德额间有一道能量竖眼正缓缓消散。

  “你干了什么?”红袍脸色微变,他本能地从竖眼中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杜兰德微笑不语。

  这时蓝袍也苏醒过来,他下意识地检查了一番自身,虽然没检查到任何异样,蓝袍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红袍低沉着嗓音,又问了一遍:“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杜兰德淡淡一笑:“我什么都没做。”

  说着他轻轻端起一只海兽獠牙制成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用蓝水湖水冲泡而成的果茶,静静说道:“我刚刚学会永辉凝视,本打算对你们俩的灵魂下几道禁制,但想想还是有点不符合我的性格作风。你们本就是我的能力,我的分身!对自己的分身下禁制,太小家子气。”

  杜兰德停顿了一下,将桌上的另两杯果茶轻推过去,笑道:“试试?”

  蓝袍将信将疑地看了看杜兰德,又低头看看面前的淡青色茶水,有些摸不清杜兰德的意图。

  红袍则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了:“饮食对我们没有意义,入口便会分解成能量,我们没有味觉功能,也没有消化系统。”

  伸手将果茶推了回来。

  杜兰德一笑,似乎早料到会被拒绝,不过他还是坚定地将两杯果茶又推了回去,认真地说:“试试吧,你们不是说想摆脱分身的身份吗?那就学着做一点真人会做的事。”

  这下红袍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盯着杜兰德打量片刻,似乎要从他脸上的微笑中看出些什么,忽然冷笑一声,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蓝袍见状略一犹豫,叹了口气,也举杯喝了。

  杜兰德满意地笑了笑,微微歪着脑袋,盯着眼前一点空处。开口了。他似乎在对双刀分身说话,又有点像自言自语:“没有血肉,却拥有灵魂——这是生灵。比如你们;空有血肉,却没有灵魂,这是空壳与傀儡,比如亡灵召唤物之类的邪恶玩意儿。你们俩比我多昏迷了一天半,老实说,我本打算趁此机会彻底抹杀掉你们的灵魂,让你们恢复成最原始的双刀分身。”

  双刀分身闻言不由脸色一变,好在他们目前都还有自主意识,这说明杜兰德并没有真的出手抹除他们的灵魂。

  “可为什么没有那么做?”蓝袍问道。

  “因为好奇。”杜兰德坦然说道。给出的这个答案却让两位分身大感意外。

  好奇?因为这么一个算不上理由的理由。就放着两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不管吗?

  杜兰德小口小口地抿着茶水,斟酌着措辞继续说道:“我是真的好奇,以自我进化为唯一天责的你们,今后究竟会走到多远?又或者说,你们会走上什么道路,走向什么方向。走到什么地方?——这些我统统都想知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不答应我的话,那么我不得不斩灭自己的好奇心,同时也会斩灭你们。”

  红袍与蓝袍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然的神色,说道:“你想知道我们的名字?”

  “是。”

  “你明白‘通晓姓名’的意义吗?”

  “大致知道些吧。”杜兰德收敛了笑容,肃然说道,“我曾听说过,强大的血脉能力生而拥有姓名,只有通晓姓名,才能真正意义地掌握能力。按照战前的约定,我击败了你们,而且没有以永辉凝视对你们下任何灵魂禁制,或直接抹杀你们的灵魂。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轮到你们做该做的事了。”

  这番话杜兰德说得很平静,很冷静,没有咆哮也没有胁迫,话语中只有认真和坚决,令人闻之不由凛然。

  小木屋中静了下来,只有从屋外远远传来的“哗啦哗啦”的浪潮声。

  双刀分身沉默着没有说话,似乎正以某种两人间独有的方式进行着交流。

  杜兰德显得很耐心,安然坐着,一口口抿着茶水。

  一杯清香宜人的果茶见底。蓝袍忽然目光一闪,开口问道:“……等等,你刚才说永辉凝视?塞勒斯的永辉凝视?”

  红袍接口问道:“可战斗法师的灵魂力量深藏体内,不以灵魂兵刃自刺心脏的话,根本无法动用灵魂之力,你是怎么学会永辉凝视的?!”

  杜兰德脸色一沉,语气微冷:“想了这么久,结果竟然是想要岔开话题拖延时间吗?”

  蓝袍坦然说道:“不是岔开话题,也不是拖延时间,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想要知道我和红袍的姓名并不难,我们既然败给了你,自然会履行承诺。但你若想理解双刀合一的真谛,最起码需要达到能体境才行,能体境之前无法动用灵魂力量,便无法通晓合体后的战刀的名字。”

  杜兰德心中着实吃了一惊,不过细想下来却也不难理解,双刀合一后兼具物质与灵魂攻击,恰好对应力量完全解放的能体境战斗法师。

  “也就是说,只有达到能体之境,才能真正发挥出双刀合一的威力?”杜兰德问。

  “原则上是。”红袍和蓝袍一起说道,“虽然以灵魂兵刃自刺心脏的方式,可以提前感悟能体境的玄奥,但那只是短暂的,不是稳固的状态。不过,你既然能随意使用永辉凝视,似乎又有了某些新的突破?如果你现在随时都能调用灵魂力量的话,知晓合一战刀的名字应该不难。”

  “哦……原来如此……”杜兰德摸着下巴,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神奇!

  如果不是双刀背叛,就不会与杜兰德大战一场,就不会让杜兰德在生死压迫下吞噬、消化灵魂兵刃,杜兰德就不会达到小能体境,那么他恐怕要等到真正突破至能体境,才能掌握双刀合一的力量。而现在,臻至小能体境的他将轻松知晓合一战刀的名字。

  “我确实能使用永辉凝视。”杜兰德放下茶杯,额头上能量竖眼瞬间浮现又瞬间消失。刹那间散发出的气息令红袍与蓝袍微微一僵。

  红袍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杜兰德的心口,那里的衣料很完整,没有插着灵魂兵刃的迹象。

  这下,双刀分身看杜兰德的目光终于不同了。

  蓝袍沉默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神情复杂地说:“本尊。你能觉醒我和红袍这样的神级血脉能力,已经让我觉得够变态了!没想到,你竟然在血脉境就初窥能体境的玄奥!这简直……这简直是……简直是……”

  蓝袍简直了半天也没简直出来。红袍冷冰冰地接了一句:“简直就是怪物!”

  杜兰德笑了笑:“变态就变态,怪物就怪物吧。现在,准备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了吗?”

  ……

  ……

  片刻之后,杜兰德推开木门,在小屋前的草坪上站定,一侧不远处就是苍劲古老的森之古树,小岛四面环海,放眼望去,入眼尽是澄净旷远的蓝色。阵阵海风拂面而过,吹起杜兰德随意披散的黑发,这一刻,杜兰德心中一片愉悦与安宁。

  就在刚才,双刀分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蓝袍的名字出乎意料的长:赛科罗曼罗兰德瑞拉……后面还有好长好长的一串!这个名字包含着蓝袍的一切力量与一切秘密,知道了这个名字。就真正掌握了蓝袍的力量。

  红袍的名字则出奇得短:破。

  至此,双刀分身作为杜兰德的能力,终于真正成为了杜兰德可以掌控的能力!红袍与蓝袍身上的装备功效也明了了,基本都是降低目标防御力与元素抗性的装备,尤其以红袍戴的锁链手套“火焰拳”和蓝袍佩戴的一对戒指“如月之殇”和“乌鸦之霜”最强!

  相比起杜兰德纯以能量凝成的冰火双刀。双刀分身的最大优势就是减防效果,这一效果在双刀合一之后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杜兰德没想到合一之后的战刀会有那样一个名字——审判。

  是的,审判战刀,这就是双刀合体而成的紫色战刀的名字。

  杜兰德心念一动,反手向屋内一招,两道冰火流光立刻飞射出来,落入他掌中。杜兰德双掌随意一合,好像搓面团似的将双刀搓弄在了一起,红与蓝彼此交融,幻化出一柄足有一人高的紫色双手战刀,审判!

  手握“审判”,杜兰德轻轻挥舞了两下,冰火力量与灵魂力量一齐灌入刀身之中。

  刀锋隐隐震颤起来,整柄战刀变得虚幻起来,好像一截凝固的光芒,又轻又薄,握在手中感受不到半点重量!

  不远处的森之古树被“审判”散发出的一缕刀气所激,竟然难以自禁地开始簌簌发抖!它从审判之刃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致命威胁。

  杜兰德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由微微一笑:“小能体境配合审判战刀,我现在的实际战斗力会有多强?”

  面对寻常归一境的战斗法师,应该完全可以一战,甚至可以直接力压,只是不知道对上真正的能体境战斗法师会如何。

  杜兰德低头看着紫莹莹的战刀,低声念叨着“审判”这个名字,名字虽然不算十分拉风,但若联系到这柄战刀的三大属性,就会知道审判之名实在是再贴切不过!

  与动辄十多个甚至几十个强力属性的神器相比,这柄“审判”的属性,只有三个。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