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五十一 降临

卷五 章五十一 降临

  安德丽雅怀孕了,杜兰德的孩子。

  知道这一消息的人不算多,一只手就能数出来——闻之惊喜的安德丽雅、闻之震怒的皇后、喜忧参半的金、心情复杂的薇薇安、没想太多的水晶。

  至于孩子的父亲,此刻正在海外的一栋临海小屋中闭关修炼,心无旁骛。

  确认怀孕后,要不要生下来,立刻就成了核心问题,或者说,主要矛盾。

  安德丽雅自然是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她感到很幸福。发现自己怀孕的那一刹那,是她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幸福一刻。

  可皇后很愤怒!

  她的愤怒比任何人都要强烈,愤怒到恨不得立刻前往海外,把某个不把门的混帐小子拉回来一刀剁了的程度!

  “女儿。”她看着安德丽雅,严厉地说,“你继承了我的血脉,孕育生命对于人类而言只属寻常,对我们而言却近乎灾难。生育所伴随的危险性之大,我根本没有办法向你描述清楚。你现在刚刚开始修炼,血脉力量正在觉醒,成为强者指日可待!你——”

  “所以呢?”

  安德丽雅笑了,笑得恬静而坦然,“所以您想劝我不要这个孩子吗?您想让我选择强大,而放弃这个孩子?抱歉,妈妈,我做不到的,您知道我不会这么做。”

  “怀上这个孩子……”安德丽雅满脸柔和地轻抚着小腹,微笑着说,“……是我的幸运。”

  皇后还想说什么,却被安德丽雅一句话就顶了回来:“听爸爸说,妈妈当年怀上我也是一个意外,不是吗?如今我的选择,和当年的您一样。”

  皇后不由语塞。

  对于女儿怀孕这件事,金表现出了极大的豁达与支持,但他同样担忧。皇后因生育安德丽雅而一睡多年,谁能知道安德丽雅此次怀孕会发生些什么?

  由于意见不合。金和皇后大吵了一架。

  金虽然实力不如妻子,但这次他还是选择站在了女儿这一边。事实上皇后也知道安德丽雅不可能不要这个孩子,她只是愤怒,愤怒于杜兰德的不小心,愤怒于杜兰德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却不在城中,不在安德丽雅身边。

  杜兰德在闭关修炼之前切断了一切与外界的感知,力图心无旁骛一鼓作气地突破到归一境。

  于是皇后无论如何都联系不到他,这才是让皇后最为愤怒的一点。

  有关生还是不生的矛盾没有持续太久,反应最激烈的皇后内心深处也是希望女儿能把孩子生下来的,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争取顺顺利利地把孩子生下来。母子平安。所以这些日子。薇薇安和水晶悉心地照顾着安德丽雅的起居饮食。金接手了不少城中事务,好让皇后能抽出时间,教导安德丽雅一边孕育生命,一边进一步觉醒血脉力量。

  皇后与安德丽雅的种族很奇特。血脉力量越是浓郁,怀孕难度就越大,一旦怀上之后生育的危险性反而较小。

  所以以皇后的境界实力,当年能怀上安德丽雅简直就是个奇迹,而在风险相对较小的情况下,皇后依然在产后立刻陷入漫长的沉睡之中,可见生育的风险之大。

  如今至少要让安德丽雅比较全面地觉醒血脉力量,才能保证生育的基本安全,最不济产后沉睡若干年。有皇后从旁帮助,安德丽雅至少不会像母亲那样一睡二十多年。

  就这样,在杜兰德闭关潜修期间,牧者之城的每一个人都为着这样那样的理由而辛勤忙碌着。

  安德丽雅的肚子越来越大,皇后的脸色渐渐变得好看。金依然沉肃稳健,薇薇安表面笑颜如花,内心却时常涌起复杂难明的酸楚感觉。

  只有水晶笑得有些没心没肺,单纯地因为安德丽雅怀了杜兰德的孩子而开心着。

  肯特成功恢复到了圣者境界,实力更胜曾经;白虎一边操练军队,一边细致研究三柄子神器的奥妙;黑德森成天和铁拳混在一起,研究怎么把量产出来的火枪投入军队使用。

  某天夜里,一颗黑如夜色的火球从天而落……

  冬去春来,春歇夏至。

  陆地上大多数地方四季分明,但随着深入海洋,季节的概念逐渐变得淡化,在位面极北的一片海域,季节的概念根本没有意义,混乱主导着这片海域,往往前一刻还是炎热如夏,下一刻就变得酷寒难耐,能在这里生存的生物也许实力一般,适应力却个个强悍。

  这片海域,名为混乱海域。

  一身战甲长裤的弗里走在海面上,神情专注。

  他左侧的海水热得好像沸水,右侧的海水却结成厚厚的冰块,各色能量在空中激烈碰撞,这已经是混乱海域的极深处了,以弗里圣者级别的实力,都有些步履维艰。但他死死咬着牙齿,不肯后退半步,坚决地在恶劣之极的环境下锤炼自己。

  “我会证明父亲是错的!吾族不需要借助任何外人外力,我会突破到半神,然后回去,把那个该死的人类干掉!”

  脑海中转动着各种凶狠的念头,脚下却不停步。

  弗里虽然心胸狭窄,天赋却非常过硬,而且他对自己很狠,下定决定要超越杜兰德后,所爆发出来的能量着实不小!

  十个月前他从族中离开,那时的他只是普通圣者境界,经过了十个月的苦修,他已经修炼到圣者巅峰的境界!虽然距离半神还有差距,但至少已经看到了半神境界的大门。

  这时,天空中的能量骤然变化。

  左侧原本沸腾的海水瞬间凝成冰块,右侧的寒冰则融化成水,弗里对于这种突兀而诡异的变化早就习以为常,熟视无睹。

  但他的脸色忽然一动,停下了十个月来都不曾停下的脚步,偏头向左前方看去,神情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视线尽头坐落着一片小岛,岛中央矗立着一座冰山,弗里看过去时,冰山山体正在剧烈震颤。很快,所有冰块都被震落下来,露出被冰封在其中的一个……小土包。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土包,它大约有十米高,正对弗里的方向上,有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以小土包的体积而论,它内部的山洞不会很深,然而弗里将目力运转到极致,却始终看不清黑黝黝的山洞中有什么。

  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目光一旦射入山洞。就好像消失了。看着看着。弗里忽然大脑猛地一晕,闷哼一声,匍匐在地。

  一片冰雪恰好覆盖住了他,将他的身形遮掩起来。

  弗里在冰雪之下调整了一番状态。正准备挣脱冰雪,重新起身,目光却忽然定住了,同时打消了挣脱盖在自己身上的冰雪的打算。

  他看到那个小土包山洞中,竟然走出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个似乎是人类,另一个则是生有数百根触角形似深海章鱼的古怪生物。

  等等……那章鱼怪物的体积比整个小土包都大,它走出山洞前,怎么没有把小土包撑爆?

  那两道身影看起来很狼狈,人类浑身是血。手里抓着一截断折的战枪,章鱼怪的触角则足足断了数十根!他们似乎是同伴,一左一右从山洞中走出来之后,立刻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从他们的眼神之中。弗里看到了狂喜——那种劫后余生的狂喜。

  这时,人类和章鱼怪开口说话了,说的是一种弗里完全听不懂,却又感觉自己在哪里听到过的语言。他苦苦思索片刻,骤然惊觉:这不就是杜兰德与小龙人交谈时曾经说过的语言吗?!

  弗里想的没错,那个人类和章鱼怪交谈所用的语言,的确是主位面通用语。

  人类男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黑漆漆的山洞,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这条路……实在可怕!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能从中走出来!”

  “少废话了,你们人类就是喜欢感叹,有那时间还不如仔细看看这个位面!”章鱼怪发出难听的嘶哑声音,旋即口吻变得有些疑惑,“这个位面……唔……好奇怪!”

  人类男子闭目感受了片刻,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位面规则层次低得可怜啊,简直就跟次级位面没什么两样……怎么会这样?”

  章鱼怪默然许久,数百根触角轻轻在空中挥舞,看得人毛骨悚然。

  它也感知了片刻,却没能针对人类男子提出的疑惑给出任何合理的解释或答案。

  “但这里没道理是次级位面吧?”章鱼怪似乎很困惑。

  人类男子这时忽然脸色一动,旋即裂开嘴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不笑还好,这一笑,弗里立刻看到那人满嘴都是森森白牙,牙缝之间还卡着许多殷红的血丝和肉丝!配合上男子脸上沾着的已经干涸的黑血,还有癫狂变态的笑容,弗里感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必……必须……快点逃跑!”弗里心中有一个声音在狂呼,他从那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身上感到了莫大的恐怖!

  那两个家伙虽然看上去很狼狈,却比杜兰德给弗里的压力还要巨大!

  “有只小虫子躲在那儿。”

  人类男子对一旁的同伴说道:“抓来问问情况,然后吃掉,怎么样?”

  章鱼怪这时也看破了弗里的隐匿之术,所有触角疯狂挥舞起来,森然说道:“老规矩,谁先抓到就是谁的食物!”

  “好,那我不客气了。”人类男子提起断折的战枪,悄然消失在原地。

  ……

  片刻之后,这片海域忽然响起弗里恐惧到极点、就好像猪被宰杀之前的凄厉嘶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声还没到最高点,便戛然而止。

  ps:

  四月到来,很开心一上来就收到一笔数额不菲的打赏!感谢泓泓,谢谢你!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