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五十三 二对二!

卷五 章五十三 二对二!

  库尔斯克全身狂震了一下,脸色变得无比可怕。他双眼渐凸,死死盯着镜中的场景,眼中涌起一股浓浓的死意。

  他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忽然哇的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旋即不管不顾地舞动短戟,疯狂地扑了上去!

  这一刻,所有纳迦族人都听到了一声凄厉之极的嘶吼:“我要你们的命!!王八蛋!我要你们的命啊啊啊啊!!!!!”

  下一刻,巨大的轰鸣在高空中炸响!!

  爆炸引起的巨响和震荡将所有纳迦族人都惊醒了,族人们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从水底游上海面,入眼的场景,却是他们心目中的伟大族长库尔斯克无力坠落的一幕。

  库尔斯克浑身都是血,长长的蛇尾在空中无助摇摆,手中却依然死死抓握着短戟碎骨。

  “天哪,族长大人!”

  “发生什么了?族长大人怎么了?”

  “敌袭!一定是敌袭!”

  纳迦族人一阵大乱。

  这时,只见库尔斯克勉强在空中稳住了身形,没有继续下坠。不过他的气息比平时弱了不止一筹,捂着胸口,又狂喷出几大口鲜血。充血的双眼一瞬不瞬,始终盯着依然静立高空中的那两道身影。

  “好、好好……好强!”库尔斯克的声音颤抖着。

  仅仅一次交锋,他就感到了双方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自己悲愤之下的拼死一击,居然被那个人类男子随手一枪就化解,单单反震之力,就让库尔斯克当场遭创坠落。

  人类男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库尔斯克,咧开大嘴,狂笑起来:“有趣,有趣!你手上的短戟和身上的铠甲都是神器吧?哈哈,难怪接了我一枪没死!”

  他手里的半支战枪上染着血,血水顺枪身而下,最后从低垂的枪头一点滴落下来。那些都是库尔斯克的血。

  章鱼怪冷笑着讽刺道:“别找借口。明明是自己实力不行,居然把问题推到神器上。那种货色破烂玩意儿,也能叫神器?”

  人类男子却不理会同伴,他在大笑声中抬起右脚,向下方的库尔斯克重重一踏!

  两人之间隔着数百米的落差,这一脚的力道却随意而至,男子踏下的瞬间,库尔斯克只觉头顶一道巨力凭空生出,然后压下!

  库尔斯克惨嚎一声,承受不住那股巨力。身如炮弹。一头栽进了下方的大海!

  很快。一大片鲜血咕嘟嘟地涌上海面,触目惊心。

  “族长大人!”不少纳迦一族的年轻强者连忙朝库尔斯克落水的地方游去,却被上空那个章鱼怪隔空吸摄到空中,然后被无数触手缠绕住。只来得及发出一两声惨叫,就被吞噬殆尽!这残忍的一幕似乎将所有纳迦族人都震住了。

  而那个人类男子则残忍地磨动着牙齿,目光紧盯住库尔斯克落水的地方,他再次抬脚,正准备踏出第二脚,却忽然脸色一动,收腿横枪,单手挥动枪身朝右侧抽去。

  只剩下一半的残破枪身竟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威能,又或者人类男子实力太强。随手一击都有石破天惊的威势。

  轰隆隆!

  空间在战枪面前脆弱如纸糊!一重重地炸裂开来,露出黑漆漆的空间裂缝,不少纳迦族人都看傻了,他们见过族长大人一拳轰爆空气,徒手撕裂岛屿。却从未见过一枪撕裂空间的可怖场景!

  人类男子自己似乎也愣了愣,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位面的空间如此轻易就被自己撕裂,不由稍稍收敛了些许力道。

  枪身化为一道迷蒙的枪影,闪电般抽打在从旁攻来的一根粗壮树枝上!

  连串细密的爆鸣声中,被击中的树枝被抽得重重炸开,好像内部引燃了火药。小岛上的森之古树的树干中传出一声痛苦的惨哼,残余的短枝触电般收了回去。

  高大粗壮的树体一阵摇晃,仅仅一击,森之古树就遭受了不轻的创伤。若非他本体巨大,恐怕立刻就会遭遇重创。

  人类男子缓缓收回残破战枪,嘴角横向扯动了两下,冷冽中带着些许神经质:“区区一棵破树,还不及精灵族的世界树之万一,也敢嚣张?”

  话音未落,断枪再次舞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连刺两枪。

  第一枪瞄准的是森之古树,第二枪则对准了下方刚刚勉强浮上海面的库尔斯克!

  嗡嗡嗡,嗡嗡嗡!

  奇异的高频颤鸣声中,战枪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两次刺击,同时男子身上骤然亮起明亮的金色流光,光芒顺着手臂涌入枪身,再顺着枪身喷涌而出,在空中化为两道金色的璀璨枪影,撕裂了夜空,同时对库尔斯克和森之古树发动了必杀的攻击!

  面读死亡的威胁,森之古树再无余力去解决库尔斯克,它疯狂舞动着枝叶,拼尽全力,却依然无法阻挡金色枪影。

  至于库尔斯克,他勉强提起短戟横在胸前,眼中却流露出绝望之色。

  “对不起,弗里,我的儿子,我……我恐怕没法帮你报仇了……对不起,对不起……”

  他好恨,恨这见鬼的命运!

  才刚刚解决了奴役纳迦一族漫长岁月的甲中恶魔,居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如此恐怖的强者,难道纳迦一族当初就不应该离开陆地,来到这片好像被诅咒了的海域吗?

  库尔斯克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奇怪的是,预想中的痛苦与死亡,却迟迟没有到来。

  恍恍惚惚之中,库尔斯克隐约听到天空中的人类男子发出一声惊咦,似乎发生了某些令男子大感惊异的事情。

  库尔斯克略显茫然地重新睁开双眼,不知何时,眼前多出了一道挺拔背影。那人头戴王冠,身上套着胸甲和肩甲,虚立于海面之上,昂然面对天空中的强大来客。

  红色战袍在海风吹卷下猎猎作响,好像夜色中的一面烈火般的战旗。

  “杜兰德先生!”库尔斯克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红袍没有说话,仰头看着天空中的人类男子,脸色比对方更加冷漠,如果说空中的人类男子是一种近乎变态的森冷,那么红袍杜兰德的神情,则是如烈火焚烧万物、摧毁万物的无情的肃冷。

  在他戴着暗红色锁链手套的手中,正捏着一截淡金色能量枪影。

  红袍一动不动,只有战袍在风中狂摆,他看着天空中的人类男子,嘴角翘起一道若有若无的冷然笑容,然后缓缓收紧握着能量枪影的手掌。

  无铸巨力骤然在掌间生出!

  金色枪影疯狂挣扎起来,就像一头垂死的野兽,它癫狂地弹跳着,却始终无法挣脱红袍的手掌。咔嚓咔嚓声中,金色枪影开始破碎,红袍掌间无声无息地涌出橘红色的刀气,将金色碎片彻底分解。

  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

  最终,在青年男子脸色难看的注视下,红袍杜兰德面无表情地单手狠狠一握,将残余的淡金色枪影,用力捏爆!

  啪的一声,枪影在杜兰德掌间爆开,爆在杜兰德指间,却好像一记耳光甩在人类男子的脸上!

  相比起红袍的简单粗暴,蓝袍消灭枪影的方式优雅得多。

  在森之古树的方向上,凭空浮现出大片大片的蓝色光晕,迷迷蒙蒙的好像天空中洒落下来的一层层轻纱,射向森之古树的金色枪影一进入蓝光笼罩的范围,立刻变得无比缓慢,像是陷入了泥沼,无法前进,无法后退,无法自拔,只能困在原地,什么都不能做。

  蓝袍杜兰德悄然出现在凝固的枪影旁。

  他优雅地伸出手,五指轮弹,如拨琴弦。

  纤长却丝毫不显柔弱的指头在枪影上连续点拨着,慢条斯理地将枪影消解,虽然比不上红袍捏爆枪影的霸气外露,却更加优雅从容。而且在速度上并不比红袍慢很多。

  两记石破天惊的枪影,就这样被双刀分身以各自的方式,彻底化解。

  这下,人类青年的脸色终于凝重起来,不过并无任何慌张。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急于进攻,开始以审视的目光开始上下打量双刀分身。

  这这两人一模一样的容貌……难道是双胞胎?

  但他们的气息差距也太大了吧,红袍身上透着极热与肃杀,蓝袍身上则是极寒与优雅,闭上眼睛不看两人的身形长相的话,他们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章鱼怪没吭声,不过它挥舞触角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这是他独特的探查敌人底细的方式,一时间,双方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都在默默观察着对手。

  红袍头也不回地对库尔斯克说道:“如果不想你的族人被波及的话,就让他们别在这里看热闹瞎掺和!”

  库尔斯克如梦初醒,奋力从海水中将自己拔出来,一边努力修复伤势,一边大声呼喝着疏散族人。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恶战了,绝对比对付甲中恶魔那一战更加艰难!

  “注意到了吗?”章鱼怪忽然开口了,语气很奇异:“这两个一模一样的家伙在容貌和体型上,竟然真的是‘一模一样’!百分之一百一致!……这不正常。”

  ps:

  第二更到,有能力的朋友们一定要订阅哦!木木拜谢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