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五十八 赌战!

卷五 章五十八 赌战!

  杜兰德一出手,就以雷霆手段震慑当场。

  三拳连环压得人类青年被动无比,旋即一招死亡呼吸接一记断子绝孙脚,看似有些儿戏,实际上显示出了精深之极的战斗技艺,只有对战斗体术和战斗法术的领悟足够深刻,才能施展出那一串连招,招招抢得先机,令对手节节败退。

  “好!”库尔斯克满脸激动,用力挥拳捶打胸膛,仿佛要把之前所有的悲愤和憋屈都发泄出来。

  儿子死在对方手上,还落得个被生吞活剥的悲惨下场,这让库尔斯克对眼前这两个家伙恨之入骨,只可惜他自己实力不足,无法亲手报仇,内心压抑了这么久,而如今杜兰德一出手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一定能将对方斩尽、杀绝!

  蓝袍杜兰德看着本尊的背影,张了张嘴,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好半晌,最后喃喃道:“这就是归一境的实力?似乎比预想中更强啊!”

  转头看向红袍:“你觉得呢?”

  红袍的脸色也有些复杂,叹了口气说:“我也没想到本尊出关之后,实力竟然强到足以力压对方!”

  如今的杜兰德突破成功,正式达到归一境,体内再无杂质,力量变得无比纯粹。

  由于杜兰德在血脉境时的积累足够深厚,这才刚刚突破,就已经比寻常归一境的战斗法师更强了,如果算上双刀分身这个神级血脉能力,以及在森德洛史无前例的小能体境,杜兰德的实际战力之强,恐怕难以用寻常境界来衡量。

  “也不知道我和能体境战斗法师相比如何……”杜兰德心中默默想到,手上却不停歇,撩阴脚刚刚收回,铁拳已然悍然击出。拳锋直指人类青年的面门。

  这一拳如果击中,别说毁容了,脑袋直接爆掉都有可能!

  一只黑色触手于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杜兰德的拳头。

  “哼。以为区区一只章鱼触手就能挡住我吗?”杜兰德冷笑,径直一拳轰在触手上。

  本打算一击将之轰碎。没想到触手很软,微微向下一陷,再向旁边一弹,就令拳头向一侧滑开!另一只触手趁机把捂裆惨哼的人类青年卷了回去。

  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追击,反而收拳笑道:“早就听说过‘巨魔章鱼’的皮糙肉厚,防御力、生命力、恢复力全都不同一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你认得我的种族?”章鱼怪似乎很惊讶。

  杜兰德微笑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们巨魔章鱼应该生活在主位面‘达克罗’的黑珊瑚海,又被称为‘千手千眼魔章’,没错吧?还有你……”

  杜兰德看向人类青年。语气奇异地继续说道,“……你应该是主位面‘帕宁’的怒风一族的灵武士吧?因怒风一族的血脉,而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灵武士,成为与我战斗法师同等级别的上位职业中的巅峰存在……我只是很奇怪,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竟然……”章鱼怪心中震惊。没想到杜兰德如此轻易地看穿了自己的底细,再回想起刚才杜兰德凌厉之极的攻杀手段,那种对战局的强势统治力,以及对对手的沉重压迫力……这就是传说中人类的巅峰职业,战斗法师吗?

  仔细想想。怒风一族的灵武士又被称为怒风灵武,理论上是与战斗法师平起平坐的巅峰上位职业,而且人类青年的境界高于杜兰德,就算本来就受了伤,也不该被一轮连招打得那般被动啊。

  章鱼怪哪里知道,杜兰德可是战斗法师中的异类,基本可以算是同阶无敌的那种类型,不能纯以境界衡量战斗力。

  “战斗法师,你的名字是?”章鱼怪发出低沉的声音,它的触手缓缓张开,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莫名的轨迹,每一根触手的尽头,都有一个吸盘悄然开裂,露出绿油油的眼瞳。千手千眼,名副其实!

  “杜兰德.森德罗特。”杜兰德说。

  “杜兰德吗?”这次开口的是人类青年,他在巨魔章鱼自断触角的帮助下,很快缓过劲来,满眼疯狂地盯着杜兰德,忽然间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没错,就是这种感觉!这才是跟战斗法师战斗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呢,很好,哈哈哈,杜兰德是吗?你完了!你是第二个彻底激怒我雷克绯的战斗法师!你!完蛋了!!”

  “雷克绯……”杜兰德看着疯狗似的人类青年,皱眉道,“蛋碎了,人也疯了吗?”

  “不错!我的确是疯了!不过那又怎么样?”雷克绯恶狠狠地吼道,“来来来,杜兰德,我们再来打过!区区战斗法师,是不可能胜过怒风灵武的!”

  杜兰德眼皮微垂,心道这家伙果然疯了……

  “雷克绯,你冷静一点!”章鱼怪低沉地说。

  雷克绯却粗暴地打断了同伴的话:“鸵曼,你这家伙总是这么胆小!老子刚才可是被人生生踢爆了蛋!我还冷静个屁!”

  鸵曼冷笑着讽刺道:“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子特大的人老是把自己搞得半死,要不是我每次帮你擦屁股,你能活到现在?”

  “你说什么?!”雷克绯大怒。

  这时杜兰德摆了摆手说:“好了,你们别自己先吵起来啊,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没说过一定要跟你们打吧?”

  这话一出,不仅雷克绯和鸵曼当场愣住,就连双刀分身和库尔斯克也呆住了,杜兰德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打算继续打下去了?

  “为什么不打?你难道怕了?!”雷克绯瞪着杜兰德。

  杜兰德嗤笑道:“你自己都说了,我可是刚踢爆了你的蛋,我为什么要害怕?”

  说到这微微一顿,也不理会脸色因羞怒而涨成紫红色的雷克绯,杜兰德认真地继续说道:“我不是不敢跟你们打,也不是不想跟你们打,但打架总要有个理由。或者有个彩头吧?不然岂不是和野兽无异?所以,我想和你——雷克绯,来一场赌战!你敢不敢?”

  “赌战?”雷克绯露出残忍的笑容。“你所谓的赌战,应该指的是一对一的对决吧?”

  “不错。”

  “哼。这本来就是我的打算。”雷克绯直接问道,“赌注是什么?”

  杜兰德吸了口气,异常沉缓地说道:“如果我赢了,我要你们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位面的。”

  无论怒风灵武,还是巨魔章鱼,都是百分之一百的主位面生灵。理论上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次级位面才对。可最近杜兰德已经遇上不少主位面之人了,从塔夏山脉古墓中的圣灵术士,到前阵子的小龙人,以及眼前这两个家伙。

  事到如今。杜兰德再迟钝也已经意识到这个位面的不同寻常了,一定有某些原因,令这个不起眼的次级位面出现了如此多的主位面之人。

  这些家伙总不至于都像自己一样,倒霉地被时空乱流卷到了这里吧?

  突破到归一境后,杜兰德的心态也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人打生打死,对他来说,回家才是第一要务。况且雷克绯和鸵曼也没真的伤到双刀分身,算不上不死不休的仇怨。虽然杜兰德通过与双刀分身的联系,得知弗里死于雷克绯和鸵曼之手。但弗里跟他杜兰德有什么相干?

  正因如此,杜兰德出关之后首先展现实力,先声夺人地震慑住对方,然后再提出赌战的提议,一切都是为了知晓对方的来历,再看能不能借此找到回归森德洛的路。

  雷克绯几乎没考虑太多就答应下来:“如果你真的走了狗屎运,赢过了我,那我就告诉你也无妨!但如果我赢了呢?”

  杜兰德张开手臂,淡淡笑道:“任凭处置,如何?”

  赌战就这么简单地定了下来,鸵曼没有出言反对,因为它也想趁此机会好好看看战斗法师的手段,它只是对杜兰德提出的条件有些疑惑,杜兰德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位面的?这种事情,难道很重要吗?看杜兰德郑重其事的样子,似乎对于这件事异常看重……

  双刀分身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他们将姓名告诉杜兰德之后,就算是彻底归顺,完全属于杜兰德本尊了,唯一的使命就是服从本尊的意志。

  然而,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提出了反对,这个人是库尔斯克。

  从杜兰德提出赌战的一刻起,库尔斯克的脸色就变得无比难看:“杜兰德……先生,这两个家伙是杀死我儿子的凶手,我无法放过他们!如果您的赌战意味着您不打算杀死他们,那么,抱歉……我无法接受!”

  杜兰德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库尔斯克一眼。

  库尔斯克咬牙说道:“我知道,您不喜欢弗里。但请您看在我与森之古树全力维护您顺利出关的份上,帮助我,杀死他们!拜托您了!”

  老实说,杜兰德可以理解库尔斯克的心情,而且刚才自己闭关的时候,库尔斯克确实出了大力气,协助双刀分身抵挡雷克绯和鸵曼,为杜兰德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只可惜……

  “抱歉,库尔斯克……真的很抱歉。”杜兰德叹了口气,遗憾、却坚定地说,“这两个家伙对我而言很重要!至少在我问出我想知道的事情之前,我不会对他们下杀手,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他们下杀手!你明白了吗?”

  说罢杜兰德不再理会脸色惨白的库尔斯克,回过头来面对雷克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眼神却在一瞬间变得凌厉之极:“雷克绯,我看得出来,你境界应该比我要高,可惜的是你伤势太重……而且很抱歉,我不打算给你时间去疗伤。”

  “哈!”雷克绯狂笑一声,主动一步步逼上前来,狞声说道,“老子不需要疗伤就能赢!”

  杜兰德微微一笑,对对方竖起了三根手指:“三招。”

  “——我会像之前那样,在三招之内,击败你!!”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