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六十 我本疯狂

卷五 章六十 我本疯狂

  当雷克绯被“灵魂滞缓”定住的刹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库尔斯克眼神微动,握着短戟“碎骨”的手紧了紧,似乎有些出手的冲动,想趁此机会将雷克绯这个杀子仇人当场手刃!

  “杀了他!趁此机会杀了他!!”一个声音在库尔斯克脑海中狂呼。

  然而犹豫了一下,库尔斯克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就差那么一点!就差一点,他就不顾一切地出手了。但一想到杜兰德亦正亦邪的作风、神秘的来历、还有强横之极的战斗力,库尔斯克知道自己如果为了报仇而坏了杜兰德的事,惹恼了他,很可能为纳迦一族招致真正的大祸。

  当然,最重要的是:库尔斯克刚刚生出出手的动意,就现身旁的红袍杜兰德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眼中的jing告意味不言而喻。

  这就是杜兰德的作风,事关能否回家,哪怕和库尔斯克算得上有些交情了,但也绝不妥协让步!

  场中,杜兰德已经攻出了自己的第三招。

  “刀弑,九曲!”

  左手中轻巧地握着橘焰长刀,随着向前刺击的动作,手腕以非常微妙的角度连续转折了九次,唰——唰——唰——……手腕九转的同时,带动手中的长刀也转折了九次,每一次刀锋微转,都会穿梭一次虚空,度与力道也会凭空暴涨一截!

  九转之后,天空中浮现出九截断续的刀影,它们都是橘焰长刀反复穿梭虚空时留下的痕迹。

  “好诡异的招式!”

  鸵曼听说过战斗法师的橘焰鬼斩。之前与双刀分身交手时,也见红袍杜兰德施展过。可杜兰德这一招却是不同的!

  ——刀锋似乎在每一次穿梭虚空的过程中汲取到了某些力量,以至于长刀刀锋经过九次的转折之后,度已经快到了极致!而由于急而带来的攻击力和洞穿力,也暴涨到了让观战的鸵曼忍不住低呼出声的程度!

  刀弑,九曲。这是以橘焰鬼斩为基础而创出的专属于杜兰德的一招,招如其名。九次曲折叠加出强攻击力,是当之无愧的杀人招式!

  这一招与“刀御,连环”相对应,一进攻,一防守,或许现在的杜兰德,才真正配得上“左手虚空右手时光”的称号。

  关键时刻,鸵曼忽然舞动触手,触手尽头的碧绿se眼瞳一下对准了还在呆滞状态的雷克绯,旋即。一束碧光从眼瞳中无声激she出来,落在雷克绯身上,然后直接融了进去。

  随着碧se光束融入身体,雷克绯脑海中响起一道雷鸣般的喝声:“雷克绯,还不快点醒来?!你想就这么被杀吗!!”

  事实上这已经违反双方的赌战了,因为说好的是一对一的比拼,鸵曼这等若强行插手了两人的战斗。

  “哼……”杜兰德脸se微变,旋即冷冷一笑,“就算你叫醒了他。也无济于事!”手腕拧转之间,推动刀锋加刺向雷克绯。

  唰——!

  观者者隐约看到一抹橘红se的朦胧刀光在雷克绯的胸腹部位一闪而逝,没有惊人的声势,也没有震耳的轰鸣。反而风轻云淡的。

  “得手了吗?”库尔斯克紧张地看着战局,按照他内心的希望,当然想让雷克绯直接死在杜兰德这一刀下,只可惜杜兰德这一刀的度已经隐隐出库尔斯克的感知能力了。他甚至没能看清刀光的落点,就现杜兰德已经收刀了。

  双刀分身倒是看得清清楚楚:雷克绯似乎被鸵曼唤醒了,在最后关头摆脱了“灵魂凝滞”的干扰。勉强举枪抵挡了一下。

  即便如此,杜兰德的刀,依然结结实实地斩中了雷克绯的胸腹部位。

  “……胜负已分。”双刀分身不约而同地说道。

  夜风呼呼地吹着。

  杜兰德出手又收刀之后,便随手散去了手中的橘焰长刀和琥珀之刃,背负双手,静静看着对面的雷克绯,神态从容。

  雷克绯却好像变成了石雕,一动不动地定格在原地,片刻之后,他忽然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丝闷哼,双眼与口鼻瞬间血流如注!原本覆盖在体表的灵魂斗气寸寸崩溃。胸腹部位的衣甲无声开裂,露出一条从左边肩胛一直延伸到右侧腰肋的巨大伤口。

  伤口一开始只是浅浅的一条,此刻却在某种无形的残余力量的作用下疯狂崩开,一股一股的鲜血完全是在向外喷she了!

  雷克绯的气息骤然弱了一大截,身子微微一晃,似乎就要从空中栽落,然而他眼中闪烁着某种无法言说的凶狠与疯狂,又强行挺直了身体,这一个力动作让他喷血的度更快了,可他却好像全无所觉,只是死死盯着杜兰德,嘶哑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似乎自我介绍过了。”杜兰德平静地与对方对视着,“我是杜兰德,一名战斗法师。”

  “不,不对……你不是战斗法师。”

  雷克绯直勾勾地盯着杜兰德,连连摇头,有些神经质地喃喃说道,“你不是战斗法师,绝对不是!根本就没有你这样的战斗法师!身具冰火力量,同时掌握了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明明只有归一境的能量强度,却好像是能体境界的强者?归一境的战斗法师是无法使用灵魂手段的,而你不一样!你怎么能施展出灵魂干扰的招式?还有……还有你最后那一刀,为什么会兼具灵魂与物质攻击?!你到底——”

  杜兰德眉头皱起,挥手打断了对方越来越激动的话语,冷静地说:“你已经输了,三招就败给了我。依照约定,告诉我,你和你的同伴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位面的?”

  雷克绯闻言低下头,脸庞埋入夜se。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再次抬起头看向杜兰德时,竟是一脸笑容!他笑得无比疯癫,而且变态,咧开大嘴狞笑着说:“想让我告诉你?——做!!”

  “……”杜兰德叹了口气。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结果而感到太意外,只是说了一句:“你是一个愚蠢的疯子。”

  转头看向鸵曼,问道:“你呢?你也不打算告诉我吗?”

  鸵曼狂笑一声,说道:“我虽然疯得没有雷克绯这么夸张,但我必须告诉你,我也是一个疯子。”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毁约了?不觉得无耻吗?”杜兰德认真地问。

  雷克绯撇了撇嘴,嘲弄地看着杜兰德:“你好歹也是个修炼到半神境界的家伙,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话?毁约?我们什么时候约过?!”

  “闭嘴!”“你想死吗?”双刀分身开口了,目光冷冽地盯着雷克绯身上的伤口,脸se森寒无比。

  杜兰德却反而呵呵笑了起来。异常心平气和地说道:“自怒风之王奇蓝大人以下,怒风灵武无不是重视信誉之人,这应该是主位面‘帕宁’的一大传统了?当年王者奇蓝是何等jing彩人物,那个时代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神袛大能,板着指头都能数出来。他若知道有你这样的后代,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一次雷克绯沉默了许久、许久,脸上似乎闪过了一丝挣扎,但很快又被癫狂和偏执所取代。

  “毁约又怎么样?无耻又怎么样?”他低声咆哮着:“我所经历的苦难,我所经历的悲惨。你这种一看就是温室中的花朵的家伙又怎么会明白!

  你杀过同胞吗?你吃过同类吗?你有没有千百次地死过去又活过来?你体会过在亿万重幻境中重复悲惨回忆的滋味吗?啊?!”

  雷克绯每说一句,身体就会剧烈颤抖几下,配合上他此刻满身满脸的血污,显得异常狰狞可怕。

  杜兰德摇了摇头:“果然是疯了。说的净是些疯话。”

  顿了顿,杜兰德嘴角慢慢勾起一道邪恶的弧度,用一种异样的口吻缓缓说道:“别看我现在脾气似乎不错的样子,这是因为我刚突破成功。心情不错。实际上我是一个脾气很差的人。你刚才说我是温室中的花朵?哼,简直笑话……”

  一个在异位面承受了近十年位面压制的人,无论如何都跟“温室花朵”花朵这个词没有关系。

  若论残忍疯狂……

  哼!任何一个困在异乡这么多年、还要承受无处不在的压制之力、连突破境界都九死一生、想回家都快想疯了的人。内心最深处,都已经彻底变态了!

  “……我本打算用比较温和也比较省力的方式,问出我想知道的事。”杜兰德看着对手,露出一个比雷克绯更加残酷疯狂的笑容,“既然你们非要找罪受,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杜兰德话音落下,雷克绯骤然睁大了眼睛。还有鸵曼,它的一千只眼睛瞬间瞪得浑圆,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杜兰德伸手向后一招,轻声叫出了蓝袍杜兰德的真名:“赛科罗曼罗兰德瑞拉……”

  蓝袍点了点头,旋即随风化作一道蓝se的虹光,径直落入杜兰德的右掌之中,光华收敛后,竟是化为了一柄琥珀之刃!

  雷克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旋即又听杜兰德叫出了另一个名字——红袍的名字:“破。”随后红袍也无声化作虹光,在杜兰德的左掌中化为橘焰长刀。

  真正的双刀在手,杜兰德的脸se转为冷酷,他先举起了右手中的琥珀之刃,在空中勾画起来。

  “刀御……千连环!”

  话音落下,杜兰德已经以不可思议的度在空中勾画出上千个蓝se圆环!

  这些圆环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就jing准地套住了雷克绯的枪,也套住了雷克绯的人,更是以一对一地方式,死死套住了鸵曼的一千只触手!

  ps:写出自己喜欢也让大家喜欢的情节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一直在为此努力着,也希望大家与我一起,给予我力量,帮助我进步。木木在此感谢每一个一路陪伴至今的朋友,这本异界战斗法师一定会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好。谢谢你们!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