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七十二 我不打了

卷五 章七十二 我不打了

  .qingsongdu.库尔斯克死死抱住森之古树的树干,与古树一起,保护纳迦一族的岛屿和城市免受波及,杜兰德和夜翼的战斗太过恐怖,库尔斯克除了抱树硬坑之外,再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轻松读

  就在他感到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忽觉周围安静下来,再也听不到剧烈的战斗轰鸣了。

  怎么回事?

  终于打出结果了吗?

  这一刻,劫后余生的庆幸,令库尔斯克感动得险些哭出来!

  他虚弱地喘着气,从已经七零八落的古树树冠下钻出,仰头看向高空中的战局,映入眼帘的场面,却和想象中有些不同……

  现场很安静——夜空是迷人的,大海是深沉的,夜风是轻柔的——气氛安静到近乎祥和的地步!似乎之前爆发的激战只是个错觉!

  对库尔斯克来说,这种安静……很诡异。

  “……到底什么情况?”库尔斯克茫然地看向天空。

  只见夜色之中,杜兰德和夜翼凌空而立,彼此相隔二十米。

  两人在呼呼吹拂的夜风中一动不动,牢牢盯视着彼此,谁都不说话。

  夜翼脸色阴沉,是那种快要滴出水来的极度阴沉,盯着杜兰德的目光中满是冰冷,漆黑的瞳孔深处,隐约藏着羞耻和恼恨。

  她依然一身煞气逼人又性感妖娆的黑甲,威风凛凛地站在空中,一对黑色羽翼在背后舒展开来,似乎什么伤都没受。

  然而库尔斯克却敏锐地注意到——她的嘴唇破了。

  下嘴唇裂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将本就红润的嘴唇染得更红,透着几分妖娆,几分艳美。

  “呃,只有嘴唇受伤??这受伤的部位有点诡异啊……”

  库尔斯克看着凌空对立的两位战斗法师,脸色古怪起来。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打完了呢?还是没打完呢?打完了总要有个结果吧……谁赢了?谁输了?如果还没打出个结果的话……为什么停下?

  就在库尔斯克没有看到的刚才,杜兰德以嘴对嘴的方式发动“死亡呼吸”。虽然死亡呼吸被夜翼化解,最终只吹破了夜翼的嘴唇,却让杜兰德成功地从夜翼的勒缚中脱身出来。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那的确是扭转败局的一招!

  否则的话,杜兰德恐怕会被夜翼活活勒得全身碎裂而死也说不定……

  当然,如此奇葩的转折,是库尔斯克打破脑袋都想象不出来的。.qingsongdu.

  反观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的皇后、魔龙、雷克绯和鸵曼这四位观战者,他们目睹了战斗的骤然转折,却比库尔斯克更加茫然,甚至有些凌乱了!

  杜兰德刚才做了什么?他似乎一口亲上去了!

  但这算什么招数……

  只听说过打架打不过时咬耳朵、啃鼻子、撕脸蛋的。没听说上嘴的吧?!

  ——杜兰德那一记死亡呼吸很隐蔽,观战者很难看出具体情况,甚至没看出杜兰德发动了死亡呼吸。他们只看到杜兰德在夜翼气势正烈之际,直接拿嘴对了上去!

  双唇一触,夜翼似乎僵硬了一瞬间,随后全身巨震,竟然松手放开了杜兰德,触电一般,向后急退。

  “杜兰德那小子。刚才干了些什么?!”皇后脸色怔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魔龙双翼一下下地拍动,心想哪有这么乱来的招式!

  至于雷克绯和鸵曼,这两个家伙本打着坐收渔利的算盘,刚才正准备抓住机会出手呢。结果在看到杜兰德那一招惊天地泣鬼神的“死亡呼吸”后,惊得呆了,原定的计划被打了个稀巴烂!

  作为当事人的夜翼沉默了许久、许久,低声对杜兰德说:“你死定了。”

  平平淡淡的口吻。杜兰德却听得浑身汗毛竖立,这次他从夜翼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真正的杀意!

  夜翼看着杜兰德的目光很冷。虽然理智不断告诉她:眼前这个家伙很可能是预言中拯救森德洛的人,不能杀。但夜翼的词典中何曾有过“理性”这个词?

  尼玛那可是初吻啊……

  初吻懂不懂?

  你小子竟然夺走初吻的同时。竟然还吹了口类似“拟龙吐息”的气息?换了一般人,恐怕当时就要直接爆体而亡了吧!混蛋!!

  夜翼从小就是天之骄女,父亲是森德洛的上一代七元素神袛之一,她自身的天赋又高得吓人,同辈之中根本没有敌手。就连青色愤怒马努斯,在突破到血脉境界之前,也完全不是夜翼的对手。夜翼醉心于修炼,一路高歌猛进,顺利成神,然后就开始了永无止尽的虚空探索,可以说过的根本就不是正常女孩儿的生活。

  至于恋爱这种东西,跟她夜翼有什么关系?

  真要说起的话,在森德洛,只有两个男人在夜翼心间留下过印记,一个是青色愤怒马努斯,另一个则是这一代七元素神袛中的水神。

  前者留下印记的理由是他比夜翼强。

  后者留下印记的理由是他在半神境界的时候比夜翼强,但后来随着夜翼破入神境,水神就比不过夜翼了,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正因如此,夜翼活了这么多年,在男女关系上完全是空白的,此时此刻,她心中好像烧着一团火,那种憋屈的感觉简直难以言语。

  而杜兰德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刚才他的那一招死亡呼吸,对夜翼的真实“杀伤力”有多大!

  “我……我干!”

  夜翼忽然毫无形象地爆了一句粗口。

  她一直认为自己在森德洛的众多战斗法师中,绝对算是打架不按常理出牌的那种类型,可如今和杜兰德一比,才发现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杜兰德看着脸色冷得快要冻成冰渣的夜翼,嘴角扯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

  此时的杜兰德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真的暂时没有说话的力气!

  “高速再生”正在修复他身体各处的伤势,“元素抗性”则顽强抵挡着残留黑暗之力的侵蚀。

  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则重新化为双刀,有些摇摇晃晃地飞回杜兰德手中,刀身上没有任何损伤,光芒却略显黯淡。

  “什么话都不打算说吗?”夜翼冷笑了一声,忽然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肺部扩张到极致,然后再缓缓吐出。

  当她再次睁眼时,脸色又恢复成冷冰冰无感情的模样,眼中那一丝羞耻和恼恨已然抹得干干净净。然后她慢吞吞地抬起手,手掌虚握,在面前做了一个横向拔刀的动作。

  动作之前她面前什么都没有,可随着拔刀的动作,竟真有一截刀柄浮于掌中!

  “让你见识一下吧……”

  夜翼语气出奇淡漠地说道,“……见识一下,我的刀!”

  说着她紧握住刀柄,慢慢从虚空之中拔出一柄刀。那隐约是刀,却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出刀形。黑漆漆的,似乎能吞噬周围的光线。

  夜翼沉默地抓握住手中的刀,平平举起,以刀尖遥指对面的杜兰德,虽然没有放狠话,其中蕴含的意味已经不言自明。

  杜兰德脸色不由猛变了一下,眼皮连连急跳。

  他在刚才的战斗中伤得比夜翼重,哪怕有“高速再生”辅助修复伤势,此刻全身仍火辣辣地作痛。

  对于刚才自己使出的招数,杜兰德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那不过是人被逼急了的情况下的反应而已,真正让他奇怪的,是刚才夜翼中招时的反应。

  ——有那么一瞬间,夜翼似乎本能地想要对杜兰德发动致命的反击,具体是什么样的反击杜兰德不知道,他只记得当时对方勒紧自己身体的力道骤然暴涨,就在自己全身筋骨都要被压碎的时候,对方又收回了的力道,否则自己就算不死,也要彻底重伤。

  再联想到刚才夜翼在战斗中的种种表现——看似霸气无边,实际上却没有用尽全力;口口声声说着“赢不了我我就杀死你的女儿”,却在战斗中屡次分出力量护住孩子,虽然做得很隐蔽,却被杜兰德以“神之视角”敏锐地捕捉到了。

  而刚才,夜翼在本能之下的反击明明已经要杀死杜兰德了,却又在关键时刻收回力道。

  种种迹象串联在一起,杜兰德再怎么迟钝也能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更何况他不是一个迟钝的人,在很多方面本就敏锐得吓人。

  “这场架,”杜兰德平静地看着夜翼,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可以到此为止了。”

  夜翼明显愣了一下,旋即她眼中的杀意变得更加强烈,紧紧咬着牙齿问道:“你说……什么?不打了?!”

  “嗯,不打了。”

  杜兰德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也不是拖延时间的战术。

  他非常认真地看着对方,吸了口气,铿锵有力地说道:“不是怕了你,更不是原谅你绑架我和安德丽雅的女儿的行为。你我都是战斗法师,我现在也大致能猜到你的身份……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并非真心实意要与我战斗,至少不是生死相搏。所以……”

  微微一顿,杜兰德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我之间的战斗到此为止,因为没有继续打下去的理由了。”(未完待续。。).qingsongdu.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