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七十三 刀对刀!

卷五 章七十三 刀对刀!

  “你我之间的战斗不必再打下去。就算要打,也先把话说清楚再打。”高空之上,杜兰德看着手持黑刀的夜翼,认真说道。

  夜翼斜眼睨着杜兰德问:“你难道怕了?”

  杜兰德闻言抿嘴笑了笑,摇头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激我,没用的。我已经看出来了,你不是真心和我打。你我都是战斗法师,避免没有意义的战斗,也是战斗法师的重要守则之一,不是吗?”

  夜翼重重哼了一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没意义的战斗?”

  杜兰德眉头渐渐皱起,似乎在考虑如何措辞,整理了一番,才看着夜翼,又沉又缓地说道:“……刚才,你因遭受到我的攻击,而本能勒紧手臂的那一瞬间,我……隐约感受到了一丝规则的力量。”

  夜翼脸色骤然一变。

  杜兰德却好像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脸色变化,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要不是你及时收手的话,我恐怕已经死了吧。规则是神级强者才有资格掌握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一名神袛。我记得森德洛这一代的七元素神袛中,有一位非常神秘的黑暗女神,常年不在森德洛,叫夜翼,应该……就是你吧?”

  夜翼嘴唇绷成了一条线,没有回答,心中却着实震惊。

  她没想到对方如此敏锐,竟然能察觉到规则之力!

  老实说,被杜兰德嘴对嘴发动死亡呼吸的时候,夜翼确实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危机,所以本能地动用了一丝规则力量,而在那之前,夜翼一直小心地控制着,否则杜兰德根本撑不到现在。

  杜兰德很平静地继续说道:“你之前与我战斗,看似凶狠。却一直没用全力。中了我一记死亡呼吸后,本能地动用了神袛才会的规则力量,却又好像怕杀了我似的,急忙收手后撤,没错吧?”

  “那么……”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脸蛋紧绷,沉默不语的夜翼,肃然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夜翼?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绑架我女儿逼迫我与你战斗,又是为了什么?”

  一连三问,问得夜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她精于战斗。却不是很擅长言辞。本想着先打上一场,在战斗中验一验杜兰德的实力和身份,然后再说。基于这样的打算,夜翼才会表现得凶狠而霸道,却始终没动用她所掌握的规则力量。

  “请把话说清楚吧。”

  杜兰德最后说道:“先说明白,如果你我之间真有战斗的必要,我也不会退缩,一定会与你打到底。就算你是神袛也没所谓。我会找到方法,击败你!”

  夜翼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她被杜兰德“亲”过之后,本来满心憋着怒火,为此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刀,正准备狠狠干上一架。可没想到,杜兰德竟然突然说不打了!

  而且,刚才杜兰德那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夜翼根本无从反驳。她可是神级强者,总不能耍无赖地否认杜兰德列出的种种事实吧?

  ——她确实动用了规则之力,也确实在紧要关头收回了力道。而在战斗中对杜兰德女儿的细致保护。也是千真万确的。

  理智在告诉她:既然杜兰德已经看出猫腻,就老老实实地把事情解释清楚吧,大家都是战斗法师,何必非要打生打死的呢?

  可夜翼却不甘心,脑海里反复浮现出刚才杜兰德那近乎无赖的一招,心中憋这一股子怒火无处发泄,简直难受到了极点!

  “那两个家伙,怎么不打了?”雷克绯眉头紧蹙着看着高空中的杜兰德和夜翼。

  皇后和魔龙也大感奇怪。

  杜兰德和夜翼此时说的是森德洛语,所以旁人都不知道他们在交谈什么。

  就在这时,只见夜翼忽然转过头,看向黑色摇篮中沉睡着的孩子。

  这个动作立刻让皇后和魔龙紧张起来,杜兰德也是脸色一紧:“你想干什么?”

  “别紧张。”夜翼瞥了杜兰德一眼,“我夜翼还没下作到对一个小孩子下杀手的地步。”

  说着她轻轻一挥手,黑色摇篮化为一道粘稠的气流,裹带着杜兰德和安德丽雅的女儿,稳稳地把孩子送回到皇后怀里。

  这一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皇后低头看着在自己怀里甜甜睡着的婴孩,脸上没有找回孩子的喜悦,反而写满了惊讶和怔愣,似乎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这就把孩子还回来了?

  该不会是偷偷在孩子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吧?

  杜兰德眉头微蹙,也完全没想到夜翼会这么做。

  这时夜翼回过头来,再次看向杜兰德,忽然嗤笑了一声说道:“战斗的理由和意义?哈!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你或许认为很重要,但对我而言根本连个屁都不是!孩子还给你,你也没必要追究我为什么要跟你打架,这么说吧,我现在看你不爽,这他妈的就是战斗的理由和意义!”

  话音落下,夜翼背后的双翼猛地一振!滔天气势丝毫不加掩饰地释放出来!

  以她为中心,方圆数千米内的空气直接就爆掉了!位面空间承受不住她的恐怖力量,一条条巨大的空间裂缝浮现出来,蜿蜒曲折地延伸出去,就好像精致瓷器上的狰狞裂纹。

  她再次举起手中的刀,刀锋笔直对准杜兰德,虽然还没有正式发动攻击,但那恐怖的刀意已经扑面撞上了杜兰德,激得杜兰德满头黑发倒卷而上,无风狂舞!

  “见鬼的!这个女人,疯了不成?”杜兰德脸色凛然。

  他并不了解夜翼,如果熟悉夜翼脾性的其他七元素神袛在场,绝不会对夜翼此刻的做法感到半点惊讶,因为这才是夜翼。

  什么战斗的理由……

  什么战斗的意义……

  统统都是扯淡!

  夜翼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放倒杜兰德,就算他可能是对森德洛而言至关重要的人,也没什么所谓,打断他的双手双脚再重新接回去,很难吗?

  关键是要把心头恶气给发泄出去!

  所以夜翼把孩子还给了皇后,这样一来,她再也没有后顾之忧,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把杜兰德干倒再说啊!

  事实证明,当一个女人的坏脾气涌上来的时候,任何道理都不再是道理,夜翼属于那种正常状态下都不讲道理的家伙,此刻怒气值彻底爆棚,还指望她按照常理出牌?!根本不可能!

  “你这是什么意思?非打不可是吗?”杜兰德脸色冷了下来。

  “不错!”夜翼咧嘴一笑,气势竟然还在升高!

  她盯着杜兰德的脸,磨动着牙齿森然说道:“你明明是归一境的战斗法师,却已经拥有了‘能级’,这一点虽然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没所谓了,因为我现在打算动用规则之力,就算你拥有‘能级’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能级?”杜兰德愣了愣。

  “抵抗吧。”这一刻,夜翼的笑容显得很邪异:“不愿抵抗的话,就活该死在我手上!真要说战斗的理由,你刚才对我的不礼不敬,就是理由!!”

  “……这个疯女人!有这个必要吗?!”杜兰德已经被扑面而来的刀气激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更别说开口说话了,心中不由大骂。

  身为七元素神袛之一的黑暗女神,在异界他乡遇到后辈战斗法师,不是应该好好提携的吗?

  送宝物啊,送功法啊,传授绝招啊,给予指导啊……这才是一个前辈应该做的事情吧!

  可夜翼做了什么?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见鬼的!”杜兰德狠狠爆了一句粗口,“以为老子真的好欺负吗?”

  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别说夜翼了,哪怕受亿万战斗法师敬仰的青色愤怒马努斯当前,如此欺人太甚的话,杜兰德也照样是一刀上去,绝无二话!

  好好用嘴巴讲道理不成的话,那还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好了!

  杜兰德飞快地瞥了一眼皇后和魔龙的方向,对皇后投去一个探询的眼神,皇后微微点头,用嘴形说道:“孩子无恙。”

  “……那就好。”杜兰德放下心事,咧嘴笑了笑,双手一动,手中的橘焰长刀和琥珀之刃的刀锋,瞬间碰撞在一起!

  嗡——!

  光芒大盛!

  炙热的橘红色和冷酷的冰蓝色绽放开来,就好象天空中绽开了一朵双色奇花,夜空被彻底点亮了,绚烂的色彩和夜翼身上涌动的漆黑能量形成鲜明对比。

  “哼,果然还有绝招没有拿出来啊。”夜翼卓立不动,并没有趁此机会发动攻袭,嘴角微翘,冷笑着盯着眼前的奇景。

  红蓝双色的奇花一点点绽放开来,当绽开到了极致,忽然向回收敛,收敛的同时颜色开始发生变化——红与蓝彼此交融,飞快地融合成纯粹的紫色。

  当所有光芒都敛尽,杜兰德的身形重新出现在夜翼面前,他手里的双刀分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通体紫色的巨大战刀,正倒悬于杜兰德面前。

  “很好!”

  夜翼脸上浮现出罕见的兴奋之色,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足有两米长的巨大紫色战刀,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道,“梭罗预言中对战争至关重要的紫刀,应该……就是它了吧!”(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