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七十六 刀对刀 终

卷五 章七十六 刀对刀 终

  审判。

  杜兰德的这个血脉能力诞生于异界,诞生过程和进化过程是一系列机缘和巧合共同作用的结果,这是从未出现于森德洛历史上的血脉能力,唯一且强大。

  大海之上,夜幕之下,杜兰德凝神敛息,持刀静立,紫盈盈的刀锋稳定得没有丝毫颤动,笔直对准了夜翼的心口要害。

  “审判”是一柄攻杀之刃,它的真正力量要在进攻中才能体现。

  之前杜兰德被发飙的夜翼抢得先机,招招被动挨打。审判战刀明明是一柄进攻之刀,却在对手的连环劈砍下疲于防守。

  这一次,杜兰德绝不重蹈覆辙,他要主动进攻,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所以杜兰德摆出进攻的架势,“小能体境”疯狂运转着,将审判战刀的威能催发到极致,他的脸色看似冷静,漆黑的眼眸深处却闪烁着尖锐的锋芒和凌厉。

  “这刀给人的感觉……真的好诡异。”

  夜翼被刀锋对准的刹那,天生冷艳的绝美脸庞上微微变幻,比其他战斗法师更黑更深的眼瞳之中,闪烁着凝重之色,甚至还藏着一丝忌惮。

  夜翼暂时将有关“远古之路”的疑惑压下,微微耸动了几下肩膀,看起来略有些不自在,似乎想要逃脱审判战刀的锁定,结果却是徒劳。

  她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对面的杜兰德虽然还未出刀,但她竟有一种被对方锁定得死死的感觉,似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避开对方的刀。

  这是错觉?

  夜翼沉默不语,背后的羽翼有节奏地轻轻扇动着,每一次闪动,都会有丝丝缕缕的黑气逸散出来,在她周身萦绕,化为护身黑气。

  持刀的手微微动弹,黑刀仍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无法看清其全貌。

  夜翼盯着杜兰德和他的刀。默然片刻后嘴角一翘,兼具丰厚性感和冰冷锋利的双唇微启,说道:“杜兰德,你这是打算一招分出胜负吗?”

  杜兰德眼中的凌厉之色更盛,微微点头,坦然承认道:“不错!”

  他已经调动起全部力量,将审判战刀催动到极限,接下来的一击,将超越九曲连环,是杜兰德目前能够施展出的当之无愧的最强一击!

  “呵……”

  夜翼笑了笑。语气奇异地说道:“杜兰德。你似乎还是不太清楚你我之间的差距啊……战斗法师破入能体境之后。初步拥有‘能级’。刚刚晋入能体境的战斗法师,能级为1,即拥有‘1个单位的能级’——这也是目前我在位面压制下能发挥出的能级水准。”

  杜兰德眉头一拧,没想到夜翼会忽然提起“能级”。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于是杜兰德并不打断,而是凝神倾听。

  只听夜翼继续说道,“……杜兰德,我看你明明不是能体境战斗法师,却拥有大约0.7左右的能级,与我仍有差距。除非你的刀比我的刀更强,否则的话,你半点胜算都不会有。”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晃动起手中黑刀,周身一阵黑芒涌动,光线似乎都被吞噬扭曲了,以至于夜翼的身形在黑暗中变得有些影影绰绰的,增加了杜兰德锁定瞄准的难度。

  杜兰德心念急转。仔细咀嚼夜翼的话语。

  听起来,能体境的战斗法师主要以“能级”划分实力,初入能体境便拥有1个单位的能级,继续修炼应该还能增加能级吧。

  自己仍在归一境却能够拥有能级,恐怕是拜“小能体境”之赐了,虽然不及真正的能体境,却提前拥有了能体境的玄妙,于是才有0.7单位的能级。

  “0.7与1……我和她有0.3的能级差距么……”杜兰德暗自思量。

  能级上拼不过是没办法的事,短时间内自己也没办法真正破入能体境吧。在能级不占优势的情况下,目前唯一的胜算,就在于自己的审判战刀能否比对方的黑刀更强了。

  刀对刀,神级能力对神级能力,实质上就是双方的神级能力内蕴的规则之力的碰撞了。

  所以夜翼才会说除非杜兰德的刀比她的更强,不然杜兰德必输无疑。

  “嘿。”杜兰德嘿然一笑,终于明白了自己与对手的实力对比,他非但没有惧怕,反而定下心来,毫无惧色地与夜翼对视着。

  他的这一反应令夜翼当场错愕:“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笑不出来?”杜兰德歪着脑袋,反问道,“既然我在能级上与你差距不大,0.3而已。而你我的刀都是神级能力。神级对神级,我有什么好怕的?”

  夜翼脸色一滞,没有接话。

  神级能力的最大特征是自带规则之力,但具体是什么样的规则之力却没有定数,这也导致了强的神级能力很强,弱的神级能力却不比传奇能力厉害多少。

  夜翼虽然对自己的刀相当自信,但杜兰德的刀可是梭罗预言中对森德洛至关重要的能力,怎么可能会弱?

  想到这一点的夜翼更沉默了。

  然而,夜翼不愧是夜翼!

  杜兰德实力上的出奇强横,以及层出不穷的手段令她心中生出一丝本能的退意,面对自己内心的本能退却,夜翼做了一个非常简单、却无比有效的举动,用以抹消退意,令自己心无杂念地投入战斗。

  ——她进入到了无我境界。

  由于进入了无我境界,她那细细长长的凤眼略显空洞,冰冷与凌厉之色消失不见,反而透出些许的懵懂。

  无我境界中的夜翼只会战斗,不理会杜兰德是否是预言之人,不理会杜兰德是否是凯恩斯要找的神级血脉能力觉醒者。

  此刻的她,甚至不会记得杜兰德之前那无礼的一“吻”,她只会展开纯粹的战斗,直到击败杜兰德,或者被杜兰德所击败。

  这就是夜翼。

  对她而言,战斗的唯一理由就是这一刻,她想要战斗。

  “——夜兽。”

  夜翼缓缓吐出一个名字,这便是她手中黑刀的名字。

  浓郁的黑色从刀锋中满溢而出,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黑暗覆盖的范围内。没有光,没有声,理应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可杜兰德偏偏能清楚地看到位于黑暗中心的夜翼!

  那种感觉很诡异,杜兰德脸色微动,持刀的手却依然稳定。

  “夜兽。”夜翼又轻轻念诵了一遍。

  随着她梦呓般的话音,周围的黑暗如有生命,开始剧烈涌动,一边翻涌一边收缩。浓稠的黑暗本来占据了夜翼周身三百米的范围。转眼间缩减到了百米左右。凝聚成一头形似猫、却有九条尾巴的异兽模样。

  这就是夜翼的刀的真正形态?

  杜兰德微微屏住了呼吸。只见夜翼身子向后一缩,竟悄然隐没在“夜兽”之中,与夜兽融为一体。

  “吼!”夜兽动了。

  “哼。”几乎同一时间,杜兰德也动了起来。手持审判战刀,身形连续几个闪烁便出现在夜兽巨大的头颅上方,双手运刀,当头劈落!

  小能体境已经运转到有些超出负荷了,审判战刀的三大属性——绝对冻结、一击必中、伤害加深——同时运转起来,令敌人不能动、不能躲、更不能防,从灵魂到肉身都是如此。

  这就是“审判”的真意!

  面对杜兰德用尽全力的一记劈斩,夜兽毫不示弱,抬头狠咬过来。

  杜兰德近距离看着夜兽张开的嘴巴。口中黝黑一片,空间承受不住巨大的咬合力量,轰然塌陷下去,形成一个黑漆漆的空间破洞。

  从皇后魔龙等观战者的角度看去,杜兰德在百米之长的夜兽面前。完全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蚂蚁!

  “真的不用帮忙吗?”皇后看起来很担心。

  倒是魔龙罗德格特表现得非常平静。

  场中,审判之力正牢牢笼罩着夜兽,令它的动作不断受到干扰,尤其是“绝对冻结”,令夜兽身形反复停滞,极大干扰了它攻击的连贯性。

  最终,审判战刀的刀锋提前一步劈在夜兽的头颅之上,刀锋微微一顿,旋即有些艰难、却非常坚决地继续切进了夜兽的头颅!

  “给我开!!”

  杜兰德怒吼一声,俊脸在此刻竟显得颇为狰狞!

  小能体境运转,0.7单位能级的力量滚滚涌入审判战刀,“伤害加深”全力发动之下,夜兽的身体防御变得非常脆弱,竟被杜兰德这一刀剖开了整个脑袋!

  这一刀的威力之大,已经超出了杜兰德这个使用者的预料!

  刺啦!

  杜兰德一刀到底,以小小的一柄刀,破开了百米巨兽的脑袋,那场景之壮观根本难以形容!然而他刚刚悄然松了口气,脸色便猛然一变!

  ——视线余光中黑影闪烁,九条漆黑的尾巴几乎同时抽至,那是夜兽的九尾,虽然从不同角度而来,最终却同时狠抽在杜兰德身上!

  这一刻,皇后等人清楚地看到杜兰德所在之处的空间直接被抽成碎片,纵横交错的空间裂缝中,杜兰德的身影狼狈不堪地翻飞而出,连人带刀被抽飞出老远,沿途大片大片的鲜血飞溅。

  “妈的,好强!”

  杜兰德疼得浑身都在哆嗦,却死死咬着牙没哼出声。好不容易重新稳住身形,他勉强想要停止腰杆,脸上却猛地涌起潮红,“哇”的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

  “赢了吗?”杜兰德胡乱抹了一把唇边的血迹,目光死死盯着对面的夜兽。

  在他的注视下,夜兽僵立片刻,继而竟“砰”的一声轰然炸开,散作无数黑色的气流。

  夜兽崩碎,重新化刀,夜翼的身影又重新显现出来。

  看到夜翼的刹那,杜兰德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苦涩。只见夜翼昂然而立,大片黑色气流在她掌中汇聚,重新化作那柄看不清形状的黑刀。夜翼看起来什么伤也没受,站得又挺又稳,与杜兰德拄刀而立、口吐鲜血的狼狈模样相比,实在是好了太多!

  胜负似乎已经有了分晓。

  然而,就在杜兰德以为自己输了的时候,挺立如枪的夜翼忽然脸色一变,红唇微启,咳出一口殷红的鲜血,随后她的脸蛋瞬间转白,血色尽褪!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