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七十七 归途,远古之路

卷五 章七十七 归途,远古之路

  比起夜翼,杜兰德的脸色也很白,可还算白得正常,苍白中仍隐隐透着血色,再加上热血涂在脸上的温度,让杜兰德感到自己还是一个活人。

  可对面的夜翼,她的脸色惨白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尤其是在她那一身黑甲黑翼黑发黑眸黑刀的反衬之下,她的脸白得有些通透,甚至有些虚淡起来。

  “到底谁赢了?”

  皇后凝神屏息,紧张地看着空中相对而立的杜兰德和夜翼。从表面来看,杜兰德明显更加狼狈,重伤之名坐得实实的,可是他对面的夜翼的状态也很不对劲。这两人相对而立,谁都没有继续进攻的打算,又或许,他们都已经失去再战之力了?

  战斗引起的轰鸣声回荡片刻后渐渐消散,天地恢复了沉静。

  “呼呼。”杜兰德剧喘不止。

  身体每时每刻都在疼痛,伤口愈合了又裂开,裂开了再愈合,令杜兰德忍不住咧了咧嘴。鲜血断断续续地流淌出来,浸透了衣袍,黏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

  对面的夜翼似乎并不狼狈,可她的脸色却越来越白,她已经从无我境界中退出来了,腰杆虽直,杜兰德却能看出她气息上的不稳定。

  两人就好像两名绝世刀客,倾尽全力交手一番,然后重新冷静下来,开始重新审视起对手,同时也在心中重新审视着自己。

  “好强的刀。”这是夜翼沉默许久后的第一句话,声音微微打着颤,可见刚才杜兰德那一刀的杀伤力有多大。

  杜兰德咧了咧嘴:“你的也不赖。”

  若仔细对比双方能发挥出的实力,就会发现其实相差不多。

  夜翼本是神级强者,在先被远古力泰坦重伤,又在这个位面中饱受压制的情况下,依然能发挥出1单位的能级,堪比初入能体境的战斗法师。

  杜兰德初入归一境。却因为掌握了小能体境,而拥有了寻常归一境战斗法师无法拥有的能级,0.7单位的能级虽然还比不上夜翼1单位的能级,却不算相差太多。

  能级上夜翼占据少许优势,这时候衡量胜负的关键,就在规则了。

  杜兰德不是神袛,他唯一蕴含规则之力的招式,就是以小能体境催动审判战刀,利用神级血脉能力自带的规则之力与夜翼较量。

  而夜翼身为神袛,早已融合了神火。掌握黑暗法则,再加上她身具两大神级血脉能力,在规则方面可以说是占尽便宜。

  但在刚才的对决中,夜翼既没有动用黑暗法则,也没有动用除了黑刀“夜兽”以外的另一个神级血脉能力,坚持只以刀对刀。

  于是双方在能级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各自施展出一个神级血脉能力战斗。

  杜兰德的刀是梭罗预言中的刀,比夜翼预料得只强不弱;反观夜翼,作为七元素神袛中战力第二的黑暗女神。她的刀又怎么会差?

  所以,双方胜负确实有些难以说清。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如今杜兰德和夜翼的伤势都不算轻,这也是两人交换过一招后。没有继续打下去,反而彼此默然对视刀现在的原因。

  就在这时,两道幽灵般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夜翼身后。

  雷克绯和鸵曼蓄势已久。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杀了夜翼!掠夺神火!”雷克绯面目狰狞,大声喝道。

  他与鸵曼联手,奋尽全力攻向夜翼的背心要害。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放倒夜翼,然后带上夜翼立刻跑路,再觅地慢慢想办法把神火剥离出来。

  两名半神全力攻击卷起的狂飙掠过夜翼的身体,而她依然没有回头,似乎对来自身后的偷袭一无所知,如一朵即将被狂风刮得粉身碎骨的小花。

  “哼!”

  皇后重重一哼,脸色转寒,就要上前参战——夜翼攻击牧者之城,又绑架杜兰德和安德丽雅女儿,也就是皇后的外孙女,皇后岂容他人在关键时刻搅局?

  就算要放倒夜翼,也应该由她、魔龙和杜兰德来放倒,跟雷克绯和鸵曼这两个酱油货色有什么干系?

  然而她刚刚移动脚步,就发现一只巨大的黑色爪子挡在面前。

  “罗德格特,你……?”皇后疑惑地看向伸爪挡住自己的魔龙,眼中透出探询的神色,她不理解为什么罗德格特要阻止自己。

  “那两个家伙找死而已。”魔龙平淡地说,“我们看着就好。”

  站在杜兰德的角度,可以将雷克绯和鸵曼的攻势和面目表情看得清清楚楚,杜兰德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笑容,叹了口气:“两个蠢货。”

  与夜翼以刀对刀拼杀了一次之后,杜兰德深刻体会到“神级血脉能力”的真正意义,它打破了“规则为神袛之专属”这一条广为人们所接受的常识,令半神级强者的招式中,也能带上规则之力。

  能够对付规则之力的只有规则之力,杜兰德拥有审判战刀,所以才能针锋相对地与夜翼的黑刀“夜兽”正面拼杀,雷克绯和鸵曼有什么?

  他们有神级能力吗?

  他们有规则之力吗?

  更何况夜翼与杜兰德对战时,只动用了“夜兽”中蕴含的规则之力,神火中蕴含的黑暗法则,以及另一个神级能力蕴含的规则之力,都没有施展。这是由于杜兰德的身份特殊,再加上夜翼自身的骄傲性格,才会对杜兰德“手下留情”,此时面对雷克绯和鸵曼的突袭,夜翼哪里还需要客气?!

  就算夜翼被审判战刀伤得不轻,拥有三种规则之力的她,绝对不是两个傻冒半神就能打得过的。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任何悬念,夜翼头也不回地反手斩出两刀,黑芒闪过,雷克绯和鸵曼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浑身飙血,一头栽落下去。

  杜兰德瞥了一眼彻底失去战斗力的雷克绯和鸵曼,心想早知道有规则之力的优势这么大,之前对付这两个家伙的时候,应该一上来就双刀合一放倒他们的,还用得着纠缠那么久?

  随后杜兰德转而对夜翼说道:“你最好别杀那两个家伙。他们都是通过远古之路而来的,今后恐怕还有用处。”

  “这个位面真的有远古之路?”夜翼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还未确认,但应该不假。”杜兰德说着,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皇后和魔龙。

  “嗯……”夜翼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她的脸色也很平静,就好像前不久怒火中烧、霸道逼战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这就是夜翼。

  她是那种要打的时候打得极狠,但打完之后绝不轻易把战斗中的情绪带到战斗之外的人。况且通过刚才的战斗,她从内心深处已经彻底认可了杜兰德。两人以刀对刀,最终也说不上是谁输谁赢,约莫算是个平手吧,继续打下去也分不出胜负。

  不过夜翼心里清楚,自己能级占优的情况下,却被杜兰德逼平,从这点来看,杜兰德的“审判”应该比她的“夜兽”更强!

  夜翼手腕一动,掌中的黑刀就不知道被她收到哪里去了。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看着杜兰德,以前所未有的肃然口吻说道:“杜兰德,跟我回森德洛吧。”

  不知为何,夜翼这番话并没有用森德洛语说,反而使用的是纯正的本位面语言,让一旁的皇后和魔龙也听得清清楚楚:

  “森德洛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恐怖战争,而你和你的刀,正是森德洛目前最需要的!”

  “梭罗预言中的人是你。”

  “不久前引动血脉共鸣的人,应该也是你。”

  “所以,请务必与我一起回归森德洛!”

  杜兰德摸了摸鼻子,脸色微嘲地看着夜翼:“直到现在才愿意把话说清吗?你之前绑架我女儿,又不由分说地迫我战斗,到头来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夜翼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这一刻竟笑得有些妖异妩媚:“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诚意?”

  诚意?

  一个毁人主城、绑架婴儿、逼人打架的疯女人,你丫有个屁诚意!

  杜兰德心中腹诽,表面上不动声色,轻轻耸了耸肩,然后沉声说道:“我需要一个解释。另外,你似乎自己也被困在这个位面了啊,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森德洛吧,还想拉上我一起?有可能吗?”。

  夜翼脸色依然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不过她笑得更灿烂了,从容说道:“没什么好解释的,等回到森德洛,你自然会明白。而且你没有拒绝我的理由——你的女儿,刚一出生就觉醒成为战斗法师了,而且是罕见的纯风属性。我会告诉你,你女儿作为战斗法师的天赋越高,继续呆在这个位面而不回归森德洛的话,就死的越快吗?”。

  杜兰德眉头瞬间就凑到了一起,盯着夜翼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夜翼肃然了些,一字一顿地说,“你的女儿,如果不能及时回归森德洛,会死的。所以你没有拒绝我的理由,必须得跟我一起,找到回归之路。”

  停顿了一下,夜翼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我们走远古之路回森德洛,你觉得怎么样?如果这个位面真有远古之路的话。”

  卷五远古之路,终章。(未完待续……)

  ps:明天就要开启新卷啦,心情期待又忐忑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