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一 皇后的种族 上

卷六 章一 皇后的种族 上

  黎明时分,旭日自远方的海平面缓缓升起,标志着新一天的到来。

  一天之计在于晨,清晨理应是充满朝气与美好的,可纳迦一族却是是愁云惨淡,海面上的小岛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崩塌的建筑、破碎的砖瓦、倒伏的树木……位于海面下的水中城市没这么凄惨,却也好不到哪去。

  岛上,蓝水湖的湖水直接少了大半。

  森之古树正有气无力地扎根于湖水,缓慢从蓝水湖中汲取力量,修复树体。

  库尔斯克站在小岛上,神情萧瑟,沉沉叹了口气:“幸好,幸好古树没有大碍。”

  原本的森之古树高达三百米,枝叶繁茂,气象恢弘。

  此时的森之古树,却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不仅叶子掉得精光,枝条也断的断,折的折,光秃秃地没剩下几根了。

  不得不说,昨夜杜兰德和夜翼的战斗实在太惊人,森之古树为了守护纳迦族人们的安全,险些被波及而死,真要那样,纳迦一族的损失就太惨重了。

  库尔斯克转头,问一旁的女儿:“族人们怎么样?”

  弗埃低声说:“伤亡不大,受惊不小。”

  库尔斯克“嗯”了一声,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没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他轻拍女儿肩膀,安慰道:“你也受惊了,去休息吧,安抚族人的事就交给我处理。”

  弗埃却摇了摇头,没有移动脚步。

  她偏转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

  山体上躺着一头巨型黑色章鱼,那是鸵曼,半死不活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证明它还没死;小山顶上立着一件屋子,屋门紧闭,屋外一根木桩竖立,浑身浴血的雷克绯被牢牢捆在桩上。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

  “……就是这两个家伙吗?”弗埃盯着鸵曼和雷克绯,死死攥紧了拳头,恨声说道,“杀死哥哥的,就是这两个混蛋?父亲,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

  提到儿子的死,库尔斯克脸上闪过痛苦的神情,伸手一指山顶小屋,涩声说道:“因为屋里的几位没说要杀。所以不能杀。至少……现在还不能杀。”

  儿子弗里被杀。而且是以那种方式被杀,库尔斯克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亲自手刃雷克绯和鸵曼。可他知道自己不能。

  不同于女儿弗埃,库尔斯克可是亲眼目睹了昨夜的连场大战,他深深明白:此时在小屋中的任何一位,都拥有挥手覆灭纳迦一族的能力。

  为了一族的安危,库尔斯克必须忍耐。

  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库尔斯克仍有些置身噩梦的感觉。

  杜兰德、夜翼、皇后、魔龙、雷克绯、鸵曼——这些人用着库尔斯克没听过的语言,说着令人难以理解的话语,使用着超乎想象的强大招式……

  库尔斯克越想越是茫然,不禁喃喃自语道:“他们。究竟……是些什么来头啊?”

  ……

  山顶小屋中。

  木质小屋是临时搭建的,岛上原有的建筑都在昨夜的战斗中毁掉了。

  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杜兰德、夜翼、皇后、还有魔龙罗德格特分别占据了一张椅子,围坐在方桌周围。

  罗德格特已经化为人形,容貌和三王相似,眉眼之间却透着三王不具备的深重威严。他的骨架很大,沉默地坐在皇后身边,挺拔而稳健。

  皇后轻柔怀抱小孙女,目光却始终盯着对面的夜翼,紫意盎然的眸中既有深深的痛恨,也有浓浓的忌惮,似乎很担心夜翼突然暴起发难。

  夜翼却是不理皇后,她只盯着杜兰德,眉头紧蹙着说道:“……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吧?立刻跟我一起回归森德洛!杜兰德,你难道就不想回去吗?”

  杜兰德与夜翼平平对视着,不答反问:“你之前说,我的孩子继续留在这个位面的话,会慢慢死去?为什么?”

  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女儿红扑扑的小脸蛋,还有细细嫩嫩的小胳膊小脚。神之视角下,女儿的状态明明很好,让人心中大感困惑,难不成夜翼只是在危言耸听?

  夜翼嘴角微翘,冷笑道:“原来如此,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吗?杜兰德,你当我夜翼是什么人?犯得着编造这种谎言骗你回森德洛?!”

  皇后嘲弄地插口道:“堂堂神袛,连绑架孩子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再编造一个谎言似乎也不算什么。”

  夜翼神情一冷,眉宇间似乎有风暴在急速酝酿,然而她沉默了一会儿,出乎皇后意料地没有发作。

  杜兰德伸了伸手,示意皇后少安毋躁,然后认真看着夜翼问道:“难道是因为这个位面对战斗法师的压制?继续呆在这个位面的话,我的孩子会承受不了压制之力?”

  杜兰德已经听皇后说了,自己的女儿一出生就觉醒成为战斗法师的事,由于马努斯当年与巨龙领主的一战,这个位面对战斗法师深恶痛绝,这是杜兰德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对女儿产生威胁的隐患了。

  除了位面压制之外,杜兰德想不出女儿继续呆在这个位面会有什么问题。

  没想到夜翼缓缓摇头,说道:“不是位面压制的问题。这个位面虽然痛恨战斗法师,但你的女儿很特殊,她是诞生于这个位面的生命,本位面诞生的生命无论职业为何,都不受压制影响。”

  杜兰德闻言微愣,旋即了然。

  位面孕育生命,对一个位面来说,位面内的生命就像是它的孩子,压制之力自然不会作用于自己的孩子。

  可既然不是压制之力的缘故,还有什么东西,会让女儿注定在这个位面遭受厄运?

  这时夜翼忽然说道:“杜兰德,你知不知道森德洛有规定,禁止战斗法师与其他位面的种族通婚?”

  “我知道。”

  “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大概,是防止战斗法师的血脉散播与外流?”

  “哼。”夜翼哼了一声,漠然说道,“真有人想要剽窃战斗法师的血脉,是无论如何都防不住的。森德洛每年投入大量资源和人力进行位面战争。无数战斗法师被派往异位面,这么多的人呆在其他位面,怎么可能真的禁止得了战斗法师们在其他位面播种?所以,其实每年都有大量诞生于异位面的混血战斗法师。”

  杜兰德心想也是,人都有那方面的需求,真到了天雷勾动地火的时候,哪还管那么多?

  他耐心地听着,一旁的皇后也听得很认真,事关孩子的安危,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能放过。必须把问题搞清楚。才能针对性地想办法解决。

  夜翼接着说道:“一般而言。战斗法师与非战斗法师生下的混血儿,哪怕身在异位面,也可以觉醒成为战斗法师,就像杜兰德你的女儿。但异位面觉醒的战斗法师。都是伪战斗法师,无法修炼,故而没有意义。必须回归森德洛,才能成为真正的战斗法师。此为其一。”

  杜兰德闻言不由脸色一沉,就听到夜翼顿了顿继续说道:“……有的职业,与血脉无关,比如四大神职,随便什么种族都行。但战斗法师不同!

  战斗法师作为一种职业,与血脉力量密切相关。而对异位面的混血儿来说。如果混入的只是普通血脉,比如战斗法师与普通人类混血,那么问题还不算大。

  但是,如果混入的另一种血脉也是非常强力的血脉——甚至是不逊于战斗法师的强横血脉的话——那么,两种强横血脉将会彼此交战!此为其二。”

  听到这里。杜兰德眉头紧紧锁起,凝重问道:“两种血脉一定会交战?”

  “一定会。”夜翼肃然说道,“想想你自己修炼的过程吧,从一级战斗法师一路修炼到半神级,战斗法师的血脉一点点消磨掉其他的异种血脉,直至突破到血脉境,成为黑眸黑发的纯血战斗法师。战斗法师血脉的强烈‘排他性’,以及血脉的霸道程度,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杜兰德闻言沉默不语。

  “你的意思是,战斗法师的血脉会排斥一切异种血脉?”一旁皇后的神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她死死盯着夜翼,涩声问道,“两种强横血脉交锋的后果……会是什么?”

  “我说了,异界觉醒的伪战斗法师无法修炼,实际上与身体孱弱的普通人无异。”夜翼平静地说,“一个身体孱弱的人,体内有两种极度强横的血脉力量彼此排斥、彼此碰撞、彼此侵吞,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说到这,夜翼故意停顿了一下,不理会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皇后,转头看着杜兰德:“你的女儿体内除了战斗法师血脉之外,还有一种异常强横的血脉力量。继续呆在这个位面的话,一定会在两种强力血脉的交锋中死去。过程……应该会非常之痛苦!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回到森德洛!”

  杜兰德心头一颤,不由看向皇后。

  女儿是杜兰德和安德丽雅的结晶,小家伙的一半血脉来自于父亲杜兰德,一半血脉来自母亲安德丽雅。而安德丽雅的血脉继承自金和皇后。

  金的血脉力量显然不算强大。那么,女儿体内的另一种强横血脉的源头,只可能是来历神秘的皇后了!

  “您……您到底……”杜兰德盯着皇后,一字一顿地问道,“您到底,是什么种族?”

  ps:

  梳理完毕,恢复更新,卷六绝对精彩,敬请期待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