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五 奇异的古路

卷六 章五 奇异的古路

  寒冷的气息刺激着杜兰德的身体,皮肤上立刻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好厉害的寒气!”杜兰德神情凝重,自己可是身具冰属性的战斗法师,还有血脉能力“元素抗性”的存在,竟然都受到了寒气的影响,一般人单单在这儿一站,就会被冻毙!

  杜兰德默默调动冰火力量,流转全身,这才感觉好了些。

  周围静悄悄的,入眼的是一个枯寂的洞窟,干巴巴的褐色岩石上覆盖着斑斑驳驳的灰白色坚冰,冰窟顶上倒悬着一根根冰锥,冰锥数量很多,密密麻麻的,配合上锋利之极的尖头,看起来颇为狰狞。

  “这里……就是远古之路?”杜兰德皱了皱眉头。

  眼前的冰窟,虽然看起来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似乎没有想象中危险啊……

  不过杜兰德心中没有半点轻视,因为真正的危险都是看不见的危险,只看那些走过远古之路的人对这条路的看法,就知道这里绝对比表面看起来危险得多!

  杜兰德默默运转起“神之视角”,拔出双刀分身,左手虚空,右手时光,然后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非常谨慎地,向前方跨出了一小步。

  这一步跨出,杜兰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仅仅一步跨出,眼前的场景忽然如水波般变化起来,冰窟似乎还在眼前,没有变化,可杜兰德分明在看到冰窟的同时,又看到了一片炙热干燥的沙漠环境?

  冰窟和沙漠重叠在一起,似乎相隔甚远,又好像共同存在于同一片时空之中,但这怎么可能?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子,怎么会同时占据同一片时空?

  这根本与杜兰德贯有的认知相悖!

  “这……怎么会……?”

  杜兰德有些艰难地底下头,发现自己后脚仍踩在一片坚硬的冰面上,迈出的前脚。却实实在在地踏在燥热的沙子上,从脚底传来的炙热温度真实无比,于是杜兰德知道:自己眼前的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场景。

  所谓的时空错乱,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一脚在沙漠中,另一脚却在冰窟里,眼前一会儿是冰冷枯寂的冰窟场景,一会儿又是烈日骄阳下的干燥大漠,杜兰德使劲眨巴着眼睛,神之视角疯狂运转。却依然无法分辨出到底哪里是沙漠。哪里是冰窟。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杜兰德忽然生出一种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无措感觉。

  “哼,你现在理解‘时空迷宫’的意义了吗?”夜翼硬邦邦的声音传递过来。

  杜兰德循着声源的方向偏头左边看去,才发现夜翼不知何时也进来了,正站在自己的身侧不远处。然而令杜兰德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是:夜翼明明就在自己身旁,可她却站在一大片海域之上,脚下是波澜起伏的湛蓝色海水,头顶晴空万里,还有海鸥来往翱翔啼鸣。

  夜翼转过头来,看着身形僵硬的杜兰德,撇嘴说道:“怎么?凌乱了吗?”

  “……”杜兰德没吭声。

  “远古之路本来就是这样的,各种时空彼此嵌套在一起。”夜翼淡淡地说着,“你只看到了三种场景嵌套在一起罢了。想我以前在森德洛的时候。也进入过一次远古之路,当时我同时看到了七种截然不同的场景!”

  “七……七种……”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问道,“你确定这不是幻境。而是真实不虚的景象?”

  “不然呢?”夜翼横跨了一步,从大海上来到冰窟里,笑道,“远古之路中也不是没有幻境,但真要跌入幻境,反而不会看到错乱的时空,只会有单一的场景。所以,如果你突然发现眼前的场景只有一种时,反而要注意了,因为你可能已经不知不觉地身陷幻境了。”

  “……原来如此。”杜兰德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多重时空相互嵌套就是远古之路中的常态了,纠结于自己究竟身处何处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自己目前既在冰窟中,又在沙漠中,也在一片大海上,同时在三个地方。三种截然不同的环境,时时刻刻都在微微变动着,说不定再往前走几步,冰窟就会变成火洞,大海变成高空,沙漠变成绿洲,都有可能。

  感觉上,远古之路就好像一张斑驳的拼图,把属于不同拼图的各个部分硬凑到一起,让杜兰德不由感叹世界之奇妙,竟然连如此诡异的地方都会有。

  “那么……”

  杜兰德看着夜翼,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身在远古之路中,如何知道森德洛的方位?”

  如果不知道森德洛的方位,在远古之路这种大迷宫中,恐怕走到死都不会走到森德洛,到时候要不就永久地迷失,要不就像雷克绯和鸵曼那样被逼到精神失常,要不运气好一点抵达某个主位面,回归森德路却是别想了。

  杜兰德相信,夜翼既然熟知远古之路的特性,又主动提出走远古之路回归森德洛的方案,一定是已经将定位问题考虑在内了。

  果然,夜翼慢条斯理地掏摸出一个小巧玲珑的黑色罗盘。

  “这是什么?”杜兰德凝神看了过去,好奇地问。

  “世界罗盘。”夜翼晃了晃怀表似的黑色罗盘,上面有一个勺子型的指针,然后大致解释了一番,“神袛来往于各个位面,穿梭于时空乱流和无尽虚空,大多需要罗盘指示方向。罗盘也分等级,最差的只能在小范围指引方向,以防迷失。高级些的哪怕在远离位面的虚空最深处,也能指正方向。我手上这是最高级的罗盘了,神袛中也没几个能拥有,在远古之路这种时空错乱的地方,大多数时候,我这世界罗盘也能发挥作用。”

  “大多数时候?”杜兰德眼神一凝,“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发挥作用吗?也就是说,还是会有失灵的时候?”

  “废话!”夜翼没好气地说,“你以为远古之路是什么地方?万一迷失到远古之路的极深处,神袛也会陨落!这里是世界上最诡异难明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真到了远古之路的深处,什么罗盘都发挥不了作用!”

  杜兰德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现在真有点犹豫要不要走这条路回森德洛了。”

  夜翼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杜兰德叹了口气:“那倒也是。”

  总的来说,有战斗法师的洞察之力(对杜兰德而言则是神之视角)辨别各种嵌套在一起的时空,又有世界罗盘指明方向,从这里成功走回森德洛的成功率还是比较大的。

  就在这时,魔龙罗德格特也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它恢复了魔龙的本体,却控制了身形尺寸,变成一头身长不过五米的黑色小龙。体型虽减。身上那浓郁的黑暗气息。以及森重的威严却是丝毫不减。

  魔龙背生双翼。硕大的脑袋上一共有四只眼眸,每一只眸子的颜色都不同,却又让人说不出究竟是什么颜色。

  “咦?”

  杜兰德和夜翼看着罗德格特,不知为何。当魔龙出现时,周围的时空叠合程度似乎减弱了不少,那种让人眼晕的时空错乱之感,都凭空下降了许多!

  眼前本来有冰窟、大漠、海洋三种场景彼此嵌套,此刻三种景象竟然有一丝分离开来的趋势!

  虽然没有完全变得泾渭分明,却比之前清晰了不少,杜兰德运转“神之视角”时,也看得更清楚了,这无疑大大降低了在远古之路中迷失的可能性!

  “这怎么可能?!!”

  以夜翼身为神袛的见识。都忍不住低呼出声,眼中写满了浓浓的震惊。

  杜兰德则紧紧盯着魔龙,肃然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罗德格特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深沉的声音反问道:“世界罗盘的定位,再加上我的存在。回归森德洛的成功几率应该又上升了一些吧?”

  上升一些?

  岂止上升一些?回归的成功率根本就是上升了一大截啊!

  远古之路最为人们所恐惧的一点,就是错乱的时空迷宫引人迷失,而魔龙罗德格特竟然能够降低迷宫的通行难度,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杜兰德心中震惊。

  夜翼更是见了鬼一样地死死盯着魔龙,似乎要从他那四只眼眸中看出些什么。

  “你们不用这么看我。”罗德格特很平静地说道,“我当年和皇后一起,在这条路中走了很久很久,以我们的实力能够活着走出来,而且没有疯掉,很大程度上正是依靠我的能力。”

  “你的能力是什么?”夜翼直接问道。

  魔龙摇了摇头说道:“别问我,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感觉就像一种天赋本能……而且我现在的记忆是不完全的,所以你们问我也没用。”

  杜兰德追问道:“什么叫记忆不完全?什么意思?”

  罗德格特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轻描淡写地说道:“你大概很疑惑吧,我和你所熟知的牧城三王——罗德、罗格、罗特——究竟是什么关系。事实上,牧城三王只是我的三个分身。当年我和皇后一共走出远古之路,我受了很严重的伤,不得不沉睡修复伤势,陷入沉睡前我摘下三片逆鳞,化为牧城三王。这次夜翼袭击牧者之城的时候,牧城三王合一,就成了我,却依然不是完整的我。”

  “那你的本体是——?”杜兰德眼神微动,隐约想到了什么。

  魔龙看着杜兰德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呵呵,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没错,我,罗德格特的真正本体,是牧者大厅下面的那扇黑色石门上的魔龙雕塑。”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