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七 “绝对”的审判!

卷六 章七 “绝对”的审判!

  混乱海域,远古之路的洞口之外,皇后单手怀抱着小孙女,另一手牢牢抓着紫色能量凝聚而成的绳索,绳索一端在她手中,另一端深入前方的洞中。

  紫色绳索轻轻颤动着,总的来说很平稳。

  可皇后眉宇间却有些焦急。

  杜兰德他们已经进入远古之路有些时间了,按理来说进去大致看看情况就可以退出了,但怎么到了现在,还不见有人出来?这也太久了点吧!

  要不是皇后怀里还抱着孩子,她几乎要忍不住跟进去了,随着时间一点点地继续流逝,皇后的神情越来越焦虑。要不是紫色绳索始终比较平稳,她早就等不下去了。

  就在她几乎快要按奈不住冲进山洞的冲动时,黑漆漆的洞口波动了一下,一道身影从中冲了出来,那人黑甲黑翼,高挑性感,正是杜兰德进入古路之后紧跟着进去的夜翼。

  皇后没想到最先冲出来的是夜翼,只见夜翼出来后随意看了皇后一眼,目光淡漠,随后就好像没看到皇后一样,直接回过头去,看向洞口。

  见鬼的,把我当透明人吗?皇后心中暗骂。

  不过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连忙看着夜翼,急切问道:“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了吗?杜兰德,还有罗德格特呢?怎么没出来?”

  夜翼却压根不搭理皇后,只是死死盯着洞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紧接着从远古之路中冲出来的是魔龙森德罗特,皇后看到自己这位老搭档时心情一松,却迟迟没有看到杜兰德,不由又是心头一紧,连忙问道:“怎么了?里面出事了吗?杜兰德人呢?”

  没想到的是,魔龙罗德格特居然也没理她!而是和夜翼一起盯着洞口,四只眸子一眨不眨。

  我……我去!连你也把我当透明人?皇后险些被气得爆出脏话。

  这时,漆黑的洞口再次波动了一下。杜兰德终于慢吞吞地从中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状态很好,没有受伤的痕迹,这让皇后心头一松,不过她敏锐地注意到杜兰德的脸色颇为怪异,而且他手里拎着紫色的审判战刀,这意味着刚才在洞中恐怕爆发战斗了!尤其是魔龙罗德格特和夜翼的状态也不对劲,他们俩看着杜兰德的眼神说不出的古怪。就像……就好像杜兰德刚做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审判战刀静静躺在杜兰德手中,刀锋还在一鼓一鼓的,宛若活物。

  皇后终于受不鸟了,气急败坏地狠狠一扯手中的紫色绳索,拽得杜兰德一个趔趄,她毫无形象地吼道:“妈的。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们都变哑巴了吗?有没有人吱个声?!!”

  这时,魔龙罗德格特终于开口了,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杜兰德和他的刀上,语气说不出地古怪:“……莉威娜,刚才,我们碰到冥河娃娃了,数量大概有三百个。”

  “……什么!!冥河娃娃!?”皇后震惊道。她以前在远古之路中没少吃冥河娃娃的苦头,那种小怪物一旦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吹箭齐射根本就是大灾难。

  皇后急急问道:“然后呢?”

  魔龙深深叹息着说:“然后,杜兰德他一刀就把所有的冥河娃娃杀了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皇后:“……”

  无言良久,皇后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杜兰德,她目睹了杜兰德和夜翼的那一战,自问对杜兰德的实力看得比较清楚。他怎么会有这种实力?

  数百个冥河娃娃,哪怕每一个只有初入半神级别的实力,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况且远古之路中的各种怪物都是能量聚合体,不同于一般的生命体,那些怪物既没有灵魂,也没有血肉,寻常手段对付它们的效果都不大。

  只看夜翼一刀下去。才斩杀了那么点冥河娃娃,就知道那些小怪物不是那么好斩杀的。而杜兰德仅仅一刀就宰了数百个,还什么伤都没有受,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这……这真的有可能吗?

  “杜兰德……”

  夜翼走到杜兰德面前,一脸肃然地看着他,郑重其事地说道:“……能否把你的刀借我看一下。”

  杜兰德看了看夜翼,又低头看了看渐渐平静下来的审判战刀,略一犹豫,便点点了点头,把近两米的战刀递到了夜翼手中。

  刀身入手,夜翼微微一怔,没想到审判战刀竟然什么重量都没有,握在手中轻若无物,随后她低下头,运转起洞察之力,从刀尖一路看到刀柄末端,不放过半点细节,看得极其细致。

  看着看着,夜翼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近距离握着审判战刀,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寸骨骼似乎都在受审判之力的影响,难以动弹、难以躲闪、而且防御力大跌。不只是夜翼自己,审判战刀周围的空气、元素力量、各类能量、甚至是空间结构,都变得松散而脆弱!

  “原来……如此。”夜翼仔细看过之后,将审判战刀交还给杜兰德,长长吐出一口气,低声说道,“我明白了,你这刀的属性能力,是‘绝对’的能力。”

  绝对的能力?

  杜兰德愣了愣,如果没记错的话,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也说过类似的话,说审判战刀的审判之力,是绝对的!不过杜兰德一直不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义,不由看着夜翼露出探询的目光。

  夜翼扫了一眼魔龙和皇后,低声说道:“你这刀,是你的神级血脉能力,没错吧?”

  “是。”

  “历史上出现的神级能力不少,每一个神级能力,都有其独特性和针对性。比如有的神级能力偏重防御,有着偏重速度爆发,有的偏重物质攻击,有的偏重灵魂攻击,有的对血肉生命杀伤力大,有的甚至能直接攻击敌人的血脉。

  而杜兰德,你的这柄刀——它的能力的是‘绝对’的——也就是说。无关你砍的是血肉生命也好,灵魂体也好,还是冥河娃娃那种能量态的怪物,甚至是一块石头,一截木头,一个时空片段,一缕特殊能量……总之。对于这世界上的任何有形无形的存在,你的刀都能发挥百分之一百的作用!

  没错,百分之一百发挥效用,这就是绝对的能力!不像我的刀,只对血肉生命杀伤力最大,刚才面对冥河娃娃时。效果瞬间削弱了九成以上。”

  夜翼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越说越激动,就好像拥有绝对能力的是她自己一样。

  杜兰德刚才一刀斩杀了数百个冥河娃娃,自己心中也颇为震惊,此时又从夜翼口中听到了所谓“绝对的能力”的真正意义,不由低下头,再次审视审判战刀。

  绝对冰冻、一击必中、伤害加深——三重效果合一。令敌人不能动、不能躲、不能防,此即审判。

  “既然审判之力对任何东西的效果都是一样的,都能够百分之一百地发挥出来……”杜兰德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那,这柄刀就不应该叫做‘审判’了吧,而应该是,绝对审判?”

  ……

  ……

  夜翼和魔龙不仅看到了杜兰德一刀斩杀冥河娃娃。还亲眼看到战刀吞噬冥河娃娃尸体的一幕,不过他们都没有再提这件事情,只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刀是杜兰德的刀,夜翼也好,魔龙也罢,都不好问得太深入。

  事实上就算他们开口询问,杜兰德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双刀分身吞噬进化的特性一直存在,杜兰德作为双刀分身的拥有者,也不明白双刀吞噬进化的机理到底是怎么样的,更别说解释给夜翼和魔龙听了。

  总之。一行人验证了远古之路的确切存在,又大致感受了一番古路中的种种危险,就先退出来了。

  在真正闯远古之路前,还需要更细致、更精密的筹备。毕竟到时候是要带着孩子一起进入那条古路的,就算做不到万无一失,也应该尽量把安全工作做好。

  这也是成功穿过远古之路、抵达森德洛的保障。

  杜兰德等人回到纳迦一族的城市,一边修养,一边敲定了闯远古之路的人员。

  ——杜兰德和夜翼就不用说了,杜兰德为了女儿必须尽快回森德洛,夜翼则是为了尽快把杜兰德这个“预言之人”和“神级血脉能力觉醒者”尽快带回森德洛。按理来说,魔龙罗德格特和这件事的关系不大,完全可以不必进入那条危险的道路,可魔龙主动提出了要和杜兰德同行。虽然不明白魔龙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有他在,通过远古之路的难度大幅下降,这种好事杜兰德自然不会拒绝。

  孩子自然也要带上。

  而皇后为了小孙女的安全,考虑过后,也决定一同进入远古之路,和杜兰德同行!

  “您确定要一起去吗?”入夜,杜兰德单独找到皇后,郑重地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杜兰德倒是希望皇后能留下来,陪着安德丽雅,这样自己带上女儿去闯远古之路,心中也更踏实一点。

  “这孩子不止是你女儿,也是我的孙女。”皇后怀抱孩子,轻拍小家伙的胳膊,柔声说道,“我这个做外婆的,难道不应该为这孩子做点什么吗?而且,就让你、夜翼、还有罗德格特去闯远古之路的话,我不放心。”

  杜兰德闻言微微皱眉。

  有世界罗盘定位,有洞察之力探路,有魔龙稳定时空秩序的能力降低通行难度,还有自己的“绝对审判”对付古路中各种能量聚成的怪物,只要准备充分,成功率应该还是很大的吧?

  皇后一看杜兰德的表情,就大致猜到他在想什么了,不由叹了口气说道:“杜兰德,我亲身走过那条路,相信我,那条路的变数太多了,没有人能预测到究竟会发生什么。

  古路中的能量难以汲取,补给会变得很困难,万一受伤的话,会非常麻烦。在这种情况下,我作为妖精一族所特有的生命能量,就变得很重要了。

  事实上,当年我和罗德格特联手走远古之路时,若不是有我的生命力量不断为罗德格特疗伤,他恐怕早就死了。若他死去的话,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我必须跟你们一起去闯远古之路。”

  “……好吧。”杜兰德见皇后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多劝。

  话锋一转问起了魔龙的事:“罗德格特,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是龙族,还是妖精位面中的某种类似龙族的特殊生命?”

  皇后不由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问到他。”

  “这很重要。”杜兰德认真看着皇后说道,“不弄清楚的话,心理总觉得不够踏实。”

  皇后却摇头说道:“有关罗德格特,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从不说自己的来历和种族。当初我和他遇上,是在远古之路中,因为彼此能力互补,就决定联手共闯了。他没多问我的事,我也不问他的事。后来我们九死一生来到这个位面,他也受了重创,不得不化身雕像,沉睡疗伤。他在沉睡前分出三个分身,就是牧城三王,让三王辅助我在这个位面站住脚跟。罗德格特的本体,至今都没有彻底转醒。”

  “这样啊。”杜兰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么看来,不等魔龙本体苏醒,的确是难以探听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哦,对了……”皇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神问道,“有关那个雷克绯和鸵曼,你准备怎么处理?”

  “还没决定,您有什么想法?”杜兰德反问道。

  俘虏了雷克绯和鸵曼之后,杜兰德以“永辉凝视”对他们进行了细致的搜魂。两人有关远古之路的记忆都已经相当混乱了,得不到太多有参考性的信息。

  倒是他们进入远古之路的原因引起了杜兰德的注意。

  雷克绯是怒风灵武,来自主位面“帕宁”,鸵曼是巨魔章鱼,来自主位面“达克罗”,很巧的是,他们进入远古之路的原因是一样的——都是逃兵,为了逃避一场战争。

  达克罗被无数矮人攻占了,鸵曼为了活命,逃进了远古之路。

  帕宁也被无数矮人攻占了,雷克绯为了活命,也逃入了远古之路。

  这让杜兰德不由想到了森德洛,他已经从夜翼口中确认了森德洛正在经历战祸的事,据夜翼所说,森德洛目前的敌人,也是一群不明来历、不明身份、实力却强得令人发指的矮人军团!

  这么说,除了森德洛之外,帕宁和达克罗也遭遇了矮人的攻击,梭罗预言中的那场灾难性的战争,也许不止波及了森德洛,还涉及到了其他位面。

  皇后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没有什么剩余价值,就杀了吧,省得他们再搅出什么事端来。”

  杜兰德想了想,微微点头道:“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三更哦,今天一共万字啦,貌似是异界战法的第一次啊。惭愧惭愧,书写了126万多,居然没怎么爆发过,实在惭愧。五月开始,努力奋斗,用质量和数量回报所有跟书至今的读者朋友们!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