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八 李尔蒙斯

卷六 章八 李尔蒙斯

  雷克绯和鸵曼虽然现在是阶下囚,但他们的真实实力很强,放任他们继续留在这个位面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少祸患,还是杀了最保险。(凤舞文学网)

  杜兰德最终将雷克绯和鸵曼交给纳迦一族处理。

  库尔斯克爱子被杀,对雷克绯和鸵曼可谓是恨之入骨。不用想也知道,雷克绯和鸵曼落在库尔斯克手上,一定会死得很惨很惨。不过这就不是杜兰德关心的事了。

  经过几天的准备,各种筹备工作基本就绪,随时都可以进入远古之路。

  在真正出发之前,杜兰德还有一些必须要见的人。于是这天夜里,杜兰德抱着女儿,和皇后一起悄然离开纳迦一族,在夜色中飞向牧者之城。

  夜风飒飒。

  夜翼站在纳迦一族的小岛上,如一尊黑色的雕像,她遥望杜兰德快要消失在远方天际的身影,许久之后,轻轻一撇嘴:“哼,婆婆妈妈的……”

  这时她忽然转过头来,眼中透出警惕的目光。

  原来不知何时开始,魔龙罗德格特也出现在了不远处,罗德格特现在是人形状态,面容苍老,身形却是高大魁梧,气势如山岳,丝毫不显老态。

  他转过头来,看着夜翼笑道:“夜翼女士,你可是神袛,没必要对我一个半神这么警惕吧?”

  夜翼目光闪动,半晌后轻轻哼了一声,竟不答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她夜翼是神袛不假,但目前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半神级,而魔龙在远古之路中展现的手段和能力非常诡秘,令夜翼大感忌惮,尤其是两人都身具黑暗属性,魔龙完全有动机抢夺夜翼的黑暗神火,对于一个手段未明且可能存在敌意的家伙。夜翼心中若不警惕才怪了。

  她身形微晃,就消失在魔龙眼前。

  罗德格特也不在意,写满沧桑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安然站在夜风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杜兰德和皇后连夜赶回了牧者之城。

  蓝灵堡在夜翼来袭的那场动乱中坍塌大半。牧者之城也受损严重,目前正在重建之中。

  杜兰德却是不管这些俗务,悄然来到安德丽雅的身边,轻拥着这个理论上还不是自己妻子却已经为自己生下一个孩子的女人,把当前的状况和自己的打算都告诉了她,包括女儿的血脉问题。森德洛的战争危机,还有自己将和皇后、夜翼、魔龙罗德格特共闯远古之路的事,什么都没有隐瞒。

  安德丽雅听过之后,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在杜兰德怀里的身子变得十分僵硬。

  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骤然知道自己的母亲、丈夫、还有女儿即将踏上一条有可能是不归路的危险征途,恐怕都会不知所措。

  杜兰德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安德丽雅。安慰道:“不用太过担心,远古之路内部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探查过了,虽然危险。但也不是完全难以应付。只要小心一些,安然抵达森德洛不成问题。”

  没想到安德丽雅从杜兰德怀里挣脱出来,摇头轻声说道:“我不是在担心安全问题。”

  “啊?”

  “怎么,你难道以为我会阻拦你。不让你去吗?”安德丽雅低垂着头,用一种奇异的口吻说道,“既然你和妈妈都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想必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我知道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我不会拦着你。”

  “那你怎么……”杜兰德本能地感到安德丽雅的状态有些不对。

  “我只是恨!”

  安德丽雅慢慢仰起头,竟然已是满脸泪痕!

  她紧紧咬着下唇,身体微微哆嗦着,强忍着哭腔压着嗓子说道:“我恨!我恨我自己没有力量,恨我自己的实力太弱,根本不足以站在你的身侧!我恨我作为一个母亲,却什么都不能为女儿做!杜兰德,我我实在太没用了!我……我实在是太没用了!!”

  杜兰德明白安德丽雅的心情,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有些手忙脚乱地为她擦着止不住涌出的眼泪。

  安德丽雅哭了一会儿,用力止住了哭声,努力稳住情绪,咬着牙齿,坚强地说:“杜兰德,你和妈妈放心去闯那远古之路吧,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地修炼!我再也不想这样了,再也不想你出去拼命的时候,我却只能呆在家里等消息了!”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杜兰德,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道:“不用担心我,你要好好保护好你自己!保护好自己,才能替我保护妈妈,保护住我们的女儿!”

  杜兰德目光凛然,郑重地点头应道:“放心,我会的。”

  安德丽雅抹了把眼泪,似乎还怕杜兰德放心不下,继续说道:“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你还不知道吧,我的血脉力量已经开始觉醒了。妈妈说过,我们紫神妖姬一族的血脉一旦开始觉醒,实力进步会非常神速,从一级到圣者(传奇)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修炼,到了半神级,修炼速度才会渐渐慢下来。所以,我会很快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的,你和妈妈都不要担心我。”

  事实上从这一刻开始,安德丽雅的整个心境已经变了。

  以前的她其实有些小女人心思,没有太多的生活压力,又找了一个像杜兰德这样强悍的男人作为伴侣,所以她一直以来从没考虑过自己的实力问题。

  但这次的事情,对她的刺激非常之大。

  安德丽雅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她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求实力,渴望变得强大,渴望变得拥有力量!

  杜兰德将安德丽雅的状态看在眼里,心想这样强烈的渴求心似乎也有问题,万一修炼时太过急功近利,修炼出了岔子,反而得不偿失。

  想了一下。杜兰德心中有了决定。

  “哈哈,哈哈哈!”杜兰德忽然故意哈哈大笑了几声,豪气干云地说道,“小安雅,你才是,不用担心我和孩子!实话跟你说吧,我可是命中注定要拯救森德洛的男人啊!区区远古之路,怎么可能难得到我?哈、哈、哈!!”

  安德丽雅愣住了,呆呆看着杜兰德,似乎被最后那三个虚假做作的大笑声雷得不轻。

  杜兰德表情略显僵硬。挠了挠脸,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不相信吗?我没在说笑,是真的有一个预言!不骗你!要不我跟你说说——唔!”

  杜兰德没能说下去,因为安德丽雅已经用力吻住了他。

  两人吻得深情而热烈,不带任何情/欲,只有浓浓的爱意。这一刻,一切言语都不再需要了,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彼此那为了对方着想的炙热的心意。

  良久之后。

  “给我们的女儿起个名字吧。”安德丽雅靠在杜兰德怀里,柔声说道。

  杜兰德脸色一动。这才想起女儿出生也有一阵子了,还没取名字呢,只可惜杜兰德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不由有些窘迫。尴尬问道:“那个,你有什么想法吗?”

  安德丽雅一听就知道杜兰德不知道该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不由哼了一声,说道:“妈妈给想了一个名字。爸爸也想了一个,我觉得还是让你这个当孩子父亲的来决定比较好。”

  仰头看着杜兰德:“‘凯瑟琳’和‘克莱儿’,你喜欢哪个?凯瑟琳是妈妈取的。克莱儿是爸爸取的。”

  杜兰德没多考虑,完全依着感觉笑道:“我更喜欢凯瑟琳。”

  “好,那就叫凯瑟琳。那姓氏呢?”

  “姓氏?”

  “我知道你们战斗法师在异位面都姓‘森德罗特’,不过,杜兰德,你真正的姓氏是什么?”

  杜兰德闻言沉默了,眼神变得有些飘忽,这一刻,他似乎想到了很多。最后微微一笑,以一种奇异的情绪和口吻,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姓氏:“——李尔蒙斯。”

  “李尔……蒙斯?”安德丽雅念叨着这个奇怪的姓氏。

  “是啊,李尔蒙斯。”

  杜兰德目光凝定,静静地说道:“我真正的姓氏,就是‘李尔蒙斯’。这个姓氏在森德洛语中的意思是——愤怒而冷酷的战斗暴君!”

  ……

  ……

  “大叔你……打算暂时离开这个位面吗?”薇薇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有些呆了,轻咬着嘴唇,一对小眉头紧紧蹙着,美丽的大眼睛有些发红。

  杜兰德轻轻拍了拍自己这个小徒弟的脑袋,笑道:“收你为徒之后,除了教给你一招不完整的橘焰鬼斩,好像也没尽到太多老师的职责。这段时间你乖乖修炼,等我回来之后再好好教你。”

  薇薇安低垂着脑袋不吭声,片刻后忽然抬头说道:“大叔你先闭上眼睛。”

  “啊,什么?”

  “闭上眼睛先!别问为什么!”

  “哦……哦。”杜兰德心想闭上眼睛我也有一百种方法探查到你在做什么,不过他也有些好奇小徒弟让自己闭眼准备做什么,难道有饯行礼物?

  薇薇安怔怔看着眼前闭目微笑的杜兰德,忽然鼓足勇气,凑上前去,在杜兰德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杜兰德愕然睁眼,却见少女已经逃也般如风远去了,远远地传来一声:“大叔,要活着回来!”

  伸手摸了摸被吻的脸颊,杜兰德也没想太多,只以为小丫头舍不得自己才这么做的,摇头一笑:“这小妮子……”

  ……

  ……

  杜兰德没在牧者之城呆太久,见过安德丽雅和薇薇安,又召见肯特、白虎、铁拳、黑德森四人,交代他们好好留守牧城之后,杜兰德便又匆匆离开了。

  黎明时分,杜兰德怀抱女儿凯瑟琳,和皇后一起,再次回到了纳迦一族的城市,与夜翼和魔龙罗德格特会合,再一同奔赴混乱海域的远古之路入口。

  站在毫不起眼的古路入口前,杜兰德、夜翼、皇后和魔龙的神情全都凝重起来。

  谁都知道此行的风险很大,如果有其他选择的话,没有人会选择进入远古之路,只可惜时不待人,凯瑟琳的血脉问题,还有森德洛的战争危机,都容不得继续拖延等待。

  所以,只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杜兰德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沉声说道:“……出发!!”(未完待续。。)

  ps:谢谢霸刀先生的月票,谢谢你!

  我决定渐渐把更新时间稳定下来,希望大家也一起监督我。

  目前是这么决定的:中午十二点到十二点半之间,会有第一更。然后傍晚六点左右,会有第二更。如果有加更的话,会尽量放在晚上六点到十点之间,不会太晚。如有更好的意见,请在书评区留言给我。

  目前似乎是双倍月票期,手里有票的童鞋,请投给我!我渴望更好的成绩,所以从现在开始要拼搏了,今天依然是万字爆发。

  让我们一起努力奋进!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