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二十二 老子比你更怪物!

卷六 章二十二 老子比你更怪物!

  当杜兰德手持审判战刀,以紫色刀锋破开矮人的防御,深深刺入眼前这恐怖矮人的心脏部位之时,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了不起。

  如果有帕宁位面之人在场的话,一定会震惊得失声惊叫出来,因为这种黑色矮人的防御力根本强得变态,在帕宁位面的战争中,许多怒风灵武正是由于破不了矮人的防御,才最终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杜兰德才在半神境界上走了多远?

  以最传统的等级划分而论,他甚至还没有正式晋入能体境,只凭着小能体境那堪堪接近0.9的能级,还有手中的刀,就破开了令无数怒风灵武束手无策的矮人的防御!

  刀锋瞬间没入矮人的心脏。

  这一刀是杜兰德拼命的一击,杜兰德根本没有余力去控制力道了,于是逸散开来的审判之力将抱住矮人的夜翼也波及了进来。

  “唔——!”夜翼惨哼了一声,瞬间就伤得更重了,不过她却像疯了似的继续吼着:“杜兰德,别犹豫,犹豫就是死!动手!全力出手啊!!”

  “我知道!”杜兰德低吼一声,他其实也不知道心脏到底是不是这黑色矮人的要害,但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杜兰德手持战刀狠狠一旋、再一绞!

  咔嚓嚓……

  奇异的声音传进了杜兰德的耳朵,令他脸色猛地变了变。

  也不知道矮人这具铁锭般敦实的身体究竟有多么强硬,自己一刀刺入对方的心脏,再发狠拧转刀锋的时候,一丝裂纹,悄然浮现在审判战刀的刀锋上。

  “怪物,这家伙根本就是怪物!”杜兰德死死咬牙,黑色矮人单独一个已经够难对付的了,帕宁位面遭受了那么多黑色矮人组成的军团的攻击。也难怪会节节败退。

  说起来,夜翼说过如今森德洛所面临的危机,也是被无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矮人突袭,席卷了整个位面,难不成也是眼前这种黑色矮人吗?

  这一刻,时间似乎变得格外漫长。

  如果这一刀还没有用的话,那杜兰德和夜翼就真的死定了。

  “成功了吗?”杜兰德盯着矮人,只见矮人中刀之后,便骤然僵硬住了,似乎心脏真的是他的要害。然而杜兰德脸上刚刚浮现出一缕喜色,那矮人竟然又动了起来。

  他张大嘴巴,再次发出沉闷厚重的吼啸!

  不过和之前矮人生撕怒风灵武老者时不同,那时他发出的似乎是一种战吼,此时的吼声中,却是隐约包含了一丝痛楚,似乎还有些莫名的愤怒。

  看来杜兰德的审判战刀确实伤了他,却还不足以致死。

  “吼吼吼!吼吼吼——!!”

  黑色矮人疯狂咆哮着,挣扎地更加剧烈。夜兽缠在矮人身上的九条尾巴,竟有了一丝被崩断的趋势,每一条尾巴都开始渗出鲜血,到最后就像是刚浸泡过血水一样。红得触目惊心。

  杜兰德的刀还插在矮人的身体里,他被对方的吼叫声震得头晕眼花,脑海里一阵阵的剧痛。

  局面似乎已经不利到了极点。

  “不、不行了……撑不住了……”夜翼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夜兽”体内传出来,她已经受了难以言喻的沉重伤势。却还在苦苦支撑。

  然而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是能看出战斗法师在战斗搏杀中的超卓韧性,还有极度疯狂。

  杜兰德眼中闪过凌厉的神采。咬紧牙关,低吼着说道:“我的刀能伤他,而且心脏的确是这怪物的要害,至少是要害之一!夜翼,你再坚持一下!再努力多坚持一会儿!”

  说完杜兰德断喝一声,奋力从矮人心脏中拔出审判战刀,微一调整,然后再度运刀,对准心脏戳下去,再拔出,然后再狠狠戳下去!

  一刀接着一刀……

  杜兰德盯准了矮人的心脏一点,近乎癫狂地不断抽刺着!

  “吼!”

  矮人的挣扎更剧烈了,可杜兰德敏锐地注意到:对方的吼声似乎变得虚弱了一些。

  夜翼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于是她奋尽余力,死死缠住黑色矮人不放,这样才能给杜兰德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他多刺几刀。

  杜兰德不知道夜翼能撑到什么时候。

  夜翼也不知道杜兰德每一刀下去究竟对矮人有多大的伤害。

  然而,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也许是这一刀,也许是下一刀,既然审判战刀确实能伤到矮人,那么只要继续刺下去,矮人最终一定会倒下,目前唯一的问题是杜兰德和夜翼能不能撑到矮人倒下的那一刻。

  一阵寒风吹过。

  周围的时空还在缓缓地变换着。

  战斗已经进入了最为惨烈的僵持阶段,哪一方先顶不住,哪一方就会输掉战斗,进而失去性命。

  如果矮人先挣脱,那么力竭的杜兰德和夜翼立刻就会被杀死,不会有半点悬念。但是,如果两人能在极限状态下坚持下去,奋力顶住的话,这几乎必死的一战……就有可能赢!!

  矮人在怒吼。

  夜翼在苦撑。

  杜兰德则一言不发,两眼发红地持刀疯狂抽刺!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每一次审判战刀刺入矮人的心脏再抽出来,刀锋都在微微一鼓一缩,从黑色矮人的身体里抽取出丝丝缕缕的黑气。

  黑气毫不起眼,审判战刀一涨一缩之间,悄然将黑气吞进了已经布满裂纹的刀锋里。

  就在这时,黑色矮人的左臂猛地挣断了“夜兽”的几条尾巴,虽然矮人没有完全挣脱,但至少有一只手臂恢复自由了!

  “糟了!”夜翼大惊失色,急切地叫道,“杜兰德,快退后!”

  话音未落,黑色矮人已经抡动起粗壮黝黑的手臂,对准杜兰德的脑袋,用力砸落下来!

  “退?”

  杜兰德抬头看着如山般落下的拳头。嘴角微翘,脸上竟浮现出一抹搏命般的快意,狠笑说道,“这种时候,怎么能退?退就输了,输就死了!这种时候……要战!!”

  头向旁侧一偏,避免被对方的重拳直接砸爆脑袋,杜兰德以单边肩膀硬抗了这一记重拳捶击!

  矮人已经挨了杜兰德这么多刀,他的力道已经远远不如最开始那般难以抵挡,但破坏力依旧惊人。只听“咔嚓嚓”一连串断折破碎的声音,杜兰德右边肩膀直接被砸烂了!可他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痛苦,将审判战刀交予左手,单手持握,右臂则在肩膀已经被砸烂——也就是不可能抬起手臂的情况下——奋力抬了起来,反手死死按住了矮人的拳头,让对方的拳头“嵌”在自己的肩膀上,将之死死固定。

  “嘿……”

  杜兰德低沉地笑了笑,一边笑。嘴里一边不断涌出血沫,他咧嘴笑盯着近在咫尺的矮人,低声骂道:“这下……又动不了了吧?你……你虽然是怪物,但是……老子其实比你更怪物!”

  右手死死抓住矮人的手臂。左手审判战刀再一次抬起。

  哪怕在这种超极限的惨烈状态下,杜兰德持刀的手竟然依然无比稳定!刀锋向前,再一次刺入矮人的心脏,再拔出。再刺入……如是反反复复。

  终于,杜兰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刺了多少刀……

  只知道手臂都快要抬不起来了,只知道缠住矮人的“夜兽”已经没有半点声息了。那黑色矮人,终于发出一声隐含着愤怒与不甘的吼声。

  也许是回光返照,这一声吼叫比之前的所有叫声都响亮,远方有一群被战斗动静吸引过来的冥河娃娃,还没接近,就被吼声震成了粉碎。

  随着这垂死反扑般的一吼,三人周围的空间瞬间就崩溃了,已是强弩之末的杜兰德和夜翼再也稳不住身形,只稍微抵抗了一下,就被空间裂缝所吞噬。

  “要死了吗……”杜兰德身体大部分地方已经失去知觉了,左手仍死死抓着光芒黯淡的审判战刀。

  战刀刀锋上已经满是裂纹,似乎下一刻就要破碎成一地的碎片。

  半透明的刀锋内部,隐约有丝丝缕缕的黑气,这些都是审判战刀从矮人身上吞噬过来的。

  至于夜翼,她已经彻底人事不知了,“夜兽”重新化为黑刀,被她牢牢攥在手里,这位森德洛的黑暗女神双眼紧闭,脸色惨白,似乎已经没了气息。

  “妈的……”

  杜兰德苦笑了一下,喃喃说道,“打到了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他心中默默地想着,用最后残存的那一点点力量,伸出手,一把将昏迷的夜翼揽了过来。

  杜兰德最后看到的画面,是那黑色矮人呆呆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怔怔发愣的身影。

  在矮人的心口部位,有一个不算很大却前后通透的孔洞,那是被杜兰德的无数次刀刺,给硬生生地捅出来的孔洞。

  然后,杜兰德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空间裂缝渐渐弥合,杜兰德和夜翼的身影彻底消失了,不知道被卷到了哪里去。

  而那黑色矮人,他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敦实厚重的身体大致完好,只有心口处有一个巨大的孔洞,胸腔中的心脏已经被杜兰德的刀彻底绞碎!

  远方新出现的一群冥河娃娃徘徊着不敢接近,这些能量所聚、没有智慧、只有强烈攻击本能的小怪物,似乎都有些畏惧矮人身上的气息。

  许久之后,矮人忽然喃喃说了一句:“……好强……必须汇报给——”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身体一颤,一丝丝的裂纹从胸口孔洞处出现,然后向外延伸、分叉、拉长、扩散……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身上下的各个部位,黑色矮人就好像一个瓷器,“咔嚓咔嚓”地破裂开来。

  最终猛地一震,渐渐化为了齑粉,随风消散。(未完待续。。)

  ps:中午的来啦,没超过十二点半吧……

  又收到了两章,谢谢南海郎君和星星!南海郎君似乎是第一次投票,是新朋友吧?木木在此鞠躬感谢啦。刚刚投票的星星是老朋友了,感谢你对异界战斗法师的一贯支持哦。谢谢你们!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