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二十三 这是哪里?

卷六 章二十三 这是哪里?

  当杜兰德和夜翼一起,被空间裂缝所吞噬,然后随波逐流,不知道被卷到什么地方去的那一刻,皇后和魔龙罗德格特似有所觉,在远古之路中的一片雪原上停了下来。

  皇后流露出不忍与伤感之色,用力抱紧了平日里异常乖巧此刻却哇哇大哭的凯瑟琳,自责道:“我……是不是做错了?如果刚才……如果我也留下来的话——”

  “没用的。”魔龙罗德格特异常冷静地看着皇后说道,“以那个矮人的实力,就算你我都留下来也没有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们继续走吧,我们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要做,杜兰德和夜翼,不是都把孩子拜托给我们了吗?”罗德格特低声说道。

  皇后死死咬着牙齿,她毕竟是杜兰德的岳母,虽然知道刚才自己离开时有着充分的理由,但她还是愧疚。如果杜兰德真的被杀死,那皇后都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安德丽雅。

  罗德格特看到皇后这副模样,目光微闪,忽然说道:“他们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什么……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魔龙理所当然地说道,“别多想了,如果你不想让自己、让这孩子也断送在这远古之路中的话,就拿好世界罗盘,和我一起,尽快赶到森德洛。这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

  皇后沉默片刻,眼神又渐渐恢复了坚定。

  她低头看着小孙女凯瑟琳,说道:“放心吧,你父亲他……一定不会死的。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在对小凯瑟琳说,还是在对皇后自己说。

  片刻之后,皇后和魔龙再次启程,很快消失在茫茫雪原之上,在世界罗盘的指引,还有魔龙罗德格特的特殊能力帮助下,加速向森德洛赶去。

  ……

  ……

  杜兰德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束一束的阳光。

  我……还活着吗……

  杜兰德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他感觉自己躺在一片柔软的地上,能嗅到混着泥土芬芳的青草香味,视野中有一株株高大的树木,阳光穿过树叶间隙投射下来,照在脸上,有些刺眼。

  好奇怪……

  如果没记错的话,远古之路中……似乎没有如此阳光明媚的地方啊……?

  又躺了片刻,杜兰德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身体微微动弹了一下。立刻闷哼一声。只觉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与筋骨都火辣辣地疼。内脏好像全都错了位置,说不出的难受,尤其是被那黑色矮人砸碎的右边肩膀,已经疼得有些没有知觉了。

  不得已。杜兰德只好继续躺着不动,默默运转“高速再生”,修复伤势,同时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自己似乎正躺在一片林地中间,很暖和,身子下面的草地厚实又柔软,四周虫鸣鸟叫的,显得生机盎然,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特别凶猛的野兽或是魔兽。有的话,那还颇有些麻烦。

  “咦?等等!”

  杜兰德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了:“我明明应该在远古之路中啊,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这种静谧而宜人的环境,不可能是远古之路的环境吧?”

  远古之路的环境非常恶劣,苍凉孤寂。几乎没有什么生灵,没有动物也没有植物,只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强横怪物。

  最最关键的是,在远古之路中,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层叠的时空,前一刻眼前还是雪原,下一刻就变成了大海,两种时空重叠已经算是最少的了,如果继续增加的话,层叠时空的数量达到十几个、几十个都不算稀奇的。

  可眼前的时空……

  似乎只有一个?!

  杜兰德闭上眼睛用力挤了挤,然后再次睁开眼,眨巴了几下,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其他时空的场景,眼前只有树林、阳光、还有柔软的草坪。

  “难道……难道莫名其妙地漂流到某个主位面来了?!!”

  杜兰德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但是没道理啊,按照世界罗盘的显示,之前和矮人战斗的地方距离各大主位面都有相当的距离,不可能被卷到那么远的地方吧,但如果不是主位面的话,这里又能是哪里?远古之路又不会和次级位面建立连接!

  杜兰德的脸色忽然凝固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该不会,是陷入某个幻境了吧?!

  远古之路中只有一种情况,会看不到层叠的时空,那就是陷入幻境。按照夜翼所说,在远古之中误入幻境的话,眼前的一切都不再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一切都会变得和在普通位面环境下的感觉一模一样。

  “该死的……这下麻烦了!”

  杜兰德眉头紧紧地凑到了一起,这一刻,强烈的不甘占据了他的心头,大难不死的喜悦被瞬间冲得一干二净,谁都知道,一旦陷入远古之路中的某个幻境,也许会一直被困到老死,或者发疯!

  别看眼前的场景如此宜人,也许下一刻,就会骤然变成刀山火海,令杜兰德承受无穷无尽的刀戮火灼之苦!

  “我……我干!”杜兰德愤怒地爆了一句粗口,“老子宁愿被卷到远古之路的某个几角旮旯的险恶角落里,也不想被卷到幻境里面啊!”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吵死了,别大呼小叫的。”

  这是夜翼的声音。

  杜兰德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猛地涌起惊喜之色,喜道:“夜翼,你还没死,你也没死吗?等等,我现在暂时动不了,神之视角也用不出来,你在哪里?”

  但杜兰德随即就想到:既然如今在幻境之中,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不可信了,跟自己说话的真的是夜翼?还是幻境形成了一个虚假的幻象?

  想到这,杜兰德下意识地问道:“你真的是夜翼?不是我的幻境形成的某个幻象吧?”

  “……”

  夜翼隔了好一阵子没说话,沉默许久后,她用虚弱的声音缓缓说道:“我也暂时动不了,就在离你不远的一棵大树边上靠着呢。另外。这里……并不是幻境。”

  “不是幻境?”杜兰德不由愕然。

  “不是幻境。”夜翼肯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不是幻境?”

  “我可是神袛,洞察之力在你之上,是否身处幻境我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抱歉……”杜兰德沉默了一会儿,认真说道,“我不能这么轻易地相信你,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证明这里不是幻境,也证明你是真的夜翼,不是我的幻觉。”

  “我……懒得跟你废话。”这是夜翼的回答。

  杜兰德闻言竟然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带动身体抖动。牵动了各处的伤口。疼得杜兰德一阵呲牙咧嘴。不过他还是一边疼得掉眼泪,一边大笑着说道:“果然,这是非常标准的夜翼的回答啊,好吧。我暂时当你是真的夜翼好了,但这里如果不是幻境的话,又是哪里?总不见的是某个主位面吧?”

  夜翼叹了口气,说道:“很遗憾地告诉你,这里也不是任何主位面,我也很困惑,老实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只知道这里的空间很稳定。各种能量也非常充沛,但这里的确不是主位面。”

  被夜翼这么一说,杜兰德才感受到了周围的各种元素力量非常丰沛!

  认真想了一下,杜兰德决定先利用周围的元素能量,把身体修复好再说。至少得先恢复行动能力吧,七色心脏搏动起来,将周围游离于空气中的冰与火之力缓缓吸收,转化为自身特殊的冰火力量。有了力量,“高速再生”的运转速度渐渐加快,身体各处的伤口开始感到麻痒,那是伤口正在愈合的标志。

  这段时间夜翼没有说话,似乎也在默默疗伤,杜兰德索性先不想太多,专心恢复力量。

  之前和那黑色矮人一场惨烈的大战,杜兰德受到的伤害比想象中更加严重,但受伤的同时,也不是没有收获,杜兰德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能级竟然在战斗中突破了!

  能级从原来的0.8,进一步突破到了0.9,只要再进一步达到1的话,就意味着正式晋升成为能体境的战斗法师!

  只不过,一回想起那个实力强到变态的矮人,杜兰德依然心有余悸,没记错的话,自己的审判战刀都在戳刺那家伙的身体时,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刀身布满裂纹,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原状。

  想到这,杜兰德心中隐隐有些焦躁,他已经稍微能动一动手了,双手贴着草地摸索了一阵,竟然真的在身旁不远处摸到了自己的审判战刀。

  “……咦?”

  杜兰德忽然惊咦了一声,费劲地将战刀握住,抬起了一点,斜眼看了过去,紫色的刀柄与刀身映入眼帘,杜兰德脸上先是浮现出错愕,随后转为强烈的不可置信!

  ——长近两米的战刀紫意盎然,光泽圆润饱满,一副精气神十足的模样,更重要的是,原本遍布刀身的那些细密的裂纹,竟然统统没有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印象中不是这样的啊!”杜兰德目瞪口呆。

  夜翼的声音恰好在这时响起,语气透着古怪:“我比你早醒一点,所以在旁边看得比较清楚——你那刀,似乎从矮人身上吞噬了些那矮人的能量,就是一缕缕的黑色气流,我也说不出那是什么属性的能量。总之,你的刀吞了黑色气流,然后一点点消化了它们,并在这个过程中修复了自身。”

  微微停顿了一下,夜翼用感叹的口吻说道:“我不得不说,你这刀确实有些……妖异。”

  杜兰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淡淡“嗯”了一声,似乎并不感到十分惊讶,这让夜翼有些好奇:“我不是没见过拥有吞噬进化属性的刀,但你这刀似乎不太一样,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

  杜兰德笑道:“刀没坏就是万幸了,如今竟然还通过吞噬与消化能量,自行地修复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干嘛想太多?再怎么着,这刀还是我的刀,又不会跑!”

  “……好吧。”夜翼不说话了。

  杜兰德放下战刀,又静静躺了一会儿,感到“高速再生”已经将各处外伤修复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细密的小伤口,还有内脏受到的暗伤,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于是杜兰德双手一撑草坪,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来,转头看向夜翼声音传来的方向,杜兰德笑着说:“你……”

  他没能说下去,干瞪着夜翼如今的样子,愣住了。

  ps:

  这是今天第二更。

  俺提醒一下哦,卷六的卷名,叫:二人行。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