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二十四 古、古代人?!

卷六 章二十四 古、古代人?!

  夜翼就在一侧不远处,那里有一株粗壮的大树,树干笔直,夜翼就靠在树边,身子微微歪着,身上的气息虚弱到了让杜兰德心惊的程度。

  但这并不是让杜兰德愣住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夜翼此时的模样——她身上的贴身黑色铠甲在之前的战斗中破碎了大半,东一块,西一块地挂在身体各处,根本遮不住她的身子!

  尤其是夜翼的肌肤其实很白皙,和黑甲成鲜明对比,在一块块黑色的反衬下,她的身体被阳光一照,白得好像精美的瓷器一般,透着异样强烈的诱/惑。

  一些重要部位的甲片尤其稀少,藕断丝连地勉强挂在那儿,让杜兰德忍不住想到会不会夜翼稍稍一动弹,那些甲片就会从她身上跌落下来?

  “呃……”

  杜兰德脸色微僵,旋即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去,谨慎地避开了目光。

  没想到夜翼反而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语气微嘲地说道:“怎么了?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身体,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论年龄,我做你的老祖宗都够了。”

  停顿了一下,她稍微缓和了口吻,低声说道:“杜兰德,快点过来,我可没有你的恢复能力,现在还不能动,所以……所以很多地方的伤口需要你来处理包扎。”

  杜兰德听她说得严肃,心中不禁凛然,之前夜翼拼死束缚住黑色矮人,受到的创伤应该比自己重得多,如今两人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的确不是矫情的时候。

  “那好。”杜兰德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来到夜翼身边,一边询问夜翼的伤势,一边细致地帮她处理了身上各处的伤口。

  处理完毕之后。杜兰德也累得一身大汗,他自己也是伤号,帮人处理伤口也是个体力活,完事之后累得不轻,坐在草地上轻轻喘气。

  看着气色稍稍好一点的夜翼,杜兰德心中暗自心惊,这女人所受的伤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恐怖,杜兰德自忖自己若是换了自己,高速再生都未必有用。

  处理伤口的同时,杜兰德也大致询问了夜翼为什么会折返回来帮助自己。

  大致明白了事情始末后。唯一让杜兰德有些心安的是夜翼把她的世界罗盘交给了皇后,那既是指引方向的必要工具,也是夜翼的信物。但以皇后和魔龙的实力穿梭远古之路,还是让人心中担忧。女儿能顺利抵达森德洛,然后参加森德洛的宗祠洗礼吗?

  “你担心也没用。”夜翼毫不留情地打击着杜兰德。

  杜兰德重重哼了一声,咬了咬牙,竟也赞同道:“的确没用,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把伤养好。然后想办法搞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夜翼如刀的黛眉一挑,似乎有些惊讶于杜兰德竟这么拿得起放得下,点头赞道:“心理素质不错。”

  杜兰德没有答话。

  他站起身来,皱眉看了看夜翼此时的模样。然后叹了口气,随手脱下自己的外袍,为夜翼裹上:“虽然你可能不在乎,但还是遮着点吧。不然我觉得别扭。”

  夜翼没有说话,任杜兰德施为,她虽然是寿命悠长的神袛。但终究还是女人,怎么可能真的不介意自己的身体被其他人看到?刚才故意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其实只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

  “行了,我们走吧。”杜兰德满意地拍拍手,目光中闪过一丝凌厉,既然大难不死,那就更要努力求活,尽快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才好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没想到夜翼点头说了句:“好的。”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结果忽然闷哼一声,又重新倒了下去,杜兰德清楚地看到她嘴唇一阵阵地哆嗦,似乎正在忍受着痛楚。她实在伤得太重了,比杜兰德想象的要重,甚至比夜翼自己感受得要重。说起来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受伤,穿梭虚空时被远古力泰坦击伤,进入位面时被位面压制之力压伤,如今又被一头恐怖的黑色矮人伤成这样。

  杜兰德认真想了一下,默默地把夜翼背在背上,夜翼目光微闪,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她并没有拒绝。

  就这样,杜兰德背着夜翼,略有些艰难地在林间走着。

  “把世界罗盘拿出来吧,查一下方向。”夜翼伏在杜兰德背上,忽然说道,“你不是从迪卡菲洛身上缴获了一个高级世界罗盘吗?拿出来吧。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罗盘的级别应该比我那个还要高,正好派上用场。”

  “恩,好。”

  杜兰德单手掏出了小巧的世界罗盘,低头看去,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只见罗盘一动不动,杜兰德敲了两下,又摇晃了几下,罗盘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见鬼的,真是什么事情都不顺利,这罗盘坏了?”杜兰德阴沉地说道。

  “让我看一下。”夜翼将罗盘拿到手里,细细观察了片刻,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沉默了好半晌后喃喃说道,“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杜兰德心中一沉,问道:“怎么了?”

  “这罗盘……不是坏了,也不是出了什么故障,它一切功能都很完好。”夜翼干涩地说道,“它只是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失灵了!?”

  失灵?

  意思是这里没有办法使用世界罗盘?就连如此高级的世界罗盘,都无法在这里为自己和夜腋明方向?

  在这种时刻,杜兰德表现出了难得的冷静,沉声问道:“这种罗盘失灵的情况,多吗?”。

  “一般只有在虚空最深处,或者是远古之路的极深处,才会有这种情况。”夜翼似乎想到了什么,咬着嘴唇说道,“我们,该不会是被卷到远古之路深处的某个地方了吧?否则世界怀表怎么会失灵?”

  杜兰德沉思道:“还是先不要乱猜测了,我们先不忙着下结论。先看看这里的环境再说吧。”

  “也好。”

  可杜兰德没想到,自己背着夜翼这一走,就是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这段期间,周围的环境简直千篇一律,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树林和草坪,单调得要命。

  林间的动物和生灵有不少,杜兰德和夜翼甚至见到了一种形似臭鼬、却披着一身蓝莹莹的铠甲的异兽!

  这种异兽的实力倒也没什么,比大多数野兽强,却比不上能够修炼的各类魔兽妖兽,但问题是这种名为“齿牙”的异兽早就已经在各大位面灭绝了才对啊。“齿牙”的肉质异常鲜美。而且具有强化身体巩固本源的作用,所以历史上曾有一个超大规模的“齿牙”捕猎期,过度的猎杀直接将这种生物送上了绝路。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竟然会有灭绝已久的“齿牙”?

  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有了重大的新发现,这天下午,杜兰德背着夜翼站在一棵大树前,两人都微仰着头,看向树干上的一个奇异的标记。

  那标记明显是用某种利器刻在树干上的,形似箭头。却又不是箭头,看痕迹的新旧程度,应该是有人刚刚留下的,时间绝对就在最近的一天之内。

  “所以……我们所在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应该是有人居住的?”

  杜兰德凝重地看着那个标记,刻下这个标记的人也谢是随手而为,但杜兰德和夜翼是何等眼光之人,一眼就能从中大致推测出留下标记之人的实力很强!

  “嗯。应该是。”夜翼看这标记若有所思,“这种标记,一般是在复杂环境之下。开路之人为后面的同伴指引路线的标记,不过这标记的造型和画法,似乎相当古老啊……”

  就在这时,杜兰德和夜翼几乎同时脸色微动,然后朝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队人马,缓缓从远处林间开了出来。

  “哦?人类?”

  杜兰德立刻凝神看去,却见那队人的数量不算很多,过百而已,所有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身穿一种兽皮缝制而成的奇异服饰,透着蛮荒而古老的气息,百人队伍拱卫着一辆马车,马车车厢的造型风格繁复而独特,同样充满古老与岁月的味道。

  而在队伍最前方,一名容貌英挺、体魄健壮的年轻男子穿着斜挎式的兽皮上衣,赤着粗壮的右臂和铁饼似的胸肌,英武与彪悍之气兼具!

  “好家伙!”

  那青年两手空空,什么兵器都没有带,杜兰德看到他时却瞳孔骤缩,“神之视角”下,杜兰德看出那青年分明是一名半神强者!而且气息相当不弱!

  “五。”夜翼也盯着那青年,低声说道,“那年轻人的能级,是五。”

  杜兰德微微一愣,看向那队人马的眼神变得更凝重,也更警惕了。出乎意料的是,那队人马慢慢转过了一个弯,竟然朝杜兰德和夜翼这边行了过来!

  青年策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最后在杜兰德面前十米处,勒马停下。

  他没有下马,一双虎目随意看了几眼杜兰德和夜翼,又认真看了看两人身旁大树树干上的指向标记,看到标记时他目光一闪,然后冷冷地看着杜兰德,淡漠说道:“闪开,你挡着我的路了。”

  “……啊?”

  杜兰德愕然以对,竟发现自己有点听不懂对方说话。

  那种感觉很奇怪,不是完全地听不懂,对方说得似乎是主位面通用语,但细节上又有区别,其中带着一些奇怪的发音和腔调,词法和句法也和杜兰德熟悉的主位面通用语不太一样。

  “你……刚才说什么?”杜兰德皱眉看着眼前的青年,对方高高在上的姿态也让杜兰德心中感到有些不舒服。

  青年也愣了一下,似乎也没听懂杜兰德的意思,他冷冷上下打量了杜兰德片刻,眼中忽然煞气一闪,缓缓抬起了强健的右手,向后面的百人队伍做了个手势。

  “吆!吆!”随着青年的手势,足有二十多人策马而出,发出高亢的吆喝和战吼,将杜兰德和夜翼团团围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杜兰德眼神连连变幻了几次,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他刚才说的,应该是:闪开,你挡着我的路了。”夜翼这时终于开口了,气息吹在杜兰德耳朵里,有点痒,她的口吻说不出的古怪,继续道,“杜兰德你听不懂也正常,因为那家伙说的,恐怕是古语。”

  杜兰德低声问道:“什么是古语?”

  夜翼叹了口气,有些茫然地扫视着周围这群装束奇异的家伙,又看了看那个体魄壮硕的青年,最后轻声道:“——就是真正的远古时代诸多主位面使用的语言。如今我们的主位面通用语,就是从古语渐渐演化而来的。”

  “换句话说……”

  夜翼总结道,“古语,就是古代人才会使用的语言!!”

  古、古代人?!

  杜兰德终于彻底愣住了。(未完待续……)

  ps:感谢不朽的贵族和anglelulu投给异界战斗法师的月票~~!我只能努力写出好看的作品作为回报,相信俺,第六卷会非常精彩!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