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三十七 不用战刀也能赢你!

卷六 章三十七 不用战刀也能赢你!

  “我,当代楼兰城主,卓玛尔窟,请一战!”

  卓玛尔窟这位楼兰城主的声音铿锵有力,虽然是主动邀战,却依然显得颇有风范,令杜兰德心中无语,这老家伙不仅自说自话的可以,还相当会装啊。

  做出如此惊人之举,卓玛尔窟的真正打算,是将杜兰德和夜翼趁此机会分开来。

  对手毕竟是战斗法师,还是分而击破最为保险。

  一旦两人分开,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卓玛尔窟已经打定主意,自己完全可以在比斗场上“一不小心”把杜兰德打趴下再抓起来。

  至于那个女战斗法师嘛,卓古尔说她受了重伤,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既然如此那还不简单?直接抓起来就行了嘛。

  而且如今正在楼兰大比会场,在场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城主大人客客气气地亲自下场邀战,你还能不给面子不上来比试?

  所以卓玛尔窟很自信,他相信对方在这种场合下一定会下场的。

  杜兰德看着场中的楼兰城主,与对方平静对视着,目光微微闪烁,夜翼在他旁边淡淡开口,当然用的还是旁人听不懂的森德洛语:“那家伙……想把我们倆分开。”

  杜兰德“嗯”了一声,他自然也看出对方的用心了。

  这是一种“软逼迫”,虽然没有强势的威逼或是要挟,却让人更加难以拒绝,因此也尤为恶心人,让杜兰德心里很不舒服。

  “夜翼,我比较好奇的是……”

  杜兰德忽然转头,目光扫过大比会场内的十万多名观众,疑惑道,“这里的人似乎在听到我是‘战斗法师’之后,激动得有点过了头?”

  杜兰德感觉得没错。

  卓玛尔窟亲自下场邀战就已经很令人震惊了。关键是城主大人邀战的对象……竟然是一位战斗法师!!?

  “战斗法师?难道是……森德洛的那个战斗法师?”

  “怎么会,战斗法师不是早已经在我们这里灭亡了吗?”

  “是啊,应该只有外界才会有战斗法师,在我们远古之路中,战斗法师早在很久以前,就没有了。”

  “这么说……是外来人?而且还是战斗法师!”

  一瞬间,所有观众都激动起来。

  他们倒是不知道外来人可以作为沟通小岛与小岛之间的“燃料”。

  这里的人在远古之路中困了太久太久,他们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也都安于远古之路中的生活,但对那存在于传说中的“外面的世界”,还是抱有极大的好奇。

  更何况来的可是战斗法师!

  由于一个特殊的原因。“战斗法师”之名在这远古之路中,也算是一个了不起的传说,虽然战斗法师已经在远古之路中灭绝多年,却依然被人们牢牢记住。

  很快所有观众都站起来,开始热烈呐喊:“比赛!比赛!比赛!!”

  那背刀巨汉阿巴岩目光无比奇异地看着依然端坐在贵宾席上一动不动的杜兰德,低声喃喃了一句:“原来是战斗法师吗……哼,有些意思啊。”

  听着满场的呐喊声,杜兰德知道自己恐怕不得不下场一战了。

  不过他非但没有任何郁闷,反而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那楼兰城主的如意算盘着实打得不错。只可惜……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就在刚才,杜兰德观阿巴岩那一刀后有所感悟,已经于悄然间突破到了能体之境!

  早在来楼兰城的路上。夜翼就曾预测过,认为杜兰德由于在归一境时就拥有了小能体境,积累深厚,所以一旦突破到真正的能体境。能级一定会暴涨!

  她说对了——

  如今杜兰德的能级,足有12个单位!

  “这老家伙,打得好算盘。却要把自己给坑进去了。”杜兰德摇头一笑,缓缓起身,夜翼也和他一同站起身来。

  西娅见状立刻说道:“城主大人亲自邀战,杜先生一人迎战就可以了,夜女士,您还是留在这里吧!”

  脸上挂着笑容,口吻也很客气,只是手上的动作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西娅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探出手来,一把按向夜翼的肩膀,想要留住她。

  但如今杜兰德已经是能体境强者了。

  能体,能体!肉身、灵魂与冰火能量这三者彼此保持独/立的同时,又能够完全地浑然一体,无瑕无漏。

  真正进入到这一境界后,杜兰德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说:“能体境的战斗法师才是真正完美的战斗法师!”

  如今自己心念一动,就能感到浑厚之极的力量在体内翻涌流转不休,几欲自行喷薄而出。绝对力量、爆发力、持久作战能力、恢复力、速度与加速度、甚至还有寿元长度……等等等等,所有素质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据说战斗法师修炼到能体境的巅峰,生命层次将堪比巨龙领主、远古力泰坦、位面蜉蝣……这类的浩瀚生灵,这样的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了,但也不是全无道理。

  对战斗法师而言,能体境似乎不仅仅意味着拥有了能级,还意味着生命层次的一次提升!

  所以,当女魔弓手西娅一把按向夜翼的肩膀时,若杜兰德还是原来的境界,恐怕要费一番手脚才能应付,此刻却根本不理会她,甚至连看都没看西娅一眼!

  杜兰德一抬手,轻扶住夜翼的后腰,随后西娅就感到眼前骤然一花,再定睛一看时,杜兰德和夜翼已经消失在她的眼前!?

  “这……怎么会?!”

  西娅定格在一个伸手欲抓的动作上,僵硬得好像一尊可笑的雕塑,她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下方的比斗场中,杜兰德和夜翼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咦?”

  卓玛尔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皮连跳几下。

  他微一沉默,转过身来看着好像凭空出现在场中的杜兰德和夜翼,皮笑肉不笑道:“杜先生,我楼兰大比也有自己的规矩。表演赛可是一对一的比赛。两位该不会想一起上吧?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夜女士似乎状态不是很好啊,别一不小心伤着啊。”

  杜兰德微笑,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地说道:“没办法啊,我这同伴实在是……太粘我了!一刻都离不开啊!城主大人请放心,表演赛的话,你我一对一就可以了。她只是个观战的。”

  “……”卓玛尔窟脸皮隐隐抽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人如此大言不惭地说自己的女伴有多么粘自己。这杜先生的脸皮实在是……

  夜翼就好像没听到杜兰德的话。

  她看似淡淡地瞥了卓玛尔窟一眼,瞬间的目光洞彻,令卓玛尔窟全身汗毛根根竖起,有一种被看穿看透的恐怖感觉,于是本来准备好的一番说辞,竟然没说出来!

  “别拖太久,速战速决。”夜翼平静地对杜兰德说了一句,然后自顾自地走到一旁站定,抱着胳膊。一副淡定观战的从容模样。

  夜翼这话没有再用森德洛语说,卓玛尔窟听懂了,于是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什么叫“别拖太久速战速决”?区区一个能体境都不到的战斗法师,难道以为能够战胜堂堂楼兰城主嘛?!

  卓玛尔窟却是不知道。眼前的杜兰德相比之前的他,已是脱胎换骨了。

  会场渐渐安静下来。

  在所有人紧张而期盼的瞩目下,杜兰德单手持握审判战刀,看着卓玛尔窟平静说道:“我们战斗法师要么不打。要打的话,总要要讲求一个战斗的理由。”

  卓玛尔窟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从容笑道:“杜先生想要什么?”

  杜兰德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赢了你的话,告诉我怎么离开这条远古之路。还有,卓古尔之前提到过曾有一个人成功离开了这条远古之路。——所有这一切,我都要知道。”

  杜兰德说得平静,却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胜券在握的味道。

  卓玛尔窟心中一阵恼火,微微冷笑道:“年轻人难免狂傲,但像你这么骄傲的年轻人,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卓玛尔窟脸上仍挂着笑容,眼中却飞快地闪过一丝厉色:“你若能战胜我,我自然知无不言。但你若输了——”

  杜兰德哈哈一笑,接口道:“——那便任凭处置!如何?”

  话音落下,杜兰德冷然望着对方,手腕一旋,将手中审判战刀倒转,随手一下倒插入地面,竟是根本没打算使用审判战刀!

  长近两米的紫色战刀倒插在地面上,杜兰德空出手来,长啸一声:“我不用战刀,也能赢你!”说着以掌为刀,“呼呼”两记手刀隔空劈去!

  “你——简直欺人太甚!”

  卓玛尔窟见杜兰德连刀都不肯用,心中暴怒,平日里威严平和的脸上隐约流露出狂怒和残忍之色,拳头一提,以拳劲对手刀,毫不退让地接下了杜兰德隔空劈来的凌厉刀劲!

  砰……

  这一次碰撞的声音非常沉闷,就好像一记闷鼓声在比斗场中响起。

  看台上默默观战的卓古尔心头冷笑,杜兰德不用审判战刀的话,能级根本就不行,他竟然自大到以为自己不用神级能力,就能和城主大人战斗?

  卓玛尔窟作为这一代的楼兰城主,可是能级高达15的一名实力超卓的拳斗士啊!是楼兰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

  然而下一刻,卓古尔自信满满的笑容忽然凝固在了脸上。

  他看着场中,愣了一下,随后双眼陡然瞪得滚圆,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邪门事情!

  只见场中的杜兰德和卓玛尔窟隔空对拼一记,杜兰德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而他对面的卓玛尔窟竟然也身子微晃,虽然强顶着一步未退,脸上却涌起一丝不正常的殷红!

  “怎么可能?!”卓古尔失声惊叫起来。

  从场面上来看,两人的能级……似乎是势均力敌?!(未完待续。。)

  ps:月票加满分评价票,还是两张!实在太感谢你们了~这是第一更!晚六点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