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四十四 荆棘之路 二

卷六 章四十四 荆棘之路 二

  杜兰德缓缓从敌人体内抽出审判战刀,这本来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此刻的他却做得有些费劲,除了握刀的手始终稳定之外,身体其他各处的肌肉竟隐隐颤抖着——这是消耗过大而行将脱力的迹象。

  在杜兰德面前,一名足有三米多高的黑色甲士扑倒在地,一动不动。

  这黑色甲士的防御力出奇强悍,而且能级深厚,生命力出奇强大。

  就在刚才,黑色甲士被审判战刀刺入了心脏要害,竟然都没有立刻死亡,杜兰德咬牙拼命持刀一绞,这才将对方彻底杀死,代价则是挨了对方临死前的重拳轰击。

  “咳……咳咳……”

  杜兰德有些艰难地将审判刀锋从黑甲武士的体内拔出,再也支撑不住,脚步一软半跪在地,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每咳嗽一声,都会从口中喷溅出隐隐带着黑色的鲜血,体内每一处都火辣辣地疼着,在刚才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中,杜兰德的身体已是伤痕累累,就连灵魂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打到这种程度,“高速再生”已经运转不过来了。

  “见、见鬼的……”

  杜兰德死死咬紧牙关,这种时候容不得半点松懈,他额头上青筋乱跳,几乎用尽了所有剩余的力气,才从半跪的姿势重新站起来,狠狠吐了一口血沫,满眼杀气的放眼四顾,如野兽般低吼道:“还他妈的有谁?尽管上来领死!”

  他和夜翼此时正站在一座小山的山顶。

  小山不高,坡度十分平缓,于是自山脚至山顶的长度便尤其长。

  长而平缓的山坡上本来生满长草和矮树,而此刻却看不到任何植被,也看不到山体和山岩,因为数之不尽的尸体已经将山坡堆满!

  各色甲士纷纷仆倒在山体上,其中绝大多数是一种身披黄色铠甲的甲士,其次则是实力更强的红色甲士,大约有二十个左右,而这些前不久还叫嚣着让杜兰德和夜翼“束手就擒”的混帐东西。已经全部死在杜兰德的刀下!

  倒在杜兰德面前的是一名黑色甲士。

  他也是唯一一名能够冲到杜兰德身边的甲士,是这些甲士中的最强者!一双拳头比卓玛尔窟更加沉重有力,出拳更是悄无声息,隐蔽之极。

  杜兰德猝不及防下被这黑色甲士一上来就砸中肩膀,险些将审判战刀丢出去!

  如今虽然已经将这黑色甲士斩杀,但杜兰德仔细回想之前战斗的过程,依然能感受到那种行走在死亡线边缘的极致颤栗!

  天空是灰色的。

  打从离开“楼兰平原”算起,这里已经是第三个小岛了,之前杜兰德和夜翼有惊无险地闯过了“绝望松岭”和“挂棺断崖”两个小岛,没想到刚刚传送到这“幽壑丘陵”。没走多远就遭遇了三色甲士的袭击。

  这些甲士身上的铠甲应该是特质的东西。与这片丘陵地带的气息非常契合。以至于杜兰德的“神之视角”都没能及时察觉埋伏着的敌人。

  若非夜翼的洞察之力更胜一筹,在最后关头一把拉住杜兰德,两人也许就一头扎进三色甲士们的埋伏圈了。

  即便如此,刚才那一战依然打得无比辛苦。杜兰德和夜翼被潮水般扑来的三色甲士硬逼到山顶上,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重重围攻,杜兰德和夜翼就好像一叶孤舟,好几次几乎都要倾覆了,却被战到发狂的杜兰德硬生生将无尽敌人给顶了回去!

  “夜翼,你没事吧?”杜兰德勉强回过头问道,语调平稳,声音中却难以掩饰地透出疲惫和虚弱。

  夜翼也在重重喘息着,虽然看起来不比满身血污的杜兰德好多少。中气却还算足:“我没事,不必担心。”

  这些天来夜翼的沉重伤势虽然未见明显好转,还不能和人交锋动手,但她已经勉强可以调动自己的一项神级能力的部分威能了。

  她的两项神级能力一为黑刀“夜兽”,另一个神级能力名为“游影”。“游影”虽然几乎没有杀伤力,却十分适合隐匿潜行和迂回游走。

  刚才夜翼为了不拖累杜兰德,全力施展出“游影”与敌人周旋,虽然无力伤敌杀敌,却反而自保绰绰有余。

  这片“幽壑丘陵”的天空是灰蒙蒙的,光线似乎永远都很暗淡,正适合夜翼施展“游影”。

  哗啦……哗啦……

  山坡上渐渐响起奇异的水声。

  ——三色甲士们的鲜血肆意流淌,渐渐汇聚成细细泉流,顺着山坡向山下而去,途中不同泉流彼此交汇,水声越来越大,山脚下很快有大片大片的鲜血向四面八方蔓延,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可见之前的那一战到底有多么血腥惨烈!

  这时夜翼忽然脸色微动,轻拍了一下杜兰德的肩膀,然后向不远处的一名仆倒在地的红色甲士指了指:“好像还留有活口?”

  杜兰德眉头微蹙,竟然有人能在挨了审判战刀之后侥幸未死?

  走了两步,在一名仰天倒地的红色甲士身边停下,杜兰德拄刀蹲下,一把掀开了那红色甲士的面颊。

  面颊掀起,露出一张相当年轻俊秀的青年脸庞,这人皮肤出奇白皙,虽然还没死,眼神却已经开始涣散了。

  杜兰德敏锐地注意到:这人有一对尖尖的耳朵。

  “精灵族人吗?”

  杜兰德喃喃道,心中立刻了然,精灵一族的生命力都很强大,这远古之路中有精灵一族的血脉流传下来也不奇怪,既然眼前这家伙没死透,那正好可以问些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杜兰德拍打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精灵青年,沉声问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埋伏袭击我们?”

  都说精灵一族的骄傲是流淌在血液之中的,任何精灵族都一样,眼前这家伙明明已经伤势沉重到快挂了,被杜兰德抽打了几下脸蛋之后,眼中竟然恢复了一些清明,然后虚弱而愤怒地瞪着杜兰德,断续骂道:“你……你竟敢打……打我……”

  啪!

  话音未落,又结结实实挨了杜兰德一巴掌。杜兰德恼恨这些家伙埋伏偷袭的举动,脸色冷得好像要冻成冰渣:“我再问一遍,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和我的同伴?”

  “嘿……嘿嘿!反正我都要死了,干嘛要回答你?”精灵青年嘴角一股股地涌出血沫,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杜兰德脸色不动,接着一个个耳光抽打上去,每一下都不重,却比直接杀了精灵青年还让他难受。

  转眼十几个耳光抽完,精灵青年两眼赤红地咬牙恨道:“我们是血精灵府的精锐!伏击的就是你们!外来的战斗法师!府主大人说,你们俩是绝佳的燃料!”

  杜兰德双目精光暴涨。身子微微僵硬。过了片刻才渐渐重新放松。沉缓地吐了口气:“果然如此……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这么说,血精灵府就是这‘幽壑丘陵’中的第一大势力了?传送火盆呢?也在你们手里?”

  精灵青年咬牙不肯再说,杜兰德又两个耳光抽打上去,那青年双眼渐渐翻白。回光返照般抽搐了几下,彻底没气了。

  杜兰德脸色冷酷,缓缓站起身来,鼻间嗅着越来越浓烈的刺鼻血腥气味,眼中隐约有一团火焰在继续酝酿。

  这一路上自己和夜翼已经非常谨慎了,特意以复制之力模拟出其他种族的形态和气息,用以隐藏身份,没想到还是暴露了。

  杜兰德不是没想过让双刀分身恢复人形姿态,二人行转为四人行。或许更适合隐藏身份,但问题是红袍和蓝袍杜兰德并不具备复制之力,无法改变样貌,反而容易被看出破绽。

  “如此谨慎,竟然都被发现了吗?”

  杜兰德环视躺满山坡的尸体。漠然自语道,“所谓的高级燃料,对这些家伙的吸引力,就那么大?”

  老实说杜兰德心中感到无比憋屈,经过刚才一战,他终于彻底理解阿巴岩之前的警告,而明白这点后的杜兰德只觉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对女儿的牵挂,对森德洛的担忧,对安德丽雅的思念……所有这些情绪都必须死死埋在心中,想不得,因为一想到女儿也许还在时空迷宫的某处,一想到森德洛的安危,一想到等待自己的安德丽雅,杜兰德就感到心脏在被一团烈火狠狠灼烧!

  “好了,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有那个时间生气,还不如尽快离开这里。”夜翼轻声说道。

  杜兰德哼了一声,他也知道久呆无益,万一对方还有后续部队,说不得又是一场生死难料的苦战。

  深吸一口气,杜兰德悄然将审判战刀握得更紧,此时从他眼里透出的,是一种夜翼从未见过的决绝和疯狂!

  杜兰德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

  谁敢阻拦自己回归森德洛的道路,管他是谁,通通杀!如果一味的隐藏身份起不到作用的话,那就只能以杀止杀!

  “走吧。”

  沙沙脚步声响起,杜兰德和夜翼跨过一具具尸体,踏着敌人的鲜血,逐渐消失在这片丘陵地带。

  两人离开之后,山坡上静悄悄的,三色甲士们的尸体很快引来一种巨大的灰色秃鹫。

  距离小山不远处的另一座小山上的一堆乱石旁,悄然浮现出一队人马,那是二十多名劲装打扮的武士,全都两手空空,个个背脊挺直如戳天战枪。

  奇特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脸戴面具。

  唯有为首一人例外。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