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五十 力战双强!

卷六 章五十 力战双强!

  杜兰德凝神看清紫色剑影的来势,不退反进,身与刀合,连续转折了九次,一记“刀弑.九曲”迎了上去!

  “刀弑.九曲”的特性是每一次转折方向,刀锋都会加速一次,以更高更快的速度,换取更强的威力。

  而此时杜兰德施展出的“刀弑.九曲”却又有些不同,除了加速之外,杜兰德的每一次转折,还会叠加一部分能级。

  于是,一连九次转折之后,审判战刀不仅快到了极限,更蕴含着沛然雄浑的能级,这是从前的“刀弑.九曲”并不具备的特性!

  “你这家伙,竟然……你竟然模仿我的剑招?!”

  希雷一开始还不太确定,当自己的刺剑和杜兰德的审判战刀轰然碰撞的刹那,终于明白过来,不由怒吼一声。

  杜兰德明明只有16个单位的能级,而此刻希雷从杜兰德的刀上感受到的,却远远不止16单位能级的威力,这不是能级反复叠加之后的效果,还能是什么?

  远处的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点了点头,自语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传说中战斗法师的复制之力吗?果然不凡啊。”

  远古之路中,战斗法师灭绝多年,人们对战斗法师的了解大多依靠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资料和文献。

  据说战斗法师都有一双洞彻力极强的眼睛,名为洞察之力,而在洞察的基础上,一旦突破到半神火种境,依靠半神火种,战斗法师就能一定程度上模拟出其他人的招式,这就是战斗法师的“复制之力”。

  而杜兰德已经将“复制之力”钻研到非常深入的程度了,他不止瞬间看透了希雷的叠剑术,而且不是单纯地模仿,而是将“能级叠加”这一特性,巧妙地融合进了自己原本的刀术——刀弑.九曲。

  希雷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由又惊又怒:“混帐东西!我超魔导剑士的叠剑术,又岂是你说复制就能复制的?”

  细细的长剑连连抖动,叠剑术再次施展开来,这一次不只是五剑叠加,而是十剑!

  紫色剑光包裹着细长的剑尖,沿着一条直线向杜兰德刺去,沿途空间好像纸糊般层层爆裂开来,剑身中蕴含的能级,已经深厚到空间承受不住的程度。

  不只是空间,希雷手中的刺剑也在剧烈颤抖着。似乎禁受不住那般强大的能级灌注。几欲砰然断裂。

  “杀!”希雷爆喝一声。这是他目前能发挥出的最强一击。

  杜兰德目光凝重,接下刚才那第一剑已经很不容易,如今这第二剑的威力足足强了一倍,就更难了。

  “能级吃亏。果然是处处吃亏啊。”

  杜兰德心中有些郁闷,若非自己的修炼时间尚短,又怎么会一路上碰到的都是能级比自己高的敌人?

  若非能级上吃亏,自己手握神级能力审判战刀,还不是一刀一个地一路杀过去!

  希雷见杜兰德眉头紧蹙着,迟迟没有出刀,不由冷笑:“怎么了?这才十剑叠加,你就复制不了了吗?这么看来,战斗法师的复制之力也只是夸大其词罢了!”

  他本以为杜兰德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硬接。可他的脸色很快就凝固了。

  只见杜兰德连续在空中花了九个紫色圆环,刀锋再次九转加速,穿过一个个紫色圆环,一记“九曲连环”施展出来,刀锋已经快到了肉眼难以捕捉的地步。

  锵!

  刀锋与剑锋彼此对撞!

  杜兰德虽然被剑上蕴含的雄厚能级撞得退了十多步。才勉强站定脚步,希雷却也被接连轰至的紫色圆环闹得手忙脚乱。

  他运剑如风,连续挑飞了三个圆环,终于被第四个击中胸膛,脸色登时就是一白,随后第五个、第六个……直至第九个,也全都结结实实地轰击在希雷身上。

  他再也忍受不住,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再次望向杜兰德的目光中已满是震惊,因为刚才他不是不想躲,而是在审判之力的干扰之下,想躲也躲不掉!

  “见鬼的!这家伙的刀实在太诡异了!”

  希雷之前不止一次看过杜兰德持刀大杀四方的场景,那时他作为旁观者,还不能完全理解审判战刀的恐怖威能,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明明很厉害的敌人,在杜兰德面前往往连一招都撑不过。

  当时希雷将之归结为杜兰德以伤换伤的赖皮战术,现在看来,刀本身的威能才是杜兰德每每克敌制胜的关键,战术战法反倒是次要的了。

  希雷暗自震撼的时候,杜兰德其实也不好受。

  “咳,十剑叠加的叠剑术……咳咳!”

  在刚才那一次碰撞之后,审判战刀丝毫无损,对方的沉厚能级却好像一头蛮兽,顺着刀身轰入体内,随后一阵横冲直撞!

  杜兰德被巨力撞得向后踉跄跌退,每退后一步,脚步踏在虚空之上,都会踩出一道道空间裂缝,最后强行站定,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气息中隐隐带着血色。

  手持审判战刀,杜兰德暗自将“神之视角”全力张开,忽然脸色一动,挥刀向右侧空处,全力横斩而去!

  刀锋划过空间,留下一道深长的空间裂纹,触目惊心。

  哪怕是空间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在绝对审判的规则之力面前,一样变得脆弱不堪。

  几乎在杜兰德斩击过去的同时,一柄暗淡无光的匕首从虚空中刺出,和审判战刀对撞在一起,却诡异地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蒂尔娜单手持握匕首,身穿大红长袍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她刚才本打着偷袭的主意,趁杜兰德和希雷激战正酣,争取一击直接重创杜兰德,或是直接取其性命,没想到杜兰德不仅两轮交锋就打得希雷口吐鲜血,更没料到杜兰德的感知之力如此敏锐,发现她之后,立刻果断主动出击,让希尔娜偷袭的计划就此落空。

  希尔娜脸上微微浮现出讶色,旋即冷笑:“战斗法师的感知能力的确名不虚传。”

  停顿了一下。她一字一顿沉缓说道:“但如果你以为看破了我的偷袭,就能对付得了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说完双手一动,左右手各自浮现出一柄匕首,一长一短,竟不再掩饰行迹,正面扑击上来。

  杜兰德只觉眼前一抹红影连连闪烁,“神之视角”的笼罩下,都险些跟丢了对方,不由心中骇然:“好快的速度!”

  这时蒂尔娜已经冲到近前。两柄匕首运转得如风雷闪电。哪里像是一名刺客?根本就是正面攻杀的一流好手!

  “哼!来的好!”

  杜兰德丝毫不退让。舞动战刀与红袍女人站到了一起。

  数招之后,杜兰德就感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这红袍女人蒂尔娜的实力之强,还要在紫衣人希雷之上,两柄匕首在她手中幻化出万千招式。每一击的力点都无比集中,而在那刚硬的力道中,又混有一丝绵韧如蛛丝的缠力,时刻干扰着杜兰德的身法和刀法。

  琴的声音恰在此时又传了过来:“蒂尔娜的实力可比希雷还要强啊,远古之路中,除了刺客城主之外,她就是最强的刺客了。”

  又一次碰撞之后,杜兰德再次退后两步,心想:刺客不过是中位职业。这蒂尔娜却能有如此战力,确实是才华横溢。

  当杜兰德陷入苦战的时候,夜翼那边已经杀掉了不少人,惨叫声此起彼伏,杜兰德看了一眼。心中微松。

  “还挺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啊。”蒂尔娜不由讽刺道,“都自身难保了,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我束手就擒吧。”

  说着脚步重踏虚空,再次狂攻上来。

  希雷目光微闪,喃喃自语道:“这女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恐怖,没有半点刺客的样子。”说着也持剑扑上,打算和蒂尔娜联手,一鼓作气干掉杜兰德。

  战局瞬间急转直下,可以说已经对杜兰德不利到了极点!

  观战的琴似乎有些犹豫,脚步似动非动,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出手救下杜兰德,但考虑之后,她还是咬牙站着没动:“再等等……再看一下,如果他只有这种程度的话,根本不足以进入那个计划啊……”

  下一刻,她忽然微微张大了小嘴,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杜兰德一言不发,也不管从侧面冲过来的希雷,锋利的目光牢牢盯住了正面攻到的红袍女人。

  他忽然动了。

  审判战刀去繁存简,也不跟对方比拼谁更快,看准一个时机,直接一刀切入两柄匕首之间!随后,杜兰德连人带刀,无比凶狠地团身撞了红袍女人的怀里!

  从旁人的角度看去,两道身影在一起急速交缠,根本分不清彼此,这让希雷根本插不进去手。

  “体术.如影随形”全力施展开来,杜兰德始终粘着对方,近身血拼!

  这期间“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于耳,双方在极小的范围之内,也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交换了多少招。

  仅仅片刻之后,双方倏然向两旁分开。

  杜兰德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嘴角挂着血迹,持刀的双手也在隐隐颤抖着。反观蒂尔娜,她似乎什么伤都没有,脸色却反倒难看到了极点。

  她俏脸铁青,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长短匕首。

  只见两柄匕首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一阵夜风吹过,就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匕首砰的一声炸开,彻底毁了。

  ps:

  第二更到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