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五十六 何为“能级极限”?

卷六 章五十六 何为“能级极限”?

  “我们什么时候闯这条回归通道?”杜兰德看着琴,直接问道。

  远古之路当初因为何种原因被封闭,李尔蒙斯又是为了什么而堵住通道——杜兰德虽然也对这些问题颇为疑惑,但他目前真正关心的,只是要闯过通道回归森德洛,其他一概不重要,无论回归通道难走也好,危险也罢,总要亲身进入感受,才能根据实际情况做下一步的规划,将事情进展下去。

  面临困境,无非是走一步看一步,考虑得太多,只会逐渐地消磨掉自己的冲劲和勇气。

  卡罗闻言多看了杜兰德几眼,暗金色的瞳孔中精光一闪,似乎对杜兰德这种平静、直接、坚决的态度有些惊异。

  而琴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似乎完全忘了之前在大殿中的尴尬和不愉快。

  美妇人背负着双手,本就饱涨沉甸甸的胸脯因为这个动作将上身衣料绷得更紧,她笑吟吟地反问:“杜兰德先生想什么时候闯呢?”

  杜兰德失笑道:“我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吗?城主大人未免太信任我了吧!”

  琴却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有资格——或者说有实力闯这条通道的,也就是在场几位,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所以主要还是看两位,毕竟能否成功通过,极大程度上还要仰仗两位的战斗法师血脉。”

  卡罗很难得地没有在这件事上和琴唱反调,也点头淡漠道:“老夫随时都可以进入回归通道,我这两位护卫也是一样。”

  “白呢?”杜兰德笑着看向少年,那平和的模样,就好像之前把审判战刀架在少年脖颈上的人不是他一样。

  白打从被杜兰德一招击败,就一直有些愣愣出神,心不在焉地站在那儿,闻言随意应了一句:“我?我随便……唔,反正我始终跟着城主大人。”

  杜兰德见状不由皱眉,心想堂堂大好男儿活成你这个样子。也算是一大悲哀了,可惜了妖孽般的天赋。

  即使琴还未细说,杜兰德也知道回归通道并不安全,反而充满危险,只看历代奇迹城主至少有一半死于那条通道,就知道这路绝对不好走。

  据琴所说,以她的实力如果独闯的话,根本走不到那道被李尔蒙斯堵住的屏障,就必须折返,否则也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到时候在场七人——琴、卡罗、两名侏儒泰坦、白、杜兰德、夜翼——会一同闯这条回归通道。

  第一步是潜入湖水深处。进入回归通道。

  第二步是走到那道阻断通道的屏障。

  第三步才是想办法打破被李尔蒙斯堵住的屏障。彻底脱困。

  一旦通过屏障,就能回到外面的时空迷宫之中,再走没多远,甚至不需要世界罗盘。就能抵达森德洛。

  “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整。”

  杜兰德仔细思索了一会儿,慎重地说道:“另外,有关这条回归通道的已有的情报,我们也希望能提前了解清楚,才好针对性地做些准备。”

  胆大还要心细,对于已有的情报,杜兰德还是要先研究得尽量清楚,因为这都是必要的战前准备。

  “这个好说。”琴很大方地摆了摆手,“那么。杜兰德先生想要修养多久呢?”

  她说完似乎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准确,偏头含笑看着夜翼,眼神颇具深意,“或者说,夜翼女士需要修养多久?呵。我看您的伤势,可比杜兰德先生要沉重得多啊,需要用来养伤的时间也更长吧。”

  杜兰德微微皱眉。

  这琴身为奇迹城主,实力深不可测,她看出夜翼的伤势沉重倒没什么,但这女人该不会看出夜翼神袛的身份了吧……

  夜翼脸色不动,沉静地与琴对视着,片刻后竖起三根手指:“三天,足矣。”

  杜兰德愕然看向脸色平静的夜翼:“三、三天?”

  ……

  ……

  夕阳西下,艳红色的阳光照耀着坐落山巅的奇迹之城。

  奇迹之城很繁荣,此时大多数人们刚吃过晚餐,正在为城池中丰富多彩的夜间生活而期待不已,他们哪里知道真正的几位奇迹之城的高层,已经开始为离开这里做准备了。

  杜兰德和夜翼被安排在城中的一片古代庄园式的住处中。

  这里的环境很不错,看得出琴的确很看重两人,还专门派了不少侍女以供调遣,却全都被杜兰德委婉推拒了。

  “夜翼,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斜阳映照之下,杜兰德和夜翼并肩走在一片草坪上,他皱眉看着夜翼,神情不解,“三天的时间对我来说足够休整了,但你不一样,你——”

  “你是想说我的伤势太过沉重,三天一定不够吗?”夜翼笑着反问了一句,说着还咳嗽了两声,气息略显虚弱。

  杜兰德这一路上和夜翼患难与共,此时根本没把对方当作高高在上的女神,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说句话都会咳嗽,就凭你这种身体状态,三天怎么可能够?难道……你还有什么底牌,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恢复伤势?”

  夜翼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表示自己没有所谓“能满血满魔原地复活”的逆天底牌。

  她停下脚步,面对杜兰德,很坦然地说道:“要等到我恢复伤势,三天不够。三年、三十年……甚至三百年,也还是不够。”

  杜兰德吓了一跳,上下打量着夜翼:“你的伤势,已经沉重到这般地步了吗?”

  “我被伤伐了本源。”

  夜翼轻声说着,口吻十分平淡,就好像在述说别人的伤势,“我和远古力泰坦干架的时候,就已经被伤到根本了,后来连番受伤,如今的伤势已经沉重到只有回到森德洛才能修复的程度了。”

  “所以——”

  夜翼深吸一口气,肃然道,“三天的时间,其实只是为了你准备的,我根本没所谓。反正不回归森德洛,我的伤是不会有什么起色了,所以什么时候出发都可以。”

  杜兰德默然。

  他看着始终如黑色冰山一样不苟言笑的夜翼,忽然觉得她这一路上也许比自己想中支撑得更加辛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杜兰德又有些担心起来,要知道那回归通道危机重重,只看以琴的实力都走不过去,就知道一定无比艰难。夜翼如今这种状况,似乎比想象得更加不妙啊,杜兰德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闯回归通道的时候保护夜翼周全。

  夜翼很冷。但她出奇地敏感。杜兰德正担心着。还什么都没说,她便重重哼了一声,斜睨着杜兰德冷冷说道:“怎么,觉得我拖你后腿了吗?”

  “怎么会……”

  杜兰德缓缓摇头。认真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已经死在那黑色矮人手里了,我只是担心能不能在回归通道中保护好你。”

  说到这,杜兰德微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隐隐蹙起了眉头,“还有,对那个叫‘白’的小子。还不能放松警惕,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卡罗看你的眼神有些怪异。”

  夜翼盯着杜兰德隐有忧色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她伸手一抓。黑刀夜兽便出现在手中,轻描淡写地向前方一刀扎去!

  刺啦!

  就好像坚实柔韧的布料被强行撕开的声音,随着夜翼这一刀斩出,前方的空间直接破裂开来,杜兰德看得眼皮一跳:“你、你这一刀——!”

  这种程度杜兰德自问也能做到,但以夜翼现在能发挥出来的能级,似乎没道理斩出这么强的一刀啊,她的黑刀“夜兽”是这么强的刀吗?

  夜翼收回黑刀,在杜兰德探询的目光注视下,低声说道:“这些日子,我几乎无法动用能级,神袛的真正力量完全发挥不出来。每一次看到你身为我的后辈,却必须为了保护我而多挨拳头挨刀子,我心中也会难受,也会憋屈。”

  “但是,凡事似乎总有利弊!”

  夜翼微微提高了声调,比其他战斗法师更加漆黑深沉的如夜双眸隐现异彩。

  “……少了神袛那浑厚之极的能级,我反倒被逼着重新审视自己的神级能力,以及融合黑暗神火之后学会的黑暗规则,渐渐地,有了新的感受。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吧,我……又有了一番突破!刚才那一刀,就是突破后的成果。”

  “规则方面的突破吗?”杜兰德喃喃自语,旋即眼神一凝,好奇地问,“具体是什么样的突破呢?”

  夜翼眼中闪过一丝困惑,张了张嘴,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摇头道:“我自己也说不太上来……但总之!我现在自保肯定没问题!所以你不必太过担心我。杜兰德,森德洛很需要你,还有你的刀,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必须从这里离开,回到森德洛,那里才是属于你的舞台。”

  杜兰德心想又来了,这一路上夜翼不止一次告诉杜兰德:如果真的到了关键时刻,一定要撇下她,以自己求存作为第一要务。

  杜兰德淡淡笑了笑,没有接夜翼的话,他知道在这方面多费口舌没有意义,反正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抛弃同伴之事。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很快聊到了杜兰德目前的修为境界。

  “杜兰德,你现在的能级,应该是16个单位吧?嗯,在能体境中也算不错了,不过离‘能级极限’还差得远呢。”

  “能级极限?”杜兰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

  夜翼上下打量着杜兰德,想了想,有了决定:“看来,是时候再告诉你一些修炼方面的事情了。”

  ps:

  第二更到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