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六十一 史上最强战斗法师!

卷六 章六十一 史上最强战斗法师!

  卡比和卡雷一左一右,几乎同时向中间的杜兰德轰击过来,他们神色木然,似乎是陷入了某些幻境,以至于迷失了自我,这才敌我不分地对杜兰德发动了攻击!

  “你们俩干什么!?”琴惊怒的声音在地下溶洞中炸响。

  在她的印象中,侏儒泰坦的灵魂防御能力是很强的,在场诸人中,其实最容易陷入幻境的人,是白。所以琴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白身上,同时她还要自己小心防范,以免被幻境所惑。

  琴完全没想到一向稳健可靠的卡比和卡雷最先出了问题,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沙包大的拳头已经轰击到杜兰德近前了!

  卡比的拳头上缠绕着细密的电蛇,颜色在银色中带着淡青。

  卡雷的拳头上同样有大量电蛇缠裹,颜色却是银色中透出深紫。

  一淡青,一深紫,这两种性质接近却略有些不同的雷霆力量,彼此之间似乎有某些联系,忽然间遭遇夹击的杜兰德只觉周身凭空出现了一个强力的力场,对方拳头还未到,力场作用已经将杜兰德全身上下的肌肉狠狠“拧”了一下,剧痛过后,身体各处开始涌出麻木的感觉!

  “好诡异的招式!”

  杜兰德心中微微一惊,不过并不慌乱,审判战刀一圈一卷,“刀御.连环”施展出来,几个深紫色的圆环浮现,轻轻巧巧地向卡比和卡雷的拳头上一套,就将两人的拳劲化解无形。

  随后杜兰德额头浮现出一只空白的眼眸,“永辉凝视”无声发动,杜兰德断喝一声:“给我醒来!”

  “永辉凝视”是非常强力的灵魂招式,集攻击、防御、困扰、幻术、冻结……等各种功效为一体,自然能够将人从幻境中唤醒。

  卡比和卡雷全身一震,退开两步,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

  “呼……”琴似乎松了口气。同时暗自吃惊于杜兰德心态之冷静、应对之迅速、还有手段之全面。

  不过旋即,美妇人忽然想到了什么,隐隐皱起眉头,有些狐疑地打量起恢复神智的卡比和卡雷,目光微冷。

  这条回归通道,卡比和卡雷也不是没来过,在琴的印象中,他们俩一向稳健,侏儒泰坦又有些抵抗幻术的特殊能力,这次怎么会这么快就中招?

  想到这儿。琴不由瞥了一眼白。

  少年看起来有些疲惫,显然抵挡幻术不是他的专长,所以抵抗地比较艰难。幻术抗性较弱的白还没有中招,一向稳健可靠的卡比和卡雷怎么会最先被幻术迷惑?

  事实上白也有些困惑,他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身旁面无表情的卡罗,心想:“还没有到约定好的出手之时啊……这么说,卡罗的两名护卫刚才是真的中了幻术?”

  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起来,一行人站在空旷幽深的地下溶洞中,彼此对视着。谁都没有最先说话。

  夜翼忽然动了。

  她伸手在面前一握,黑刀“夜兽”浮现在手中,凌厉的刀气凭空生出,她双眸一扫。冷厉森寒的目光牢牢罩定了卡比和卡雷。

  杜兰德叹了口气,要知道夜翼前几天刚刚在规则上有了一些她自己也说不清的突破,也许一不小心就把能级受压制的卡比和卡雷给宰了,这对回归森德洛是很不利的。

  伸手按住夜翼。示意她少安毋躁,杜兰德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卡罗,缓缓问道:“你的护卫攻击了我。你就没有半句话要说吗?”

  卡罗黝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用刻板的口吻答道:“幻境路段之中,这种事情是无可避免的,还望战斗法师先生不要见怪。”

  杜兰德微微冷笑,讽刺道:“他们俩陷入幻境倒也没什么,但同一时间被幻境所惑,未免太巧了吧?还有,中了幻境之后,他们为什么不约而同地攻击我?卡罗阁下,你确定,你这两名护卫不是故意攻击我吗?”

  卡罗脸色一沉:“我说了,在幻境路段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是吗?”杜兰德耸了耸肩,“这么说,等会儿我也中一次幻术,然后从背后给你一刀,也可以喽?”

  卡罗脸色微变,沉默不语起来。

  琴叹了口气,用肯定的口吻说道:“杜兰德先生,刚才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请平息怒火吧。”

  “希望如此。”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说,“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战斗法师的战斗本能是不讲道理的,从现在开始,如果有谁因为陷入幻境而对我和我的同伴发动攻击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他。在这里能级受到的压制极大,对我和我的同伴而言,反而优势巨大,想死的大可以上来一试!”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杜兰德很清楚事情一定不简单,也知道卡比和卡雷的忽然发难,恐怕不是简简单单地因为中了幻术。

  不过这件事倒是让杜兰德和夜翼都提高了警惕。

  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幻术冲击越来越剧烈,卡比和卡雷却再也没有陷入幻境,反倒是少年白好几次差点迷失,最后一次神智不清的他竟然粗暴地扑向了琴,想要脱琴的衣服,结果被一拳砸到了地上,七荤八素地从幻境之中退了出来。

  又不眠不休地前进了整整一天,当幻术冲击让杜兰德都感到有些受不了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走出了幻境路段。

  “终于通过了。”就连韧性十足的琴都有点受不了了,长长舒了一口气。

  “距离那道屏障,还有多远?”杜兰德立刻问道。

  “再走一段就到了。”琴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的消耗确实很大,既要抵抗无所不在的压制之力,还要应付幻术侵袭,同时还必须时刻警惕队伍中有人迷失后狂性大发。

  微微喘息了一会儿,琴解释道:“接下来的这段路,不会有炼金傀儡,也不会有幻境侵扰。但能级受到的压迫力会越来越大!所以,我的建议是在这里休整一番,然后再前进,两位觉得可以吗?”

  杜兰德闻言想了一下,向夜翼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夜翼很随意地耸了耸肩:“我随意,你决定吧。”

  夜翼是一行人中能级最低的,只堪堪达到了1个单位,所以她受到的能级压迫也最小,几乎不需要休息。

  但杜兰德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休息一下。于是重新看向琴,点头道:“我没意见,那就休整一番再继续前进吧。”

  一行人在溶洞中找了一片小型湖泊,取了些水,然后开始了短暂的休整。

  卡罗和两名护卫始终呆在一起,就好像三个木头人,什么话都不说,盘坐在那儿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休整。

  白则完全不敢靠近琴,甚至不敢看琴。因为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自己最后一次陷入幻境时,似乎兽性大发,试图对琴做出非常无礼的事情,意识到这一点的少年简直羞愧得无地自容。以至于当他看到琴忽然起身走向杜兰德时,脸上闪过嫉妒愤恨的神情,却没敢上前阻止。

  “杜兰德先生。”琴叫了一声,款款来到杜兰德身边。

  此时杜兰德正盘坐在一块灰色大石上。默默运转冰火力量,将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统统调整到最佳,陡然间见琴主动走了上来。不由有些奇怪:“怎么了?”

  琴淡淡笑了一下,自顾自也坐在了杜兰德身下的大石上,几乎和杜兰德肩并着肩,成熟女人的体香丝丝缕缕地飘了过来。

  “想问你一点事请,不知道可不可以?”琴很大方地问道。

  杜兰德脸色不动,既没有因为琴忽然间地贴近而局促不安,也没有矫情地刻意避嫌,稳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城主请说。”

  琴轻轻捋了一下头发,看似随意地问道:“我们很快就要抵达那道被李尔蒙斯打破之后又重新堵住的屏障啦,我忽然想到,当年李尔蒙斯作为唯一一个有实力离开远古之路,回归主位面的超卓天才,他……在森德洛的历史上应该很有名吧?”

  说到这琴无奈地耸了耸肩,轻轻叹息道:“你看,我们远古之路中的人这么多年来和外界隔绝,消息不通,也不知道在我们远古之路中传奇人物李尔蒙斯,回归森德洛之后,有没有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

  杜兰德深深看着琴美丽的眼睛,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从未听说过李尔蒙斯。”

  “从未听说?”琴愣住了,“但这怎么可能?如李尔蒙斯那般天才横溢之人,怎么……怎么可能在回归森德洛之后默默无闻?!”

  杜兰德心想我怎么知道,作为李尔蒙斯家族的后裔,他自己都不知道有那么一位超牛超猛的老祖宗。

  不过,杜兰德说自己从未听说过李尔蒙斯,倒有一半是骗人的。

  因为在三天前的那个夜晚之前,杜兰德确实没听说过森德洛历史上有哪位“李尔蒙斯”特别牛逼,也不知道远古之路中的这位李尔蒙斯,和自己的家族有什么关系。

  但在从奇迹之城出发前夕,夜翼找到杜兰德,与他夜谈到很晚,终于告诉了杜兰德有关李尔蒙斯和李尔蒙斯家族的一些事情。

  ——当年确实有一位以“李尔蒙斯”为姓氏的战斗法师,在森德洛的历史上划下了浓重的一笔,只是那位李尔蒙斯如彗星般崛起之后,又如彗星般销声匿迹,再加上他所作的事情实在太过惊世骇俗,说出来都没人相信,所以在森德洛的史料之中,几乎找不到那位李尔蒙斯的印记。

  不过,李尔蒙斯的事迹却在森德洛的七元素神袛之中,代代相传。

  “当年那位李尔蒙斯到底是什么人?”

  奇迹之城中,杜兰德看着夜翼,忍不住问道,“而且,那位李尔蒙斯……和我,还有我的家族,到底有没有关系?”

  夜翼压低声音说道:“李尔蒙斯之姓,在森德洛只有一家,绝无分号。所以,杜兰德……”顿了顿,夜翼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杜兰德,语气肃穆道:“你既然以李尔蒙斯为姓,那就必然是当年那位李尔蒙斯的后裔。”

  “那他到底是什么人?”杜兰德屏息问道。

  夜翼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李尔蒙斯……愤怒而冷酷的战斗暴君!他,是唯一一位集森德洛七系神火于一身的史上最强战斗法师!没有之一!!”(未完待续。。)

  ps:粉丝值超过1000的看官大大们,你们有一张免费赠送的评价票哦,请一定要投出来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