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六 章六十九 武装延伸

卷六 章六十九 武装延伸

  哗啦。レ♠レ

  巨大的紫se刀光浮现,杜兰德一刀斩出,刀锋所向,竟然是一侧的半透明屏障!

  这屏障当年拦住了无数天才,最终能破开屏障的,唯李尔蒙斯一人而已。屏障周围,任何人——哪怕是神级强者——都会遭到能级上的压制,而在无法动用太多能级的情况下,规则之力,就是破开屏障的关键所在。

  某种意义上,这屏障,就是规则之力强大与否的试金石!

  当年无数各位面的天才人物,最终也只有李尔蒙斯以规则之力强行突破屏障。

  杜兰德的审判战刀是神级能力,蕴含规则之力,所以杜兰德有心想要试试,以如今的审判战刀,能否如李尔蒙斯那般破开屏障。

  砰——!

  沉闷的巨响声中,刀光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屏障上,那撞响之声沉闷而粗暴,震得夜翼耳鼓一阵疼痛。

  紫se刀光在屏障上撞得粉碎,却也令整个半透明的屏障疯狂抖颤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要破碎、崩溃。

  相比起杜兰德第一次斩击半透明屏障的时候,审判战刀的威力已经进步太多了!

  当时杜兰德全力一刀斩杀上去,屏障根本纹丝不动,而现在,屏风一般面积巨大的屏障,都在杜兰德的刀下疯狂颤抖!

  最终,半透明屏障还是逐渐恢复了平稳,并没有真正破碎,但杜兰德脸上毫无沮丧之se,事实上刚才那一刀还不是他的全力,杜兰德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自己放手攻击的话,很有可能会破开屏障。

  但考虑之后,杜兰德还是决定悠着点,毕竟现在还不知道当年远古之路被封锁的原因。万一斩破屏障而闯了大祸,可就麻烦了。只看李尔蒙斯特意留下投影分身,堵住被他破开的窟窿。就知道事情一定不简单。

  杜兰德可暂时没本事破开屏障之后,再以一己之力强行堵住缺口。

  “呵。”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杜兰德忍不住微微一笑,举刀仰天,爆发出一声压抑许久的长啸,似乎要将连ri来受困远古之路的所有郁闷,尽数在啸声中发泄出去。

  “夜翼,你干嘛站那么远?”杜兰德大笑着看向谨慎站在远处的夜翼,渐渐收敛了气息。

  此时的杜兰德身着紫se战袍。手套护臂肩甲三位一体,头戴华贵王冠,面涂两道简约而古老的油彩,持刀而立。散发出十分奇异又强烈的魅力,夜翼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我都有些认不出你了。”

  杜兰德闻言愣了一下,挥手撒出大片冰之力,凝成一面冰镜。仔细审视着镜中面貌已然全新的自己。

  接近十年流落异界的ri子,让杜兰德的xing子变得颇为惫懒,有些痞气,有些吊儿郎当,甚至有些不修边幅。

  而此刻。看着镜中挺拔英武之中,还透着一丝神秘气质的自己,杜兰德一时间有些感慨,脑海中回想起少年时意气风发的ri子。

  “哈,很好!能够以这样的面貌和姿态回归森德洛,也很不错!”

  杜兰德忽然大笑一声,心中隐约有某种强烈的情绪在酝酿。

  命运真的很神奇。

  自己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流落异界,走过多少弯路,历经过多少磨难,几经周折,在即将回归森德洛之前,竟又以这种方式,重新找回了曾经的自己——那个认为天下之事无不可为、刚硬而张扬、放肆又不羁的自己!

  “试过了刀的威力,再试试审判领域。”杜兰德心念一动,王冠上一大二小三颗紫se宝石立刻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远处的夜翼就看到三道紫se光晕以杜兰德为中心四下散发。光晕彼此交融,最终形成一个足有三百米直径的球形范围。

  也就是说,以杜兰德为中心的三百米范围内,任何人和物都会受到审判之力的压制。

  夜翼目光微闪,沉声说道:“杜兰德,你继续维持领域,让我亲自感受一下。”

  “好!”杜兰德点头,继续催动能级,灌注到紫se王冠之中,稳稳地撑开三百米直径的紫se审判领域。

  夜翼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默默调整一番,然后几个闪身就步入审判领域的覆盖范围之内,感受片刻后又说道,“你看能不能把领域范围缩小一些。”

  杜兰德明白夜翼应该在指导自己如何使用领域类招式,不由依言开始一点点缩小领域的直径,而夜翼一步步凌空而行,始终在领域的范围之内。

  “唔,好别扭的感觉。”夜翼不断调整着能级和她所掌握的规则之力,对抗审判领域,同时感受审判领域的强度。

  很明显地,当领域直径缩小的时候,审判之力变得更加集中,密度更高,于是审判的效果也更强。

  当领域直径缩小到二十米的时候,夜翼低哼一声,身形已经变得十分滞涩,绝对冻结的属xing作用令她非常难受,而且,在伤害加深的作用下,她能感受到自身防御力降到了非常危险的一个低点。她知道不能多待了,却没有立刻退出领域,而是凝神叫道:“你试试看能不能控制领域的分布,让我能够身处领域之中,却又不受审判之力的影响!”

  “咦?”杜兰德想了一下,很快理解了夜翼的用意所在。

  领域类技能最大的功效之一,就是在群战中压制敌人的战斗力,同时还不能干扰队友的行动与战斗,甚至有些加持类领域,能够一定程度上增强队友的某一方面的实力。

  杜兰德的审判领域完全是针对敌人的,不需要强求对队友的加持,但至少要保证不会干扰到队友!

  “好,我试试。”

  杜兰德索xing将领域维持在二十米直径的大小,开始研究如何让夜翼身在领域中,却不受审判之力的影响。

  然而,片刻之后。杜兰德累得额头见汗,却始终摸不到门道。

  夜翼见状不由叹了口气,安慰道:“你不用沮丧。越是强大的领域类技能就越是难以控制。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拥有领域只是第一步。之后还要做很多的练习。控制领域的大小只是最基本的功夫,保证不干扰队友则是第二步,再往后,还要逐渐学会控制领域的形状,以达到节约能级的目的。”

  杜兰德听得很认真,一一记下。

  夜翼一个闪身从审判领域中脱身而出,不知不觉间她也累出一身大汗。哪怕夜翼前阵子已经在规则上又有突破,和审判之力的对抗依然艰难。

  她喘了口气,看着杜兰德静静道:“凡事总要一步步来。你现在不用强求领域不影响队友,也暂时不要去管领域的形状问题。先把领域缩小到最小!”

  “懂了,先搞清楚领域的最大范围和最小范围,没错……”杜兰德控制着审判领域一点点缩小,最终在周身形成一个五米直径的紫se空间,就再也无法缩小了。

  和三百米大的审判领域最大范围相比。五米的直径小了许多,但相应的,审判之力的强度也上升了一大截。

  有了这个五米直径的审判空间时刻压制敌人,杜兰德再手持审判战刀,施展出“体术.如影随形”。近身搏杀的战斗力绝对能够让人胆寒!

  杜兰德本想再试试审判领域的其他作用,却忽然感到一阵疲惫,原来不知不觉间,18个单位的能级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紫se的审判领域渐渐暗淡下去,最终消失,紧接着,杜兰德身上的各种装备也开始逐一消失不见。

  这些装备出现的前提,是杜兰德以自身能级将审判战刀完全催动起来,如今能级耗尽,装备自然都不见了。

  “见鬼……以我现在的能级,最多只能支撑三分钟吗?”杜兰德默默计算了一下。

  从刚才自己变身到现在,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能级就耗尽了。

  虽说变身之后,一身装备帅气神秘又拉风,实力更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但是……这也太不持久了!?

  “看来回森德洛之后,一定要尽快提升能级!”杜兰德有了决定。

  他知道如今自己在规则方面已经强大无比,就连神袛也未必比得上自己。

  能级!只要能有足够高的能级,手持审判战刀的自己,绝对会成为任何敌人的梦魇!

  “起个名字。”夜翼来到杜兰德身边,轻轻笑了笑道,“你刚才催动审判战刀的时候,以刀为核心和源头,各种装备一一浮现出来——这种奇怪的属xing,你不打算给起个名字吗?”

  “唔……武装延伸怎么样?”

  “还不错。”

  “呵,那就这样。”

  杜兰德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琴呢?”

  夜翼嘴角一翘,似笑非笑地看着杜兰德,那种眼光让杜兰德尴尬又恼火,夜翼这才轻笑着说道:“李尔蒙斯说他的使命是堵住远古之路,让里面的人不出去。他说这是当初李尔蒙斯的本尊留下他这个分身时,赋予给他的使命,所以他只能一定程度上地放水——也就是把我们俩放出来,琴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呃,好……”杜兰德想想这结果似乎也不错,至少琴没有被李尔蒙斯杀死,变成那尸山骨海的一部分,心中也就释然,不再多想。

  杜兰德和夜翼最后看了一眼半透明屏障,以及屏障上那个李尔蒙斯的投影分身所化的七se补丁,然后肩并着肩,沿着地下溶洞继续前行,渐行渐远。半透明屏障在两人身后一点点缩小,直到最终消失在视野之中。

  老实说,杜兰德心中还有许多不明白的疑惑:远古之路被封锁的原因,李尔蒙斯以投影分身堵住屏障缺口的原因,还有古路中那个神秘的持刀巨汉阿巴岩……许多事情,杜兰德目前都还暂时无法理解。

  但是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了。

  既然通过了屏障,那么,回归森德洛就不远了,杜兰德并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任务和使命,一是为了女儿的血脉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二是守护森德洛不受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se矮人的荼毒!

  地下溶洞很快就走到了头。

  这条回归通道并不是直接连通到森德洛的,而是将“真正的远古之路”与“外面的时空迷宫”相连,据琴所说,走出回归通道,就会出现在时空迷宫中,再在时空迷宫中走一小段,就能真正抵达森德洛。

  回归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散发出柔和光芒的洞口,杜兰德和夜翼对望了一眼,大踏步走进了那团光芒之中。

  眼前一阵光影变化,片刻后,两人出现在一座生满矮树的小山上。入眼尽是重叠的错乱时空,于是杜兰德知道:自己和夜翼,终于从那条真正的远古之路中出来了!

  世人大多不知道远古之路的真面目,还以为眼前的时空迷宫,就是所谓的“远古之路”,谁又会想到路中还有路?

  “大概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再到那真正的远古之路中去了……”杜兰德的心情有些复杂。

  据李尔蒙斯说,正常情况下,从外界是难以进入真正的远古之路的,根本连入口都找不到!那一个个异度空间,根本就是世界之外的一个个小世界,杜兰德和夜翼从时空迷宫跌入真正的远古之路,只能说是命运使然,是难以复制的一个奇迹。

  深深吸了口气,杜兰德迅速调整好心情,取出世界罗盘。世界罗盘在真正的远古之路中完全失灵,但在这时空迷宫中,却是至关重要的必需品。

  依照着罗盘的指示,两人在时空迷宫中走了没多久,终于找到了森德洛的入口所在。

  按理来说,历经艰难险阻后终于得偿所愿回到家乡,这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激动的事,而事实上,杜兰德和夜翼确实都很激动。

  然而,刚刚出现在森德洛大地上的两人,还没来得及狠狠吸一口家乡的空气,感受家乡熟悉的气息,便又同时愣住了。

  两人站在一片山谷之中。

  身后是一个小小的山洞,洞口连接着森德洛与时空迷宫,山谷周围,则尽是起伏的群山,山势雄伟又壮阔。

  山上站满了人。

  ——数之不尽的黑se矮人。

  卷六,二人行,终章。

  ps:

  今天又收到了两张月票!开心ing,感谢_妍爱和只恋糖糖~谢谢你们!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