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四十七 非议

卷七 章四十七 非议

  除了四名特记队长的损失外,五支特记番队的队员们,也同样伤亡惨重。五名副队长除了果果之外全部阵亡。其余各大军团的战斗法师死亡更是不计其数。也就是说,就算最终凯恩斯击败了敌人,赢得了这场扎古力山脉战役,战斗法师一方所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几乎是光辉女神米洛陨落之后,森德洛损伤最大的一战。

  而这一切的起因,某种程度上都是因为凯恩斯在军队没有完全布置好的情况下,就提前发动了战役。

  再继续深究的话,就会发现提前发动战役,是为了救下从远古之路中走出来的那两人一龙,而如今许多人开始隐隐察觉到:那两人一龙,和杜兰德的关系匪浅。

  这样一来,杜兰德在众多战斗法师们心目中的形象,悄然间发生了一些变化。

  是,杜兰德确实在战斗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争的事实。他的刀也异常彪悍,似乎正是防御力强大的黑色矮人的克星。但搞了半天,这场战斗落入被动局面,也和杜兰德脱不开关系啊。

  远古之路中走出来的三人中,那个小婴儿似乎正是杜兰德的亲生女儿!

  既然如此,对杜兰德究竟是该感谢,还是该怨恨?

  甚至有人想到:杜兰德在战斗中那般拼命卖力,究竟是为了森德洛的胜利,还是为了保护他的女儿?

  “听说了吗,那个底细不明的杜兰德,可能和之前那两人一龙一样,也是从远古之路中走出来的。”

  “小声点,第九番队的人在那儿呢,你不知道他们的队长……呃。不对,应该说是前队长,卡穆多恩大人现在有多惨吗?”

  “听说被打废了。”

  “是啊,所以小声点。第九番队里面不少信服卡穆多恩的队员。现在对杜兰德的怨气很大,认为是杜兰德故意给卡穆多恩使了坏。”

  “但杜兰德不是现任的第九番队队长吗?我看队长袖章一直在他胳膊上呢。”

  “那是夜翼大人临时任命的。”

  “呃。说起来,那杜兰德强是强,但离神袛还差很远吧,你不觉得……他和夜翼大人的关系有点……有点那个——”

  “嘘!!你找死啊。这种话也敢乱说?还不闭嘴!”

  “好吧,我闭嘴我闭嘴。”

  ——类似的议论,在战场各个地方同时上演。

  议论之人大多是目睹了之前惊天大战的特记队员们,他们对杜兰德的感受也是两极多元化的,当然有不少人认为杜兰德是英雄,也有不少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埋怨甚至痛恨杜兰德。可杜兰德身上笼罩着太多谜团,队员们也只敢悄然议论。都显得很小心。

  但战争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它能使人疯狂。

  在战争中,人的选择其实很少,为了生存。人们心中有些东西会被扭曲,有些东西会被压抑,有些东西则会被放大。

  所以,尽管绝大多数特记队员对于杜兰德的种种想法,都还停留在议论阶段,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却做出了极端出格的举动。

  皇后看着眼前双眼赤红的大汉,不由抱紧了怀中的凯瑟琳,谨慎地后退了几步,与对方拉开距离:“您是哪位,来这里干什么?”

  大汉身高超过两米,身形壮硕,他身穿一件简简单单的无袖皮甲,脸色狰狞死盯着皇后,问道:“杜兰德人呢?”

  皇后心中涌起很不好的感觉,魔龙罗德格特则一言不发地站在皇后身边,眸中隐隐亮起异彩。其实眼前大汉的胳膊上原本有一个刺青,是一个三岩标记,可他胳膊在之前的大战中受了伤,刺青部位一片血肉模糊的,哪里还看得出来。他是第九番队的人,是卡穆多恩和比利扬一手提拔培养出来的。

  “我听说了,你们是杜兰德的亲人吧?”大汉脸色狰狞,眼中凶光毕露,“回答我,杜兰德他人呢?!”

  皇后周围本来是有战斗法师负责护卫的,可这大汉实力强劲,竟不比副队长级别差多少,将护卫们统统放倒在地。事实上,这大汉在第九番队中属于三号人物,将来卡穆多恩卸任之后,比利扬继任队长,这大汉就是新任的副队长,实力怎么可能不强?

  “你找杜兰德有什么事?”皇后知道以自己30个单位的能级,绝对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见鬼的是杜兰德那小子到哪去了?这种时刻居然不在!皇后只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以语言拖延时间。

  可她这句“你找杜兰德什么事”似乎反而刺激到了大汉,大汉猛地爆吼一声:“找他什么事?找他报仇!是他,是他害死了卡穆多恩大人!我亲眼看到的!!”

  说完再也不管不顾,一记重拳,狠狠轰向皇后。这人是非常纯粹的风属性战斗法师,一拳出,以他为中心的这片空间里,凭空刮起一道狂风,飞旋着、狂卷着,青色的风刃铺天盖地,加上他出拳时的爆吼声,立刻惊动了附近不少战斗法师!

  “怎么回事?”

  “是第九番队的人!第九番队的家伙,似乎去找杜兰德大人的麻烦了!”

  皇后身在飓风之中,怀抱凯瑟琳,疯狂地催动力量。她脸上浮现出紫色纹路,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妖异而魅惑,这正是紫神妖姬一族拼尽全力时的特殊气质。魔龙罗德格特的双眼中不断射出细细的射线,虽然他连能体境都没达到,却神奇地中和掉了相当一部分的青色飓风。

  但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眼看着皇后和魔龙就要顶不住狂暴的攻击。光是拳风就如此强大,一旦对方的拳头真正递过来,以皇后和魔龙的实力,怎么可能接得下来?

  可就在皇后快要绝望的时候,风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狂风呼啸的声音骤然止歇,取而代之的是大汉的一声惨嚎。皇后、魔龙、还有急速赶过来的附近的战斗法师们愕然看着场中的情景,只见杜兰德不知何时已经到来,手里正握着审判战刀,就站在大汉身旁。

  杜兰德的脸色无比冰冷,眼神里透着毫不掩饰的强烈杀机。

  他的刀上沾着殷红的鲜血,因为就在刚才,他在最后关头赶到,挥刀就将大汉轰击出去的左拳给斩了下来!

  “杜、兰、德!!”大汉捂着断腕,一边嘶嚎,一边死死盯着杜兰德,陷入疯狂的他已经不管自己说出来的话究竟会造成什么影响了:“杜兰德,你终于出现了!你这个吃女人软饭的家伙,老子活剥了你!”

  说完也不顾断腕之痛,骤然下蹲到整个人都贴到地上,然后猛然发力蹬踏地面,向杜兰德扑击过来,好像一阵势不可挡的狂风。

  面对这一扑,杜兰德反而平静下来。

  说实话,杜兰德并不介意大家的议论。他刚从果果那儿回来,沿途也听到了一些讨论,敬仰也好,怨恨也罢,杜兰德都不是特别在意。说到底,他回到森德洛的理由无非是挽救女儿、拯救家乡。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杜兰德不在乎。

  哪怕眼前这大汉说杜兰德“吃女人的软饭”(指的是夜翼任命杜兰德为队长),杜兰德也不是不可以原谅他。

  但这家伙不该对自己的亲人下杀手!!

  “绝不饶你。”

  杜兰德脸色冷漠,轻轻一提审判战刀,武装延伸全力发动。审判领域无声张开,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就将大汉笼罩在内。

  这一刻杜兰德的神色很平淡,一点也看不出要杀人的样子,但熟悉杜兰德性情的皇后,以及见识过杜兰德出手的附近的战斗法师们都知道——

  他这是要下杀手了!

  “都给我住手!”

  夜翼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语气满是焦急:“杜兰德,给我停下!见鬼的,你没听到吗?这种敏感时刻,你不能杀他!这是军队,一切都由军法来——!!”

  夜翼没能说完,因为审判领域笼罩住那大汉,令对方速度暴跌的同时,杜兰德已经挥出了手中战刀!

  一抹淡紫色的刀光一闪而逝,蜻蜓点水般写意,杜兰德的身形消失在大汉身前,又出现在大汉身后,这是“暴君百五十击”中的第一式,审判战刀加武装延伸加审判领域,再加上进攻刀法“暴君百五十”,让这一击成为了无可阻止的一击,哪怕夜翼火速赶到,也无法阻止杜兰德斩出这一刀。

  众目睽睽之下,大汉定格在一个向前扑击的姿势上,他微微扭动脖子,似乎想回头看杜兰德,可这个动作却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当着女儿的面,杜兰德这一刀没有见血,刀尖只在对方心头点了一下,狂暴的刀气却瞬间绞碎了大汉的心脏,摧毁了他的全部生机!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愣住了,包括皇后和魔龙罗德格特。这一刻,夜翼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愚蠢!!”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