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四十九 要保密的

卷七 章四十九 要保密的

  “杜兰德,你老实告诉我,你的刀,是不是可以吞噬矮人心脏中的那种黑气或黑血,从而不断进化?”

  夜翼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杜兰德的眼。

  杜兰德没有犹豫,也没有隐瞒,微笑点头道:“是。”

  听到杜兰德亲口承认之后,夜翼脸色再度变化,似乎有些担忧,片刻后又问:“除了你之外,应该没人知道这一点了吧?”

  杜兰德伸手一指夜翼:“还有你啊。”

  “见鬼,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跟你说正经事呢!”夜翼怒道,一向冷漠不近人情的她自从认识了杜兰德,似乎越来越情绪化了,很容易生气。可她自己却好像对此没有太多察觉,“我是说,除了你我之外,没人知道这一点吧?”

  杜兰德收敛了笑容,认真思考片刻,才有些不确定地说:“这倒未必,毕竟我和虚神矮人、巨矮人、老矮人战斗的时候,那么多人看着呢,也难保会不会有人看出些什么。怎么,这件事……有那么不可告人吗?”

  不就是吞噬进化吗?拥有这类属性的能力或神器,又不是没有,杜兰德不觉得非要藏着掖着。

  当然,也没打算高调宣扬,本打算顺其自然,但看夜翼这么严肃甚至凝重的反应,似乎其中还有些自己没考虑到的问题?

  杜兰德却不知道,其他拥有“吞噬进化”特性的能力或神器主神器,绝对不像他的审判战刀这样,几乎什么都能吞!

  更不可能有审判战刀的巨大“器量”!

  也只有审判战刀,才能被李尔蒙斯强行“灌下”那么多天材地宝而不被撑爆,反而成功进化出了“武装延伸”和“审判领域”。

  “杜兰德,你的刀能够吞噬进化这一点。尤其是能够吞噬矮人黑血进化这点,尽量不要声张。你在战斗的时候也多注意点。”

  夜翼思索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告诫杜兰德,“黑色矮人对森德洛而言。是噩梦、是恐惧、是灾难。你的刀能够吞噬大家所敌视的东西。并得以进化——这种事情难免会让人怀疑,你是不是和黑色矮人有什么关系。别不当回事儿!战争对人心的扭曲是难以想象的。能避免的麻烦,都要尽量避免掉。”

  杜兰德认真想了一下,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另外。我和你走过那条真正的远古之路,尤其是遇见过李尔蒙斯的投影分身的事,也要尽量保密。”夜翼又说。

  “呃,好吧,没想到要保密的事情这么多……”

  杜兰德无奈地挠了挠脸,“虽然我本就没打算说出去,不过还是多问一句吧。这次要保密的理由是?”

  夜翼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想到了很多,声音也变得有些冷:“以后你会渐渐了解的。我们森德洛……其实并非铁板一块。战斗法师的团结也是相对而言的。我怕你会招来觊觎。”

  杜兰德从夜翼话里听出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心中微微一凛,沉默片刻后认真点头:“明白。”

  ……

  ……

  “……图桑大人,事情大致就是这样的。”

  一名第五番队的队员侍立在图桑身旁,他刚汇报了之前杜兰德杀人的事情,包括杜兰德杀人之后所说的那番话。奇怪的是在杜兰德说完那番话之后,有关他的议论声反而减少了些,所以人要有立场,摇摆不定的人才会惹人非议。

  图桑黝黑朴质的脸上,隐隐流露出思索的神情:“你是说,你当时躲在人群里,问他森德洛重要还是亲人重要,他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别逼他做两难的选择?”

  “是。”

  “这样啊。”图桑叹了口气,“他其实已经做出回答了。嗯,你做得不错,那杜兰德的来历太神秘,这么试探一下也好。至少,我们知道了他能为森德洛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过那种问题,一问还无妨,再问则不可,记住了吗?”

  那名队员脸色一凛,垂首点头道:“明白。”

  “行了,你先退下吧。”

  那人离开之后,图桑有些苦恼地揉着眉心,如今凯恩斯与敌人胜负未分,特记番队伤亡惨重,对扎古力山脉的掌控力明显不足。虽然有夜翼这个神袛在,可那位夜翼大人一来受了伤,二来不怎么会统帅指挥军队,三来又和杜兰德关系不清不楚的,也帮不上图桑什么忙。其他几位特记队长或死或残。于是所有指挥工作都落在图桑肩上,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再坚持一下吧,顶到援军到来就行。”图桑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

  他此时正坐在一个行军帐篷中,眼前摆着一张床铺,图桑就坐在床边。

  这位平时不苟言笑的特记队长吸了口气,挂起温和的笑容,看着床上那人,用尽量不刺激到对方的平和口吻,安慰道:“卡穆多恩,你别太担心,好好休养伤势,等这一战打完之后,你还是有可能复原的。”

  是的,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家伙,正是卡穆多恩。

  他被虚神矮人洞穿了胸膛,能活下来就是奇迹,此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僵硬得好像尸体,脸色更是苍白到和已死之人没有太多区别,一双平日里精光四射的虎目,也空空洞洞的,完全失去了神采。

  看着卡穆多恩这个样子,图桑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

  老实说,他一直很反感卡穆多恩,水神塞尔东麾下的两名特记队长,都不怎么招人喜欢,不过图桑受青色愤怒之马努斯的影响,为人很公正,公是公,私是私,所以尽管内心不喜欢卡穆多恩,但对方毕竟是同胞也是同僚,图桑看到卡穆多恩这种生不如死的样子,心里也颇感悲凉。

  “图桑,你这家伙迂腐得很,我知道你不怎么待见我,所以不用安慰我。”卡穆多恩开口了,声音嘶哑而虚弱,口吻冷漠又生硬,没有半点生气。

  “我的伤势,我自己最清楚。”卡穆多恩苍白的脸蛋隐隐发颤,“我能保住性命就是万幸,想要恢复实力却是想也别想!这点,我很清楚,你不需要骗我。但是……我不甘心!我之所以伤成这样,都是因为那杜兰德!”

  图桑眉头一皱,没有接话。

  卡穆多恩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瞳孔深处射出疯狂的恨意:“我本来可以从矮人拳下脱身的,都是杜兰德,都是他从背后顶了我一下,才让我没有逃掉!都怪他!这件事不止一个人看到,我曾经的队员们,有不少都可以作证!”

  图桑眉头皱得更紧了:“所以呢,你想要怎么样呢?”

  “我要追究责任。”卡穆多恩忽然冷静下来,一字一顿地说,“我已经废了,但我绝不让杜兰德好过。在战斗中坑害队友是大罪,我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图桑叹了口气,心想那杜兰德虽然来历神秘,身上藏着很多秘密,但他的战力强大,他的刀法凌厉,以及他对这场矮人战争的关键性,却不容置疑。卡穆多恩想以这种方式搞掉杜兰德,几乎不可能。

  “怎么,你觉得我不会成功吗?”卡穆多恩猜到了图桑的想法。

  “是。”图桑也不否认,低声劝道,“杜兰德自身的实力和手段就不用说了,未来的他,只会越来越强。尤其是……夜翼大人护着他呢。”

  为了打消卡穆多恩心中不切实际的恶念,尽量不要引出更多的麻烦,图桑又补充了一句:“……卡穆多恩,你大概不知道吧,论战斗力,夜翼大人仅比马努斯大人弱,是当之无愧的七元素神袛中的第二人。她目前虽然受了伤,但一旦恢复实力,就是我森德洛的二号人物。她护着的人,你又能拿他怎样?”

  “哦?夜翼是七元素神地中的二号人物?这话是谁说的?马努斯吗?”

  一个冷冰冰好像从无底冰洋中传出的声音,陡然在帐篷中响起。

  这声音出现得全无征兆,对夜翼和马努斯这两位神袛,更是全无敬畏之意。帐篷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两个人。

  ps:

  第二更到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