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五十一 仅此而已

卷七 章五十一 仅此而已

  “袖章拿来,饶你一死!”这一刻的塞尔东,没有刻意释放神袛威能,久居上位的气质却自然散发出来。

  他声音并不大,却透出彻骨的寒意,从杜兰德的每一个毛孔渗透进去,直往骨头缝里狠狠钻进去。

  图桑拼命想要说些什么,可他被一团迷迷蒙蒙的淡蓝色水汽包裹着,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眼看着局面恶化干着急。

  “这就是神袛的手段吗?”杜兰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暗自思忖,“一名虚神级别的特记队长,竟然在神袛面前毫无反抗之力!那图桑明显是想帮我解释些什么,却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这塞尔东的行事作风……好霸道!”

  杜兰德有些理解卡穆多恩、比利扬、乃至整个第九番队的行事作风了。

  同时也不由想到:神袛和虚神,究竟区别在哪里?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

  在此之前,杜兰德只知道虚神强者想要成为真正的神袛,就需要找寻神火,并融合神火。但融合神火之后究竟能获得些什么,或者说,神火会对一个虚神造成哪些方面的强化,杜兰德却又不是十分明白。

  “‘袖章拿来饶你一死?’呵,好大的威风!”

  这时,夜翼终于开口了。

  她又恢复成那个冷漠的、煞气四溢的夜翼,一对黑色羽翼在背后缓缓张开,夜翼嘲弄地盯着水神:“塞尔东,你我许久没见,没想到你倒是越来越嚣张了啊。”

  塞尔东微一沉默,看着夜翼的眼睛,极为难得地脸色柔和了些,放缓口吻问:“你已经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联系我?”

  夜翼耸了耸肩,淡淡道:“如你所见,我受了伤。所有远程联系你们的手段都用不出来,就拖到了现在。”

  “原来如此,原来你受了伤啊。”塞尔东低声喃喃了几句,笑容便有些诡异,“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说罢他的双手似乎动了几下,又似乎什么也没做,杜兰德只隐约看到塞尔东似乎在胸前结了几个手印。随后就听到夜翼惊怒交织的叫声。只见一层薄薄的水壁,从夜翼脚下凭空生出,形成一个水球,把夜翼困在了里面。

  水球生成得全无征兆,生出之后,更是把夜翼和外界完全隔离开来。透过半透明的水壁,杜兰德看到夜翼在水球内部已经陷入暴怒,却无论如何都冲不出来。同为神袛,夜翼全盛时期的实力,可以说稳压塞尔东。可她现在的状态比对方差太多了。

  “我劝你最好别妄想着把夜翼救出来,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出手的。”塞尔东的话,令杜兰德身形骤然一僵。

  这位以脾气怪异粗暴著称的森德洛神袛。就那么平平淡淡地站在那儿,他依然背负着双手,似乎出手困住夜翼的事根本不是他做的一样。

  不过看得出,他对夜翼还是很忌惮,否则也不会先把夜翼控制住。为的就是不让夜翼出手干预他找杜兰德麻烦。

  杜兰德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水牢笼……这种最基础最基本的战斗法术,在神袛手中施展出来的威力,竟然会有这么大吗?”

  见识到神袛实力的一角之后,要说心里没压力那是假的。杜兰德深吸一口气,毫不退让地凝视对方,问:“这样好吗?”

  “什么好不好的?”水神翻了个白眼,背负着手好整以暇。

  “我是说,凯恩斯大人正在和神级矮人死战。”杜兰德伸手一指上方的巨岩,缓慢、却无比肃然地说,“您应该是以援军的身份来到这里的吧。不先帮助凯恩斯大人,反而来找我的麻烦,这样真的好吗?”

  塞尔东又露出招牌式的邪异笑容:“那你说该怎么办?”

  杜兰德毫不犹豫地说:“请您出手帮助凯恩斯大人,打赢这一场扎古力山脉战役。至于我和您之间的纠葛……我可以承诺,等战后会给您一个解释,如何?”

  老实说,杜兰德对水神的行为举止很反感,但对方表现出的实力太强,加上杜兰德真不认为在这种时刻内讧会有任何意义,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你让我先救凯恩斯?”塞尔东眉头微蹙,仰头看了看头顶的巨岩,似乎有些意动。

  “是。”

  “也行。”水神点点头,很认真地看着杜兰德,抬起一根手指头,指了指自己面前,补充道,“过来跪下行礼,送上队长袖章,我就出手帮凯恩斯。”

  杜兰德脸沉了下来。

  哪怕对方是神袛,这话也过火了,杜兰德能看到水神眼神深处的那一抹戏谑,不由森然说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这一次,杜兰德不再给对方面子,不再使用敬称。

  塞尔东似乎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撇撇嘴,冷笑:“我听说了,凯恩斯为了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提前发动了这场战役,导致了巨大的损失,这种糊涂到没边儿的老家伙,我干嘛要救?我巴不得他死掉!!”

  “我再说一遍,袖章拿来,死罪可免!”水神伸出手来,断喝一声,“拿来!”

  这家伙是个疯子。杜兰德心中涌起这样一个念头。

  除了巨大的压力之外,杜兰德还从塞尔东身上感受到了些其他东西。杜兰德感到对方的情绪状态很不稳定。其实从光辉女神米洛陨落之后,水神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脾气,便日渐糟糕。如今他的心理似乎已经扭曲到有些变态的程度。

  杜兰德知道现在说什么道理都不会有用,哪怕搬出自己是“梭罗预言中的人”,也未必会起到效果。

  “我不需要任何解释或说明,杜兰德,你搞清楚一点,我不是来和你讲道理的。”

  水神的脸上写满了猫戏老鼠的快意,“给我队长袖章,立即,马上!或许我会给你一个解释说明的机会。”

  看着这样的水神,杜兰德反而笑了:“抱歉,做不到。”

  塞尔东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反而乐呵呵地鼓了鼓掌,狞笑道:“既然你自己找死,便怪不了我了!贝丝,拿下!”

  在水神塞尔东看来,杜兰德这种只有30个能级的小菜,根本没资格让自己亲自出手。也不知道夜翼是脑子坏掉了还是怎地,竟然让这种菜鸟都算不上的人当特记番队的队长?唯一让塞尔东多留了点神的,是杜兰德手中那柄紫色的刀。可审判战刀经过李尔蒙斯的强化之后,神化内蕴,只要杜兰德不主动展现力量,哪怕以塞尔东的眼力也看不出太多。

  几乎在塞尔东话音落下的瞬间,侍立在他身后的女人,立刻动了起来。

  女人艳丽动人的脸上一片冷漠,身上的红蓝双色战袍好像冰与火交织而成。

  她站在塞尔东身后,从杜兰德的脚步恰好看不到她,一旁的图桑却清楚地看到:贝丝手中无声浮现出大片火焰,凝成一柄奇形长刀,随后她手持长刀,对准身前的塞尔东的背心要害处,狠捅过去!

  眨眼一看,刀锋似乎刺入了塞尔东的身体。

  可图桑看得很清楚,刀尖在真正碰触到塞尔东背后衣袍的刹那,悄然没入了虚空——这是虚空刃,也是橘焰鬼斩。而且从贝丝出手时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空间波动来看,她在橘焰鬼斩上的造诣,比已死的比利扬更高!

  “妈的,用得着这样吗?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想着以这种方式偷袭?!”图桑其实已经被塞尔东之前的言辞作为气得够呛了,此时自然有了立场,见贝丝出手如此阴险狠辣,不由得为杜兰德担心起来。

  橘焰鬼斩在森德洛的名头极大,入门容易当然是重要的一点原因,但真正的强者才会知道,想要深入钻研并领悟橘焰鬼斩,很难。

  一旦对橘焰鬼斩的领悟达到一定程度,所爆发出的强大威力,以及神出鬼没的战斗方式,在很多时候几乎是无解的。

  比如现在,贝丝使用橘焰鬼斩的时候,所引动的那一点空间波动几乎能忽略不计,热力也完全收敛了,而贝丝人又躲在塞尔东身后,这完完全全是偷袭,而且是几乎难以防御的偷袭。

  图桑见过杜兰德战斗,知道杜兰德变身之后的防御力很强,但问题是杜兰德此时站在那儿,连审判战刀都没提起来。

  看起来,杜兰德好像还未察觉到致命的危险已经来临,等他反应过来,哪里还来得及变身?

  除非是自身也对橘焰鬼斩有极深研究的人,提前预判到“消失的刀锋”会从哪里穿梭出来,否则这一击几近无解!

  (杜兰德!快躲!杜兰德——!)图桑张嘴大叫,却叫不出声,声音都被笼罩周身的水汽给屏蔽了。

  塞尔东脸上笑容依旧。

  这一刻,图桑看着杜兰德,塞尔东看着杜兰德,贝丝的一只眼睛越过水神的肩膀看着杜兰德,水牢中的夜翼也在看着杜兰德。

  然后,他们就看到原本站着一动不动、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危机全无所觉的杜兰德,忽然向右侧移了一步。

  一截橘红色的刀锋恰在此刻从他背后弹出,划破了他战袍上的些许衣料。

  仅此而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