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五十二 贝丝的冰火双刀

卷七 章五十二 贝丝的冰火双刀

  “咦?”眼见杜兰德轻描淡写的一个侧身横移,就躲过了“橘焰鬼斩”的攻击,水神塞尔东双眉微微一动,有些意外。

  刚才杜兰德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完全是30个单位能级的半神,所能发挥出来的正常水准,可他选择移动的时机十分绝妙,恰恰能让他躲开“橘焰鬼斩”的偷袭。

  是刻意为之的闪避?还是说……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水神很快又平静下来。

  战斗法师的心理素质必须强大,塞尔东身后的贝丝也没有因为一击落空而沮丧。

  贝丝一刀落空后脸色不动,抽刀的同时,人也消失在水神塞尔东身后,再次出现时已在杜兰德身后不远处,手起刀出,又是一记橘焰鬼斩!

  然而这一次……刀又刺空了。

  杜兰德依然不紧不慢的,“神之视角”笼罩着整个战场,将对手的种种行动收入眼底,然后在贝丝出刀的同时,身形左右一晃,退后两步,又骤然拔起十余米高,一连串动作连贯流畅,这期间,橘色火焰刀锋三次从杜兰德身边,擦身而过,却始终未能见血。

  水神塞尔东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一次精妙成功的闪避,还可以说是巧合,一连数次都闪避成功,便无论如何都不能以“巧合”来形容了。

  “那小子,似乎对橘焰鬼斩很了解。”

  水神的猜测没错,杜兰德兼具冰火属性,在异界流落近十年,研究了十年的橘焰鬼斩,他是橘焰鬼斩的大师!

  每一个人的血脉能力的觉醒,充满了随机与不确定性。但在随机之中,又有着某些必然。比如杜兰德,在异界流落期间,抑郁之中潜心研究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冰火双刀流已经融入他的骨血。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突破到半神“血脉境”的时候。觉醒了“双刀分身”这一神级血脉能力。

  双刀分身,正是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的实质化啊。

  而如今杜兰德手中的审判战刀,更是“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彼此结合的产物。

  “这个叫贝丝的女人,橘焰鬼斩的造诣虽然在比利扬之上。但还达不到无形无迹的程度。”杜兰德一边凝神躲避,一边默默思索。

  直到现在,杜兰德手里一直提着审判战刀,却还没有真正动用。

  当然这并不是说杜兰德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不用审判战刀,就能够力敌特记队长的程度。只是对方目前使用的,只有橘焰鬼斩一招。这招威力是强,攻击方式更诡异难防,可偏偏杜兰德对这招太了解了。

  威力再强,打不到也是白搭。

  而且贝丝对橘焰鬼斩的使用。也相对死板。要知道,刀锋穿过虚空之后,是可以放大或缩小的,能变成针尖大小,针对敌人的某一个点做突刺,也能化为万丈巨刃,声势惊人。可在贝丝手中,火焰刀锋每一次穿梭虚空,尺寸都一样。她似乎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出刀的隐蔽性上,对付其他人都行,可她偏偏遇上了杜兰德。

  转眼,贝丝已经刺出整整二十刀,杜兰德也成功躲开了二十次。

  “好厉害。”图桑依然不能开口,双眼牢牢盯着天空中无声交锋的两个人。

  “贝丝似乎比上次见时更强了,虽然还没到虚神境,但绝对是能体境的巅峰强者,恐怕已经达到110个单位的能级极限了。”图桑心中也在做着判断和评价,“问题是……杜兰德那家伙怎么这么能躲?!”

  在图桑的心目中,杜兰德的紫色战刀很强,变身后的防御力很强,施展出的那套不知名的能体式很强。

  这还是图桑第一次见识杜兰德除了“审判战刀”和“暴君百五十击”以外的手段!

  “……我说,贝丝女士,如果你只会一招橘焰鬼斩的话,这一架其实没必要打下去了。”杜兰德忽然开口了。

  贝丝已经出刀如风,橘焰鬼斩形成的刀光编织成网,而杜兰德就在刀网之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看似惊险,却总能在刻不容缓的时刻,找到刀网的一丝缝隙,从中溜出来。

  图桑作为旁观者,都不由为杜兰德捏了把冷汗,可杜兰德现在居然开口了,语气平静,气息稳定:“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愿意打这一架的。”

  杜兰德心中颇为郁闷,面对水神的强横霸道,说没有压力那是鬼话。

  而且如今的局势下,杜兰德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水神不去帮凯恩斯,反而因为一个卡穆多恩,就和自己在这里纠缠不清。

  这种见鬼的家伙,也能当七元素神袛?

  正因为不愿激化矛盾,杜兰德至今没有动用审判战刀。当然还有另一点原因——杜兰德感觉眼前的女人,似乎还没有尽全力,似乎还隐藏着些什么。

  “这女人一连二十刀都没击中我,竟然没有半分急躁……”杜兰德眼中闪烁着审视的光芒。

  按理来说,贝丝作为水神塞尔东的部下,塞尔东下令“拿下杜兰德”,她作为命令的执行者,久战不下,理应感到羞愧或急躁,可她没有。

  杜兰德又瞥了一眼水神,发现那家伙脸色很平静,依然稳稳地站在那儿,嘴角隐约噙着一丝嘲弄的微笑。

  “贝丝。”

  水神这时又开口了,“我知道你行事谨慎,但对一个能级不过30个家伙,试探环节不需要这么久吧?可以动真格了。”

  “果然!”杜兰德立刻心中一凛。

  只见眼前的贝丝,忽然在空中停住了身形,不再高速移动穿插,也不再出刀。

  她隔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静静看着杜兰德,艳丽的脸蛋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然后开口说出了至今为止的第一句话:“你对橘焰鬼斩的了解很深,我的刀。确实很难击中你,但如果……再加另一柄刀呢?”

  真正听到贝丝开口,杜兰德才发现她的声音很好听,透着阳光般的灿烂。只是口吻又冷又硬。显得很不协调。

  她左手握着橘焰长刀。

  右手抬起,轻轻抓握。亮出了她虽说的“另一柄刀”。

  冰蓝色的刀身好像一截隐隐流动的冰块,刀型很简约,简约中透着难以言说的华丽和高贵,刀身浑然一体。半透明,并不是那种纯粹的、通透的冰蓝色,而是一种斑斑驳驳的奇怪色泽和质地,好像琥珀。

  “琥珀之刃。”

  贝丝手持双刀,凝视着杜兰德,缓缓说道,“虽然琥珀之刃的名头远不及橘焰鬼斩。但你也是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也修炼到了能体境的程度,应该不会不知道‘时空刃’的名头吧?”

  是的,贝丝所亮出的第二柄刀。正是冰系战斗法师的最难以修行的一招:琥珀之刃。

  橘焰长刀在左手,琥珀之刃在右手,一袭红蓝双色的女式战袍与双刀相称,战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贝丝的身姿在夜空中显得优雅又挺拔,隐隐透着凶戾和凌厉。

  “有些麻烦了。”图桑仰头看着贝丝,眉头紧紧凑到一起。

  这时,水神塞尔东的声音,再次悠悠然地响了起来:“杜兰德,你要知道,每一名特记队长都是独一无二的。”

  “冰火双系的战斗法师本就罕见……”

  “同时掌握了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的,就更是少得可怜,橘焰鬼斩入门容易深入难,琥珀之刃就连入门都很难。”

  “而身具冰火属性、并成功掌握了冰火双刀流、还能达到能级极限的战斗法师……目前整个森德洛,只有贝丝一个!!”

  塞尔东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看到天空中杜兰德貌似已经惊呆了的错愕表情,塞尔东更感快意!

  此时此刻,杜兰德是真的“惊呆了”。

  战斗法师突破到“血脉境”之后,元素水晶与血肉心脏融合,能量中枢与血脉中枢合一,在那之后,战斗法师就很难利用洞察之力,直接看出彼此的元素属性了。因此杜兰德一直没看出:贝丝原来也是冰火属性的?

  和自己一样?

  而且也是冰火双刀流的修炼者?

  眼前看着贝丝漠然之中蕴藏的胜券在握的姿态,耳边听着水神塞尔东肆意张狂的愉悦大笑声,杜兰德脸色越发古怪。

  “看来,神袛也无法轻易看穿纯血战斗法师的元素属性啊……”杜兰德心道。

  如果对方看出自己其实也是冰火双系的战斗法师,应该就不会这么自信满满了吧?还什么冰火双刀流的森德洛独一人?很了不起吗!

  杜兰德深吸一口气,缓缓提起了审判战刀。

  对付冰火双刀流,他不会自负到认为还能不动用审判战刀,不过“武装延伸”估计是不需要的,而且刚才塞尔东也说了,贝丝只是能体境巅峰的强者,还没达到虚神境界,这意味着她没有虚神领域,这样一来,审判领域也没必要出场了。

  单人一刀,再加上自己对冰火双刀流的了解和领悟,这一战的结果,在杜兰德心目中几乎没有悬念!

  反正对方看起来铁了心要为难自己,自己再怎么退让也没有意义,既然如此,索性主动出击,将主动权抢到自己手里。

  “哦?终于感到压力了吗?”水神见杜兰德缓缓提起了刀,不由出言讥讽道。

  可下一刻,杜兰德说出来的话,却让水神为之一愣。

  “——三十秒内,我会击败你。”杜兰德凝视着贝丝说。

  说话的同时,杜兰德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模模糊糊的残影,缓缓消散。

  ps:

  第一更来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