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五十四 我不在乎

卷七 章五十四 我不在乎

  图桑死盯着杜兰德,眼里的震撼根本无法掩饰:“三十秒……竟然是正正好好的三十秒,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这意味着杜兰德完全支配了这场战斗,所以才能精准地预见解决战斗需要的时间!”

  图桑知道,这种对战斗的完全掌控与支配,比单纯的打赢一场战斗更难,是众多战斗法师们追求的最高境界,如今在杜兰德身上,在正在进行、也即将结束的这一场战斗中,被杜兰德诠释得淋漓尽致!

  图桑自问不可能在三十秒之内解决贝丝。

  冰火双刀流的战术优势很大,毕竟以冰与火之力,引动时间与空间之力——这本身就是极其了不起的伟绩!

  要知道,在“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相继出现之前,空间与时间,基本上是空间神官与时间神官的专属领域。

  也就是说,无论橘焰鬼斩,还是琥珀之刃,修炼到极致都是了不得的绝学,两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绝不是简单的威能加和,而是会衍生出种种战术变化。真要说的话,杜兰德的双刀分身,还有双刀合一后的审判战刀,也是衍生变化的一种。

  “原来,哪怕不依赖他那柄紫色的战刀,杜兰德他……还是很强!”图桑脑海中蹦出这样一个想法。

  在此之前,杜兰德给图桑的印象是——强大,但对紫色战刀的依赖过重,失去了战刀,便未必有多厉害。

  但现在看来,只要杜兰德把能级修炼上去,神袛以下,根本没多少人能做他的对手!

  图桑几乎可以预见到。杜兰德若能和自己一样,突破到虚神境界,那么放眼诸多位面,神袛之下无敌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系列想法。在图桑脑海中飞速转动着。而在天空之上,杜兰德的刀。也即将落在贝丝的身上。

  这一刀只要斩实了,以审判战刀的攻击力,贝丝立刻就会被放倒,绝无可能再爬起来。

  “你……你这究竟是什么刀?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贝丝惊怒交加。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审判战刀的属性和效力,那种不能动、不能躲、也不能防的可怖感觉,令贝丝不由得心神动摇。她奋力想要挣脱这种感受,奋力挥动冰火双刀,想要反击,可她的动作却僵硬得好像坏掉的木偶,极不协调。

  “你没希望的。”杜兰德冷冷说道。

  这就是有规则和没规则的差距了。

  审判战刀是神级血脉能力。神级能力意味着内蕴规则之力,而贝丝却没有规则,只能以110个单位的浑厚能级,试图强行挣脱。事实上。她在“被审判”的情况下,还能勉强出刀反击,已经不容易了。

  杜兰德赢定了。

  一切都以杜兰德在脑海中预演的脚本在进行,包括对方对冰火双刀流的使用,自己如何应对并破解,然后出刀致胜。

  但杜兰德忽略了一点。

  他还是忽略了水神塞尔东的无耻程度。

  哗啦!

  审判战刀狠狠斩落,却没有出现杜兰德预想中干翻贝丝的场景,反而激起了千层水浪,层层水波在杜兰德面前凭空出现,徐徐展开,水波看起来很脆弱,却蕴藏着难以言喻的韧性与缠绕之力,挡住了杜兰德的刀!

  至少在不变身的情况下,杜兰德破不了这些水波防护。

  “这是——”

  杜兰德想到了什么,倏然扭头,死死盯着下方观战的水神,入眼的,是水神有些变态扭曲的咧嘴大笑。正是他在关键时刻,不动声色地替贝丝挡住了杜兰德的刀,也阻隔了审判之力的持续渗透与影响。

  于是贝丝的动作瞬间恢复了流畅和迅速!

  “该死的!”杜兰德眼看着贝丝的冰火双刀,一左一右,从两侧同时攻至,好像巨钳,狠狠向中间一夹!

  ——轰隆隆隆!!

  冰与火之力碰撞,这是贝丝倾尽全力的一击,天空中骤然绽开一朵红蓝双色的璀璨烟火。超巨大的动静震天动地,剧烈的震波与震荡很快席卷了整个战场,这一刻,所有战斗法师都被惊动了,他们本来对杜兰德和塞尔东的冲突并无察觉,此时愕然抬头,看向天空中骤然绽放的红蓝光焰,吃惊不已。

  “怎么了?敌袭吗?!”

  “不,不是,似乎有人在那儿战斗,不过不是矮人,而是战斗法师!”

  “见鬼的,该不会又有谁去找杜兰德麻烦了吧!”

  皇后和魔龙原本正在修养伤势,此时被天空中的动静惊动,一开始还以为是杜兰德的冰火力量,但很快魔龙意识到不对劲:“不对,那不是杜兰德的冰火之力,是别人的,其中蕴含的能级比杜兰德强多了!”

  杜兰德的身影被红蓝光焰所淹没,皇后根本无法确定到底谁在战斗,可她本能地升起很不好的预感。

  在战场一处的一个军用帐篷中,卡穆多恩强撑着伤体,很勉强地掀开帐篷门帘,死死盯着天空中的力量,满脸都是疯狂的笑容:“哈哈,那是贝丝的力量,哈哈哈,一定是塞尔东大人已经找上杜兰德了,他死定了!啊哈哈!”

  红蓝色的巨大光焰,在天空中经久不散。如此大的动静,立刻让越来越多的战斗法师聚集过来,很快。

  眼看周围出现的战斗法师越来越多,图桑的脸色,铁青一片。

  一道迷蒙的领域在他周身浮现,图桑终于忍无可忍,发动了虚神领域,并拼着自身受创的代价,强行挣脱了水神塞尔东对他的束缚。他唇角无声淌下一丝血迹,沉缓地转过身来,凝视水神塞尔东,一字一顿吐出一句话:“这不是神袛该有的行为,塞尔东大人,您刚才的行为。是战斗法师的羞耻。”

  按理来说,顶撞神袛是大罪,可图桑字字铿锵地说出这句话,没有半点犹豫。

  水神塞尔东竟然也不生气。只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笑起来:“不愧是马努斯麾下的特记队长,哼。你觉得我给战斗法师丢脸了吗?你说是那就是把,我也没想否认啊!老子出手坑那小子又怎么了?怎么了?!”

  塞尔东疯狂地笑着,笑声之癫狂尖锐,令聚集过来的战斗法师愕然。令图桑眉头渐蹙:“您……疯了吗?”

  “你说的没错,从米洛陨落的那一刻起,我就疯了。”塞尔东收敛了笑容。

  “但这不是您可以肆意对同胞出手的理由!”图桑咬牙说道,“杀死米洛大人、抢走米洛大人尸体的,是那些黑色矮人,而不是杜兰德。杜兰德他……是同胞。”

  “随你怎么说吧。”塞尔东又恢复成冰冷的模样,耸耸肩没所谓道。“反正那家伙已经挂了,我承认他有些门道,但以30个单位能级的水准,被能体境巅峰的全力两刀正面击中。没可能活了。图桑,你尽管去向马努斯汇报吧。我……不在乎。”

  “我也不在乎。”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很奇怪,字字如刀的冷酷之中,蕴藏着难以言喻的滔天愤怒!冷酷与愤怒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口吻。

  听到这个声音,水神塞尔东的脸色凝固了一瞬间,旋即猛地抬起头,死死盯住了天空中渐渐消散的红蓝光焰。图桑顺着水神的视线,也看了过去。不止是他,所有聚集过来的战斗法师,都在此刻抬头看去。

  漫天红蓝双色的光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璀璨的紫色光华。

  杜兰德的身影重新浮现出来,此刻的他,在水神塞尔东眼中,已经完全是另一番塞尔东从未见过的面貌。

  ——杜兰德单手拎着审判战刀,身上的衣着却变了,他身穿紫色战袍,头顶奇异王冠,左侧手臂上是肩甲、护臂和手套,右手上则戴着枚紫钻戒指。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紫盈盈的璀璨光辉之中,好像一尊尊贵华丽的无敌战神。

  最关键的是,在塞尔东心目中根本不可能活下来的杜兰德,根本毫发无伤!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兰德的身影,落在水神塞尔东蒙着一层蓝色水光的双眸之中,好像激起了千重巨浪,令他的心绪也随之剧烈波动。

  塞尔东死死盯着毫发无伤的杜兰德,以及杜兰德身上的全套装备,震惊中隐隐透出些迷茫:“那套装备,又是什么?!”

  杜兰德低下头,目光扫过聚集过来的战斗法师们,又看了看还在水牢笼之中的夜翼,还有一言不发的图桑,最终再次落在水神塞尔东的脸上。

  “塞尔东,既然你不在乎大局,那么,我也可以不在乎。”杜兰德俯视着塞尔东,似乎他才是高高在上的神袛。

  不知为何,杜兰德此刻的眼神,竟然让塞尔东心头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令塞尔东心头陡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似乎是受了侮辱,似乎是恼羞成怒,塞尔东脸色瞬间涨红,他低吼了一声,身形一动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杜兰德身前,凶狠地盯着杜兰德问:“你到底是谁?回答我!”

  也不知道刚才在红蓝光焰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杜兰德完好无损地重新出现,贝丝却已人事不知地软倒了,此时正被杜兰德一手拎着,一动不动。

  杜兰德一手提刀,一手拎人,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面对塞尔东,微微一笑:“何必还要问呢,我看你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杀人了啊。”

  “等知道了你是谁,我再出手杀了你。”塞尔东咬牙狠笑,“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作为回报,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

  杜兰德想了一下,点点头笑道:“也好。”

  杜兰德提高了音量,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他说出来的话,则令众人茫然的同时,让水神塞尔东的脸色骤然凝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引动了血脉共鸣的神级血脉能力觉醒者,另外……”

  杜兰德故意停顿了一下,举起审判战刀,接着说:“这柄刀,就是梭罗大人预言中的刀。而我,杜兰德.李尔蒙斯,就是这柄刀的唯一主人。”

  ps:

  第一更,求订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