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五十六 龙争虎斗!

卷七 章五十六 龙争虎斗!

  巨岩之下,一双双目光注视着天空中对峙的两人,一时间只有风声飒飒,就连议论声也听不到多。79阅.读.网

  “图桑先生,发生什么事了?”皇后抱着孩,来到图桑身旁,魔龙罗德格特始终沉默地跟着。皇后能感受到紧张压抑的气氛,可她仰头看向空中那个手持弯刀的妖异男人,却不认识,不由压低声音问,“图桑先生,杜兰德在和什么人战斗?”

  图桑看了她一眼,答道:“神。”

  皇后闻言脸色一滞,抱着孩的手不由紧了紧,口吻艰涩问道:“又是因为第九特记番队的事吗?”

  图桑叹了口气:“是,但不只是。怎么说呢,如果第九番队背后的神袛,不是水神塞尔东大人,而是其他任何一位神袛的话,就不会有这场战斗。”

  皇后张了张嘴,似乎还想问什么,图桑却摆摆手,转过头来看着皇后,凝神反问:“杜兰德刚才提到了‘血脉共鸣’和‘梭罗预言’,是什么意思?你是杜兰德身边的人,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什么?”皇后心中一凛。

  血脉共鸣她倒不是很清楚,但有关梭罗的那个预言,皇后倒是听杜兰德提过,不过她记得当时杜兰德说那是“只有森德洛诸神才知道的最高机密”。

  “呃,什么血脉共鸣?什么梭罗预言?”皇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图桑,摇头道:“不是很清楚,杜兰德他没跟我提到过啊。”

  图桑将信将疑,深深看了皇后几眼,没多说什么。

  共鸣也好,预言也罢,都不是现在的重点。眼下的重点是杜兰德和塞尔东要干架了!而图桑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妈的。两个疯!”图桑眼看事情越闹越大,心头一阵恼火,狠狠握紧了拳头,却又无能为力。

  天空中。

  杜兰德和塞尔东都站在离地800米以上的高空中,头顶不远处,就是凯恩斯凝聚出的巨岩的粗糙底部。

  两人的脸色都很专注,对于下方越聚越多的战斗法师,两人看都没看一眼,只沉默地彼此对视着。

  刺啦——刺啦——

  这是水神抽出腰间弯刀的声音,刀锋和刀鞘似乎契合过。彼此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手软的难听声音。

  那声音钻入杜兰德耳朵,竟让他脑袋微微一晕,虽然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却已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世人都认为战斗法师不擅长灵魂秘术,看来对神袛不是很适用啊——单单一个拔刀的动作,都暗藏杀机,这塞尔东能当上神袛,也不是全无道理。”

  杜兰德不由凝神调息。全神以对。

  反倒是塞尔东,见杜兰德只稍微受了点影响,便立刻恢复正常,不由双眉一挑。冷笑道:“灵魂防御不错。”

  杜兰德不答。

  其实每一个战斗法师的灵魂防御都很强,因为战斗法师的灵魂,是深藏在元素水晶中的。而在突破血脉境的过程中,元素水晶和血肉心脏融合为一。灵魂深藏在全新的能量中枢和血脉中枢最深处,怎么可能防御力不强?

  当然,杜兰德能轻松扛住刚才的灵魂干扰。还因为他身上的全套装备,不止能防御物质攻击,还能防御灵击。

  这时,塞尔东终于完全抽出了腰间弯刀。

  和一般弯刀比起来,眼前这柄的弧偏小,刀背则偏厚。刀面纹理层叠,令人见之眼晕,弯刀一出,虚空中立刻传出浪潮涌动的声音,可仔细去听的话,又会发现什么也听不到,好像只是一时错觉。

  杜兰德盯着弯刀,沉默片刻后问道:“神器?”

  “眼光不错。”

  杜兰德闻言不由深吸了一口气,一挥手将昏迷不醒的贝丝扔了下去,恰好落在下面的图桑面前,图桑立刻伸手接过,检查一番后松了口气:“这杜兰德,果然还是比较有分寸的,没有伤她性命。”

  水神塞尔东见状,脸色似乎好看了些,嘴上却仍是冷笑:“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水。”

  杜兰德哼了一声,直接以一刀突击作为回答!

  唰!

  紫色的审判战刀,被杜兰德双手紧紧握住,瞬间化为一抹晶亮晶亮的灿紫色刀芒,直逼塞尔东面门而去!

  与此同时,以杜兰德为中心,迷蒙如雾紫色光芒无声逸散开来,刀还未到,紫色光芒已提前一步笼罩了塞尔东!

  “咦?领域?”塞尔东脸色一动。

  杜兰德藏得很深,之前击败贝丝的时候,只在最后关头动用了“武装延伸”,变身之后却藏了一手,没使用“审判领域”,直到现在才骤然施展出来。

  至于冰火双刀流,甚至刀流,杜兰德根本没打算使用。神袛都是规则方面的大师,面对水神塞尔东,杜兰德唯一的选择,就是以规则对规则——利用审判战刀这一神级能力蕴含的规则之力,才可能胜利。

  “我现在的冰火双刀流,并不具备规则之力,对付神袛根本用不上。”杜兰德头脑很清醒。

  衡量实力,主要看“能级”和“规则”这两方面。据说,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修炼到致,都能修炼出规则之力,但似乎除了这两招的创造者之外,已经很久没人能做到了,至少如今的杜兰德还差不少。

  这样一来,审判战刀、武装延伸、审判领域,杜兰德一上手就近乎倾尽全力。

  只是不知为何,他还没有用暴君五十击。

  “领域是好领域,可惜对我没用。”塞尔东被审判领域笼罩的刹那,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似乎吃惊于审判之力的奇特属性和效果,不过他很快不在意地哼了一声,周身也浮现出一个浅蓝色的领域。

  以领域对领域,化解了杜兰德的审判领域。

  这时,杜兰德的刀也终于刺到了,下一刻就要落在塞尔东脸上。塞尔东微微冷笑,这才运转弯刀。自下而上,斜斜劈向审判战刀。

  他这一刀果然只有30能级的水准,一点不多,一点不少,但除了能级之外,这一刀还蕴含着强大的水系规则之力!

  双方如今都是30个能级,拼得就是规则之力!

  “很好!”

  杜兰德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忽然抽刀,并没有与对方的弯刀碰撞,而是停顿了一下,随后立刻变招。又是一刀送出,这一刀方位、角、速、刀势、刀意……全都和之前的那一刀截然不同!

  塞尔东的感受最为明显。

  之前的第一刀,在塞尔东看来并无惊艳之处,刀式中有些夜翼那套“烛影击”的影,却和杜兰德不是很般配。

  可眼前这第二刀一出,塞尔东忽然感到杜兰德变了——杜兰德似乎和刀完全化为了一体,散发出一种让塞尔东十分陌生的气息,那中气息狂暴又漠然,愤怒而冷酷。依然无声无息,给塞尔东的压迫感却瞬间暴涨!

  “见鬼,这小到底藏着多少手段?!”

  塞尔东心头怒骂,在他看来。杜兰德简直会藏了,硬是等到最后关头才憋出这一刀,用心险恶之!

  这一刀自然是暴君五十击,是一五十刀中的第一刀。

  不过杜兰德并非有意藏着。

  修炼过“暴君五十击”后。杜兰德一直有个疑惑:这套能体式的每一招,似乎都是用来防守反击的,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击中对方。攻防一体,克敌制胜。

  可问题也出在这里!

  杜兰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对这套能体式的感悟还不够,如今的他,只有在对手先攻击的情况下,才能用出“暴君五十击”。也就是说,如果对手站着不动,杜兰德反而不明白该从哪里入手。

  对手不先攻击,杜兰德便无从反击。

  但既然水神塞尔东已经攻击了,杜兰德自然而然地瞬间变招。

  他的气质瞬间转变,人与刀合,化为一抹若有若无的光,闪电般掠过塞尔东,随后在塞尔东身后,重新浮现出来。

  塞尔东定格在一个弯刀斩出的动作上。

  一时间,两人背对着背,仿佛两尊浮空的雕塑。

  片刻后,杜兰德率先“活”过来。他沉默地转过身,原本红润的脸色忽地一白,唇角则无声溢出一缕殷红血迹。

  杜兰德盯着水神塞尔东的背影的目光中,已满是凝重和戒备之色!

  “不愧是神袛。”杜兰德甚至不敢分心去擦拭唇角的血迹,盯着水神的背影说,“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你竟然还是击中我了。”

  暴君五十击的核心思想,就是在对手攻击的刹那,针对性地发动反击,避开对手攻击的同时,斩杀对手。

  杜兰德用这套刀法,与巨矮人对战的时候,巨矮人疯了似地狂轰乱打,却没有一下能把拳头递到杜兰德身上。

  可就在刚才,塞尔东被杜兰德的突然变招打得措手不及,却硬是将弯刀一转,用刀柄根部,在杜兰德的腰肋部位,敲了一记!

  那一击没能破开紫色战袍的防御,可杜兰德变身后的防御,也无法完全阻隔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敲中,所蕴含的巨大威力!

  所以杜兰德吐血了,伤势虽然不严重,却确确实实地被击中、被伤到了!

  但杜兰德脸上并无半分沮丧。

  只见塞尔东一言不发地缓缓收回弯刀,他没转身,身形似乎在隐隐颤抖着,握刀的五指指节“咔咔”作响,好像暴风雨前的某种征兆。

  “说的就好像你没击中我似的……”塞尔东开口了。

  他一点点转过头来,妖异白皙的脸上,忽然崩开一道长长的伤口,一股泛着浅蓝色的殷红鲜血,立刻飙了出来。

  鲜血立刻涂满了脸。(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