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五十八 胜负分 上

卷七 章五十八 胜负分 上

  五十个回合的交锋,意味着杜兰德出了五十刀,也意味着塞尔东还了五十刀。

  双方能量不断对冲,空气急速流动胀缩,剧烈撞响声和高高低低的尖鸣声,乱砸砸地交错在一起,连成一片,震荡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鼓,也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竟然打了这么多回合,都没能分出胜负……!”

  塞尔东可是高高在上的神啊,挑战神袛需要的是勇气,在能级相同的情况下,与一名神袛激战,而且还能平分秋色,这可不是单靠勇气就能做到的。

  六十个回合了。

  天空中,杜兰德和塞尔东两人还在剧战,迟迟没有分出胜负。

  杜兰德一刀接着一刀劈出,塞尔东则针锋相对,以刀对刀,杜兰德的“暴君百五十击”好几次险些被打断,却坚定地将这套能体式施展了下去。

  战斗法师们渐渐看得入了神,哪怕抛开战斗中的两人的身份不谈,双方的这一战,都绝对称得上是一场龙争虎斗!

  “六十、六十一……六十五、六十六、六十七……”果果凝视空中的战斗,连眨眼都不愿意,生怕错过了什么。

  “副队长,你在干嘛?”

  “我在数数。”果果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句,“一边儿呆着去,别吵我。”

  那名发问的特记队员一脸委屈,但如今队长陨落,队中就数果果地位最高实力最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心中疑惑,副队长在数什么?

  果果自然在数杜兰德如今出了多少刀。

  上一次她只看出那是一套能体式,而且有着其他能体式不具备的强烈“进攻性”和“实战性”,这一次。果果决定要数清那套能体式到底包含多少个动作。

  不止果果,其他不少眼力足够的特记队员,也在做相同的事情。

  皇后担忧地盯着战局,却没有战斗法师的惊人洞察力。看着看着忽然眼睛一痛。不自禁流下泪来。

  “图桑先生……图桑先生?”皇后转头,本想询问图桑战况如何。却发现图桑眼中七色光芒急速闪烁,正入神地盯着杜兰德和塞尔东的战斗,以至于连皇后的话都没听到。皇后郁闷地转头想问魔龙,却发现魔龙也一脸奇异地死盯着空中。根本不搭理人。

  这是图桑和罗德格特第二次见识“暴君百五十击”了。图桑跟随马努斯许久,见识不凡。至于魔龙,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杜兰德还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可魔龙的见识眼光,似乎一点也不下于身旁的第五特记队长。上一次杜兰德对巨矮人施展暴君百五十击的时候,只有他们俩数清了杜兰德一共出了几刀。

  所以这次。图桑和魔龙都没有数数,而是不约而同地想着另一件事——

  “在一名拥有‘全面的规则’的神袛面前,杜兰德他……到底能不能把一百五十刀,完完整整地施展出来?”

  “看眼前这局面。似乎有难度啊……”

  天空中,塞尔东的刀劲层层叠叠,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澎湃,好像一重又一重看不见的巨浪围绕着他。

  这让杜兰德的切入和进攻,变得越发艰难。

  “该死的,已经有点施展不下去的感觉了。”杜兰德咬牙。

  水神塞尔东面对“暴君百五十击”的表现,可以说完全超出了杜兰德的想象。之前那巨矮人面对杜兰德时,全无还手之力,根本打不到杜兰德,水神却能刀刀擦中杜兰德,那柄弯刀在塞尔东手中,好像有了生命,在他手中,弯刀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成为了攻击点。只是始终破不掉杜兰德变身后的坚强防御。

  “我的速度还是不够。”杜兰德心中明白。

  自己变身之后,攻防一体,却没有速度上的加成,对付卡穆多恩之流时,还能以“审判领域”,把对手的速度也拉低,但水神可是神袛,他也有领域类技能,领域与领域大致抵消,杜兰德在速度上的劣势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若非杜兰德速度不及对方,哪怕水神塞尔东的刀法再高上一倍,也绝对打不中施展出“暴君百五十击”的杜兰德!

  “不只是速度上有劣势,还有对方的防御力……以我审判战刀的攻击力,竟然都无法对塞尔东造成可观的伤害。”杜兰德心中微微一沉。

  审判战刀是一柄杀器,它最强大的一点,仍是审判之力的恐怖攻击力和杀伤力,直接拉低对手防御,将伤害成倍扩大!

  可水神的防御模式却很诡异。

  唰!

  杜兰德一刀劈在水神身上,刀锋与水神体表的“水鳞甲”一触,那一片片细小的水波凝成的鳞片,立刻以极小的幅度和极高的频率抖动起来,然后以一种杜兰德无法理解的方式,将审判之力凝成的刀气,分散掉一部分,并转移掉一部分。

  转移的目的地,竟是水神塞尔东手中的神器弯刀。

  “等于我的攻击,有一大半都被这件神器给承受下来了?”这还是无坚不摧的审判战刀,第一次遇上对手。

  如今双方能级一样,唯一的解释就是水神在“水系规则”方面的领域和造诣,与审判战刀内蕴的“审判规则之力”,至少是同一个层次的。

  水牢中,夜翼的目光透过半透明的水壁,也在密切关注着杜兰德和塞尔东的战斗。

  她的脸色有些担忧,看了看天空中激烈交战中的两人,又看了看眼前的水牢,仔细辨认着这一招简单的“水牢笼”中蕴含的规则之力。

  良久,夜翼咬紧了牙关,用一种说不清是什么情绪的口吻喃喃道:“塞尔东这家伙,原来也已经走上‘融合之路’了吗……”

  一百刀了。

  天空中,渐渐有鲜血飘落而下,其中有着水神身上的伤口出的血,还有杜兰德口鼻之中溢出的鲜血。

  水神的刀破不了杜兰德的防御。却能将他震伤。

  至于杜兰德,他每一刀下去,都能在水神身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哪怕有水鳞甲也无法完全分散并转移掉刀气。

  “你最好祈祷着别被我抓住或打断。”塞尔东看着动作逐渐迟缓的杜兰德。咧嘴狞笑道。“不得不说,你这神级能力确实变态。附带的领域对我压制不小,防御力强到我无法破防,攻击力更是连我的水鳞甲,都无法完全承受。但你还是输定了!”

  “放弃吧。神与非神,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塞尔东似乎已经胜券在握,“把你的刀交给我,我可以不杀你。”

  杜兰德冷然道:“这刀是我的血脉能力,交给你也没用!”

  塞尔东脸上浮现出一个奇异的笑容:“这可不一定。”

  说话之间,杜兰德连连遭遇险情,好几次差点被水神打断能体式的施展。甚至有一次差点就被塞尔东一把抓住,不过杜兰德依然咬牙坚持。

  一百一十刀了。

  水神久战不下,眉头渐渐蹙起,忽然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套刀法,应该是一套特殊的能体式没错吧?”

  “是又如何?”

  “你已经施展了110刀了,充其量也就再来10刀,绝不可能超过120个动作的。”塞尔东撇撇嘴,“老子的能体式才95个动作,夜翼的烛影百击100个动作,你这套能体式能超过110个动作,已经很让我意外了。马努斯苦心创出的青怒百二十击也不过120个动作,你总不见的能超过他吧?嗯,等会儿打完之后,把这套能体式也交出来吧,和刀一起。”

  塞尔东其实也打得很辛苦,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也清楚,如果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神袛,再凭借手中的紫色战刀,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哼,梭罗预言中只说会有一柄刀对森德洛很重要,又没说一定要由谁来施展,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抢过来?”塞尔东脑海里运转着蛮横掠夺的念头。

  不知不觉间,已经一百二十刀了。

  杜兰德的动作终于滞缓下来。

  水神塞尔东见状,不知为何竟有些失望,如果对方这套能体式真有120个以上的动作,自己抢过来也更有价值不是?

  “妈的,不管怎样,这一架总算是要打完了。”塞尔东感觉再打下去,自己就得动用高于30个单位的能级,否则很可能会输,这让他心中陡然涌起一种挥之不去的恼怒,不由断喝了一声,大步上前,弯刀横斩杜兰德的腰际,另一手则直接向审判战刀抓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塞尔东捕捉到了杜兰德脸上,忽然流露出的一抹诡异笑容。

  那感觉,就好像一名猎人挖好了陷阱,苦心耐心地等待了许久,终于等到猎物主动踏入了早已挖好的陷阱中!

  “121。”杜兰德心中默默念出一个数字,原本似乎已经中断的“暴君百五十击”接续下去,闪电般斩出了第121刀!

  暴君百五十击,其实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前120刀是第一部分,最后的30刀则是第二部分,与前120刀有着某种本质区别。

  杜兰德这一刀的威力奇大!

  塞尔东眼睁睁看着紫色的审判战刀来到自己胸前,他顾不得思考为什么杜兰德还能劈出第121刀,连忙运转水鳞甲,准备转移杜兰德的攻击力。以这招“水鳞甲”对付审判战刀,可谓屡试不爽,以审判战刀的强横攻击力,也只能对塞尔东造成些小伤口。

  可这一次……

  刀锋轻盈地落在塞尔东胸前的水鳞甲上。

  下一刻,塞尔东忽然神情狂变,脸色瞬间涨红,旋即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白,“噗”的一声,喷出一股殷红的鲜血来!

  ps: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还在努力创作中,不会很晚。另外,有月票推荐票的童鞋,请投出来吧,木木拜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