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六十一 “那条路”

卷七 章六十一 “那条路”

  “塞尔东大人,麻烦您冷静一点。”图桑一路升高,最后在杜兰德身旁站定,隐隐将杜兰德挡在身后。

  杜兰德有些意外地看着这时候站出来的图桑,就听图桑盯着塞尔东说:“我是不知道预言之人、或血脉共鸣之类的,都是些什么意思。但是,杜兰德在之前的大战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这一点,在场所有特记队员们都有目共睹!”

  “一名能级高达210的虚神级别的矮人,是他带着三名特记队长硬生生干翻的。”

  “连我也打不过的另一名虚神矮人,最终也是死在杜兰德的刀下!”

  这番话图桑说得铿锵有力,而且丝毫不压制音量,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杜兰德敏锐地注意到,当图桑提到自己干掉了能级高达210的虚神矮人时,对面塞尔东的眼皮,似乎又剧烈跳了跳。

  至于下方的战斗法师们,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他们开始渐渐感受到气氛的再度紧绷,意识到杜兰德和塞尔东的冲突,可没这么容易善了!

  “图桑,你想说什么?”塞尔东低沉道。

  图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展开虚神领域,防止声音被外界听到,然后他吸了口气淡淡道:“塞尔东大人,如果我没记错,预备学院里的候补水神似乎……足有两位吧?”

  塞尔东一对妖异的眉毛顿时就立了起来:“图桑!你敢威胁我?!”

  杜兰德闻言却是心中一动:预备学院?候补水神?听起来,似乎涉及到不少森德洛的最高机密啊。

  “没想到这图桑竟然不避讳我,就提及这些机密的事情。”

  “而且……他居然真敢直接威胁一名神袛!”

  杜兰德心中赞叹,又不禁有些好奇:“图桑敢这么做的底气,是因为背后有青色愤怒之马努斯吧?也不知道马努斯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有多强?”

  杜兰德流落异界的时候。曾在无头巨龙领主的尸骸残念之中,看到过马努斯的身姿。

  巨龙领主作为最顶尖的超级生命,一成年就有神袛实力,而且无需融合神火!然而。哪怕是一头成年的巨龙领主。都被马努斯斩杀后,摘去了头颅。这意味着马努斯当年就具备了弑神的恐怖实力。现在只会更加可怕。

  直到现在,杜兰德依然清晰记得那种好像澄净高远的天空色泽的青白色雷霆,青色愤怒。

  也依然记得在那头死去的巨龙领主,所留下的“最后的怨念与记忆“之中。马努斯直接变身成为一头巨龙领主的模样,以巨龙领主之姿杀死了巨龙领主的恐怖手段!

  “难道马努斯是‘拟龙流派’的战斗法师?”杜兰德忍不住想到。

  拟龙流派,以模拟龙族为主旨,包含有大量的战斗手段,在森德洛极具影响力,同时也极具争议。

  真要说的话,杜兰德自己也算是小半个拟龙流派的战斗法师。

  他只修炼了这一流派中的一招“拟龙吐息”。而且至今都没修炼到最高的“拟神龙境”,就已经受益匪浅了。

  而传闻之中,巨龙领主其实也是龙族的一员,而且是最高等的龙族!——是以龙族为食物的至高龙族!

  所以杜兰德才会猜测能够变身成为巨龙领主的马努斯。也许是拟龙流派的战斗法师。

  这时,果果也飞上天空,一言不发地站在杜兰德身边。

  果果是第十一番队的副队长,是光辉女神米洛生前的部下,果果一直不怎么喜欢米洛大人的丈夫塞尔东,此时虽然没说什么,但她往杜兰德身边一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塞尔东脸色扭曲着,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们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塞尔东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竟然敢冒犯我?”

  “杜兰德他不是已经表明身份了吗?怎么能说是来历不明的人呢?”果果似乎不是很怕塞尔东,大咧咧地说。

  图桑则沉声肃然道:“塞尔东大人,既然您和杜兰德的战斗已经分出胜负了,继续下去,也不过徒增笑话。”

  杜兰德始终没吭声,心中默默记下了图桑和果果这份不小的人情,同时默默地恢复能级,不浪费半点时间。

  塞尔东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夜翼的声音终于在此刻传了过来:“可以了。塞尔东,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身在“水牢笼”之中的夜翼,她的声音本不应该传出来的,可如今却清清楚楚地在塞尔东耳边响起。

  塞尔东猛地扭头,看向水牢笼的方向,只见夜翼手持黑刀“夜兽”,选择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和部位,切入“水牢笼”的内壁,就好像插入了一把钥匙,插入后左右微微一旋转,似乎触及了水牢笼的弱点,哗啦一声,牢笼瞬间破碎,夜翼终于脱困而出。

  “夜翼,你……你——!”塞尔东似乎看出了什么。

  夜翼一步步凌空虚行,来到杜兰德身边,面对塞尔东,淡淡一笑:“是啊,走上‘那条路’的可不只有你一个,我也是。老实说,你能在规则上突破到这一步,很出乎我的意料,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被你困这么久。”

  “夜翼,我能走上那条路,能在规则上有所突破……都是被米洛的死刺激的!”

  塞尔东盯着夜翼,一字一顿,冷冷地从牙齿缝中蹦出一句话,“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不要这种突破。”

  夜翼骤然又听到了姐姐米洛的名字,不由沉默下去,片刻后叹了口气道:“看在姐……米洛的面子上,这件事,就到底为止。杜兰德,你觉得呢?”

  杜兰德耸了耸肩:“我没所谓。”

  事实上,这件事从杜兰德击败塞尔东的那一刻起,就基本尘埃落定了。如今塞尔东毕竟是神袛,杜兰德又不可能直接干掉他。杜兰德现在最想做的事,其实是尽快恢复能级,然后把刚才一战中的几点重要感悟吸收,争取在实力上更进一步。

  至于水神塞尔东,杜兰德才不会认为与这家伙的仇怨就此结束呢。

  只是现在暂时不需要再进逼了,对方的脸面已经几近于无了,这次之后,塞尔东的声望肯定会大受影响。不过这家伙其实本来就没啥声望威信可言。

  塞尔东的目光越过夜翼、图桑和果果,落在杜兰德脸上,低沉地说:“杜兰德,第九番队的临时队长,你可以先当着,不过相信我,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我不会允许我麾下的队伍,由你来担任队长。”

  杜兰德毫不客气地嗤笑道:“说得好像我特别稀罕这个队长之职似的!你以为我愿意当你名义上的部下?”

  塞尔东知道再说下去,也不过自讨没趣,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向下方落去。哪怕以他的无耻和厚脸皮程度,也感到脸面尽失,尤其是在这么多特记队员的面前输给杜兰德,因此一刻也不愿意多逗留。

  不过杜兰德隐约感到:对方似乎临走之前,多看了自己手中的审判战刀一眼,眼神里闪烁着一种让杜兰德不太舒服的光芒。

  这让杜兰德心中一凛,他可没忘记之前战斗之中,塞尔东让自己交出审判战刀的事。

  “实力!我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抓紧时间增强实力!”杜兰德默默地做出了决定。

  森德洛和异界不同,和远古之路不同,这里是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对外有着来历不明却实力恐怖的黑色矮人,对内又有塞尔东、卡穆多恩这种自私自利偏又实力强大的家伙。

  没有足够的实力,就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谈何为了女儿、为了亲友、为了森德洛而战斗?

  ps:

  求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