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六十二 规则的强弱

卷七 章六十二 规则的强弱

  没有足够的实力,别说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就连自己在这场矮人战争中的生存,都会成为一个问题。

  回想自己回到森德洛至今,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杜兰德已经数次游走于死亡线的边缘。而在与水神塞尔东的一战中,杜兰德虽然获胜,内心却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奇怪的是这种心理压力之下,杜兰德竟生出一种搏命般的兴奋和刺激感。

  “以前的我虽然也好战,但好像没这么好战啊。”杜兰德不由审视自己,最后只得将之归结为李尔蒙斯血脉的逐渐抬头,是修炼“暴君百五十击”所引起的某种变化。

  无论如何,一场大战就此落下帷幕。

  杜兰德胜利,塞尔东战败,简简单单的一个结果,却简单清晰得十分沉重,压在所有观战者的心头,令这些平日里心高气傲的特记队员们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战斗已经结束了,却没人能平复下来。

  杜兰德的刀、杜兰德的人、杜兰德的手段,在人们心中激荡起的惊涛,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消退的。

  “图桑先生,还有果果,真的很谢谢你们。”

  天空中,杜兰德眼见塞尔东离开,转过身来,脸色肃穆地对图桑和果果表达谢意,神情口吻都很认真,“两位能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帮我说话,这份情,我杜兰德记下了。”

  图桑摆摆手示意杜兰德不必放在心上:“塞尔东大人确实过分了,我只不过做了该做的事。杜兰德先生,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多说什么了。有关你和第九番队、和塞尔东大人的矛盾,还请保持警惕。”

  “明白。”

  “那就好。”图桑点头,又向夜翼行了一礼。便干脆地离开了。

  果果则没多说什么,她临走之前,目光在杜兰德和夜翼之间来回多看了几眼,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怪异之色。不过被她隐藏得很好。

  杜兰德这才转身面对夜翼。叹了口气:“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夜翼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爽。“杜兰德,你这家伙,真是走到哪里都能引出各种事情。”

  杜兰德将审判战刀收回,无奈摊手:“塞尔东欺人太甚。这次我已经算很忍让了,奈何他自己把脸送上来给我打,我也只好成全他。”

  “你就不会多拖延点时间吗?非要那么轻易就干起架?”夜翼揉着眉心,“你只要拖延到我脱困出来,我自然会帮你应付塞尔东那家伙。”

  杜兰德微微一笑,知道夜翼这么说,只不过是担心自己和塞尔东激战时出意外。

  近距离看着夜翼似乎天生漠然的脸蛋。还有煞气十足的眉眼,杜兰德反而感到心中一暖,淡淡一笑道:“好了,先下去吧。你也不想被这么多人围观吧?”

  杜兰德说着一指下方还未散去的战斗法师们,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我刚击败了塞尔东,这话题已经足够爆炸性了,万一又和另一位神袛传出些绯闻什么的,嘿嘿,我倒是没所谓啦!不过夜翼你嘛……”

  “我也没所谓。”

  夜翼冷冷地丢下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下方落去,只留杜兰德一个人当场愣住,被夜翼的话震得有些发呆。

  好在杜兰德很快调整过来,摇头笑了笑,没有特别在意,只当夜翼是嘴上不让人。他很快追上夜翼,一同向地面落去。

  下落的时候,杜兰德回想起之前夜翼和塞尔东之间的对话和感觉,忽然凝神问道:“夜翼,你和塞尔东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怎么问起这个了?”夜翼瞥了他一眼。

  “就是觉得你们之间……怎么说呢,有点奇怪啊。”

  夜翼沉默了一会儿,眼神刹那间有些飘忽,不过很快重新凝实,很平淡地说:“塞尔东他……我们都还在半神境界时,他曾经在刀法上赢过我,除了他之外,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一个人以刀完胜我。”

  “咦咦?另一个人是谁?”杜兰德颇为八卦地问了一个无比白痴的问题。

  果不其然,夜翼转头凝视着他,说:“某个白痴。”

  “呃……”

  杜兰德这才想起来另一个以刀胜过夜翼的人,不就是自己吗……

  他看着夜翼落地后很快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夜翼似乎刻意隐瞒了什么。

  直到现在,夜翼都没有告诉杜兰德:她的姐姐就是光辉女神米洛,而水神塞尔东,正是米洛生前唯一的恋人和丈夫。

  “不管了,还是尽快总结一下这两战的收获吧。”

  杜兰德无视了依然聚焦在自己身上的许多目光,带着皇后、魔龙和凯瑟琳很快离去。他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梳理一下境界和修为。

  刚才那两战,对杜兰德的启发很大。

  “首先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我的审判战刀,在规则方面一点不输给真正的神袛!甚至犹有过之!”

  ——这是一个巨大的发现,对杜兰德而言,意义非凡。

  在此之前,杜兰德听夜翼说过不止一次,衡量一个人的实力主要看“能级”和“规则”这两方面。

  能级的高下很好理解,因为有着明确的度量单位,比如杜兰德如今的能级为30个单位,清清明白。

  可是,规则呢?

  规则的强弱等级,又该如何判断?

  比如审判战刀,它所蕴含的规则,并非特定的某一系的规则,而是一种杜兰德至今还无法真正理解的混合规则。

  杜兰德暂时将之称为:审判规则。

  这种规则的效果有三,分别是“绝对冻结”、“一击必中”和“伤害加深”,令敌人不能动不能躲也不能防。可杜兰德至今为止,一直对“审判规则和其他规则相比起来,到底有多强?”这个问题,深感困惑。

  但如果有了参照物,对比起来就容易多了。

  ——在刚才那一战中,杜兰德和塞尔东在能级相同的情况下对战,杜兰德之所以能赢,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的审判规则比对手所掌握的水系规则,更强!

  塞尔东掌握的水系规则,就是杜兰德的参照物,至少在“防御力”和“领域”这两方面,杜兰德的审判规则绝不输给对方的水系规则,在攻击力上则犹有过之!不然也不会最终劈碎了那柄神器弯刀。

  “……也就是说,我的审判规则兼顾了防御、领域、攻击这三方面,如果……如果再多出一项速度上的加成,就算是非常全面、相当完美的规则了。”杜兰德心中盘算着。

  神袛的规则是“全面的”,兼顾攻击、防御、移动、速度、身法、疗伤、领域控场……等等各方面。

  其中,“攻、防、速”这三点自然是最重要的。

  杜兰德手持审判战刀,发动“武装延伸”变身后,防御坚挺稳固,攻击更是超强,速度却成了最大的短板。可以说在攻、防、速这三点中,占了两点,唯独落下了速度这一个板块。

  但想来想去,一时间杜兰德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弥补这块弱点,只好暂时作罢。

  “如果,能再觉醒一个速度类的神级能力就好了。”

  杜兰德不禁想到,片刻后却自嘲一笑,自己能有审判战刀这么变态的神级能力,已是天大的幸运,也不该太过贪心。

  而且速度方面的弱势,也不是完全无法弥补。

  如果能将“审判领域”完美掌握,更有效地拉低敌人的速度,那么等于变相地增加了自己的速度,也是不错的选择。

  “如今我对审判领域的使用,还处于最粗浅的阶段,应该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进一步深入挖掘。”杜兰德想着。

  他终于将“规则”这一方面的未来修炼整理清楚——应该将精力主要放在“审判领域”的钻研和掌握上。

  但回过头来想到“能级”方面的修炼,杜兰德眼中不由浮现出一丝困惑。

  “……30个单位的能级,和战斗之前没有半点变化啊。”杜兰德抿着嘴,仔细感受检查着自己如今的能级。

  “怎么感觉……好像卡在30个单位上了?!”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