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七 章六十五 巨岩破碎!

卷七 章六十五 巨岩破碎!

  杜兰德又和果果聊了一会儿,便先行离开了,有关斯内尔的事情依然充满神秘,只知道他大概是冲着自己的血脉能力而来的,再回想起昨夜一战之后,水神塞尔东最后看审判战刀那一眼的神情,杜兰德心中不由又沉了沉。

  “妈的,实力!实力!都是实力不足,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和担心!”杜兰德一边走,一边喃喃低骂道。

  而就在刚才,杜兰德问过斯内尔的事后,又向果果请教了一番,终于搞清了如何突破30个单位能级的瓶颈。

  其实也没有特别的方法,就是一个水磨工夫,同时还要看契机,也许下一刻杜兰德就能忽然顿悟突破,也许还要熬上个把月甚至更久,说不清楚。得到这一答案的杜兰德有些不甘心,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时间,这种情况下还要靠水磨?

  “不行,没道理只能用这种笨办法的,一定有可以加速突破过程、或者能让突破变得更容易的方法!”

  杜兰德决定去找夜翼。

  结果却发现夜翼也在闭关修炼,争取尽快恢复实力,毕竟头顶上巨岩中,凯恩斯和两名神级矮人的战斗还未结束呢,夜翼也不敢浪费时间。

  老实说,夜翼在回归森德洛的这一路上就没走过好运,先和远古力泰坦干了一架,后又被排斥一切战斗法师的异位面之力压伤,她跟杜兰德说过:她所受的伤势严重程度,必须回到森德洛之后才可能痊愈。

  又九天过去。

  扎古力山脉各处的整顿与镇守工作,都在这期间完成,尤其是在第十番队到来之后,所有事都进行得很顺利。目前只剩下凯恩斯与神级矮人的战斗还未结束。

  第九天的清晨时分,强烈的震动感、隆隆的轰鸣声、还有一股巨大压抑的气息,惊动了所有还在山脉之中、还在巨岩之下的战斗法师们。所有人都抬头,全力运转起“洞察之力”。并以最快的速度整队集合。严阵以待。

  因为,头顶的超大型巨岩。开始破碎了。

  巨岩破碎,是因为凯恩斯溃败了?

  还是,单纯因为这一招的时限到了?杜兰德并不知道,也没人知道。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上空,严阵以待。

  “全军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还有第五番队全部升空!结阵!战斗法术准备!特效标枪集火准备!其他非特记队员原地待命!”

  “冷静!所有人都冷静!没什么好担心的,也没什么好怕的!没听到我说的话吗?都给我镇定下来!!”

  图桑的声音在扩音法术的特效下,在整个战场上不断响起,下达一条又一条命令。这位隶属于青色愤怒之马努斯麾下的特记队长,确实有着非凡的调度能力。以及临场指挥能力。现场在他的指挥下很有秩序。

  杜兰德看了一眼不断发令的图桑,又凝重地看了看头顶渐渐破碎的巨岩,低声对身后的皇后和魔龙说道:“抱好孩子。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离开我身边。”

  “嗯。知道。”皇后紧紧抱着凯瑟琳,因为紧张,手心一阵阵地汗腻。

  自从塞尔东到来之后,杜兰德就不和第九番队的队员们在一起呆了——怕被暗中下黑手。

  当然,第九番队的袖章仍在杜兰德的胳膊上。

  他这个临时队长,是由夜翼这位神袛任命的,塞尔东输给杜兰德之后也没脸再将队长袖章强夺回去。至于未来杜兰德是否继续任职,还要由森德洛诸神一起决定,前提是杜兰德本人还愿意继续任职。

  所以,如今杜兰德和第十一番队呆在一起,身旁就是副队长果果。

  虽然杜兰德袖子上带的是第九番队的“三岩”队标,但往那儿一战,被英姿飒爽的果果一衬,反倒像是第十一番队的队长!

  轰隆!

  轰隆!

  轰隆隆隆……!

  巨岩渐渐破碎的声音越来越大,中空岩石内部的情况暂时还未显现出来,倒是有越来越多的碎石,开始向下坠落。

  就好像一个悬浮的大鸡蛋,蛋壳正在慢慢破碎、脱落。

  “夜翼大人,杜兰德大人,请不必出手。”

  果果仰头看着砸落下来的大小碎石,一边率领队员们将落石击碎,一边低声对杜兰德道,“这些坠落的碎石交给我和队员们来就好。”

  “嗯,麻烦了。”杜兰德点点头,没有拒绝。

  他正仰头死死盯着快要彻底崩溃的巨岩,心中其实颇为紧张,谁知道巨岩内部到底是什么情况,万一冷不丁杀出来一名神级矮人,那可就麻烦大了!好在身旁的夜翼已经恢复了不少实力,虽然还未彻底恢复到神级,但已经超越虚神许多了。目前应该在虚神和神袛之间的某种中间状态。

  一道身穿海蛇皮甲的身影,慢吞吞地从下方地面升起,那是水神塞尔东。

  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这种关键时刻竟然还各种拖拉!

  第九、第十番队都被塞尔东丢给图桑指挥,塞尔东自己则带着他的队长和副队长,不紧不慢地升上天空。

  事实上,这九天以来,塞尔东天天绕着巨岩打转,却一次也没有真正出手支援凯恩斯。一开始杜兰德还以为是他故意不支援,后来才隐隐察觉:凯恩斯这一招,似乎营造出了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一个**战场,也就是巨岩的内部,而塞尔东就算想插手也很难,只能等到巨岩自行破碎。

  此时此刻,特记队员们都凌空站在五百米左右的空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塞尔东渐升渐高的时候,恰好经过了杜兰德所在的第十一番队,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杜兰德嗤笑道:“杜兰德,一会儿你最好乖乖躲着,那巨岩中可能还有神级矮人,那可不是你能对付的敌人。”

  杜兰德瞥了塞尔东一眼。

  随后,很快又将视线拉回到上空正在崩碎的巨岩上,同时淡淡回道:“神级矮人自然交给您这位神袛来对付,我只希望您别只会耍嘴皮子,真正打起来时,别又不幸败北就好。”

  杜兰德着重强调了“又”这个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意味。

  哪怕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下,果果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好像真的不怎么怕水神塞尔东,这一笑,立刻让塞尔东的脸色难看起来。

  “塞尔东。”夜翼开口了,她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怒视着塞尔东道,“马上也许一场大战又要打响,你身为七元素神袛之一,不站在最前线顶着,反而在这里说这么多废话?这是一个神袛该干的事吗!”

  “你不也是神袛?”塞尔东冷冷回敬道,说着伸手一指杜兰德,“我看你一直呆在这小子身边,夜翼,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说完不理会夜翼狂怒的表情,哈哈大笑着对身后的一男一女吩咐道:“你们在这里配合第十一番队,我先上去了!”

  说罢故意狂笑三声,几个闪身就飞到了所有特记番队的上方,在距离巨岩外层很近的地方,负手站定。

  这样一来,上空的巨岩在破碎瓦解,往下一点点就是负手而立的水神塞尔东,再下面是特记番队构成的战阵,再下面的地面上,才是其他战斗法师。

  夜翼气得嘴唇微微发颤,说不出话来。

  刚才塞尔东那话说得太露骨了,而且丝毫不压制音量,这让不少十一番队的队员们脸色诡异,果果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皇后抱着凯瑟琳不住皱眉。魔龙却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一言不发。

  “好了,不要受影响。”杜兰德就好像没听见塞尔东的话,口吻依然冷静。

  他瞥了一眼依照塞尔东的吩咐留在这里的那一男一女。

  一人自然是贝丝,容貌艳丽,神情却总是很冷漠。另一人,正是那位文文弱弱的眼镜青年,斯内尔!

  斯内尔如今穿着第十番队的队服,佩戴副队长袖章,袖标印记也不再是那天用来伪装的“羽翼”队标,而是一朵“昙花”。

  而在杜兰德看过去的时候,斯内尔这家伙居然一点不避,静静与杜兰德对视着,还很有礼貌地笑了笑,用嘴形说:“请多指教。”

  杜兰德眼神微微一冷,心道:“塞尔东应该是故意把这两个家伙安插在这儿的,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目的……”

  就在这时,巨岩溃散的速度忽然加快,滚滚巨石纷纷砸落下来,而塞尔东始终没有出手阻拦哪怕一块半块。

  不得已,图桑只能命令特记番队们提前发动各类法术和标枪集火,轰碎落石。

  当所有落石都被击碎,化为石屑被风系法术吹散,之前被巨岩所遮挡的久违的阳光,终于照射下来。

  杜兰德连忙凝神看去——巨岩破碎之后,终于露出了其内部的场景!

  当那场景落入杜兰德和在场所有战斗法师们眼中的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屏息了。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