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二 咏战堡垒

卷八 章二 咏战堡垒

  “创造能体式吗……”杜兰德低声喃喃,默默思索。

  李尔蒙斯留下的《暴君百五十击》中,有当年李尔蒙斯创造这套能体式的全过程记录,包括李尔蒙斯的很多心得体会,甚至包括他当年走过的弯路,还有犯过的错误。

  那些都是重要的素材,对杜兰德很有启发作用——如果杜兰德真打算从现在开始就创造能体式的话。

  “真要从现在就开始吗?”杜兰德问。

  如今森德洛战火蔓延,杜兰德很清楚给自己的时间很紧迫,但修炼毕竟有一个过程,李尔蒙斯留下的暴君百五十击自己都还没吃透,这就开始自创能体式,杜兰德不知道这对自己的修为境界到底是好还是坏。

  除了《暴君百五十击》之外,杜兰德可没忘还有一本《零式》,自己至今都翻不开来呢!

  “你觉得太早了?”夜翼放慢脚步,偏头看着杜兰德。

  “的确。”杜兰德坦然点头,与夜翼对视,“你们跟我说领域修炼急不得、瓶颈突破也急不得。但我觉得,自创能体式这么高端的活儿,才是真的急不得!”

  “哦,为什么这么想?”夜翼嘴角微微一动,似乎在笑。

  杜兰德抿嘴沉吟片刻,才斟酌着措辞说:“怎么说呢,能体式这东西,与自身的能级直接相关,对吧?而能级又是肉身、灵魂与能量三者交融的产物。换言之,修炼能体式,对我的肉身、灵魂和冰火能量,都会起到作用。”

  “说的不错。然后呢?”

  “既然会对自身起到作用,可能是好作用,也可能……是坏作用!”杜兰德看着夜翼说,“能体式练得对了,是对自身的‘锤炼’;可练岔了呢?恐怕用‘自毁根基’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吧!”

  夜翼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欣赏,微笑道:“你能有这番想法确实不容易。事实上我当年无限逼近110个单位的能级极限时,才创造出我的‘烛影百击’呢。”

  杜兰德立刻怒了:“那你还让我从现在开始就创造能体式?!害人玩嘛!”

  夜翼大有深意地说:“我只说让你‘开始创造’,又没说让你立刻就创出来!好了,这当中颇有些学问。现在不太方便,晚点再跟你说吧。”

  “这不是调人胃口嘛……”杜兰德不由嘀咕。

  夜翼看着杜兰德一脸郁闷的样子,似乎感到有些好笑,不由说道:“知道你急着增强实力,但确实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啊,凯恩斯找我们开会,估计已经等不及了吧。要不这样,杜兰德,今天晚上来找我吧。”

  夜翼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因为两人此时刚走到一座新建的大殿门口。而图桑和果果恰好从大殿中走出来,迎面就听到夜翼说道:“……杜兰德,今天晚上来找我吧。”

  图桑果果:“…………”

  由于前面的没听到,缺少了必要的语境,夜翼这句话一下就变得惹人遐想了。

  图桑黝黑的脸皮微微抽搐了几下。他咳嗽了一声。默不作声地向夜翼行了一礼,又向杜兰德点头致意,然后飞也般地离开了。

  果果更干脆,低着头就好像没看到杜兰德和夜翼,迅速远去,红着脸一个劲地跟自己说:“我什么也没听见我什么也没听见……”

  两人离开之后,杜兰德忍着笑。看向一旁脸色僵硬的夜翼,十分严肃地说:“知道了,晚上一定去找你请教!”

  杜兰德和夜翼走入大殿。

  这间大殿就座落在要塞的中心位置,距离远古之路的入口不算很远。大殿秉承了森德洛的一贯风格,简朴、精确、暗藏杀机。战斗法师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所以哪怕是最普通的住房。也包含战斗属性,一旦开启战争,立刻能成为主场。

  所以诸多主位面间流传着一句话:永远不要在森德洛本土与战斗法师作战。

  可惜的是,这句话已经被黑色矮人大军打破了。

  大殿是正在修建的这座要塞的指挥中枢,也是凯恩斯如今的所在地。杜兰德和夜翼之所以前来,正是因为凯恩斯说有事要商议。而刚才图桑和果果从大殿中走出去,估计也是刚接到凯恩斯的某些命令和安排。

  “夜翼,杜兰德,你们来啦!”凯恩斯见两人终于到来,立刻微笑着站起身来。

  夜翼点点头,在殿中坐下。

  杜兰德则以拳抚胸,认真向凯恩斯行了一礼。对于这位相对年迈的老战斗法师,杜兰德是发自内心地感激,因为自己能重归森德洛,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凯恩斯当初在神袛会议中的坚持。

  “您的伤势恢复得如何?”杜兰德微笑问道。

  “哈哈,已经没大碍了,不必担心!来,请坐吧。”凯恩斯精神不错,人也相当和气开朗。

  他身穿赭色长袍,长须及地,一对眉毛又浓又黑,目光灼灼地盯着杜兰德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道:“直到现在,我都有些不敢相信呢,那个血脉共鸣震动森德洛的觉醒者,还有梭罗预言中的拯救者,竟会如此年轻!而且这两个身份,原来竟是同一个人!”

  “哼!”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凯恩斯,让我们来开会的是你吧,有事儿说事儿,我不是来听你感叹的!”

  杜兰德双眼微眯,看向对面,水神塞尔东正坐在那儿,他比杜兰德和夜翼更早到,妖异的脸上写着不耐烦。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没有表示,夜翼却是脸色微沉,凯恩斯则毫不介怀地呵呵笑笑,说:“不错,今天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和诸位一起商议。”

  杜兰德立刻凝神倾听。

  在场除了自己之外,其余三人都是神袛,而且凯恩斯刚才用的词汇是“一起商议”,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凯恩斯对自己实力、身份与地位的认可。

  只听凯恩斯言简意赅地说道:“首先,杜兰德,我觉得有必要让你大致了解森德洛目前的局势。夜翼也是,你对森德洛的局势应该不是很了解吧。如今的局势……很不乐观。战争伊始,首先受到攻击的是梭罗的七色城,七色城被攻占,梭罗也失踪至今。夜翼,梭罗的实力你也知道,他一失踪,我森德洛的两大顶梁台柱,立刻就少了一根,只能靠马努斯一人撑着场面,才会打得这么辛苦。”

  杜兰德闻言心中一动,听凯恩斯话里的意思,梭罗在森德洛的地位,完全不下于青色愤怒之马努斯啊。

  凯恩斯接着说下去:“……在梭罗失踪之后,我们瞬间就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神级战力。至今甚至连梭罗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而在战争全面爆发之后……”说到这,凯恩斯语气变得沉重,“……又一名神袛陨落了,光辉女神米洛。”

  咔嚓一声,塞尔东的椅子扶手骤然破碎,被他捏碎的。

  杜兰德不由一阵默然,塞尔东和米洛的恋人关系并非大秘密,所以杜兰德已经知道了这两人的关系。

  “不过……我怎么觉得夜翼的脸色也有点不对劲啊。”杜兰德有些奇怪地看了夜翼一眼。

  凯恩斯提到米洛陨落时,杜兰德分明察觉到夜翼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所以当时森德洛的神级战力,仅剩下五个。”凯恩斯说着看向夜翼,“好在如今夜翼终于回归了,我们一共拥有六名神袛。而杜兰德你,你也许会是未来我们森德洛最最重要的战力!没有之一!!”

  杜兰德脸色一凛,却并未因凯恩斯如此高的评价而生出骄傲,反而谨慎地说:“能为森德洛而战是我的荣幸,但恕我直言,目前我的实力依然不足以面对神级矮人。”

  “这我也知道。”

  凯恩斯微笑道,“所以今天才找你过来啊。杜兰德,为了让你尽快成长起来,继续呆在这扎古力山脉是不行的,这里的资源太少了。”

  “所以,我希望能尽快将你送回‘咏战堡垒’!”

  “咏战……堡垒?”杜兰德脸色凝固了一下,呼吸都微微急促起来,“您说的咏战堡垒,难道是那个咏战堡垒?!”

  ps:

  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