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四 杀手锏

卷八 章四 杀手锏

  “青色愤怒?”杜兰德看着凯恩斯。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杜兰德还是略一思索,从容答道:“青色愤怒,因具备白雷、青电、紫霆、最炙热、五重穿刺、极致压碎、灵魂融融这七大特性,而被誉为攻击力最霸道也最强大的雷霆力量!是马努斯大人的最强能力,也是青色愤怒之马努斯的称号由来。”

  凯恩斯点头:“你说的不错。可你知不知道,‘青色愤怒’其实并非马努斯成为雷神之后的手段,而是在他半神级别时,就已经掌握的绝招!”

  杜兰德眼神一动:“从半神时期开始,一直沿用到神级,却始终能保持强大的能力吗?”

  眸中闪过一丝明悟,杜兰德了然道:“所以,青色愤怒,其实是马努斯大人的血脉能力?神级血脉能力?”

  “正是!”

  凯恩斯感叹道,“那真是……强大到近乎变态的神级能力!当年马努斯觉醒青色愤怒这一血脉能力的时候,也引动了巨大的血脉共鸣,这一点上,你们俩倒是有些类似。不过马努斯自己也承认了,他当年引起的动静,其实比起你还稍逊一筹!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我引动的血脉共鸣比马努斯大人还剧烈?这……这难道意味着我的血脉能力,比马努斯大人的青色愤怒更强?”

  凯恩斯微笑点头:“可以这么说。”

  杜兰德沉默了一会儿,平静下来,问道:“所以,您到底想说什么呢?”

  凯恩斯不会无缘无故地和自己说这些,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杜兰德强调他的重要性,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杜兰德知道自己的刀有多强,之前的扎古力山脉战役已经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杜兰德知道对方一定是想说某些更重要的问题。

  果然,凯恩斯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道:“跟你说话很省事。杜兰德。我听说了,你和塞尔东的那一战。以同等能级力战一名神袛,还能战而胜之,那绝对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战!相信那一战之后。你对自己的战刀中蕴含的规则之力的强度,也大致有了一个认识吧。”

  杜兰德坦然点头道:“是,相同能级下,我能击败塞尔东,恐怕说明我在规则方面已经不亚于神袛了。”

  凯恩斯深吸了一口气,难得地起身挥舞着手臂,激动地说:“能击败塞尔东,说明你的刀的‘强大与全面’程度,已经不亚于神袛。”

  “引动的血脉共鸣压过青色愤怒一筹,则说明你这一刀型血脉能力的‘潜力’。比起青色愤怒更胜一筹!”

  “而在之前的扎古力山脉中,你以30个单位以下的能级,所斩杀的所有矮人,都是你的刀对矮人强力克制的佐证!这又是由你的刀的‘属性效果’决定的。也许还有和你的血脉能力同样强大、且潜力巨大的能力,但只有你的刀。完全克制黑色矮人的变态防御力。”

  说到这儿,凯恩斯目光隐隐发亮:“也就是说,强度与全面性、潜力、属性效果——这三方面全都几近完美!杜兰德,我刚才说你是我们未来最强大的战力,没有之一,这并非夸大其词,而是我的心里话。”

  “你是独一无二、而且无可替代的。”

  “换言之。你是……我森德洛的‘杀手锏’!”

  杜兰德摸了摸鼻子,看着凯恩斯笑道:“您这么说,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我也知道我的刀克制黑色矮人,不过,森德洛与黑色矮人战斗至今,难道没有找出任何克制矮人的方法吗?”

  “很遗憾。没有。”

  凯恩斯叹了口气摇头道,“矮人的那种防御力,似乎是“绝对的防御”,是不可降低的。我们毫无取巧的方法,正面攻破的难度却又那么大。正因为黑色矮人的强大防御力。才导致我们战斗法师在一对一的同级对战中,很难战胜那些黑疙瘩。所以,杜兰德你的刀才会如此重要。”

  杜兰德收敛了笑意,前所未有地认真看着凯恩斯请教道:“请问,杀手锏这个身份,究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这一刻起,你必须锤炼自己!保护自己!必要的时候,还需要隐藏自己!”凯恩斯凝视着杜兰德,肃然说道,“不只是为了你自己才要做这些,也不只是为了你的亲人朋友,更要为了森德洛保护好自己!抛开梭罗的预言不提,我坚信!杜兰德,你绝对是未来森德洛的希望!!”

  这一次,杜兰德沉默了许久。

  长时间的对视之后,杜兰德忽然笑了:“凯恩斯大人,夜翼常跟我提起您,说您是森德洛最德高望重、最憨厚老实的一位神袛了。不过看起来,您比我想象中狡猾啊,这一番话说得我都热血沸腾了呢!”

  说着杜兰德起身,伸了个懒腰,说:“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啦。”

  凯恩斯皱眉:“我老人家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好好听进去啊?”

  杜兰德忽然觉得这老头有些可爱,笑道:“明白了,我已经深刻地领会了您的意思,也完全明白了自己的重要性,一定会锤炼好、保护好、也隐藏好自己的!您放心吧。”

  凯恩斯这才笑了:“这还差不多。”

  杜兰德临走时,凯恩斯还帮水神塞尔东说了些话,他大概也听说了杜兰德和第九番队、和塞尔东之间的剧烈矛盾,所说无非是些帮塞尔东洗白的好话。

  杜兰德只沉默听着,并未表态。

  后来凯恩斯倒是稍稍透露了一些塞尔东和夜翼之间的关系,杜兰德才知道原来夜翼和米洛是亲生姐妹的关系!

  这就能解释之前夜翼的不少奇怪表现了。

  “要努力啊,杀手锏小朋友。”凯恩斯站在大殿门口,看着杜兰德的背影喊道。

  “杀手锏听到啦。”杜兰德头也不回地潇洒摆摆手,心道这老头也当真可爱,一番明显是上位者为了与部下交心并对部下进行深度激励的话,竟被他说得那般真情切意!这不是伪装与言辞技巧就能达到的效果。

  也是一种本事呢。

  虽然知道凯恩斯那番话抱有一定的目的性,但是,杜兰德并不反感,反倒有些钦佩。

  “看来森德洛的诸位神袛大人,个个都不是一般人呢,只是平日里被那位青色愤怒之马努斯的万丈光辉给压住罢了。”杜兰德心里想着。

  ……

  ……

  “能成为森德洛神袛的人,当然不简单!比方说……我。”塞尔东坐在要塞中新建的属于他的大殿之中,王座之上,默默想着。

  “要感谢夜翼的那一番话呢,让我醒过来了。正如她所说,我不能再走偏了啊。你说是吧,斯内尔?”

  塞尔东抬起眼皮,看着王座之下恭敬而立的斯内尔。

  “恭喜大人重新调整好心态。”斯内尔推了推黑框眼镜,微笑道,“印象中,那个被称为‘水魔妖刀’的塞尔东大人,似乎又回来了呢!”

  “调查结果如何?”塞尔东淡淡问道。

  “初步结论已经有了。”斯内尔说着取出一个奇怪的仪器,正是最后一战时,用来观测记录杜兰德的那个古怪仪器。

  “说结论吧。”

  “是。”斯内尔用一种学术探讨的客观口吻说着,“目前已经基本确定——杜兰德的存在,确实是我森德洛未来的杀手锏!这点毋庸置疑,他那一血脉能力的强度、全面性、潜力、以及对矮人的压倒性的克制,都是独一无二,并且无可替代的。”

  “不过,如果用更精准的语言来说,所谓杀手锏,其实并不是杜兰德这个人,而是……他的刀。”

  这一刻,斯内尔一向温和的脸上挂着一个咧嘴大笑,好像毒蛇:“换言之,他的血脉能力他的刀,是能够被、夺、取、的类型。”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