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十一 求死

卷八 章十一 求死

  没有人比杜兰德自己更清楚审判战刀的弱点。

  尤其是在和神袛塞尔东的那一战后,杜兰德很明白自己目前最大的短板,在于速度。

  但这并非没有办法弥补,既然审判战刀自身没有速度加成,那就拉低对方的速度好了,审判领域正是为此而存在的。

  此时,迷迷蒙蒙的紫色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将斯内尔整个人尽数笼罩在内。

  斯内尔手中呼之欲出的蓝色光芒被审判领域一罩,明显变得暗淡起来,审判领域兼具“伤害加深”、“绝对冻结”、“一击必中”三重属性,不仅对人有用,对招式、对武器、对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都有用。

  所以斯内尔的这一招“真空水炮”也明显受到了影响。

  斯内尔的身体也在领域中一阵阵的僵硬,不过他依然不放弃地低吼着:“你的审判领域,应该还无法分清敌我吧,否则的话,你不会再团战之中鲜少使用这一招!”

  在斯内尔看来,杜兰德施展出审判领域笼罩住他的同时,也将房间中的皇后他们笼罩在内了,完全是敌我不分的能力。

  “你说得没错。”杜兰德点头同意,“我比你更清楚,我的审判领域还不完善。我目前无法控制领域形态,只能死板地以自身为中心释放出领域,虽然能调整大小,领域形状却始终是球体。更重要的是,我还无法控制领域分清敌我。这些,我都清楚。”

  “可是那又如何?”

  说话之间,杜兰德拖刀继续前行,连续三步迈出,每一步都会在身后留下一连串清晰的残影。站在皇后他们的角度看过来,这一刻似乎有无数杜兰德连成了一串。

  杜兰德在审判领域中如鱼得水,速度反而增加了一些,而斯内尔却被死死压制。没有规则之力的他根本无法抗拒。

  至于皇后、凯瑟琳和魔龙。他们被笼罩进审判领域,被领域压制。被领域削弱,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在你伤到我的亲友之前,干掉你,就可以了。”

  杜兰德在之前的战场混战之中。很少动用审判领域,那是因为战场上的敌人很多,而审判领域会削弱队友的战斗力。可现在的敌人只有一个,而皇后他们严格来说根本没有参与战斗,他们的战斗力被削弱,并不致命。

  说话之间,杜兰德终于来到斯内尔面前。拖于身后的刀锋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变为笔直冲前,对准了斯内尔的心脏。

  刀锋调整好方向的瞬间,微微凝停了微不可查的一个极短的刹那。然后突兀加速,就好像一支猛烈弹射而出的弩箭!

  电光石火之间,长长的刀锋,已深深洞穿了斯内尔的身体!

  “唔——!”斯内尔痛苦地闷哼了一声,刀锋入体的刹那,难以言语的剧烈痛苦席卷了斯内尔的痛感神经!

  而且这还不是结束。

  杜兰德刺穿斯内尔之后,并未就此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前进着,以刀锋“挑”着斯内尔,狠狠撞向房间一侧的墙壁上,才停下来。刀锋毫无阻滞地没入墙壁,随后斯内尔的背脊也狠狠撞了上去,杜兰德的这一击异常粗暴!

  斯内尔张大了嘴巴,瞳孔已经缩成了一个极小的点,满脸扭曲与痛苦,却痛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就好像被抛上岸的鱼,疯狂地想要呼吸,身体肌肉却由于剧烈的痛苦而暂时失去了控制,以至于空气始终在嗓子眼里打转,吸不进去也吐不出来。

  杜兰德长吐出一口气,缓缓收缩了审判领域的范围,缩小到三米直径的最小极限。

  皇后连忙退后,脱离出领域的影响范围。离开领域笼罩的刹那,魔龙明显松了口气,皇后则忍不住有些恼火:“杜兰德,你也太冒险了吧,我和罗德格特倒是没什么,但你刚才可是把你自己的女儿也笼罩在领域之中了啊!”

  “呃……”杜兰德面现一丝尴尬,“这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啊。”

  皇后脸色仍透着郁闷,不过她也知道杜兰德的判断并没有失误,魔龙却盯着痛苦不堪的斯内尔,目光微闪,忽然问道:“杜兰德,你没瞄准要害吗?以你的刀的杀伤力,瞄准心脏的话,这家伙没道理还活着吧。”

  “恩,我避开他的要害了,故意的。”

  杜兰德回过头来,注视着斯内尔的双眼,缓缓说道,“我的刀稍稍避开了心脏,你应该还有几分钟的命。那么,老实交代吧,塞尔东派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皇后愣愣看着杜兰德平静的侧脸,这才明白杜兰德其实早已将事情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在内了。

  亲人受到攻击,杜兰德虽然怒极,却并未被愤怒冲昏头脑,而是冷静地观察对手,做出合理的分析和判断,哪怕在对斯内尔抱了必杀之心的情况下,依然有着足够冷静的头脑,以及精准的控制力,剥夺敌人战斗力的同时保证敌人暂时不死,然后才好逼问情报!

  杜兰德他……真的变了好多。皇后心里想着。

  变得更可靠了。

  斯内尔不停地咳血,审判战刀的杀伤力连防御力惊人的矮人手承受不了,战斗法师可并不以防御力著称,斯内尔能撑到现在,已经不简单了,杜兰德猜他还有用于防御和疗伤的血脉能力,所以才能在这种伤势下保留意识。

  “我……咳咳,咳咳咳!我本以为,你会对我如何调配血脉能力并进行掌握更感兴趣的。”斯内尔近距离盯着杜兰德,虚弱地说。

  杜兰德却摇头:“你调配出来的又不是神级血脉能力,就算数量再多,对现在的我也没有意义,因为只有神级能力才蕴含规则之力。”

  “偏狭。”斯内尔嘴角牵起一丝古怪的笑容,说,“有些连传奇都不是的血脉能力,虽然不蕴含规则之力,却能为掌握规则扫去障碍!”

  “随便吧,反正我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塞尔东派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杜兰德冷静地看着斯内尔。

  斯内尔又剧烈咳嗽了几声,反问:“你就这么确定是塞尔东大人派我来的?”

  “难道不是吗?”

  “呵呵,谁知道呢。到底是塞尔东大人派我来,还是我自己本就很想来这一趟呢?谁知道呢……”斯内尔气息渐渐弱了下去。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抬手,一把握住了审判战刀的刀锋,手掌肌肤立刻被刺破了,手指都差点被直接切下,可斯内尔却浑若未觉。

  “我不打算回答你的任何问题,杜兰德。”

  斯内尔嘴角勾起一丝好似解脱的笑容,微微仰头,盯着虚空中的某个也许并不存在的点,费劲地从嘴里吐出了最后一个词:“破灭的泡沫。”

  话音落下,斯内尔脸上、手上、身体每一处的皮肤上,迅速浮现出蓝色的纹路,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变得通透起来,开始膨胀。

  杜兰德脸色一变。

  他分明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气息从斯内尔体内开始升腾而起,这分明是行将自爆的迹象,而且是将自身所有的能级在一瞬间引爆的惨烈招式!

  破灭的泡沫,据说是一个已经断了传承的传奇级别的血脉能力,它的名字很美丽也很幻灭,招式本身却惨烈决绝到了极点,是从身体到灵魂的全部舍弃与牺牲,用以换取超巨大的瞬间爆炸与杀伤。

  并不蕴含规则之力,但论威力,足以位列众多传奇级别的血脉能力之最!因为这一招付出的是生命,一生也只能用一次。

  ——轰隆隆隆!!!

  还在建设的要塞之中,突兀响起一声剧烈地爆炸,特记队员们愕然转头,就看到一道蓝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片刻之后,蓝光消散,安排给杜兰德的屋舍已经化为乌有,若非杜兰德将斯内尔最后的自爆的大部分威力,以审判领域和武装延伸承受下来,可就不只是房屋被炸飞这点动静了,那些昏迷中的特记队员,包括果果,恐怕每一个能活。

  “杜兰德,你……你没事吧?”皇后惊魂未定地走到杜兰德身边。

  杜兰德呆呆站在那儿,眼前的斯内尔已经不见了,在自爆之后连点残渣都没留下,死了个干干净净。

  杜兰德提刀凝立不动,眉头紧紧锁着,就好像没听到皇后的话。

  “斯内尔他……是主动找我求死的?”杜兰德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喃着,“但这到底是为什么?”

  越来越多的战斗法师聚集过来,图桑几乎第一时间就带着人冲到了这里,看到眼前的情景之后,图桑黝黑的脸庞上露出浓浓的震怒和不解,他来到杜兰德身边,凝重问道:“杜兰德,发生什么事了?你难道遭遇矮人袭击了?该死的,要塞中怎么会混进来矮人?!”

  他放眼四顾,却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身影,这时只听杜兰德说道:“不是矮人,是斯内尔。”

  图桑的脸色瞬间就凝固了。

  在要塞另一处的大殿中,塞尔东正稳稳站在殿门口,遥望着天空中残留的少许蓝色碎光,叹了口气。

  他翻手取出一个奇怪的仪器,正是斯内尔用来监控杜兰德和他的刀的那个古怪装置。

  装置上有一个小小的显示屏幕,此时,上面浮现出一行字:“已确认,杜兰德的刀百分之一百可以被夺取。”

  塞尔东这才笑起来:“那就好!”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