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十四 观摩阵纹与领域突破

卷八 章十四 观摩阵纹与领域突破

  位于扎古力山脉中的这座要塞,因其建立是为了守护远古之路的出入口,而被命名为“远古庇护”。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要塞并未盲目求大求广,反而规模偏小,外围墙面敦实厚重,主要以坚守和防御为主,要塞内部反倒塔楼林立,每一座塔都是一个火力点,高高低低地连成一体,就成了一整张立体的进攻火力网络,不仅覆盖了要塞外的大片范围,毫无死角,更将整个要塞内部覆盖在内。

  “这要塞……”

  杜兰德此时正立身高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座要塞,震撼惊叹之余,还有些困惑,“怎么感觉这要塞的进攻点,针对要塞内多过针对要塞外?那些塔楼联成的火力网络,与其说是针对外围攻击,更像是针对要塞的内部战斗啊。”

  杜兰德微一思索,便很快明了了。

  ——因为远古之路出入口的存在。

  远古之路与其他主位面联通,换言之,古路中会走出来些什么样的存在,谁也不知道,万一有其他敌对位面的神袛从中走出来呢?

  正因如此,这座要塞才如此与众不同。

  凯恩斯就站在杜兰德身旁,见杜兰德不说话,还以为他被要塞震得说不出来,不由笑道:“感觉怎么样?”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设计。”杜兰德如实说道,“更没想到完工得这么快。”

  凯恩斯呵呵一笑,不无得意地说:“要塞的布局是由图桑设计的。至于为什么建造得这么快,别忘了我可是地系神袛啊。”

  “哦?”杜兰德对神袛的世界并不了解,闻言有些不解。

  也在场的塞尔东微笑着解释说:“凯恩斯是地系神袛,操纵地形改变地势都是家常便饭,常人耗费百年才能建立完成的要塞。凯恩斯直接动用神袛威能,半月不到就能凭空拔起一座要塞粗胚,剩下的无非是润色工作罢了。”

  塞尔东的态度很友善,不正常的友善。就连凯恩斯也听得有些别扭。似乎平日里乖张邪异的塞尔东会这么说话,是一件非常违和的事。凯恩斯虽然没说什么。脸色却变得有些古怪。

  出乎意料的是,杜兰德并未表现出任何反感,同样客客气气地说:“谢谢您的解释。”

  这下轮到塞尔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嘴角微微一翘。没再多说。在他的眼神深处,隐隐有一丝隐藏得很好的阴沉。陷入暴怒中的猎物不足为惧,因为愤怒会压抑智慧。而像杜兰德这般不动声色的冷静的猎物,才最难缠。

  “哼,有趣。”塞尔东心中冷笑。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

  夜翼其实也在场,不过她一直没说话,而是若有意似无意地挡在了杜兰德和塞尔东之间。目光虽然也在看下方的要塞,实际上一半以上的注意力都在塞尔东身上,以防这个疯子又有什么异动。

  最后还是杜兰德率先打破了沉默:“凯恩斯大人,既然要塞已经修建完毕了。什么时候回归咏战堡垒?”

  “空间传送门一修建完毕,立刻就能传送回去。”凯恩斯说着一指要塞中的一片空白地带,那里正集中着大量战斗法师,正在谨慎而专注地忙碌着什么。

  他们用一种特殊的金色晶石打磨成砖,铺在那片空地上,然后三三两两一组,在淡金色半透明的地板上,铭刻针纹。

  “那些都是精通空间阵纹的战斗法师,他们会在‘流苏晶’上铭刻阵法。整个阵法完成之后,就可以开启传送门,将人送回咏战堡垒。”凯恩斯介绍道,“我森德洛每一个战略级别的要塞,都会铭刻三大阵纹——用于禁止飞行的‘禁空’、用于压制敌方神袛的‘封神’、还有就是用于联通咏战堡垒这一主要塞的‘域门’。这座远古庇护自然也不例外。”

  “禁空、封神、还有域门吗……”杜兰德若有所思。

  禁空和封神,这两种阵法主要是为了防御目的,之前凯恩斯已经详细介绍过了。至于域门,杜兰德本身就有些了解。

  空间传送门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域门和界门。

  域门,特指在空间内部进行跨域传送。

  而界门,则是位面之间的跨界传送。

  杜兰德忽然想到一点,眼神忽凝,认真问道:“对了,除了‘域门’之外,‘禁空’和‘封神’这两大阵纹,本质上是不是可以算作领域?”

  凯恩斯浓眉一挑,笑道:“你说得没错。”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杜兰德沉缓地问,“禁空领域和封神领域,以领域修炼的五个阶段而论,都是第几阶段的领域?”

  凯恩斯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他已经知道杜兰德想问什么了。

  “禁空领域仅仅是领域第二层,领域成型且能够控制大小,但不会区分敌我,领域范围内,所有生命体都禁止飞行,将三维战场转化为二维平面战场。”凯恩斯耐心解释道。

  杜兰德点头。

  领域修炼五层:初步成型、大小控制、分清敌我、千变万化、最终形态。禁空领域拥有完整的领域形态,可算作“成型”,而且可以控制覆盖面积的大小,也满足第二层“大小控制”的要求。

  凯恩斯说禁空领域并不算领域第三层,杜兰德心中却隐隐有一种想法,那就是:禁空领域其实是沾了一点第三层的边儿的。

  因为目前禁空领域的相关技术,还无法做到在大规模战场上区分敌我,但是,禁空领域可以区分生命体与非生命体!

  也就是说,生命体会受到禁空领域的影响,弓箭、弩箭、法术、奥术、魔法等等这些无生命的事物,是不受影响的。所以禁空领域不算完全的领域第三层,却至少沾了点边,不像杜兰德的审判领域,无论人、生物、物品、招式、甚至连领域内的空间。全部受到审判!

  这时凯恩斯接着说了下去:“刚才是禁空领域的情况。至于封神领域,则完完全全是领域第三层,也就是能够区分敌我,且只对敌方神袛进行压制。”

  杜兰德嗯了一声。问道:“我知道‘域门’阵纹正在铭刻过程中。那么,禁空和封神这两大阵纹。也开始铭刻了吗?”

  “虽然进度比较慢,被我刻意延后了,但确实已经开始了。”

  “我可以去观摩吗?”杜兰德直接问道。

  禁空和封神虽然是阵法,但阵法激活之后。最终呈现出来的形态,仍是领域,而且一个是完全的领域第三层,另一个则是沾了第三层的边儿,杜兰德自己目前正受困于领域第二层,苦于无法进入第三层,所以他想从“禁空”和“封神”的阵法铭刻中寻找突破口!

  “这恐怕不太方便哦。”说话的是塞尔东。

  杜兰德脸色微变。

  塞尔东微笑看着杜兰德。眼神里却没多少笑意,淡淡说道,“两大阵纹的铭刻方法,都是战略级别的最高机密。想要观摩学习的话,需要走一整套审核流程,验证申请者对森德洛的忠诚度,以及阵纹学习天赋。杜兰德,你远远看着就好,想近距离观摩的话,与规矩不符呢。”

  杜兰德闻言不由神色一沉。

  这塞尔东明显是故意不想让自己接触阵纹,却摆出这么一番冠冕堂皇的道理,实在是恶心人,偏偏却让杜兰德无从反驳。

  没想到凯恩斯却不悦地说:“塞尔东,现在是特殊时期,哪来那么多的规矩?下面那些铭刻阵纹的战斗法师中,至少一半都是临时抽调出来教授相关技术的吧?其中不少人,还是你的第九第十番队中的人呢!战争不等人,变通是必要的。”

  顿了顿,凯恩斯抬手拍拍杜兰德肩膀,继续对塞尔东说:“至于这小子的忠诚度,还需要证明吗?整场扎古力战役中他的一切言行,都是证明!”

  “可杜兰德未必有学习阵纹的天赋。”塞尔东依旧想要阻挠。

  夜翼这时插口道:“还没学过怎么知道没有天赋。”

  塞尔东不说话了。

  杜兰德静静在一旁看着,他其实也不是真要学习阵纹,那么庞大复杂的阵纹,又岂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不过是想从中找寻突破领域第三层的突破口罢了。

  最终杜兰德获得了近距离观摩学习阵纹的资格,他向凯恩斯和夜翼道了谢,便很快跟着凯恩斯专门安排的人落向要塞,去阵纹的铭刻地点进行学习。

  塞尔东见凯恩斯和夜翼都站在杜兰德这一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但被凯恩斯和夜翼一番批评,还是让塞尔东心中十分不爽,以至于他回到自己的大殿时,脸色十分阴沉。

  “大人,你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了吗?”侍立在旁的贝丝问道。

  塞尔东看着贝丝,忽然脸色一动,有了决定:“贝丝,杜兰德去观摩禁空与封神两大阵纹的铭刻过程了,不过时间有限,域门开启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他没多少时间仔细观看。但为了保险起见,这几天你亲自去盯着他。如果有可能的话……干扰他!”

  “是,如您所愿。”贝丝始终对塞尔东的命令没有半点违逆。

  另一方面,夜翼正和杜兰德在一起,两人正站在要塞外墙上,眼前就是一小批负责铭刻阵纹的战斗法师。

  “塞尔东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家伙气量小得很。”夜翼对杜兰德说。

  “我明白。”

  “我猜,他会找人来见识你,甚至干扰你。”夜翼又说。

  “嗯……”杜兰德回答得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塞尔东是个疯子,如何小心防备都不为过!”夜翼有些不悦道,“喂,我可是在跟你说很正经的事,你有没有听进去啊?杜兰德!杜兰德?”

  夜翼偏头一看,发现杜兰德正入神地看着正在成型的阵纹的某一处,双眸隐现火热之色,根本没听到她说的话!

  ps:

  第二更到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